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八十七節本源之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節本源之力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你說我們能回去?」繞是以蘇重的堅韌心性,依然忍不住心緒激蕩。…≦,

四個世界數十年時間,足以讓蘇重遺忘掉地球的大部分事情。但那份歸屬感卻從來沒有消失。反而隨著他漂泊時間的長久,變得越發刻骨銘心。

他不知道為什麼要回去,也不知道自己在留戀什麼。但聽到還能夠回到地球,蘇重壓抑良久的情緒瞬間爆發。

「我們當然能回去。」破理所當然道:「只不過回去的條件非常苛刻,你現在還是不要想的好。徒增煩惱。」

「需要什麼條件。能量嗎?我馬上去閉關吸收月光!對了,還有草木精氣,我可以布置陣法匯聚精氣。還有太陽,我可以找到吸收陽光能量的方法……」蘇重已經有些語無倫次。漂泊的時間有多長,蘇重的孤獨感就有多重,此時的心情就有多麼的急迫。

「嘖嘖!想法到是不少,可惜都沒用。我不是給你說了嗎,你吸收的那點兒能量,真心不頂用。你又想多了。」破毫不客氣的打擊道。

蘇重默然不語。

是埃如果那麼容易就能回去,自己也就不會一直在位面之間漂泊旅行了。數十年的精力不是白過,蘇重很快調整好心態,恢復平靜。仔細思考,他敏銳察覺出破話語中的含義。

只有打破位面的阻礙,才能回歸真實的自我?

「你的意思是,這些位面像是我的必經之路,只要我一路走過去,就能最終回到地球?」蘇重若有所思。

破在原地轉了一個圈,懶洋洋道:「要是這麼簡單就好了。以前我是一道意識力,吸收能量的方式有限。但現在我由虛化實演化出了空間,對能量的吸收變得非常簡單。在穿梭位面的過程中,我就能吸取海量的能量來完善破界珠空間。但是,這些能量只能用來完善空間。想要穿梭位面,還需要另外一種能量。一種特殊的能量。」

「那是一道虛幻的力量,也是一道真實的能量,它是本源的力量。」破鄭重道。

「怎麼獲得本源力量。告訴我,我去找1蘇重斬釘截鐵道。四個世界,他一直在忙忙碌碌,除了拚命提升自身力量,蘇重找不到任何方向。今天破突然告訴他,只有吸收本源力量,才能破開位面,才能穿越回到地球。他突然之間就有了一個方向,一個明確的目標。

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清醒和認真。

「其實很簡單。」破又恢復了那副弔兒郎當的樣子:「使勁兒折騰就行啦。」

蘇重面色不好看,死死的盯著破。

「好了好了,我就說的在詳細一些。」破被蘇重盯的不耐煩:「就像你說的,這些世界和你曾經看到過的文化作品非常相似。所以也就有大勢,或者說是劇情。裡面那些該死的人,你去殺了。那些用來給主角送經驗值的,你也去搶了。那些雖然沒死,但只不過出場一兩次的的反面角色,你也可以去偷偷幹掉。他們是大勢所趨,身上都帶著本源力,你殺了他我就能搶過來,而且還是毫無後患的搶過來1

蘇重仔細思考破的話,聲音陡然變得寒無比:「既然如此,我把所有涉及大勢的人殺個乾淨,豈不是更好1這一刻他想到了郭靖黃蓉,想到了全真七子。殺氣瞬間暴漲!

「呦呵!看不出來,您竟然還有冷血魔王范兒?」破作為眼睛的那兩道杠瞬間變成圓形,一副看外星人的模樣。接著便毫無誠意的鼓動道:「去吧,去殺吧。殺完之後咱倆一塊挨雷劈。」

蘇重頓時一滯。對那紫色雷電,蘇重到現在依然心有餘悸。那種瞬間撕裂成無數份的感覺,打死他也不想經歷。更何況,被那種雷劈了之後,肯定會元氣大傷。到了最後,不僅賺不到什麼,甚至非常可能會賠!

蘇重頓時不出聲。

「這才乖嘛。」破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所以說你要聽我的,我讓你往東你不能往西,我讓你攆狗,你不能捉雞……」

蘇重越聽臉越黑。心念一動,一股力量憑空降臨在破的身上。

「你幹嘛1

籃球大小的破,登時被拉成了一個鍋蓋大小的圓面。

蘇重眉頭一挑,玩味道:「我忽然發現,我好像能夠控制你。你讓我聽你的?現在再來說,我們聽誰的1

破一張臉被拉成了餅,三道杠耷拉著,一副死機狀態不理蘇重。

蘇重加大力道,鍋蓋大小的餅,頓時擴大了十倍,比整個玉樹都高了。

「停停停!疼疼疼!快給我住手。小子,大爺告訴你。再不住手,我罵你了啊!我真罵了礙…」

蘇重好整以暇:「你可以試試1

他突然發覺,破說的並沒有錯。自己確實是破界珠的器靈。能夠完全控制破界珠。就像人類一樣,蘇重能夠控制抬手抬腳。而破則維持內臟運行。可要說到怎麼走,走到哪,卻要蘇重做決定。

