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九十二節高收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節高收入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昆崙山下破茅屋。△,

屋內點著篝火,火光照的房間內透亮。蛛兒一臉笑意的靠在張無忌身邊。她雖然被廢了千蛛萬毒手,但卻得傳了一陽指這種頂級武學,心中欣喜興奮。且之前張無忌不顧她面容醜陋,答應娶她為妻,這讓蛛兒非常感動。只覺今天是她這一輩子最幸運開心的時刻。因此靠在張無忌身邊不想動。

「蘇大哥怎麼會來此地。」張無忌不解問道。

這裡地處偏僻,昆崙山附近環境險惡,很少有人來此。之前事情一件接著一件,張無忌想不到。此時不由問起蘇重來意。

蘇重自然不能告訴他實情,淡然一笑道:「聽說六大派圍攻光明頂,我就跟著來湊一湊熱鬧。」

「大哥也和明教有仇?」張無忌好奇問道。

他外公是天鷹教教主,義父謝遜更是明教金毛獅王,他天生就算半個明教人。而且之前遇到的常遇春、胡青牛等人,雖然是明教教眾,但卻都是恩怨分明的漢子。張無忌對明教天然存在好感。聽道蘇重要上光明頂,心中不免擔憂。

「我久不出江湖,和明教並無過節。」蘇重道。

張無忌心中更加好奇,難道蘇大哥也是為了斬妖除魔。

「明教雖然名聲不好,但其實不能以偏概全。胡作非為的人不是沒有,但更多的還是人中豪傑。」張無忌怕蘇重大開殺戒,誤殺好漢。蘇重能輕描淡寫收拾武烈等六個人,張無忌就知道,這位認識不久的蘇大哥武功絕頂。如果他真的殺入光明頂,必定血流成河。

蘇重擺擺手,一副不屑的樣子:「我可沒有那個心思斬妖除魔。只是聽說六大派齊聚光明頂。肯定有不少絕頂高手。若是能和他們一一交手,我的武功必定能夠更上一層樓。」

說著說著,蘇重突然發覺,這個借口真是想的太好了。與其插手六大派和明教之間的恩怨,還不如扮演一個嗜武成痴的人。如此一來,他不僅能和六大派的人交手。還能和明教的人打。這可是雙倍經驗!想到這裡,即使以蘇重沉穩心性,臉上也不由露出喜色。

張無忌看到蘇重眼中放出的光芒,頓時無奈嘆氣。這位蘇大哥竟然是個地地道道的武痴。這樣一來豈不是更麻煩?

以前他還不相信世間有這種痴人,此時看到蘇重竟然「不顧安危」,主動摻和六大派圍攻光明中。張無忌頓時覺得長了見識。聽義父說,這種痴人除了心中所好,再無他物。任何阻擋他們追求的人,都是他們的敵人。如果我再勸,搞不好會弄巧成拙。到那時,蘇大哥要是找我打架怎麼辦?

張無忌不敢再談,轉移話題道:「蘇大哥年紀輕輕,怎麼頭髮都白了。我看大哥氣色紅潤,不像生病的樣子啊?」

生病,自然不是生玻如果你也能活到我這個歲數,頭髮自然也會白。

「哦,這個啊,是練武所致。」蘇重隨口敷衍。這確實是練武所致。正是因為練武百脈俱通,他壽命悠長,才導致頭髮白了臉還是個年輕人。

不過張無忌可不這麼理解。心道蘇大哥果然是個武痴。竟然練功都把頭髮練白了,這該是多霸道的功夫。看向蘇重的目光越發敬佩。

把蘇重看的莫民奇妙。我一下午忙活都沒見你敬佩我,只是頭髮白你就佩服?真搞不懂。

……

「敏君,骨頭已經接好。不過最近想動武是不可能了。此去光明頂,肯定有一場惡戰。你不能動武,就不要去了。先在這個客棧里住下,等我們回來,一起回峨眉。」滅絕皺眉沉聲道,臉色卻不太好看。

