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七十八節一陽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節一陽指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的精神力本就強大。經過一年勾連明月,更加凝實敏銳。

在山頂時,他就感覺到了歐陽鋒的氣息。蘇重不僅沒有躲閃,反而向著歐陽鋒的方向走去。

他每一步都能跨過二十多米。幾個閃爍,蘇重就到了山腰處。

迎面而來一個披頭散髮之人。一身白衣破破爛爛,滿是污泥。

常人絕不會想到,這個比乞丐還要邋遢的人會是西毒歐陽鋒。

「我是天下第一。」歐陽鋒見到蘇重第一面,就睜大眼睛瞪著蘇重,一副煞有介事的樣子做著自我介紹。

蘇重不說話,仔細打量歐陽鋒。

一年半不見,歐陽鋒就已經完全變了模樣。此時他全身氣機混亂,哪裡還有白駝山莊之主的森嚴威勢。

歐陽鋒翻了兩下白眼,突然指著蘇重大吼起來:「我認的你!我認的你!我才是天下第一……」

雙腿微曲,猛然一躍,像是一隻大蛤蟆,又像是出膛的炮彈。瞬間消失在原地,眨眼間出現在蘇重面前。

雙手聚攏,一個深藍色的水滴迅速凝結在雙掌之間。一邊大吼,一邊狠狠往蘇重身上拍去。

蘇重沒想到,即使已經瘋了的歐陽鋒,依然能記得他。而且還一副生死大敵的模樣,上來就展開最強力的攻擊。

他不會想到,歐陽鋒之所以如此瘋狂,其中一部分原因要落在蘇重頭上。當年歐陽鋒為了九陰真經找上蘇重,眼看著就要成功,卻被蘇重反敗為勝。大光明拳印甚至把歐陽鋒的的蛇杖都融化了一半。

歐陽鋒知道,世間除了一陽指,竟然又多了一種能夠剋制他蛤蟆功的武功。本就對九陰真經渴望至極的他,越發瘋狂。正因如此,修鍊錯誤的九陰真經更加投入,走火入魔的更加徹底!

但同樣的,歐陽鋒的功夫也越發犀利。

那團深藍色水滴尚未碰到蘇重。他就已經感覺到其中的刺骨寒意。他從裡面感覺到了一抹凍結生機的氣息。

可是,那又能怎樣!他也不再是一年半以前的蘇重。

站在原地,他甚至都沒有移動半分。只是平平無奇的朝著歐陽鋒打出了一拳。

從山頂一路狂奔下來的洪七公登時臉色一變。

只是一眼,他就看出歐陽鋒的蛤蟆功更上一層樓。那種凍結生機的氣息,讓他忍不住的渾身發冷。

怎麼會這樣?!

這種蛤蟆功打在人身上,哪裡還有活路!

這小子太驕傲自大了!

洪七公氣急敗壞。前一刻他還在為蘇重的囂張霸道懊惱,恨不得他去死。

但知道蘇重的命,關聯著整個天下之後。他反而最不希望蘇重出事。蒙古兵還在北邊不停攻城。如果大宋內部大亂。說不定就要再次重複當年的靖康之恥了!

「黃老邪,快來幫忙1洪七公大聲對一起衝下來的黃老邪喊道。手上卻不停歇,騰空而起,一式飛龍在天狠狠拍向歐陽鋒。一條金龍虛影瞬間飛出雙掌,帶著無盡的莽荒氣息,轟隆隆沖向歐陽鋒。

黃老邪冷哼一聲。儘管他不喜歡宋廷,同樣不喜歡蘇重,但他也不希望天下大亂。

手指猛然一彈,凄厲的嘯音沖霄而起。

彈指神通!

但他彈的不是石子,而是及其凝聚的外放內氣!

眼看著蘇重的拳頭就要碰上歐陽鋒的蛤蟆功勁氣。洪七公目眥盡裂。

來不及了!

轟!

拳頭擊中藍色水滴。想象中骨斷筋折漫天鮮血,並沒有發生。

深藍色水滴發出無盡寒氣,但蘇重白玉色的拳頭卻毫髮未損。

噗嗤。

一聲火焰燃燒的輕響傳來。聲音輕微不可聞,但卻詭異而清晰的傳入眾人耳中。

蘇重拳頭上突兀燃燒起一抹銀色火焰。那火焰不大,只在拳面上繚繞成絲。但黃老邪和洪七公卻悚然而驚。

那絲絲火焰,竟然比歐陽鋒的寒氣還要讓他們恐懼!

剛才還靜謐無聲的火焰,陡然暴漲。像是活了一般,絲絲縷縷快速爬上藍色水滴。眨眼間就把水滴網在其中。

轟!

一團火焰衝天而起。那藍色水滴,瞬間就被火焰蒸干。

火勢不絕,狂猛的撲向歐陽鋒。

礙…

凄厲的慘叫聲,僅僅響了一瞬就戛然而止。

火焰緩緩消散在空中,原地卻什麼都沒留下。

歐陽鋒、洪七公的降龍掌氣、黃老邪的彈指神通,一切都消失了。消失在那僅僅存在了三息的銀色火焰之中。

洪七公從半空落下,腳步踉蹌。

死了?!堂堂五絕歐陽鋒,竟然就這麼死了?!死的一乾二淨?!

