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節羅漢拳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節羅漢拳2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少林寺,後山菜地。+,蘇重安然坐在柳樹下,閉目調息。

不遠處,緣根盯著烈日不斷揮舞鋤頭,汗珠順著下巴不斷往下滴。他自從做了菜園管事和尚,手底下三四十長工,他哪裡干過苦力活。只是這麼一會兒,就已經累的全身打哆嗦。

回頭瞄了一眼,見到蘇重正在閉目養神,偷偷聽了下來,長舒一口氣。這一上午的工作,可把他累慘了。轉頭看旁邊,臉色煞白的二狗子。緣根心裡稍微好受了些。

剛休息了沒幾分鐘,緣根就感覺後腦勺發涼。回頭一看,剛才還閉著眼睛的蘇重,竟然直勾勾的盯著他。緣根心裡一哭,狠狠舉起鋤頭,繼續鋤地。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蘇重收回視線,感覺身體微微恢復的力量,蘇重緩緩吐出一口濁氣。他剛才一拳擊倒緣根,凌厲狠辣至極。但卻也耗盡了他全身力量:「幸好剛才一下把緣根鎮住,如果繼續打下去,鐵定壞菜。」蘇重暗自想道。

「身體已經恢復五成,再有個兩天調養,就能完全治好風寒。」

抬手摸了摸額頭細密汗珠,蘇重無奈的看了眼瘦弱如柴的胳膊,暗自苦笑:「即使治好了風寒,身體也太瘦弱。別說和那些龍精虎猛的少林武僧爭鋒,就是比虛竹都不如。這如何才能進入少林高層。」

搖搖頭散去雜念,取出一顆培元丹放入舌下,慢慢吸收藥力培元固本。還是想把身體養好再說。

……

三天後,菜園。緣根淚流滿面的送蘇重離開。這小怪物終於走啦!這三天,他可是度日如年埃

僧舍內,慧輪和藹的看著蘇重:「虛根,身體可是好了。」

「勞師傅擔心。已經沒有大礙了。」蘇重抬抬胳膊伸伸腿。表示身體沒問題,可以傳授武功了。

「那金剛經背完了嗎?」慧輪依舊和藹。

蘇重心道好險。得虧昨日讓虛竹給他背了一遍,把經文錄入了破界珠,不然今天可就過不好這一關了。

「金剛經第一品法會因由分如是我聞……」蘇重張口就來,從頭到尾一遍下來,竟然分毫不差。

慧輪滿臉驚喜:「好好好。做的很好。我本來以為你在菜園受罰,會心生怠惰。沒想到你竟然把金剛經背的精熟。太好了。這麼做才對就。武功不過外道,只有明了佛法妙義,才能解脫苦難……」

蘇重面帶恭敬,老老實實的聽著。心裡無奈的很。他這個師傅雖然沒什麼權勢,但對他和虛竹卻照顧有加。可以說,蘇重和虛竹就是他從小當自己孩子養大。只是有一點,就是有些太過迂腐。鑽進了佛經里出不來。像今天這種長篇大論,已經不是一天兩天。

蘇重很有經驗。低著頭擺出一副洗耳恭聽模樣。半個時辰之後,慧輪終於意猶未盡的停下來。蘇重早就縮進破界珠內研究武功去了。

「嗯,既然你已經背下來金剛經,又做完了課業。明天我就開始傳授你武功吧。」慧輪呵呵笑道。

蘇重回過神,恭敬道謝。

慧輪看蘇重不驕不躁,滿意一笑。心道自己的兩個弟子都不太聰明,但勝在心思單純,沒太多雜念。這種人或許一輩子沒成就。但卻能堅持做一件事一輩子。

第二天一早,蘇重跟著虛竹昨晚早課。山上山下來回跑了五次。才把一缸水挑滿。他大病初癒,一上午就已經累得臉色發白,小腿肚子直哆嗦。忍著虛弱吃完飯,蘇重跟著虛竹去找自家師傅。

「慧輪,聽說你要開始教你那兩個弟子習武?」一個慧字輩中年和尚笑呵呵的對慧輪道。

「嗯。考驗了五六年了。雖然愚笨了點,但心性不錯。可以學武功了。」

「心性是關鍵,資質到在其次。我那個徒弟,資質不錯。一套羅漢拳,竟然只用了一個月就學會了。而且打的似模似樣。不過就是性子有些急躁,我打算過兩個月。再傳授他韋陀掌。磨磨他的性子。」中年和尚依然笑呵呵,眼中卻滿是得意。

按照慣例,傳授了羅漢拳之後。最少也要過半年時間,才能學習下一套武學。中年和尚三個月後,就要給他徒弟傳授韋陀掌。這可不是懲罰,而是優待!

