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九十九節張三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九節張三丰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圓真大師還沒回來?」書房中,趙敏端坐書桌之後,淡淡問道。她一身文人士子打扮,肌膚如雪面容嬌美。最引人注目的是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珠,格外明亮。

「按照約定,早就該到了。至今沒有消息,恐怕是出了什麼變故。」手下躬身回答。不敢有絲毫怠慢。

趙敏雖然是女兒身,但氣魄不凡,行事果決御下有方。不管是粗豪的江湖武者,還是軍中莽漢無不敬服。

思忖良久,把所有計劃再次推演一遍,趙敏吩咐道:「派人打聽一下消息,其他的還是按原計劃行事吧。這一次,定要把六大派全部抓祝等掏出他們的武學心法,就全部殺掉。省的到處造反,給父親增添麻煩。」

她眼睛微米,森然殺氣爆射而出。一個嬌滴滴女子,殺氣磅竟然趕得上沙場宿將!

手下頭皮發麻,心中暗暗叫苦。郡主平日里平易近人,對手下並不苛責。但有時不自覺流露出的氣勢,卻讓人壓力山大!一滴冷汗從鬢角滑落。手下趕緊躬身應命,倒退著走出房間,關好門后才直起腰轉身離開。

一時間整個書房陷入寂靜,趙敏依舊端坐書桌之後。凌厲氣勢已經收起,就像是一個普通柔弱書生般閉目沉思,平白無奇。好似剛才那轉瞬而逝的滔天煞氣全是幻象一般!

……

一路下了光明頂,蘇重反而不急。此去武當路途遙遠。他可不想靠兩條腿跑過去,儘管跑個三天三夜也不會覺得累。

慢悠悠走著,蘇重打算先到光明頂下不遠處的集鎮。買上兩匹馬。好好吃一頓,然後再去武當山。為了消磨時間,他閉關百年。很多時候都是以辟穀丸充饑。好久沒有正兒八經的吃一頓飯了。光明頂上收穫頗豐,蘇重心情不錯,決定滿足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慾。

沒走多久,來到一片小樹林旁。蘇重眉頭不自禁一皺。怎麼會有人埋伏在這裡?難道是五行旗準備殺六大派一個措手不及?

不等他想明白,一股淡淡香氣突然傳來。內氣一陣騷動。蘇重眼中寒光一閃而逝。竟然敢對他下毒?蘇重一百年來,研究的東西不知凡幾。醫術正是他的重點研究對象之一。

毒素入體,他立刻就知道這種毒藥的特性。神經性毒素。阻礙神經信息流通,從而影響人的活動能力。

「如果用來對付其他人,這毒藥無往而不利。但用來對付我,哼1一聲冷哼。侵入體內的毒素立刻就被蘇重排出體外。

他百多年的內力不僅賦予了他強大的力量和速度。同時給予了蘇重對身體的超級控制力。毒素入體。蘇重瞬間就用內氣把它們包裹,通過毛孔排出體外。

似乎是對毒藥具有足夠的信心,四五十個蒙古打扮的士兵一涌而出。領頭的是一個抱著長劍的中年漢子。

阿大看蘇重鬚髮皆白,微微詫異。但轉瞬就恢復正常。在他看來,蘇重只不過是個跟著六大派湊熱鬧的所謂江湖俠士。眼中不屑神色一閃而過,對身後士兵擺擺手:「抓起來拖走。」

說完他都懶得看蘇重一眼。為了一個人浪費珍貴的十香軟筋散,這讓他感覺非常不值。

蘇重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兩個蒙古士兵氣勢洶洶衝過來。彎刀帶著刀鞘。狠狠砍向蘇重頭顱。這一下砸實,必然頭骨碎裂。就是不死也會痴傻一生。蘇重目光越發冰冷。不等兩人靠近,中指拇指扣在一起,猛然彈出。

兩個白玉色小光點瞬間飛出,悄無聲息飛至兩個蒙古兵身前。輕而易舉灌腦而入。兩人哼都沒哼一聲,噗通一聲倒地不起!

阿大臉色大變,抱在胸前的雙手鬆開,右手緊緊握住劍柄,死死的盯著蘇重。

「竟然看走了眼。沒想到遇到了個高手1阿大滿臉肅然。他不在乎對方武功高低。他在乎的是,蘇重竟然不怕十香軟筋散。這是他們這次伏擊六大派的關鍵一環。如果出了問題,滿盤皆輸之下,定然會迎來郡主的雷霆震怒。想到郡主的手段,饒是以他沉穩心性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必須拿下對方!

「閣下好功夫,與其在江湖上蹉跎光陰。不如投靠朝廷。在下雖然人微言輕,但卻可以給閣下引薦一位大人物。富貴榮華享之不荊」阿大不斷說話,內氣卻在急速運轉。緊握劍柄的右手緩緩放鬆。

招攬蘇重是假,蓄力發勁才是真!

斬!

阿大身形一閃,憑空出現在蘇重背後。劍尖直刺蘇重脊椎。阿大相信,只要一劍就能把蘇重放到。這是他作為八臂劍神的自信。至於切斷脊柱所引起的癱瘓,那關他何事?

長劍順利刺入蘇重體內,阿大卻臉色大變。不對,手感完全不對!這根本沒刺中實體!阿大蓄力而動,慣性之下根本就停不住身形。連人帶劍瞬間穿過蘇重。

等他止住去勢,回頭一看,發現蘇重竟然站在原地絲毫未曾一動。烈日當空,阿大頭皮忍不住發炸!怎麼可能虛不受力?這傢伙是人是鬼?!

「你是在模仿奪命劍嗎?」蘇重眼神淡漠。阿大一出手,他就看出來了。對方攻擊招招致命,每一次攻擊都在意最小的力量,取得最大的攻擊效果。這不就是奪命劍嗎?

