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五節達摩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節達摩院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再次觀察一邊脾臟中若隱若現,介於虛實之間的道種。蘇重睜開眼退出修鍊。

起身離開蒲團抬頭看天,竟然已經是傍晚。中午開始修鍊,在他感覺中只不過用了不到一刻鐘。沒想到外界卻過去了整整一個下午!

走了兩步,蘇重意外的發覺身體輕盈很多。低頭一看,僧袍空蕩蕩,自己竟然憑空瘦了一圈!

「好霸道的功夫。」蘇重不驚反喜。這麼強大的吸收能力,自己的修鍊將會快速無比。相比於尋常武者,漫長無比的積累階段。只要具有足夠的能量,蘇重很快就能跨過去。

他想到練功途中九次震動。

「估計是在強行吸攝外界能量,供應道種生長,竟然連自己都吸?1蘇重隱隱有些后怕:「幸好對六界真功推演完善,道種和身體息息相關成為一體,能夠分辨敵我。不然自己豈不是要被吸成人干1

攥起拳頭,感覺增添了一倍的力量。身體毛孔開合,緩慢而堅定的排除雜質。威風吹過皮膚,竟然能夠清晰察覺那種微微摩挲感。蘇重臉上露出滿意神色。

「只是道種初成,身體觸覺四肢力量,就得到了不同程度提升。等到開花結果,必然成倍增長。下一步就是努力吸收能量,培育道種1

蘇重走出僧舍,去做晚課。不管以後如何,蘇重如今必須在少林站住腳跟。這是獲取本源最快的方式。既然如此,就要學會遵守這裡的規矩。

……

「師伯,弟子慧輪求見。」慧輪來到玄難門口,輕輕敲門恭敬道。

「進來吧。」一道蒼老但溫和的聲音在耳邊回蕩。

慧輪走進房間,發現房間內除了玄難,還有另外一個中年和尚。

「見過慧光師兄。」慧輪合十行禮。

「師弟。我正在和師叔說你那徒弟。那手羅漢拳,打的真好看。第一次學就有這種表現,可見是個奇才。和我那徒兒虛湛已經不相上下了。」這慧光和尚不是別人。正是那天柳樹下的和尚。他好不要臉的太高了他徒弟的天賦。

自從見過蘇重一遍學會羅漢拳,他就寢食難安。倒不是他自己嫉妒,而是牽扯到了他的徒弟虛湛。

虛湛習武一道頗有才能,一個月便把羅漢拳練的精熟。本來是要進入達摩院跟隨玄寂修行。可蘇重橫空出世。十拿九穩的機會變得不穩定起來。因此他動用寺內關係,早一步找到了玄寂。

「師伯,這兩個孩子都不錯。可達摩院名額有限。既然如此,下個月武僧院考校武功時,讓他們比一比如何。」慧光不等慧輪開口,搶先提議。

他打的好算盤。蘇重快速學會羅漢拳,並打出神韻,差點亮瞎他的眼。但一個月後考校,蘇重也只不過練習羅漢拳一個多月。到那時他的徒弟可就已經修鍊了三個月!有自己精心指點三個月。難道還打不過那個瘦猴似的虛根?

不僅如此,蘇重改變后的羅漢拳雖然好看,但慧光一眼就發覺出拳法的攻擊力不足。比武的時候,可不管你功夫好不好看,打到對方就是最好的!

玄難眉頭輕輕一皺,他雖然武功卓絕,但並不喜歡爭鬥。

慧光眼睛一直盯著玄寂,看他皺眉。暗道不好。心知這位師伯不喜爭強好勝,自己提議比武。恐怕引起師伯不快。當即大義凜然道:「武功始終是外道,佛法才是根本……」

慧輪:「……」這是搶台詞啊!

