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九十節打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節打他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張無忌歷經波折,對他人格外警惕。△,他之所以從懸崖上摔下來,就是被朱長嶺設計打下來的。可他對蘇重卻生不起警惕之心,這其中固然有張無忌心性軟弱善良的原因。更多還是因為蘇重以移魂**施加的友好暗示。

「蘇大哥,你這是什麼武功。怎麼會有這種奇效。」他自小被謝遜教授倍加武學,又跟隨過張三丰遊歷。對江湖武學的認知可謂淵博。但他卻從未見過能夠加快傷勢恢復的功夫。那種龐大的生機,即使以他九陽神功的渾厚內力也遠遠不及。

「這是一陽指,關竅就在於一陽之氣。練到深處,一陽之氣精純至極,具有龐大生氣,自然能加快傷勢恢復。」蘇重也沒打算隱瞞。

張無忌臉色一變。一陽指?那不是朱武連環庄的家傳武學嗎?這位蘇大哥怎麼會使?難道他是竹無臉黃庄的人?不對,他姓蘇,不行朱、武。不過也可能對方說了假姓名。張無忌心裡不自禁泛起了嘀咕。

蘇重見張無忌臉色有異,轉眼便想明白。張無忌這是想起了朱九齡。

「小兄弟可知道一陽指的來歷。」蘇重袖子輕輕一揮,地上乾草灰塵,竟然像是活了一般,自動飛向兩邊,露出一塊乾淨地面。蘇重徑直坐下,給張無忌講古。

一陽指來歷?難道不是朱家家傳武學嗎?張無忌雖然驚異於蘇重內氣的高絕控制力。但江湖故事卻更加有吸引力。

「南宋末年,江湖上有五位一等一的人物,人稱五絕。分別是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和中神通。五人華山論劍,大戰七天七夜,最後由中神通王重陽獲得天下第一。而這一陽指,則來自於五絕之一,南帝一燈……」

蘇重講的生動,張無忌聽得入神。聽到激動處,忍不住的喝彩起來。等回過神來,發現已經是傍晚時分。張無忌肚子已經咕咕叫了起來。

張無忌臉色一紅,不好意思的撓著後腦勺。

「看來小兄弟是餓了。你在這裡等著,我去打些野味。」蘇重為了能跟著張無忌混經驗,已經豁出去了。現在都開始做起保姆了。

轉了一圈,打了兩隻野兔一隻山雞。一走進那間破茅屋,蘇重就聽到房間內多了一個呼吸聲。

走到門口一看,發現是個臉上青紫一片的醜陋姑娘。蘇重心中一動,這就是蛛兒?

「揍他!這傢伙身上有本源力1破立刻在他腦袋裡叫囂。

蘇重不動聲色,悄悄走進房間,他落地無聲,聊的入神的兩人竟然都沒有發現他的到來。

「小兄弟,這位姑娘是誰啊1蘇重陡然出聲。

張無忌和蛛兒頓時被嚇了一跳。張無忌看到是蘇重,長舒一口氣。蛛兒卻被驚嚇,第一時間出手。帶著黑絲手套的右手猛然點向蘇重。手指還沒靠近,蘇重就聞到一股腥臭氣息。

千蛛萬毒手?

就等你打過來呢!

右手食指、中指並起,一指點向蛛兒。

雙指相碰。蛛兒面色猛然僵祝青紫色面孔,頓時通紅一片,像是被煮熟了的螃蟹。

噗!

一口黑色血液吐出,蛛兒立刻委頓在地。

「蘇大哥快住手,這是自己人1張無忌急忙呼喊阻止。可已經來不及,只看到蛛兒坐倒在地。

他不顧腿部傷勢,雙手一拍地面,強大內氣作為推動力,瞬間就來到蛛兒身旁。伸手抓起蛛兒手腕,下一刻他就怔在當場!

此時蛛兒一口黑血吐出,臉上的青紫疤痕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消失。只不過一盞茶功夫,剛才還醜陋不堪的面容,竟然回復如常!

張無忌心中大喜。獃獃的看著面前美麗面龐,脫口而出:「蛛兒,你真美1

蛛兒一怔,以為張無忌諷刺她臉上瘡疤。可看到張無忌獃獃神色,加上面部傳來溫熱麻癢感覺,頓時知道事情不對勁。從懷裡抓出一個小巧銅鏡,看到鏡中紅潤臉龐,蛛兒滿是驚喜。

臉上的爛瘡竟然好啦?!

接著臉色大變。她修鍊的是千蛛萬毒手,功夫越深,臉上膿瘡越嚴重。此刻面容恢復,豈不是武功被廢!

