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八十六節「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節「破」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千辛萬苦吸收進體內的月光,前赴後繼的湧入百會穴。蘇重心中滿是驚駭,他瘋狂震動精神力想要阻止能量流逝。可卻絲毫不起作用。到了最後,不僅月光被吸走,就連一身渾厚至極的內氣也被吸走。

不行!如果繼續吸下去,很可能會被吸成人干!

蘇重果斷放棄了對身體的控制,意識迅速返回破界珠。一旦身體死亡,他的意識就會失去寄託,很可能會消散在天地間。

嗡嗡嗡!

剛剛進入破界珠,一連串巨響充斥他的意識。緊繃精神的蘇重怎麼也沒想到,意識在破界珠內,竟然也會受到攻擊!他再也保持不住入定狀態,瞬間陷入昏迷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重迷迷糊糊醒來。沉寂的意識重新活躍。一個圓滾滾的球突兀的出現在眼前。

「你是誰1蘇重悚然而驚。

一個籃球大小的白色圓球憑空懸浮在玉碑頂端。圓球詭異的很,上面竟然會有三道凸起的杠。上方兩個,下方一個。此時三道橫杠伸得筆直,滿球都是嚴肅。

它是活的!這是蘇重的第一反應。

「凡人啊1圓球的聲音就像鐘聲,他如此開常

「我是被你們稱之為世界的存在,或曰宇宙,或曰神,亦是真理,可為全,亦可為一。而我,也是你1

蘇重意識鎮定無比的注視著眼前的白色圓球。他非常肯定,這個圓球在扯淡!

三分鐘后。

圓球下方的橫杠翹起一端,不斷抖動。

「那啥!你難道不覺得這個開場非常拉風嗎?」

蘇重直接無視了對方滿球的尷尬,聲音冰冷道:「你是誰1

圓球瞬間拋卻尷尬表情,換成一副笑眯眯臉。好似和蘇重頗為熟絡似的鄙視道:「我是誰,你都不知道啊?我是破界珠埃」

蘇重心頭一跳,依然不為所動。

「不信?」圓球上方雙杠齊齊一跳,滿是玩味的呵呵一笑:「你感知一下不就知道了。」

蘇重自從意識完全入住破界珠之後,就能夠通過玉樹感知到破界珠內的一切。

心念一動,眼前圓球立刻呈現在他的意識中。讓蘇重驚詫的是,在他的感知中,圓球竟然真的就是破界珠。他雖然出現在蘇重面前,但在感知中,他就是破界珠全部。

蘇重不信邪的拋開對圓球的查探,轉而去感知破界珠。隨著玉樹反饋回來額信息,蘇重心中滿是不可置信。不知道什麼時候,破界珠似乎活了一般,竟然有了一種生命律動的感覺!

好半晌,雖然蘇重依舊存有疑慮,但對圓球的話卻信了大半。

「這麼說,你就是破界珠的器靈?」蘇重若有所思,試探著問。

「器靈?那是什麼?」圓球臉上三條線齊齊往上斜作疑問狀。片刻好似知道了什麼似得,一臉恍悟道:「我不是器靈,你才是器靈1

「你能探查我的記憶1蘇重勃然大怒,根本顧不上對方說什麼。

圓球明明不知道器靈的含義,但只是一會兒,對方就理解了含義。顯然他從自己記憶中得到了對器靈的描述。

「放鬆,放鬆。」圓球一副你太大驚小怪的樣子:「我是破界珠,你是器靈。咱們兩個是一而二,二而一的關係。用嚴謹的辭彙表述就是,我們共用一個數據中心。你知道的內容,我當然也清楚。」

見蘇重依然沉默不語,圓球很不耐煩,蠻橫道:「我就能知道你的記憶,你能把我咋地!你不是也能知道我的思想嗎?1

蘇重聞言一怔。仔細感悟,心底果然升起了另一個思維。這個思維和他一樣快速,只不過滿腦子裡全是古怪想法。蘇重越翻看對方思維,就越覺的怪異。這難道是精神分裂症嗎?

「錯!精神分裂症那是精神玻咱們這是正常現象。破界珠本身就有靈性。和你的靈魂融合之後,產生了我。可以說咱們是比親兄弟還親的兄弟。比連體嬰兒還連體的嬰兒1圓球一本正經的解釋道。

還連體嬰兒?思維都連一塊了!怎麼看怎麼像精神分裂。

再次確認確實能夠感知對方思想后,蘇重暗自鬆了一口氣。

感覺到蘇重的放鬆,圓球弔兒郎當的斜著眼,渾不在意道:「你就吃飽了撐的,瞎想!我雖然有自己的意識,但更多的是破界珠本身。如果非要比喻的話。破界珠是一顆大腦,我是潛意識,你就是顯意識。雖然我很神奇,記載了破界珠的很多信息,但做主的還是你這個顯意識。除非你的意識陷入昏迷。而且由於我們兩個不分彼此,如果你掛了,我也得完蛋。」

蘇重不置可否。他不會完全相信對方。不過多次通過玉樹查探之後,發覺並沒什麼不妥。蘇重也漸漸放心,聽到圓球這麼說,心中不由一動。

「你知道很多破界珠的信息?」

「不清楚。」圓球也頗為遲疑:「我似乎與生俱來就知道破界珠的信息。你難道不知道嗎?」圓球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興奮「真可憐1

蘇重忍不住一滯。

嘀咕了幾句,圓球果斷拋開了疑問,轉而得意洋洋的說起了自己的獨家信息:「你知道嗎,破界珠其實原本就是一道意識力1

一句話讓蘇重悚然而驚。意識力?怎麼可能?!

