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一百零三節破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三節破界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前輩這不是已經修鍊出先天之氣了嗎?」饒是以張三丰萬事不縈於心的心境,也忍不住眼皮狂跳。不僅有,還那麼大一坨。這是在顯擺嗎?

這玩意兒就是先天之氣?看張三丰驚訝到不行的樣子,蘇重越發無語。要是讓他知道自己體內三百六十五處大穴,全都是先天之氣,不知道會不會吐血。

蘇重自己就想吐血。修鍊了這麼長時間,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修鍊出來的內氣竟如此與眾不同。

他早就發覺自己的內氣更加精純,威力更大且具有龐大生機。他一直將其歸功於草木之精氣。蘇重怎麼也沒想道,自己從一開始練出來的就是先天之氣。

「怪不得內功修鍊的那麼快。當初在全真派,本來虛弱的身體恢復的那麼迅速,估計也和這先天之氣脫不了關係。」

很多事情,有時候只是隔著一層窗戶紙。只要輕輕捅破,就能到達另一片天地。以前不理解的地方,蘇重瞬間明晰。只有在入定狀態下,把身體和精神和諧統一,才能夠淬鍊外界能量變成先天之氣。

先天之氣能夠保持機體活力,能夠增強精神力量。自己的精神力一直在緩慢提升。看來不只是破界珠磨練精神力,還有先天之氣提供能量!對先天之氣分析的越透徹,蘇重臉色就越古怪。先天之氣總是讓他有種熟悉感。他非常肯定,之前一定接觸過先天之氣!仔細回想,蘇重眼睛一突。

這感覺怎麼那麼像火影世界的三元合一!

血肉力量、精神力量、天地力量,三者融合一體。新能量能夠在三者之間任意轉化。就是藉助三元合一之氣的特殊性,蘇重才敢和宇智波斑硬抗。

那一戰打的天昏地暗。蘇重身體不知道被打爛了多少回。但有三元合一力量的補充。他骨斷筋折立刻就能恢復。不管宇智波斑攻擊多麼強大,就是拿他沒辦法。

三元合一之力。先天之氣,這不就是生命力嗎?!也只有生命力能夠孕育生命,能夠強壯血肉,能夠增長精神!

蘇重睜開眼,長出一口氣。

「前輩是不是想到了什麼?」張三丰儘管羨慕蘇重一身渾厚先天之氣。但他到底一代宗師,很快恢復。

「收穫頗豐埃」他想明白了先天之氣的本質。為今後的修鍊打下堅實基礎:「你給我說說,如何用先天之氣來增長精神力吧。」

「如何增強精神力老道不清楚。但要說到鍊氣化神,其實很簡單。我只要一說前輩就會明白。」張三丰也不隱瞞,既然蘇重明白了先天之氣,想要尋找修鍊元神的方法並不難。

「方法是觀想。」

「原來如此。」蘇重恍悟。

張三丰笑了笑,知道蘇重明白了其中奧妙:「觀想之法千千萬萬,有觀想自然萬物的,有觀想周天虛空的,也有觀想周身之神的。具代表性的例如《黃庭經》。它就是觀想周身之神。不僅能煉神還能練體。修鍊到高深處。有不可思議的玄妙。不過這門功夫不好修鍊。不只是它,凡是觀想的功夫都不怎麼容易。甚至有的很危險。沒有先天之氣打底,沒有一個過硬的心性,很可能會把自己搞成神經病1

蘇重的側重點一直是武功。對打坐參禪、符篆金丹等佛道功夫,並不怎麼上心。覺得虛妄頗多。現在明白先天之氣的本質。蘇重忽然覺得,自己今後非常有必要研究一下,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穫。

「時間差不多,我開始給你徒弟治療。」蘇重轉頭看了一眼聽得滿臉迷茫的俞岱岩和殷梨亭。

俞岱岩喜極在床上癱了近二十年。吃喝拉撒都要別人伺候。昔日名滿天下的武當三俠俞岱岩。成了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廢人。變化之大,讓他差點兒自殺。他能夠好好的活到現在。雖有些陰沉卻沒出問題,心性已經足夠讓人稱道。

「謝謝前輩,謝謝1俞岱岩激動的在竹椅上發抖。

殷梨亭也面帶激動。先前他心中毫無生氣,自然不會在意傷勢。但現在這位大叔勾搭上了楊不悔這個小妹子,怎會甘於癱瘓一輩子。

「謝你們師傅吧。我只不過是還他人情。」蘇重心裡確實是這麼想的。因為張三丰,蘇重才明白了先天之氣的本質。也是因為對方的啟發。讓他對武學有了全新的認識。

伸手在兩人身上一點,情緒激動的兩人登時就昏了過去。

「先睡一覺,醒過來一切就不一樣了。」

蘇重向張三房要了處安靜的房間,開始治療。這裡雖然環境清幽,但是地處後山。兩個病號在這裡面養傷很不方便。前山藥材齊備,生活起居各種設施很全面,比後山好多了。而且武當派佔據武當山,即使是前山也不怎麼喧鬧,並不耽誤兩人養傷。

兩人傷勢嚴重,粉碎性骨折。特別是俞岱岩,傷勢已經耽擱了近二十年。這對別人很困難,但對蘇重卻是小菜一碟。切開兩人患處,把碎骨清理乾淨。正好骨頭,一道包含生機的一陽指點在患處。切開的皮肉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

