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一節初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節初到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很長一段時間一直處於沉默狀態。,破少有的安靜。這是一道蘇重必須跨過去的坎。只要他還想回地球,破界穿梭是必經之路。

「每次穿梭的世界,必定會被毀滅嗎?」蘇重聲音乾澀,心中帶著隱隱的期盼。

破沉默良久:「並不是一定會毀滅,但萎縮肯定會發生。」

沉寂良久的蘇重終於振作起精神。

「我們吸收的本源力量越多,對它的破壞越大。毀滅不一定,破壞肯定發生。不要抱太大希望。世界萎縮,常常伴隨接連不斷的天災。死得人不在少數。」

蘇重心中一沉:「起碼能少死一些人吧。」

破不可置否:「看來你已經想通了。」

「想通?不。只不過是在妥協。」蘇重恢復平靜。

少死一些人這句話,只不過是自我安慰。有了一次心理上的妥協,就會有第二次妥協,直到最後麻木不仁。蘇重不喜歡那樣的自己,但他還能停下自己的腳步嗎?

他穿梭世界,吃盡天下美食,喝盡天下美酒,要什麼有什麼。但只有地球能給一份真實的觸感。這種渴望已經在他心裡根深蒂固。他似乎模糊了最初的緣由,但回到地球的念頭卻深深刻在心中。

蘇重不再胡思亂想。既然決定了道路,就要做好承擔任何後果的準備。

「破界珠外面是什麼地方。」蘇重控制著一縷精神力探出破界珠。一股劇烈的疼痛驟然傳來,龐大的無形力量瞬間撕裂了他那一縷精神力。

「無盡虛空,真實與虛幻的夾縫,時間與空間的大海。你可以將它稱之為界海。這涉及到很複雜的問題,說了你也不懂。」破毫不客氣道

「簡單一點兒來說,位面像是小船。一個一個的飄在界海中。我們想要回去,就要橫渡界海。每一個位面就是我們的補給站。世界本源之力就是破界珠的燃料。這麼說你明白了嗎?」

蘇重恍悟,看著外面的虛空怔怔出神:「我記得你曾經說過,破界珠能在穿梭過程中吸收能量。」

「你難道沒發現嗎?隨著我們的航行,破界珠內的空間在逐漸擴大。界海里充滿狂暴的能量,只有破界珠和各個位面才能吸收。但它只能用來構建破界珠空間。想要破界珠航行。必須用本源之力。」

蘇重意識橫掃破界珠。原本只有足球場大小的空間,足足擴大了三倍。頭頂的天空更高,地面的土壤根深。最主要的是,本來黃褐色似乾涸大地的土壤,竟然出現了些許綠意!

「那是你帶進來的草藥。」破給了他解釋:「反正有海量能量,不種白不種。種了還能產生草木之精,方便小灰他們休眠。」

玉樹下不遠處。地上有三個潔白的蛋。一個拳頭大小,兩個只有鵪鶉蛋大校這就是他的三隻寵物。他能活一百多年,三隻寵物沒辦法。破用特殊力量。把它們全部返本還源。等待之後再次孵出,就能像鳳凰涅槃一樣,獲得一段新生命。最神奇的是,它們還能保持上一輩子的記憶。

無邊無際的界海之中,破界珠靜靜穿梭。時間在慢慢流逝,蘇重早就習慣了孤獨。破讓多呆那一百年。不僅是為了獲得更多本源。還是在讓他適應孤獨。面對外界的一片漆黑,沒有足夠堅硬的心智,人很快就會發瘋。蘇重卻只是習慣性的入定。研究搜集在玉碑中的各種知識。

不遠處,蘇重這一世的身體安靜的躺在地上。有的時候他會附體上去。親自去打理種在地上的植物。大多數時候,身體處在靜止狀態。他已經沒有了時間觀念,也不知道是過去了十年還是二十年,或者更長的時間。蘇重終於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絲光亮。

「那就是新的世界嗎?」蘇重意識進入身體,走到破界珠的邊緣,激動的看著黑暗中瑩瑩光輝。

「不要高興太早。要到那裡。還早著呢。你沒聽說過望山跑死馬這句話嗎?」破自己在原地專心轉圈,似乎有無窮樂趣。

這個時候,破界珠已經不知道擴大了多少次。比一個飛機場都要大。除非進入玉樹,蘇重很難對它的大小有一個清晰界定。

「破界珠會不會變成一個位面?」蘇重突然問道。

「不會1破回答的很快:「別看現在空間廣闊,但也就這個樣子了。無所顧忌的增加破界珠內部空間。只會增大破界穿梭的負擔。而且現有規則,也只能支撐這麼大。」

再次回頭看了看依然猶如螢火蟲般的新世界。蘇重意識回歸玉樹,陷入入定狀態。

……

清晨,一縷陽光照進幽靜嵩山。

鐺鐺鐺……

一連串莊嚴地鐘聲響起。少林寺里大大小小的和尚陸續起床洗漱。劈柴打水做早課,一切都那麼有條不紊。

蘇重艱難的從床上爬起來。伸手擋住刺入眼睛的陽光。只覺渾身上下,無一處不酸痛。低頭看身上青灰色僧袍,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伸手往頭頂一拍。

啪!