現在正是圍攻光明頂的重要時刻。丁敏君受傷失去戰鬥力,可是峨眉一大損失。看到丁敏君綁著繃帶的雙手,滅絕心中怒氣橫生。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白頭小子。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找我峨眉麻煩。既然會一陽指,想必有些來歷。不過就算有來歷,打了我峨眉的人,就要給我個說法。

「芷若,吩咐下去。讓你師姐等人早早休息。養足精神,明天我們就去會一會那個白頭小子。我倒,誰給的他膽子,竟然敢打斷我峨眉弟子雙手。」滅絕雙眼銳利殺氣四溢。

……

第二天一早,蘇重從入定中醒來。如果不是周圍殘缺木桌木椅,還有露著天光的破房頂。蘇重都以為自己還在日月潭閉關。

眨了一下眼睛,迷茫消失,他恢復平靜。轉頭看向同樣醒來的張無忌,開口道:「阿牛兄弟,我今日就要趕赴光明頂。你是怎麼打算的。是在這裡繼續養傷,還是和我一起去看看。」

張無忌想了想道:「我和蘇大哥一起走。我雙腿受傷,在這荒郊野外的沒有藥草不好恢復,先到村鎮里安頓下來再說。上光明頂到是不急。」

他雖然想去光明頂上看看,說不定還能遇上武當派的師叔師伯。只不過他腿部骨折,行動實在不方便,只能先養好傷再說。

「也好。有我一陽指相助,再到鎮子里買些藥草,想必很快就能恢復。到時候再去光明頂也不遲。去得早了,說不定會陷入混戰,得不償失。」蘇重道。

「阿牛哥,我去給你弄個擔架。我拉著你走。」蛛兒現在功力盡失,雖然得了一陽指,想要學成不是一朝一夕之功。此時她心裡全是張無忌,聽到張無忌要離開此地,立刻想著幫忙。

蘇重擺擺手:「不用那麼麻煩,我給你做個輪椅便是。」

說罷不理兩人,把殘破的桌椅拿過來。隨手比劃了幾下,桌椅頓時碎裂成木條木塊。切口處光滑如鏡,比刀劍砍伐的還要齊整!

張無忌和蛛兒對視一眼,無不咋舌。高手內力渾厚,想要打碎木頭輕而易舉。可像蘇重一樣,只是隨手一劃,竟然比神兵利刃還要鋒銳,怎能不讓兩人吃驚!

蘇重動作迅速,拆完了桌椅拆木門,一會兒整個房間內便再無一個件完好傢具。地上除了一堆長長短短的木板、木條,什麼也沒有。

在兩人不解的目光中,蘇重雙手動的飛快,不一會兒一個純木製作的輪椅便組裝成功。看著蘇重變戲法似的,眨眼間就造出了一個古怪椅子。人坐在上面,雙輪轉動,竟然奔行如風?!

「蘇大哥好手段1張無忌滿臉讚歎。真沒想到,這個蘇大哥不僅是個武痴,還是個巧匠!

蘇重渾不在意:「不過是個輪椅罷了,不值一提。」

蛛兒撇撇嘴,心道真是虛偽。如果這還不值一提,什麼才值得提。雖然蘇重傳給了她一陽指,讓她感激不已。但畢竟是蘇重廢掉了她的武功。蛛兒對蘇重的態度複雜的很。既感激且敬畏,又害怕且怨恨。

張無忌也覺得蘇重在謙虛。

他們可不知道,這個輪椅雖然精巧。但在蘇重眼中,是真的不值一提。他百多年時間鑽研機械機關術,造詣深厚無比。放到現代,怎麼也是個資深機械工程師。還是屬於領導研發核心的那種。