慧光聲情並茂,引經據典的的說了足有三分鐘:「比武終究少了幾分佛家祥和氣息。但咱們少林畢竟樹大招風。培養弟子武道就是為了保寺護法。這些年江湖上波雲詭譎。比武雖然無奈,但也勢在必行。以此找出更適合的習武人才,悉心教授,將來好護持我少林傳承。」

玄難面容平靜。他知道其中必有貓膩。但慧光說的並不差。少林坐擁天下第一大派的名頭,對武力的需求一直迫切。

「慧輪,你怎麼看?」

慧輪:「師伯,聽您的。」

「嗯。既然如此,下個月考校完成後。就讓虛字輩的幾個小僧。一起來比一比吧。」既然要比武找人才,那就都來吧。玄難淡淡的掃了一眼慧光。

慧光臉色一變。本來只有虛湛和蘇重兩人。如今玄難開口,竟然把虛字輩的適齡人都找來,這風險可成倍上升啊!他心中後悔不迭,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轉頭看了眼慧輪,心中恨恨。都是這對笨蛋師徒惹的禍。

……

清晨第一縷陽光射入嵩山。蘇重站在僧舍房頂,身體處在一個特有狀態,鼻翼翕動,狠狠一吸!

一道隱約可見的淡紫色氣息,順著蘇重鼻孔鑽入。

剎那間,紅日跳出雲海。蘇重不得不停下吐納。

內視脾臟,蓮子大小的漆黑道種上,數道紫色紋路若隱若現,神秘非常。

蓮子輕輕顫動,一股無形的波動蕩漾開來,就像是投入了一顆石子的水面。波紋籠罩全身,在及其細微的層面上,蘇重的身體不斷的被波紋淬鍊增強。

感受著皮膚上地空氣流動,蘇重從房頂上一躍而下。落地無聲,沒有掀起一絲塵土!他身體依舊消瘦,但他的力量卻與日俱增,足有常人的三倍多。快要抵得上普通江湖三流高手了!

「初升紫氣確實是高質能量,只吸收了一個月,道種竟然已經成熟了一半,隱隱有開裂發芽的趨勢。可惜每天只有那麼一瞬時間,不然道種成熟更快。」蘇重頗為遺憾。要是能吸收大日光輝就好了。蘇重抬頭看天。那耀眼陽光中蘊含的狂暴能量,讓蘇重心悸之餘,又渴望異常。

「別想了,那能量再多也不能碰,除非你想當火炬。」破無精打採的打了個哈欠。這幾天它一直忙著幫蘇重推演先天功。總結升華其中吸攝初升紫氣的方法,並全力融入六界真功體系。沒睡好。困得要死。

蘇重點頭表示明白。上個世界,他吸收月光練就大光明拳櫻一拳打出,高溫足以融化金石。正因如此,他對月光中狂暴力量有著深刻認識。經過反射的月光都那麼厲害,那太陽豈不是更離譜!

「老老實實去比武。趕緊進入達摩院,咱們已經好久沒有收入了。」破像是個管家婆一樣嘮叨。

達摩院。

四五名中年僧人。身後跟著一兩個十六七歲少年僧人等在院子里。

不一會兒,玄難走進院子,掃了在場幾人一眼,走到院子旁邊的蒲團上坐下:「都到齊了,那就開始吧。」

慧光恭敬點頭應命。

「達摩院是我少林的根本之一。想要進入達摩院,佛法武功必須是上上之眩拿出自己的真本事,獲勝者才能進入達摩院!現在過來抽籤,兩兩一對比武淘汰。」

連帶蘇重在內,總夠有八個虛字輩小和尚。

不知道是慧光搗鬼。還是緣分如此。他竟然一下子就抽到了虛湛。

慧光臉上露出喜色,心裡略略有些遺憾。自己徒弟怎麼沒抽中虛竹呢?不過虛根也行。這小子比虛竹練武還要晚,而且瘦的和個猴子似的,能有多大力氣?

比武一對一對開始。慧光臉上喜色越濃。上場的幾個人,功夫雖然不錯,但都比不上自己徒弟虛湛。這一個多月,經過他不斷喂招,早就把羅漢拳吃透。

等看到虛竹上常被一個叫虛清的和尚一拳打趴下,慧光差點兒沒笑出來。得意的看了一眼滿臉擔憂的慧輪。心道你這倆徒弟。一個個都是歪瓜裂棗,還想有什麼出息?

