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九十八節收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節收割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光明頂大殿內,一片寂靜,眾人臉色都不好看。

說不得肥臉之上滿是苦澀:「只靠我們明教,無法徹底推翻蒙元。聯合各大派才是正途。如今和六大派勢成水火,別說聯盟,咱們能否見到明天的太陽都是兩說。」

楊逍盤膝走在地上,臉上帶著落寞,一言不發。他不後悔對抗峨眉,那是在給妻子報仇。但卻痛心於明教即將覆滅,這是他畢生守護的基業。

「楊左使不必自責。看成昆模樣,六大派圍攻光明頂的肯定有他搗鬼。你和峨眉的恩怨,只不過是個誘因。只是可惜,六大派高手一到,我們這些傷殘必死無疑。」鐵冠道人無奈的長嘆一口氣道。

「都怪那個白頭髮小子!要不是他,老子能成這樣1周癲靠著大殿立柱坐著憤憤道。

「技不如人,多說無益。誰能想到,那小子會是個先天高手。」韋一笑滿臉感慨。折磨他半生的寒毒,被蘇重輕易治好,這種功夫已經不是他能夠想象。

「要是咱們明教能有一位先天高手,還怕什麼狗屁六大派1周癲扯著嗓子吼道。

說著無心,聽者有意。楊逍神色一動,看向正在給冷麵先生療傷的張無忌,肅然道:「小兄弟,你是獅王義子,又是鷹王外孫,天生就是我明教的人。我問你一句話,你是不是已經貫通了任督二脈成就了先天?」

張無忌被他問的不明所以,卻也坦言道:「小子確實已經貫通任督二脈。還要多謝說不得大師的布袋。內外力量相濟,讓我成功突破先天。不過我初入先天,空有力量不會運用。和蘇大哥沒法比。蘇大哥是個地地道道的武痴。你們不知道吧,他那頭白髮,就是練功導致的。」

好吧,蘇重的白頭髮在張無忌心中留下了無比深刻的印象。

楊逍聞言閉目沉思不語。殿中一時沉寂。眾人都知道楊逍在想一個關鍵問題,說不定就能幫明教度過難關。

好半晌,楊逍才睜開眼睛,好似下來決心一般:「乾坤大挪移是我教鎮教功法。歷來只有教主才能修鍊。而且其修鍊過程艱難無比,至今無人能把他修鍊到巔峰。可大家有一點不知道,這門功法實際上是一部先天武學。特地為先天武者準備。」

眾人頓時一驚,沒想到其中還有這種隱秘。他們不約而同的看向張無忌。心裡已經隱隱猜到楊逍的想法。

「後天武者修鍊千難萬難,先天武者修鍊輕而易舉。修鍊有成后,能夠完全掌控自身內力。不僅如此。大腦潛能得到開發。任何武學,只要看一遍就能夠自如運使1

眾人聞聽此言無不振奮。如果張無忌能夠順利修鍊乾坤大挪移,發揮出先天武者功力,足以壓制六大派高手。這就是一線生機!

楊逍帶著張無忌進內院傳功,果然,張無忌只用了一個時辰就把乾坤大挪移修鍊到了第六層。

一干教眾無不欣喜:「有了張兄弟坐鎮,六大派想要覆滅我明教,簡直痴心妄想。走。咱們一起去會一會六大派的高手1

……

「好了小昭,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吧。你先找一個隱蔽點的地方。把九陰真經修鍊入門。然後就帶著天罡鐵牌隱居南洋吧。」蘇重帶著小昭從密道走出,發現已經到了山下。

小昭還想說什麼,蘇重卻不給她機會,轉眼消失在原地。他忙著去收割本源之力,哪裡有心思帶一個拖油瓶。

「蘇爺,您真是好狠的心埃這兒一個嬌滴滴大美女,竟然說扔就扔了。喂!蘇爺,您身體不會有問題吧?」破憋著嗓子悄聲問。那表情要多猥瑣有多猥瑣。

蘇重面無表情,他已經對破的惡劣本性麻木了。

登天梯全力發動,蘇重就像憑虛御風一般,身子像是一根毫無重量的羽毛,飛速的飄向山頂。

這一次沒有五行旗盤查,蘇重不用中途停下來,一路暢通無阻,只用了一刻鐘就衝上了光明頂。沿途見到很多鮮血殘肢。山底最激烈,越往上,抵抗反而越發校明教這是收縮了力量,準備聚集光明頂一起解決問題。

五行旗更像特種兵,在山中伏擊才是王道。如此聚集山頂,反而沒了優勢。蘇重不解,全是傷員的明教,到底是有了什麼樣的底牌,讓他們敢於作這場豪賭。

蘇重很快就知道了他們到底有了什麼樣的底牌。

看張無忌耍起乾坤大挪移,把崆峒五老甩飛出去。蘇重心中感嘆,真不愧是天定主角。自己搶了他的機遇,但他還是學會了乾坤大挪移。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楊逍教的。

看著張無忌繼續挑戰六大派,蘇重一個閃身跳入場中。可不能讓他這麼折騰。那都是自己的本源埃

「咦?蘇大哥怎麼來了。」張無忌滿是驚訝。

他進階先天五感大增,加上修鍊乾坤大挪移開發大腦。尋常武者根本就逃不脫他的感知。這一路打下來,他心中滿是自信。原來自己的武功那麼厲害。可蘇重的出現毫無徵兆,讓剛剛升起些微得意的張無忌滿心驚訝和失落。