蛛兒推著張無忌,蘇重在一旁慢悠悠跟著。走了沒多久,迎面來了一群人。領頭一人面色冷峻,顴骨高高一看就不是個善茬。

張無忌和蛛兒看到站在人群中,滿是怨毒的丁敏君,頓時暗道不好。

蘇重卻忍不住喝起了彩。心道昨天放走丁敏君果然是對的,這不,她就給自己引來了更大的本源。

「是你打傷了我峨眉弟子?自斷雙手,我便饒了你。否則休怪我劍下無情1滅絕師太瞪著蘇重冷冷道。

蘇重面色平靜,對滅絕師太的頤指氣使視而不見。

破卻不是好脾氣,破口大罵:「這老尼姑欠抽。揍她!就看她不順眼1

見蘇重不理自己,滅絕怒氣勃發:「真以為練了一陽指就了不起?倚天劍下,斬斷一切1

說罷長劍出鞘,身體拉出一道殘影,瞬間就來到蘇重面前。一劍橫削,長劍嗡嗡作響,撕裂空氣發出尖銳鳴叫!

蘇重面色淡然,伸出雙指,慢悠悠的夾向倚天劍。他這一指動作緩慢,好似慢動作,眾人無不看的清清楚楚。

張無忌心中焦急。他不知道倚天劍的劍利,但卻明白屠龍刀的刀鋒。用雙指去夾倚天劍,無異於以卵擊石!

滅絕心中怒極。這小輩好張狂。竟然敢用雙指接倚天劍!好!就讓你瞧瞧我峨眉的威風!

絕劍!

她全力催動之下,倚天劍速布渚屠吹剿罩孛媲啊

本來應該刺中蘇重的長劍,竟然在眾人眼睜睜之下鑽進了蘇重兩指之間。

怎麼可能?!

滅絕大驚失色。她已經計算好了蘇重雙指的速度,長劍肯定能避過雙指。可結果卻讓她大驚失色。更讓她驚駭欲絕的是,蘇重竟然真的用兩根手指夾住了倚天劍!

後天巔峰?

蘇重面無表情,心中卻疑惑不已。當年天下五絕可是先天。可如今天下,滅絕這種一等一高手,竟然也只是後天巔峰。果然,隨著時間推移,武力值越來越低了嗎?

心中想著,手上動作卻不慢。一股顫動陡然從雙指傳入倚天劍。滅絕只覺握劍右手一麻,倚天劍頓時脫手而出。蘇重左手輕輕一擺。

轟!

滅絕頓時如怒矢般倒射而回,沖入峨眉眾弟子群中。好一陣手忙腳亂,才恢復平靜。

「你到底是誰1滅絕臉上滿是驚駭。她竟然一招就敗了!

蘇重不理會滅絕,伸手在倚天劍上敲敲打打。仔細傾聽,還真讓蘇重發現了端倪。似笑非笑的看著面色陰晴不定的滅絕:「這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

滅絕真正面色大變。這可是她們峨眉的核心機密,沒想到竟然被人一語道破:「一派胡言!搶奪我峨眉寶劍,難道就不怕我峨眉報復1

張無忌卻心中不由一動。難道這就是倚天劍屠龍刀的秘密?刀劍之中藏著其他東西?!他忍不住激動起來,恨不得即可飛往冰火島,把這個消息告訴義父。

「好樣的,擊敗滅絕師太一次,得本源力0。1單位。」破那張球臉都快笑出褶子了:「高收入埃這才是高收入1

擊敗一次?蘇重心中一動。難道還能擊敗兩次?

「想要倚天劍嗎?」蘇重臉上露出惡魔般親切笑容。

滅絕臉色難看:「說出你的條件。」她到底是那個巾幗不讓鬚眉的滅絕師太。果決之處,常人難及!

「痛快。倚天劍可以給你,但你要和我交手。什麼時候我打的盡興了,我什麼時候給你倚天劍1

張無忌一臉無奈,心道蘇大哥真不愧是個武痴。放著倚天劍這種天下共知的奇寶不要,竟然只想著比武打架?

他可不知道,蘇重真正在意的可不是什麼比武。而是滅絕身上的本源之力。

除了徹底殺死,還能反覆收取?!

高收入啊!/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