最後一組,蘇重和虛湛上常

慧光一聲開始落下,虛湛就撲向蘇重。他早倆年就開始修鍊童子功,如今已經打通腿部兩條經脈。一個大步就邁到蘇重面前。雙手狠狠砸向蘇重。

「給我倒下去吧1

砰!

蘇重不知何時早已抬起雙拳。拳頭相碰,猛然發出讓人血沸騰的撞擊聲。

蘇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虛湛卻蹬蹬蹬連退三步。差點兒一屁股坐在地上!

「好大力氣1虛湛滿臉驚訝。

慧光嘴巴大張,一副見了鬼的表情。他怎麼可能擋住自己徒弟一拳?!

虛湛也是這麼想的,牙一咬,再次出現在蘇重面前。雙拳一上一下,一打蘇重頭臉。一打蘇重小腹。下拳隱藏在上拳陰影之中,一旦被他打中,必然腹部劇痛倒地不起!

蘇重突然身子一矮,蠻不講理的撞進虛湛懷中,肩膀往虛湛胸口狠狠一撞。

砰!

虛湛身子高高飛起,一下子砸在了慧光腳邊。劇痛襲來,虛湛忍不住的呻吟出聲。抬眼看著頭頂目瞪口呆的師傅,虛湛目光幽怨。您老不是說他就是個瘦猴嗎?不是說他才剛學武嗎?怎麼那麼大力氣,那麼好的反應速度!

「咦1老神在在的玄難突然睜開眼睛。他察覺出了蘇重那不尋常的力量:「難道偷學了什麼武功?」玄難眼中閃過一絲陰霾。

幾個回合,蘇重輕鬆贏下比武。每一次出手,他都是用最簡單的羅漢拳。就連對方的攻擊都不擋,直接硬抗。每一個小和尚,都被他掀飛出去。靠的就是力氣大,皮糙肉厚!

「虛根埃你這力氣好大埃告訴師伯祖,你是怎麼練的?」玄難伸手抓過蘇重手臂,狀似和藹道。

感受到手臂中傳來的內氣,蘇重死死壓制住蠢蠢欲動的道種。心中暗驚,誰能想到這面容慈祥的老和尚,這會兒正在查探蘇重體內虛實?!

玄難察覺到蘇重體內空空如也,頓時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不是偷學武功,也不是習練外道功法。放下戒備,玄寂真的升起了好奇心。明明看上去瘦弱不堪,怎麼力氣還那麼大呢?

蘇重一臉木訥:「不知道。每天練羅漢拳,吃的越來越多,力氣越來越大。」

玄難眼睛一亮:「你打我一拳,用全力。」

蘇重轉頭看慧輪。

「不用看你師父,你打不疼我。沒事,打吧。」玄寂呵呵笑道。

蘇重二話不說,一拳打在玄難胸口。

「咳咳咳……」玄難登時臉色漲紅,咳嗽不止。

蘇重木訥依舊,這可是你叫我打的。

好一會兒玄難才恢復過來,看向蘇重的目光滿是驚喜:「好力氣,好力氣埃你打一遍羅漢拳給我看看。」

蘇重依言開始演練,意識融入破界珠入定,行雲流水的打起了羅漢拳。一個月過去,羅漢拳又有了細微變化。產生的效果更厲害。不提玄寂,就是虛字輩的小和尚都察覺到蘇重身周的怪異氣息。那種清新感覺,讓他們忍不住心中暢快。

他們不知道,那是蘇重勾連天地,匯聚起來的散漫草木精氣。

「好!好!好1玄難也不明白蘇重的羅漢拳為什麼不同。但這不妨礙他知道自己撿到了寶:「神力自生,系自具足。這才是真正的先天羅漢拳啊!早知道有這麼一個習武天才,還鬧什麼比武。」玄難不滿的瞪了一眼慧光。

慧光這會兒張著的嘴還沒閉上呢。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一個月不見,先前還弱不禁風的小和尚,怎麼成了個大力王了?打了雞血也沒這麼猛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