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節羅漢拳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節羅漢拳1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吃了兩個黃精,蘇重肚中不在飢餓。,渾身酸痛,想要盤膝已經不可能,只能把棉被放在後腰,依靠牆壁半躺著。

「每次都是這種虛弱身體,你就不能給我選個好點兒的宿主?」

「沒問題。還是那句話,只要你捨得本源力。想當段譽都沒問題。要不要我給你換換?」破斜睨著蘇重。

蘇重緩緩調整姿勢,讓身體儘可能舒適。保證全身血液流通,不會因為壓力導致毛細血管堵塞:「那得多少,難道還能抵得上破開空間的本源數量?」

「不多,也就夠你跑三個世界的的量。」

多少?!三個世界?三點本源?!你怎麼不去搶!

破一臉鄙視:「心疼啦?知道心疼就不要抱怨。大爺為了給你找這個身體,不知廢了多大功夫。你就知足吧。」

「是,辛苦破爺。您勞苦功高。」

破洋洋得意,上躥下跳。

蘇重閉上眼睛,開始緩緩調動身體氣血。當務之急,是趕緊把身體養好。拖著這麼一個病懨懨的身體,別說進羅漢堂,一陣風都能把他吹倒。

氣血運轉,剛剛吃下去的黃精被快速吸收,沒有一絲一毫浪費。隨著蘇重精神力引導,蘊含草木精華的血液流轉全身,一點一滴的滲入身體。虛弱的身體就像久旱的大地。草木之精經過消化提純,快速被身體吸收。他似乎能聽到那種久旱逢甘霖,咕咚咕咚大口吞咽的聲音。

不一會兒,吃下去的那些草木精氣被吸收殆荊剛剛飽脹的肚腹,又飢餓起來。蘇重睜開眼,平靜的拿出黃精繼續吃。這些三四年份的黃精藥效溫和,既可以充饑。又能給他提供草木精氣。

破界珠內不是沒有更好的藥材。不僅有種在地里的二三十年份的新鮮人蔘,百年人蔘都有,雖是乾貨。可惜無福享受。就現在身體,吃了那種大補別說恢復健康,一命嗚呼都是最好的結局。

又連續進食三次,吃了七八根黃精。蘇重這才停下來。慘白的臉色有了些血色。蘇重下床,到天井裡散步活動氣血。相比於剛才的腿軟,雖然現在虛弱依舊,但已經感覺到了四肢傳來的微微力量。

「師弟,你怎麼又起來了。給你,這是午飯。」虛竹氣喘吁吁的跑到蘇重身前,臉上帶著焦急。

「多謝師兄,我已經好多了。走走更利於恢復。」結果虛竹手中的三個雜麵窩頭,一口一個吃了個乾淨。對虛竹的感官很不錯。除了武僧。他們這些小和尚,每頓飯只有兩個窩頭。虛竹給他三個,顯然是分了自己的一半給了蘇重。

「師弟,你快點兒好起來吧。等你做完菜園子里的工作。背好了金剛經,就能學功夫了。我今天就跟師傅學了一招羅漢拳。」虛竹呵呵傻笑。臉上全是滿足。

學了一招羅漢拳就高興成這樣?心思單純的人總是容易快樂。

「師弟,你安心養病,我這還要去劈柴。」說完又風風火火去幹活。

想要做少林武僧,必須經過重重考驗。入門第一年洒掃。表現不好繼續掃。如果懈怠,有可能掃一輩子寺院。表現良好開始劈柴一年。同樣。只有吃苦耐勞,才能去挑水。實際上,不管是洒掃劈柴還是挑水,除了磨練心性觀察品行之外,已經開始進行粗糙的鍛煉。

虛竹從十歲開始參與寺院洒掃。劈柴打水,背誦經文。直到現在十六歲。才開始被傳授羅漢拳。

而他自己這具身體也差不多是這種情況。他這次被罰菜園做工,主要是因為沒有按時背誦金剛經。兩人到這麼大年紀才開始學武,除了確實愚笨,也和師傅慧輪在寺內沒有話語權有關。

如果慧輪位高權重,也不會收他們兩個一看就不聰明的人做徒弟。不過這是以前虛根。蘇重借屍還魂。強大精神力,已經對身體進行了一次開發。記憶力大增,背誦金剛經小菜一碟。

走了一會兒,蘇重回到房間繼續調息養玻按照這個恢復速度,蘇重明天就能去菜園工作。只有儘快脫離菜園懲罰工作,他才好進行下一步。

……

第二天,蘇重早早起床,做完早課、到膳房吃了早飯。蘇重來到後山菜園。柳樹下,管理菜園的和尚緣根,正在和幾個長工吹牛打屁。

「緣根師傅,你看,那小子又來了。」二狗子眼尖,一眼就看到不遠處緩緩走來的虛根。

緣根斜睨一眼,轉回頭不再理會:「真以為有個師傅就很了不起。我看也不過如此,干點活就能累趴下,這種人也配念經習武?」

他資質愚笨,誦經不行,練武也沒成就。不入少林「玄慧虛空」名錄,叫做緣根。手底下率領著三四十個長工,平日里也覺得頗為威風。但見到寺內的和尚,他就不自覺矮一頭。就像身邊的長工對他一樣,他也要小心對待寺內僧人。