洪七公滿臉獃滯。周圍一片寂靜,這種靜默的環境,讓他想要發瘋。

轉頭看了一眼雙目赤紅的黃老邪。洪七公滿心的失落,好似瞬間老了數十歲一般。

蘇重回頭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兩人,幾個跨步,消失在華山之巔。大成的大光明拳印一出,就已經決定了蘇重的勝局。

「七兄埃我們打來打去,爭什麼天下第一,是不是太可笑了些?」黃老邪滿臉落寞。

洪七公只不過是在武功方面被擊倒。但他卻是在煉丹、布陣、武功,三方面完敗。

或許自己琴棋書畫比蘇重厲害。但這些在對方眼裡,大概也就是可有可無的東西。

蘇重所展露出來的是力量,是碾壓一切的力量!

「要是全真教知道,他們把一個真正天下第一趕出了全真,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洪七公突然幸災樂禍起來。

他和全真七子沒仇。但全真派為了傳道,和蒙元大金全都不清不楚。這讓洪七公非常看不慣。

黃老邪也面露異色。

王重陽天下第一?但他能一拳打死歐陽鋒?

如果王重陽知道徒子徒孫們趕走了一個絕世天才,不知道會不會氣的從地下蹦出來。

……

蘇重回到姑山島后,接到福州天罡樓來訊。丐幫送去了很多青壯災民。不過很大一部分都拖家帶口。顯然這是洪七公有意為之。

這位丐幫幫主雖然和朝廷有瓜葛,但卻不是一個心狠手辣的政客。他知道蘇重能救災民,就鑽空子把有家眷的青壯送往福州。蘇重如果想用這些人,就要安排他們的家眷。

蘇重對洪七公的安排嗤之以鼻。如果他的心夠狠,大可以只要青壯,讓其他人自生自滅。

洪七公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他也是在賭。要麼在餓死在丐幫,要麼餓死在蘇重手裡。但蘇重手裡還有一線生機。

蘇重沒在意洪七公的小小算計。只要有人,就把他們全部送去流求也就是後世的台灣。

此時,已經有兩批地煞眾前往流求,組建天罡樓,建立停泊碼頭。有人才能幫他建立一方海外勢力。蘇重沒興趣稱王稱霸,但卻必須要有一處立足之地。

蘇重不可能等到大宋滅亡時才轉移,他早就開始準備。資源也慢慢朝著海外傾斜。造船廠在這種情況下全力運轉,一艘艘海船被造出來。

這種船雖然只適合近海運輸。但流求距離福州,最近的地方才有130公里。這種船已經能夠勝任。

計劃在有條不紊的進行。

而隨著天罡樓勢力擴大。蘇重也得到了海量的秘籍。

他一回到姑山島之後,就把新得到的各種知識全部複製到玉碑上。

蘇重幾乎肯定,只要他閉關一段時間,奪命劍必將再次上升一個台階。

不過他並沒有馬上閉關。而是拿起了手中的一份情報。

「終於找到一燈這老和尚了。」蘇重平靜道。

以前他還對先天功和一陽指頗為上心。但現在,蘇重只是對它們稍微感興趣。有什麼功夫能比得上大光明拳印?!

不過既然找到了一燈的下落,蘇重就沒打算放過。好歹也是這個世界里的頂級功法。

安排好天罡樓擴張轉移計劃。他再一次騎上神鵰,直奔南方而去。

神鵰被培育成靈獸之後,給他帶來的最大好處就是,大大提升了他的機動能力。

之前帶著陸冠英去中都,騎著兩匹快馬日夜兼程,整整跑了兩個多月。

但現在有了神鵰,蘇重的行動速度生生提高了一大截。

如果只是一般猛禽飛行,即使快也有限的很。

但神鵰本就能夠通過翅膀彈動,控制氣流形成劍氣。此時經過蘇重蛻變海量精元丹支撐下,它變的更加厲害。

飛行途中雙翅開合,空氣瞬間就被它撕裂。強勁的翅膀帶來巨大的推動力,讓它快速爬升到一個可怕的高度。然後俯衝而下,進行一段閃電般的快速滑行。就這樣爬升,俯衝滑行。蘇重一路想著南方絕塵而去。

只用了五天,蘇重就從蘇州飛到了大理,找到了一燈隱居之地。

他沒有直接找上一燈,反而先找到了守在一燈隱居地點外圍的朱子柳。

這位原大理宰相,是一燈的徒弟。後來結合一陽指和書法,創立了一陽指書。

蘇重對此嗤之以鼻。功夫就是又來殺敵的。非要把什麼書法融合進去,弄得不倫不類。到最後即使能夠有些玄妙,但也止於技巧層面。沒有多大出路。

雖然蘇重看不起他的功夫。但不可否認,一燈的這位徒弟,他會一陽指!

「你是誰1朱子柳滿臉震驚。

任誰看到一個人鬼魅般從天而降,都不會淡然。

朱子柳左右打量,周圍就是一片空地。根本沒什麼樹木。面前這位真是從天而降!可不是從什麼樹上蹦下來的。

蘇重也不廢話,一步邁到朱子柳面前。根本不給他反應時間,雙眼一瞪,磅的精神力瞬間發出。

剛才還滿臉戒備的朱子柳瞬間就獃滯起來。

「告訴我一陽指的所有信息1蘇重漠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