慧輪皺著眉頭嗯了一聲:「資質確實不錯。性子急不是好事。現在看不出來,等以後修鍊內功的時候,性子急躁,很容易走火入魔。師兄,要知道武功不過外道,佛法才是根本……」

中年和尚默然,無語的看著面前嘮嘮叨叨的慧輪和尚。

你這是什麼反應?你不是應該羨慕嫉妒恨嗎。還武功是外道?還佛法是根本?你當自己是佛祖呢!他算是看明白了。這慧輪和尚果然愚笨的可以。難道看不出來,我是來顯擺的嗎。你趁勢誇獎我徒弟幾句,我趁勢勉勵你徒弟幾句,皆大歡喜多好!難怪一輩子就是個普通僧人,不上不下的混日子。

「師傅,我們來了。」虛竹歡快的跑到慧輪身邊。看到還有其他人,趕緊拘束行禮。

「虛竹,我昨天教你的羅漢拳,你練的怎麼樣了。」慧輪和藹的看著虛竹。

虛竹撓了撓光頭,一臉慌張,語帶哭腔道:「師傅,我忘了。」

中年和尚好懸沒笑噴出來。昨天學的今天就忘了?!這記性……真是有其師必有其徒。轉頭看了一眼虛竹身後,瘦弱木訥的蘇重。心道這估計也是個笨蛋貨。小的笨,老的愚,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吶!

「忘了也沒事,我再給你打一遍。」說罷拉開架勢,一套羅漢十八手打出來,虎虎生風。僧袍舞動,咧咧作響。

「好1虛竹樂的不斷拍手掌。

中年和尚撇撇嘴,羅漢拳練的再好,也是只不過是羅漢拳。在他看來。這隻不過是進身之階。只要進了羅漢堂,習得高深內功,在選擇一門上等功法練習,誰還會練習羅漢拳。看慧輪打的那麼好,中年和尚抱臂斜眼站在旁邊。心中暗自嘀咕,也就這種毫無前途的笨蛋才會天天修鍊。

可就是這種簡單拳法。有人都不一定學得會。中年和尚依靠著旁邊大樹,眼睛盯著虛竹。

一套功夫打完,慧輪長舒一口氣:「虛竹,看清楚了嗎?」

虛竹一呆,哭喪著臉道:「只顧著看,忘了。」

噗嗤!

中年和尚終於忍不住笑出聲,真是奇葩師傅妙徒弟!

「沒事,一會兒慢慢教你。虛根你記下多少。」慧輪不理會旁邊看笑話的中年和尚,和藹的問蘇重。

「師弟。我說你也別問了。一招一招的慢慢教吧。這羅漢拳這麼『複雜』,他一個小和尚能記下多少。」中年和尚在複雜兩字上咬的格外重。

蘇重鄭重道:「師傅,羅漢拳確實複雜無比。弟子也只是記得一些皮毛。我打給您看。」

慧輪何不阻止,笑呵呵的看著。中年和尚折了根細樹枝,斜眼看著蘇重,漫不經心的剔著牙。

羅漢拳十八手,是達摩傳下來的功夫。為的是讓僧人強身健體退敵防身。為了方便傳播,羅漢拳動作並不複雜。蘇重只不過看了一邊。就已經全部記了下來。

邁步伸手,一套羅漢拳打出來。勁風肆意招式凌厲,竟然和慧輪打的不差一絲一毫!

慧輪滿臉驚喜。他實在沒想到,自己徒弟竟然一下子就學會了羅漢拳!中年和尚雙眼圓睜,瞪著蘇重滿臉獃滯。等蘇重打完一遍,下意識道:「你不會偷學武功了吧。」

慧輪滿臉不悅:「師兄不要胡言。虛根整日都在我身邊,怎麼可能偷學武功。而且。他能跟著誰學?虛竹還不會呢。」

中年和尚滿臉尷尬,不敢再說,剛才他只不過是太驚訝。本以為是個笨蛋,沒想到還是個小天才。中年和尚心裡不是滋味。看向蘇重的眼光有些不善,剛才就是這個小子說羅漢拳複雜的。看一遍就會。還叫複雜?這是在打我的臉嗎!

蘇重皺著眉頭,不理會眾人眼光,再次打起了羅漢拳。

相比剛才動作迅速,招式凌厲。這一次蘇重打的極其緩慢,一招一式清清楚楚。即使虛竹都不由自主的記住了好幾招。

中年和尚滿臉不耐:「沒吃飯嗎,打那麼慢1抬頭開天,繼續給自己剔牙,心裡考慮是不是離開。呆在這裡給這小子打臉?

蘇重打完第二遍,站在原地皺眉苦思起來。

「虛根,是不是有什麼疑問。」慧輪也滿臉不解。

「羅漢拳沒那麼簡單。我覺得有問題。」蘇重不是在說假話。他在見到羅漢拳的時候,就發覺這套簡單至極的拳法之中大有玄妙。

看似簡單,卻能夠調集全身氣血,對身體進行緩慢調養。時日長久,身體就越發強壯。但同時一套拳法,不同人修鍊起來,卻會有不同效果。

「難道是精神境界?」蘇重眼睛突然一亮。

意識立刻回歸破界珠,進入入定狀態,精氣神合一,他再次打起了羅漢拳。

這一次,蘇重的羅漢拳大變模樣!甚至有些招式都發生了細微變動。沒了凌厲的勁風,沒了兇狠威勢。只有一拳一腳行雲流水,好似自然山水,讓人看了賞心悅目。而蘇重則閉著眼睛,面帶笑容。一股波動從蘇重身周發出,周邊幾人無不渾身一震,感覺一股清新氣息撲面而來。

中年和尚手一抖,樹枝直接插進來牙齦里。顧不得滿嘴血,中年和尚滿臉獃滯。

槽!這還是羅漢拳?!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