但他能模仿招式,卻無法模仿奪命劍的核心。他當年培養地煞眾就考慮過功法外傳的危險。其他武學無所謂,但奪命劍這種速成武學,蘇重覺得還是暫時不要外傳的好。他當時還要靠這功法建立天罡樓。傳功時,全是用移魂**,直接把功法刻印入腦海中。

地煞眾知道怎麼練。但卻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練,他們心裡明白卻無法言說其中奧秘。

阿大臉色大變,能夠一口叫破如何不吃驚。蒙元忌憚天罡樓,百年來對天罡樓的封鎖嚴厲至極。阿大之所以知道,還是藉助了汝陽王府的力量。沒想到眼前之人竟然一清二楚。

「就讓你們看看真正奪命劍的威力。」

蘇重想起來了,這些人是趙敏的人,為的就是抓捕六大派,沒想到竟被自己遇到。蘇重心中平靜,早就過了當年熱血時刻。可既然惹到他頭上。蘇重就絕不退縮。

右手食指伸出,猛然一擺。一道白玉色劍氣噴薄而出,化作一道百米長線。自左向右狠狠一甩。

斬!

自從他一陽指大成,奪命劍氣成絲后。蘇重就再也沒有佩戴過劍。

淡漠的看了一眼站在原地靜止不動的眾人,蘇重身形幾個閃爍,消失在小路盡頭。

「小子別跑。追1一名蒙古兵大吼一聲。就要跑出去追。可他的腿跑出去了,身子卻掉了下來。像是連鎖反應一般,所有站著的人突兀變成了兩截!包括阿大在內,四五十個士兵竟被蘇重一招腰斬,自己身死卻不自知!

好快的劍。阿大眼中神采瞬間流逝。

……

武當山下,蘇重一邊慢慢上山一邊打量山勢。心中暗道果然不愧是一處好地方。地勢奇特,有一種天然陣法的武然不夠精細,但勝在龐大。正因為如此。這裡的草木極其旺盛。草木精氣比其他地方濃郁的多。

「張三丰肯定已經進階先天,要不然不會選擇在這裡建立武當派。」蘇重心中隱隱振奮。

當今天下。也就只有張三丰能夠讓他提起興趣。蘇重自從凝練三百六十五處大穴后,內氣渾厚無比。後天高手在他手上根本走不出一招。登天梯發動,蘇重化作一抹虛影,快速消失在山道之上。

……

武當山後山。

俞岱岩被兩個道童抬著,快速來到張三丰閉關小院。院子周圍種滿綠竹,環境清幽,除了偶爾傳出的鳥鳴蟲吟,再也沒有其他聲響。剛剛走近小院,他還沒出聲,就聽到一個溫潤嗓音在耳邊響起:「不知是少林哪位高僧駕臨。老道閉關,未曾親自出迎,恕罪恕罪」

俞岱岩本來心中焦急,聽到這熟悉聲音,頓時安穩不少。心道師傅功力又有精進,竟然能夠只憑腳步聲就聽出了身後空相和尚的虛實。

小院門打開,走出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其面色紅潤,肌膚仿若嬰兒,足見其神功玄妙。

「貧僧空相,冒昧來訪。實在是因為少林寺遭受了百年來最大的一場災劫。明教賊子俘虜寺中弟子,假扮魔教弟子混入寺中,驟然發難。我等猝不及防,死傷慘重。拚死之下,只有小僧一人逃了出來。空性師兄甚至被當場打死。我捨命搶回師兄頭顱。這仇,張真人說該如何報。」空相拿出身後包裹,緩緩打開,露出一顆猙獰頭顱。

張三丰臉色難看,沒想到魔教竟然這麼兇殘。他不由擔心起自己的六個徒弟。

看到空性怒目圓睜,張三丰不禁一嘆。逝者為大,他雙手合十彎腰鞠躬。不曾想空相突然出手,雙手陡然化作金色,狠狠印向他小腹。

張三丰哪裡會料到,這個剛才還一臉悲戚的少林和尚,竟然轉眼就要置他於死地。這一掌既隱蔽有迅捷,饒是以張三丰先天高手,功法圓熟也來不及反應。

眼看一雙銅鑄鐵掌就要拍在他小腹。一道白玉劍氣陡然破空殺到。那劍氣如絲,曲直如意。憑空出現在空相雙臂之上,竟然像是靈蛇一般卷屈纏繞。劍氣輕輕一緊,空相雙臂頓時被齊齊切斷。

張三丰反應迅速,趁著空相雙手受損,輕飄飄一掌拍在空相肩頭。這一掌柔軟似棉,卻又堅硬如鐵。空相剛想騰空而起,噗嗤一下就被張三丰拍在地上。膝蓋陷入地面半米,鮮血迸濺,腿部骨頭已然粉碎。

「好功夫,張三丰果然不愧一代宗師。」蘇重憑空現身,眾人竟無一人發現他是如何出現。

不理眾人驚奇目光,蘇重滿是讚歎的看著張三丰。張三丰雖然功力深厚,但和蘇重這個變態比,完全不夠看。蘇重之所以讚歎,是因為張三丰對內氣的控制。

他那一掌氣息絲毫不露,看似綿軟卻強悍霸道。如果不能把內氣控制由心,根本不能達到如此境界。

而要有這麼強的控制力,必定要有強大的精神力。

蘇重心中大喜,他的精神力磅。但卻是靠著破界珠強行提升。而且速度緩慢。他一直在尋找主動淬鍊精神的方法。張三丰沒有破界珠,卻也能精神力大增。對內氣控制,竟比修鍊了乾坤大挪移的張無忌還厲害。這說明張三丰有精神秘法。

難道太極竟然能助長精神?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