「我是來打架的。」蘇重言簡意賅。

明教一眾人齊齊翻了一個白眼。他們此刻已經相信了,蘇重真的是來打架的。要不然怎麼會不殺他們。

他們信,六大派的人可不信。

鮮於通陰測測道:「看來又來了一個魔教餘孽。一個一個蹦出來,要到什麼時候?我看大家一擁而上,滅了這群魔教賊子算了。滅絕師太,你說如何。」他知道滅絕師太深恨明教,想要挑起滅絕火氣。一起群攻。鮮於通最是狡詐,在他看來,這場比武太可笑了。都已經打到人家門口了還講什麼江湖道義。

他想的很好。可惜找錯了對象。滅絕師太被蘇重揍的沒脾氣。聽到鮮於通蠱惑,狠狠瞪了對方一眼。帶著整個峨眉派,對蘇重怒目而視。恨不得把蘇重瞪死!

蘇重斜眼看了鮮於通一眼。驀然伸手遙遙一抓,鮮於通頓時離地飛起,啪的一下到了蘇重手中。

「這個鮮於通不是好東西,能殺1破提醒道。

既然如此,蘇重哪裡還會留手。內力一吐。雄渾內力噴薄而出。

砰!

鮮於通瞬間炸的四分五裂,血肉鋪滿全常

「不好意思。沒控制好力道。」

整個光明頂寂靜無聲針落可聞。就是楊逍等一干人等也忍不住齊齊打了個寒顫。那濃濃的腥臭之氣,讓眾人忍不住的頭皮發麻。這傢伙真的是來打架的?怎麼直接殺起人來啦?不會打架是個幌子吧?明教教眾開始疑神疑鬼。

「施主好辣的手段1少林空性怒聲喝道:「讓貧僧來領教閣下高招。」

他臉上滿是憤怒之色。雙手成爪,隱隱翻出金色。劃破空氣,竟然嗚嗚有聲。雙手朝著蘇重肩頭狠狠抓去。這一下若是被抓實,定然骨斷筋折。胳膊被廢。

「你以為只有你會少林龍抓手嗎?一個後天武者。也敢賣弄1蘇重冷冷一笑,左手成爪猛然抓想空性。

龍爪手對龍爪手。

砰!

空性整個被拋飛,倒地之後劃出十餘米才止住身形。他雙手扭曲翹起,瞬間被廢。張嘴吐出一口鮮血,竟然一招敗北!

蘇重看也不看對方,如果不是不能殺人,蘇重早就取了對方性命。他只在乎本源之力。

「蘇大哥,您下手是不是太重了。」張無忌臉色不好看。

蘇重冷冷的掃了一眼張無忌:「下手重?你以為打敗幾個後天武者很了不起?竟敢來質問我。還是本來就是個蠢貨。忘了你父母的死因。」

張無忌臉色一白。他現在才想起來,蘇重只用一拳就把整個明教高層潦倒。他雖勝過崆峒五老。但想隨手擊敗楊逍等人,絕不可能!再者,蘇重竟然知道他的身世。這讓張無忌非常驚訝。看到蘇重越發淡漠的目光,張無忌心裡不由一怯。退下擂台,不敢在說話。

「少俠出手狠辣,難道不怕武林正道共同討伐?」宋遠橋臉色難看。他看不上鮮於通的陰險,對少林和尚也沒好感。但蘇重一出手就一死一殘,讓他非常憤怒。

蘇重懶得的理他:「破,這裡面還有誰可以殺。」

破圓腦袋轉了一圈道:「沒了。滅絕雖然註定要死,但你不能動手1

蘇重已經不想在和這些人嗦了,他可是來收割本源的!一群後天武者,蘇重沒那個興趣挨個收拾。不理會六大派眾人叫囂,蘇重飛身而起。一拳自上而下,狠狠砸下。

嗡!

十二個白玉拳印憑空閃現。然後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整個天空瞬間充滿拳櫻

隔山拳!

砰砰砰……

煙塵散去,滿地傷員!六大派竟無一人站立,全被蘇重打趴在地!

整片地面足足下降半米。一個碩大的拳頭印記,清晰的刻印在地面厚厚石板上!

怎麼可能!

就連身受重傷的六大派一時間也失去言語能力。這還是武功嗎?!

楊逍瞳孔收縮成針,滿臉獃滯,嘴唇無意識哆嗦:「大光明王!真有大光明王1這種一拳就能該換地貌的拳法。除了數百年前傳說中的大光明王,誰能創造出這種武功?這人肯定是大光明王的傳人!楊逍心中篤定。

張無忌臉上滿是驚駭。他進階先天,無感敏銳。別人沒看清,他卻看的清清楚楚。蘇重漫天拳印,一個拳印砸中一個人。撂倒六大派,拳印數量竟然一個不多一個不少!這是怎樣的控制力啊!

他修鍊成功乾坤大挪移,自認為對內氣掌控當世無雙。可在蘇重面前,他那點控制力就像螢火與皓月爭輝一般可笑。抬頭尋找那個強悍霸道的身影,卻發現蘇重早就消失在原地不知所蹤。

本源到手,蘇重哪裡還會和他們墨跡。速度全開,直奔武當而去!耳邊充滿破那惡劣至極的笑聲:「哈哈,發了發了!足足2。3個單位,太痛快啦1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