蘇重實實在在的感知到破界珠的存在。而且破界珠還能夠存儲物體,甚至連生物都能裝起來。這還是一道意識力?!

似乎頗為滿意蘇重的反應,圓球滿臉笑意:「不要懷疑。最初我就是一道意識力,但之後和你融為一體,經過幾次進化才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蘇重腦中閃過一道亮光:「是我經曆數個世界,搜集到的世界法則促使了進化嗎?」

他雖然並不明白法則是什麼樣子。但每一次都在儘可能的去了解整個世界。破界珠似乎也在他努力的過程中,從不知名處吸收了某種東西。進而產生了種種變化。

「不要自作多情1圓球撇撇嘴一副嫌棄表情。

「你想的太多了。充其量你也就是根天線。只要你在那些世界里呆著,我就能源源不斷的獲得想要的東西。所以說,你真心想多了1圓球毫不客氣的諷刺道。那鄙視的表情讓蘇重恨不得把它當球踢。

「如果沒有吸收我辛苦修鍊來的能量,你能進化道現在這個樣子?」即使以蘇重的好心性,也被圓球那副表情刺激的火大。忍不住的反駁起來。

「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圓球幽幽道:「我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不要感謝我的仁慈啦。」

蚊子?自己辛辛苦苦積攢起來的能量是蚊子肉?!

「不要不知足。這個評價已經很高了。」圓球一副我很照顧你的樣子訓斥道:「我能進化,可是全靠了自己。火影世界的時候,可是我出手吸走了十尾。煉金世界,也是我收走的真理之門。能量和規則,這才有了如今的實體破界珠。話說,剛才我那個開場白是不是很拉風。我就覺那白色小人很囂張,果然是我輩風範……」

如果蘇重有臉,他現在絕對已經黑如鍋底。

「所以說,那兩個世界我每次都被莫民奇妙的雷劈,全都是你惹的禍嘍1蘇重陰測測的道。

圓球臉色一滯,三根橫杠出現了瞬間的停滯,接著繼續吧啦吧啦……

我沒聽見,我沒聽見……

你妹的沒聽見!我都知道你想什麼啦。

蘇重越琢磨就越覺得不對勁。那兩個世界臨走的時候,無不被雷劈。而且把身體劈的粉碎。靈魂都要受到損害。要不是他修鍊勤奮,早就被雷劈成渣渣了!弄了半天,罪魁禍首就是眼前這個大圓球。

似乎也覺得不好意思,圓球訕訕道:「其實也沒什麼。咱們這麼厲害,那位面意識反擊雖然強悍,但還是劈不死你的。頂多是毀了你的肉身。不過咱是誰,咱可是破界珠。借屍還魂輕而易舉。不要在意啦。」

「我記得,那個時候我還沒有完全融合破界珠。如果我的靈魂死了,可就真的死了。」蘇重差點兒就被他給忽悠了,滿是不善道。

圓球:「呵呵……「

蘇重怎麼都覺得這破球不靠譜。那麼迫不及待的搶人家東西,怪不得被人追著打!要不是每次溜得快,自己豈不是要魂飛魄散!想想就像掐死面前這個扮傻笑的大圓球。

「你以前為什麼沒出現?」冷靜下來的蘇重突想到這個問題。

「以前我就是一道純粹的意識力,沒思想的。行動靠多本能。破界珠和你融合后,我才誕生思維。這一次由虛入實演化空間,消耗巨大。前幾個世界搜集的能量都用沒了。沒能量,我只能陷入沉睡。得虧你送進來的新能量,我才能醒過來。只不過就是太少了點兒,吃的不太盡興。」意猶未盡的道。下面那根杠咧開,砸吧了好幾下嘴,饞的不行。

「也就是說,我那一身修鍊了十多年的內氣,全都讓你吃了。」蘇重平靜下來的聲音驟然陰森起來。

「呵呵……」

好半晌,蘇重冷靜下來。仔細思考前因後果。辛苦修鍊來的內氣被吸走,蘇重不生氣是假的。那種看著力量一點點消失,自己變得無比虛弱的感覺,非常不好受。

習慣的作用巨大。這種無奈他已經嘗試了三次,這是第四次。蘇重很快調整好心情。不知為何,看著眼前這個賊兮兮的大圓球,蘇重心裡就非常平靜。

一直以來,他總是有種茫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來,不知道為什麼是自己來,不知道破界珠的來歷,同樣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不是真實。眼前的大圓球,讓他感覺到了自己並不孤單。

「你在懷疑我們的存在嗎?」圓球罕見的正經起來。

「我不應該懷疑嗎?之前我們經理的世界,哪一個不是地球上的文化作品。動漫、武俠小說。你怎麼讓我相信這是真實世界?!不可能出現的內功,被我修鍊的冠絕江湖。可我總是有種抓不住的感覺。」蘇重第一次有了傾訴的慾望。他孤獨的太久。雖然他依舊無法信任大圓球,但卻依舊忍不住道出心中迷茫。

「這些世界是真的,同樣也是假的。是物質的,也是精神的。他們介於虛幻和現實之間。」這一刻,大圓球聲音少了跳脫,變得鄭重無比:「你可以稱呼我為破。我們是迷失在時空中的旅者,我們行走在虛於實之間。只有打破位面的阻礙,才能回歸真實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