「是你!我和你我怨無仇,為何要廢我武功1蛛兒惡狠狠的瞪著蘇重,滿臉怨恨。

蘇重冷冷一笑:「千蛛萬毒手也配叫做武功。頂多不過是一種施毒手段。還是下下品的手段。在我面前賣弄,還差得遠。你竟然敢用這種低級手段向我出手,廢了你算是輕的1

蛛兒氣的臉色發紫,雙眼死死的盯著蘇重,幾乎要吃了他。蘇重無動於衷。不一會兒她自己卻哭了起來。

張無忌手足無措,不斷安慰。蘇重卻站在原地雙眼獃獃出神。實則是正在和破交談。

「怎麼只有0。01個單位本源?這麼少?」

「還少?」破咧著大嘴,非常不滿:「你以為本源是大白菜呢!殷離就是個三流武者,你還想她能有多少本源?」

蘇重想了想也就釋然。回過神來,發現殷離正在大哭。張無忌無計可施,正眼巴巴的看著他。

壞了!只顧著搶本源,忘了蛛兒和張無忌的關係。萬一引起張無忌反感,很可能會影響自己的計劃。他正想做些補償,耳朵一動,轉頭看向房間外。

「是這裡嗎?」武烈沉聲問。他和朱九齡是世交。朱武連環庄守望相助數代。兩人雖然人品不行,但交情並不差。朱九齡失蹤五年,大概是已經死了。而對方唯一的女兒,如今卻死在自己莊子上。武烈心中如何不怒。

「錯不了!那賊人蹤跡就是到了這處茅屋。」衛璧咬牙切齒,滿臉悲憤。實則心中頗為忐忑。他和朱九真私會,卻被武清櫻撞見。爭執起來,失手殺死朱九真。恰好發現蛛兒,頓時起了栽贓嫁禍的心思,污衊對方殺人,這才有了這場追殺。

衛璧做賊心虛,當先沖入破房子,看到蛛兒之後心中一喜。挺起長劍,直直刺向蛛兒后心。他打的好主意。只要殺死了蛛兒,就來個死無對證。就無人知道朱九真是死在他和武清櫻手裡。

他殺人心切,全力鼓動內氣,這一劍使得又快又急。

叮!

一聲脆響。勢若奔雷的長劍,突兀停在半空。

衛璧大驚失色,抬頭看去。發現自己的長劍,竟然被兩根手指輕易夾祝他想都沒想,發力向前猛刺。大有把蘇重一起刺死意思。可長劍卻像是撞上了山壁,竟不得寸進!他立刻知道遇到高手了。情急之下再次發力后拽,卻依然無法移動長劍分毫!

蘇重面無表情,衛璧的功夫在他眼中,就像是幼兒戲耍般可笑。內氣顫動,一股震動從兩指間傳出。嚓一聲響,長劍立刻頓成一地碎片。

「他身上有0。001單位本源,打他1破在蘇重腦中高呼。

幾乎話音剛落,蘇重食指搖搖點向衛璧。一道無形劍氣瞬間射中衛璧胸膛,一個筷子粗細的空洞出現在胸口。血液嗤的一下噴出!蘇重竟一指就打穿了衛璧心臟!

「一陽指!你怎麼會一陽指1武烈大驚失色。看到衛璧倒地身死,他怒火中燒。雖然知道自己這個徒弟,不是個好東西,但好歹是自己的徒弟。

而且,對方用的武功竟然是自己的家傳武學一陽指。

「好賊子。不僅偷學我武家絕學,還殺我徒弟。找死1武烈怒發須張。身子化作一道灰影,瞬間就來到蘇重身前。右手食指伸得筆直,狠狠點向蘇重胸口。自己徒弟被對方點破心脈而死,武烈就要點破對方的心脈。

蘇重不僅不懼,反而興奮起來。因為破說:「打他!這傢伙有0。01單位的本源1

竟然和蛛兒一個檔次。看來除了參與深度。武功高低也和本源掛鉤。

武烈身法迅捷,指法凌厲。這猛然一撲一點,時機角度無不拿捏的極為精準。身後跟過來的何太沖班淑嫻夫婦,看到武烈這一擊無不點頭。心道果然不愧是朱武連環庄的莊主,百年傳承家學淵源武功不凡。一同到來的丁敏君也心下一驚。沒想到崑崙附近,除了崑崙派。這朱武連環庄的武功竟然也這麼好。

可下一刻,三人臉上的驚訝全都變成了驚駭。

蘇重不閃不避,迎著對方凌厲指勁,同樣伸出右手食指。雙指相碰,武烈渾身一僵。一股銳利至極的純陽之氣,猛然竄入武烈經脈。純陽勁氣如同滔滔洪水,在他體內橫衝直撞,只是一息時間。他全身經脈就被沖的破破爛爛。練了一輩子的內氣,頓時被打的乾乾淨淨。

武烈像是被一根巨木擂中一般,身子驟然飛起,怒矢般倒射而回。落在地上,掙扎兩下,竟然沒能起身。

他臉色蒼白,手指顫抖著指著蘇重:「你……你竟然敢廢我的武功!你竟然敢廢我的武功1

何太沖夫婦對視一眼,都看到了雙方眼中的驚駭。好厲害的功夫,好狠辣的手段!

「閣下武藝高強,可如此肆意妄為,隨意廢掉他人武功,難道是魔教賊子不成。」何太沖陰測測道。他們六大派練手,為的就是要剷除魔教。眼前這個白頭髮年輕人功夫不差。說不定以後就是崑崙大敵。如果能夠藉助剿滅魔教的東風,順勢滅了對方,何太沖絕不介意出一把子力氣。

蘇重面無表情看向何太沖,對他陰謀構陷不聞不問。他眼中,只有一個0。05的數字。

轉頭看班淑嫻,又一個0。05。再看丁敏君,好傢夥,竟然有0。07。

那麼多?真不愧是個大配角。

蘇重對幾人或驚駭、警惕或探尋、陰森的目光視而不見。內氣在丹田中蠢蠢欲動。因為破已經在他腦中大吼:「打他!打******!打他啊!那全是本源吶1

跟著張無忌果然是對的。不用費心思自己找,帶著本源的人就自己來到面前!/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