每次有人被罰來菜園做工,他都要小心探查消息。如果背景深厚,他自然多番照顧。甚至都不讓對方工作,直接讓長工代替。但如果沒有什麼實力,他立刻就洋洋得意作威作福起來。

蘇重前身和虛竹一樣,直腦筋。緣根幾句話就掏出了虛實。一番打聽,知道蘇重師傅慧輪只不過是個普通僧人,膽氣頓粗。而且蘇重好巧不巧,叫做虛根。這更讓緣根惱恨。

只不過是一字之差,他自己就只能在菜園子里悶頭種地一輩子。這個笨蛋小和尚卻能夠習練武功?緣根心裡不甘。

「那是。就那小子身無四兩肉的模樣,別說和緣根師傅比,就是和我比也差得遠。」二狗子晃動著瘦猴似的身體,高高凸起的肋叉子更加明顯。前天緣根刁難虛根,就有他的份。之所以這麼積極,是因為蘇重是在幫他幹活。他能領工錢,又能不幹活。自然對緣根無比巴結。

緣根哈哈一笑:「二狗子。你去告訴他,今天他必須完成三個人的工作。」

二狗子嘿嘿一笑,竄起身來走向蘇重。

「小和尚,緣根大師傅有令,因為昨天你沒來,今天你要干三個人的活。聽明白沒有。」二狗子眯著眼睛洋洋得意。

蘇重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二狗子被看的發毛:「你他媽看什麼呢。」伸手抓向蘇重衣領。

他一個三十多歲的人。長得又矮又瘦,也就比蘇重高半頭。一手抓過來,蘇重只是後退半步,就輕易躲過二狗子手掌。

二狗子不妨抓空,身子踉蹌,差點兒摔在地上。

「你還敢躲?1二狗子直起腰,猛的撲向蘇重。

蘇重側身一讓,他登時撲了個空,一下子摔在地上。張口吐出兩顆爛黃門牙。滿嘴是血,指著蘇重就要大罵。蘇重先他一步,腳尖精準的點在二狗子腰間。二狗子身體頓時反弓起,劇烈疼痛襲來,他根本說不出話。

緣根眯起眼睛:「看不出來,虛根小師傅竟然還有兩下子。可我記得,你還沒被允許習武。你這可就是私自習武啦。」緣根這話十分惡毒。私自習武是大忌,被廢掉武功是輕的。很有可能會被直接趕出少林。

雖然這麼說,緣根可不認為蘇重真的會武功。至於二狗子。就他那瘦猴模樣,能有多大戰鬥力?被摔倒也不稀奇。他認為蘇重只不過是躲避的比較及時。污衊蘇重只不過順口而為,要是蘇重被嚇住那就更好。

蘇重眼中精光一閃而過。他必須要融入少林,甚至還要加入羅漢堂。一旦緣根這話傳入少林,又是一番風波。本來他只是想小小教訓一下緣根,此時看來不得不下重手。

緣根見蘇重呆在原地。心中竊喜,以為自己言語攻勢奏效。三個大跨步來到蘇重面前,肥肥手掌握成拳頭,猛地打向蘇重鼻子。緣根資質不行,但他在少林寺時日長久。學了一套羅漢拳。威力不大。對付三兩個普通人卻足夠。

如果是原本的虛根,這一拳肯定會把打的鼻血橫流。但眼前的人是蘇重。他上個世界研究天下武技,緣根身形一動,他就知道對方要打自己的鼻子。抬腳往旁邊邁出半步。好似演練好的一般,緣根的拳頭從蘇重頭邊砸過去。虛不受力之下,緣根一下撲在蘇重身上。

蘇重身形一矮,團身鑽進緣根懷中,右手握拳閃電般砸在緣根肚腹之上。在他巧妙控制下,這輕飄飄一拳,卻是他全力一擊!勁力透體而入,緣根只覺腸子打結一般,臉色瞬間煞白。倒在地上,縮成個蝦米。不一會兒,豆大汗珠滿頭滿臉的落了下來。

聚在遠處的長工滿是驚駭神色。看看不遠處反弓著身體發抖的二狗子,還有蘇重腳邊縮成蝦米的緣根,頓時覺得頭皮發麻。這個小和尚不簡單!他們不想惹禍上身,頓時作鳥獸散,連忙鑽入菜地除草澆水。目不斜視,看都不敢看一眼。生怕惹的蘇重不快,也被他打一拳。

蘇重哪裡也沒去,就站在緣根身邊。緣根捂著肚子,眼神模糊的看著眼前的一雙僧鞋。鞋面有些磨損發白,但這雙鞋主人卻猶如磐石般冷漠。牢牢站在原地,看著他痛苦不堪。

足足半個小時,蘇重才伸手拍了下緣根肩膀,解除他的痛苦。

抬頭迎著蘇重平靜目光,緣根如墮冰窟,縮著脖子唯唯諾諾,開口求饒都不敢。剛才那一番地獄般煎熬,讓他就全身虛脫。僧衣早被汗水浸濕,水中撈出來一般。偷偷掃了一眼不遠處的二狗子,發現對方竟然已經雙眼翻白,昏死過去。緣根動作越發小心,大氣不敢喘。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