如果讓外人見了,說不定直接把他當神仙。但對蘇重來說,這種快速癒合傷口的現象,已經見怪不怪。火影世界最後一戰,他骨頭都曾經刺出皮膚之外,還不是照樣快速回復。

明了生命力后,蘇重對它運用立刻上升一個台階。像現在這樣,肉白骨的本事已經難不倒他。挨個處理兩人手腳。蘇重忙活了一個下午,才做完這場異界版手術。

「前輩,我那兩個徒兒怎麼樣了?」張三丰臉上帶著殷切。這些徒弟都是他一個個看著長大,就像他自己的孩子。關係到徒弟一生,他也免不了擔心。

蘇沖右手一翻,一個白色瓷瓶突兀出現在手中。隨手扔給張三丰。

「這裡面是精元丹,有丹藥幫助。他們恢復起來會快不少。怎麼用,不用我說吧。」

張三丰攥著白玉瓷瓶,滿臉感慨:「精元丹埃這可是消失了近百年的丹藥埃」

消失?怎麼可能,只不過是些消失在了中土。在海外,精元丹一直高高懸挂在天罡樓的兌換榜上。他早就簡化了精元丹的煉製方法,傳授給了天罡樓。雖然比不上他親自煉製的藥效卓著。但已經足夠神奇。

……

後山小院,蘇重奮筆疾書,不一會兒,就寫了接近兩三千個字。

「這是九陰真經和穴竅凝練法。有這兩種方法,想必你還能再活個二三十年。」蘇重把晾乾的紙張推到張三丰面前。

張三丰還想拒絕,蘇重擺手阻止了他:「這隻不過是你給我講解道家秘傳觀想秘術的報酬。如果你不告訴我,我想得到這些內容,還要費一番手腳。」

張三丰推拒不得,只能收下。

「叮!論道武當。獲得本源之力0。3單位。」破突然一臉搞怪的在蘇重腦海中道:「意外之喜!意外之喜啊1

蘇重眉毛一跳。他剛才還在尋思著,是不是和張老道打一架,榨取一下本源。沒想到本源自己送上門。

「你不是說只有打敗對方才能獲得本源之力嗎?」蘇重很是懷疑。破到底搞沒搞清楚獲得本源的方法。

「我……我怎麼知道1破那圓滾滾的球左右搖擺,顯得很氣弱。

「真稀奇,您破大爺不是一直理直氣壯的嗎?怎麼這會兒慫了。還好意思罵人家泛位面意識蠢貨。結果聰明的破大爺竟然練怎麼獲得本源都沒弄清楚。萬一搞錯了,一道雷劈下來咱們怎麼辦?」

破把臉砸在玉碑頂上,趴在那裡一動不動,裝死。

蘇重無奈笑笑。沒再繼續調侃破。

……

夜涼如水。蘇重靜靜的坐在房間內。

「該離開了。」破沒了平日的嬉笑,少見的鄭重道。

「這麼快?不去大都了?」

「本源收集的差不多了。去了也沒多少收穫。咱們呆的時間太長。這個世界本源已經基本上被榨乾。」

蘇重沉默不語。他歷經四個世界,在這裡呆的時間最長。前後一百多年,他幾乎快要忘了自己的初衷,將這裡當做自己的家。百多年過去,他回地球的**已經不再那麼強烈。只是深深埋在心底,醞釀的越發醇厚綿長。

「本源共搜集了多少。」蘇重下意識的問。他要確保足夠破開世界進行穿梭。

「由於你傳播農夫三式,干涉世界歷史演化。讓我們賺取了5個單位左右的本源。最近獲取的也不少,雜七雜八有大約3。6個單位的本源。還有最開始你自己獲得的3個多單位。總計共有11。72個單位。這麼看來,咱們的收穫很不錯啊1破喜滋滋的盤算。

「真不少,那就走吧。也沒什麼可留戀的。」蘇重平靜道。他始終都要踏上自己的征程。

「好。這就破解穿梭。準備好嘍,我蹦1破歡歡樂樂的道。

寂靜漆黑的武當山,突兀升起一輪明月,快速飛入虛空,驟然消失不見。只留下滾滾轟鳴,猶如悶雷。

眾人無不跑出房間觀看,不明所以。只有張三丰看向蘇重房間,神色間滿是驚駭。真不愧是大光明王埃這是舉霞飛升嗎?

……

漆黑虛空之中,一道七彩流光一閃而逝。蘇重意識回歸玉樹,好奇打量四周。這是他第一次保持清醒狀態穿梭。破界珠外全是黑暗,不見一絲光線,深邃的讓人恐慌。破界珠周身放射七彩光芒,薄薄一層光罩,卻給他無與倫比的安全感。他第一次發現,破界珠放射出的光芒竟然是七彩色,而不是他認為的銀白色。

回頭看向來處,一個碩大的灰色光球上流露出一個巨大的口子。各種光芒紛紛從破口出漏出,就像是一個破了的皮球。

蘇重滿臉驚駭。這麼下去,那個世界豈不是要徹底崩潰?!

「發現了?」破平靜道:「破界二字,不只是破界穿梭,還有破滅世界的意思。」

蘇重沉默。

破滅世界。那之前的三個世界……

蘇重不敢想象。饒是他這麼多年的養成的淡漠性子,依然震驚的失去聲音。那都是一個個的人,卻因為他而全部消散於虛空中。

他想說些什麼,但思維卻乾澀的好似有一團火炙烤。最終什麼也沒說,歸於沉寂。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