把破一會兒拉成大餅,一會兒拽成麵條,折騰的破哇哇大叫卻無濟於事。

「我說!我說,快停下!大爺快吐啦1破慌不擇言。他就是一個有意識的能量球,想吐也是吐能量,吐了就只能變小,蘇重可不信他捨得。

「這才乖嗎?」蘇重玩矽以說你要聽我的,我讓你往東你不能往西,我讓你攆狗,你不能捉雞。」

聽著這熟悉的話,破欲哭無淚。果然做球不能太囂張,報應不爽啊!相比於大餅和麵條,還是球比較可愛。

「主角你是不能們好似漁網上的節點。你殺了他們,漁網不成形,立刻就會被位面泛意識察覺。它雖然不像我一樣充滿智慧,更像是一台冰冷毫無情趣的機器蠢貨。但正因為如此,你不能心。碰了,它就劈你。不過其他該死的,或者送經驗的小怪就無所謂了。該殺殺,該埋埋。沒了小怪,它會給主角們準備新的小怪。甚至直接給他們提升。」破認命般突突突全講了出來。其間充滿對位面泛意識的鄙視,以及對自己毫不要臉的誇讚。

「但是,也不是沒有發法子可想。你可以揍他們,揍一頓,我就吸一部分本源力量。當然你也可以和他們拜把子。只要你命夠硬,就能直接分潤對方一半的本源之力。同時也要面對一半多的各種阻撓和壓力。說白了,就是讓你替主角擋災1破突然來了精神。像是一個守財奴般精打細算,一點點的給蘇重的比劃講解。

「現在破界珠內有多少本源之力。」蘇重問道

破頭頂兩根杠向右上方挑起,思考了半晌道:「不太好說。拿穿越位面所需本源力量做標準。我們現在擁有大約1。5個單位的本源。」

「這麼少?」蘇重在心中不自禁皺眉。

「不少了。」破解釋道:「你可能不理解,穿越位面需要的本源力量非常龐大。現在能有這些存儲量,還是因為你搞了個天罡樓,大肆影響世界的結果。」

「也就是說,只要我同樣組建勢力攪動天下,就能獲得足夠多的本源?」蘇重暗自思量,突然冷冷道:「如果我滅了大宋,自己當皇帝會怎麼樣1

「你會挨雷劈1破毫不客氣的道:「大爺哎!咱們是啥?是小偷,是盜賊!怎麼能這麼大張旗鼓的攪動世界?只有從暗處著手打擦邊球,一點點兒的擴大影響,才會足夠安全。瞎搞亂搞,萬一搜集不到足夠本源,就被那個蠢貨踹出位面。咱們就只能在虛空中漂流了。運氣好,找到個位面。運氣不好,就只能漂到天荒地老了。」

蘇重默然。

「你其實不用焦急,也不用煩惱。我清楚誰身上具有多少本源,只要找對目標,性價比其實比你搞風搞雨來的更高。所以說,大爺我可是獨一無二的1破得意洋洋的吼道。

蘇重心頭一動,敏銳察覺出其中關鍵:「為什麼只有你能察覺道本源力量的多寡。還有,我到現在為止,也沒發現本源力量在什麼地方。你不會是在騙我吧。」越說,蘇重與其就越不善。他用玉樹掃描了好幾遍破界珠,確實沒找到所謂的本源力量。

「別鬧。你身上長了兩斤肉,不過秤你知道啊1破沒好氣道。

「我知道。」蘇重平靜回答。每一次隨著他實力的提高,他對自己身體的掌控就越發精細。真要長了兩斤肉。他甚至都能分辨出是肥肉還是肌肉!

破:「……」

「你挑事是吧1破把眼睛瞪的溜圓:「你能掌控身體,是因為你足夠強大,修為足夠深厚。你覺得依你現在的靈魂強度,能比得上可以穿梭世界的破界珠?」

破滿臉不屑:「能和破界珠融合,你算是積了大德啦。不要好高騖遠,不要得隴望蜀,不要不知足,不要……」

吧啦吧啦……

足足三分鐘,破嘴裡就沒有一句話是重樣的!

好傢夥,這哪裡是什麼神妙無雙破界珠。這根本就是一個不住嘴的話嘮!

「我們現在能繼續穿越嗎?」蘇重情緒徹底平靜。他開始冷靜思考自己的破界之旅。不在如同以前一般,用渾渾噩噩的忙碌來麻痹自己。他現在有了目標。

破意猶未盡的閉上嘴。思考了一會兒道「可以倒是可以,只不過這個世界還有價值,仍然有一部分本源力量可以挖掘。是走是留,由你決定。我只能發動穿梭,決定權在你。」

蘇重思考了足有一分鐘,這才強自按下心中衝動。他已經明白,本源之力才是他回到地球的關鍵。假如破界珠是一輛汽車,那麼本源之力就是汽油。

「先不走。」蘇重果斷決定:「儘可能搜集一切本源之力1

破臉上露出惡狠狠的笑容:「就是這樣!我們的口號是搶搶搶,搶他媽一個一乾二淨1/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