光瓦亮,好一顆大光頭。怎麼成和尚啦?

「上一次是道士,這一次是和尚。破,你怎麼對宗教那麼上心?下一次我是不是要去作個書生?這麼一來,儒釋道三家算是齊活了。」蘇重一一邊打量房間內的環境,一邊下意識的和破鬥嘴。

「你可別不知足。為了給你找這麼個身份,我可是浪費了0。5個點的本源。再來這麼一次,都夠破開一次世界了。」破臉面朝天,嘴歪眼斜一副鄙視模樣。

「還有什麼說法?」

蘇重慢慢移動,裹著被子靠在牆壁上。他第一時間就察覺這具身體的虛弱。又是借屍還魂,替代原本角色?

「上次咱們一個個的揍人,那效率太低。不僅麻煩,而且容易被泛意識那蠢貨發現。我仔細琢磨了一下。」破圓腦袋上躥下跳,得意洋洋的嘿嘿笑:「只要咱們融入世界大勢,就能成為其中一員,做起事來百無禁忌。」

「上一次我不也是全真教道童嗎?」他扭了扭脖子,感受著脖頸的僵硬,呲了呲牙。伸手開始在全身上下緩緩按摩。

「所以說,你折騰了十多年一點兒事兒沒有。那時如果你繼續呆在全真派。估計更加容易獲得本源力。可惜啊,誰讓你自己不爭氣1破恨鐵不成鋼的咬牙切齒,過了一會兒又自己樂了起來:「單幹也有好處,你弄出來的那個農夫三式就很不錯。意外之喜埃」

這麼一會兒功夫,身上已經開始微微發熱。掀開被子,他嘗試下地行走。腳剛落地,他雙腿發軟,差點兒摔倒在地。扶著牆走到門口。周圍是一排僧舍,天井裡種著即可不知名樹木,還有一口水井。山上天氣涼,蘇重緊了緊衣服,身體不自主的瑟瑟發抖。

「這身體真弱,怎麼不用上一具身體?那一聲渾厚內力,可以省下不少功夫。如今只能從頭練。」

「上一具?」破滿臉無所謂:「你願意用那個快要奔潰的身體,我也不攔你。給我0。5個本源,我幫你換。」

蘇重閉嘴不說話了。那句身體雖然不錯,但確實時間太長,身體和精神不太協調。以前看不出來,實力提高就很容易崩潰。

「師……師弟!呼……你怎麼起來了。師傅說你感染風寒,身體虛弱。你快回去躺著,我給你把飯帶過來了。」一個大眼濃眉的小和尚跑到他身邊。氣喘吁吁的說完,伸手遞給他兩個雜麵窩頭。

小和尚嘴唇厚,鼻子外翻,漏出兩個大鼻孔。實在稱不上好看。眉眼間有些憨傻之意,雖然並不是傻子,但肯定不怎麼聰明。蘇重腦筋一轉,知道了來人身份。

「謝謝虛竹師兄,麻煩你幫我帶飯。」接過兩個窩頭,蘇重一口一個,兩口就咽下了肚子。這具身體原名叫虛根,和虛竹是師兄弟。昨天在菜園子里幹活,被值守的和尚刁難,多幹了許多工作。他本就體弱,過度勞累出汗太多。一不注意就感染了風寒,沒想到竟然半夜就一命嗚呼。蘇重這才鳩佔鵲巢,來到這個世界。昨晚昏倒沒怎麼吃飯,此時已經飢腸轆轆。兩個窩頭也只不過稍稍緩解飢餓。

「不謝,不謝。」虛竹撓著後腦勺,傻傻一笑。

「師兄趕緊去挑水吧。要是被值守和尚抓住把柄,你又要多挑幾桶水了。」

虛竹一拍光光腦門,哎呦一聲,一溜煙跑了。

蘇重見他走得遠,慢慢騰騰的爬到床身。意識進入破界珠,挖出一塊黃精。控制破界珠力量,把泥土刷乾淨。蘇重拿出來直接開吃。兩個窩頭根本不夠他吃。剛才一通按摩,可是消耗了不少能量。

「這裡是天龍世界?怎麼獲取本源力?」

蘇重見到虛竹就已經知道這裡是哪兒了。

「嗯。是天龍八部。點殺的效率太低。這次咱們要順著大勢來。首先要做的就是徹底融入少林。用少林這個龐然大物,掩蓋你穿越客的身份。」

「我該怎麼做。」蘇重眼中閃著精光。

「儘快加入羅漢堂或者達摩院等地方。你又不是虛竹,在底層呆的再久,機緣也不會自己掉下來。一切都得靠咱們自己努力。」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