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節血衣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節血衣僧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一身白衣點點血斑點綴其上,面無表情的順著山道往下走。↗,他身後是一處破敗的山寨,血腥味在大火的炙烤下焦糊刺鼻。熊熊烈焰****著天空,山頂冒出漆黑的濃煙百里可見。

山頂山寨內是一夥悍匪,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在信息非常落後的古代,這種窮凶極惡之輩,只要往山裡一躲,官府就那麼他們沒辦法。倒霉的只能是普通百姓。行走江湖想要出名,怎麼能不去剿匪?

蘇重步履平穩,像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和尚。但誰能想到,身後山寨內七八十個悍匪,全被蘇重敲破了腦袋。

「這已經是第十三座山寨,這就是你想到的出名辦法?殺殺殺!天哪,蘇爺,您什麼時候變成冷血屠夫啦?」破扯著嗓子嚎。

「冷血屠夫總比花和尚好1

「花和尚哪裡差了!有美女不去享受,整天就知道打打殺殺。屠夫!野獸1破唉聲嘆氣:「都怪我。要是我早點兒產生意識,你也不至於長歪成這樣。多好的青年啊,不去欣賞美人嬌顏,怎麼就只知道殺戮呢?」

蘇重嘴角抽了抽。幸好你沒早出來,不然自己指不定被引導成什麼樣的二貨。

「我說小蘇蘇啊,你竟然到現在還是只童子雞,你又不練童子功,沒必要守身如玉。」

蘇重臉色一滯,守身如玉用在這裡真的對嗎?

「我不練童子功,我練葵花寶典。」

「完了完了!小蘇蘇你沒救了!長久寂寞竟然已經把你憋出心理毛病了。不怕不怕,你破爺我是最好的心理導師。只要您按照我的指點,進一次。保准你回復雄風,成為真男人……」破自信滿滿,嘮嘮叨叨。

蘇重毫不猶豫的屏蔽掉破的嗦。慫恿自己去逛青樓?你還能更不著調一點兒嗎?

離開山區。走上大道。蘇重縮地成寸快速奔行。所過之處煙塵滾滾。像是一頭暴龍過境,轟隆隆絕塵而去。半天之後,蘇重剛來到一座小城之下,抬頭一看,三個斗大字掛在城門之上。

涇陽城。

蘇重掃了一眼,低頭就要進城。但他又突然停下腳步。左右打量起高聳城牆。

「如果我把農夫三式刻在城牆上會怎麼樣?」蘇重突發奇想。

「你會被宋廷皇帝恨死,他們老趙家最討厭民間武力。然後你就就會被那群死太監追殺到天邊1破毫不客氣道。

蘇重不為所動:「但這是傳播農夫三式最快的方法。」

「如果你執意如此,就要做好與天下為敵的準備嘍。」破懶洋洋。沒能蠱惑蘇重進青樓,他很沒勁。

再次看了一眼光禿禿城牆,蘇重施施然走進涇陽城。

夜深人靜,蘇重推開客棧房門,悄無聲息潛出客棧。鬼魅般來到城牆之下。高聳城牆對別人來說是天塹,對他卻形同虛設。手腳趴在城牆上,掌心猛然內陷。一股吸力陡然產生。蘇重憑藉著些微力量,牢牢固定在牆壁上。手腳並用,像是一個壁虎一般,蹭蹭的往上爬。

越過城牆,蘇重同樣用這種方法,在外面城牆上不斷爬動。手中拿著一把鋒利匕首,隨著身形一動,不時刻下或粗或細的線條。但無一例外。這些線條被他刻的很深,想要破壞。不是簡單勾畫幾下就可以的。忙活了足有半個時辰,蘇重才徹底刻印完畢。

原路返回,蘇重無聲無息的回到客棧。他並沒有直接離開。這樣反而會引起旁人注意。城牆上被人畫花,客棧里住進去的和尚突兀消失。有心人只要一想,就會將兩者聯繫起來。

他布武天下,早晚會被人察覺。但蘇重希望這個時間來的晚一些。

……

張老漢是涇陽城外小村莊的農夫。老實本分。安心拾掇他那一畝三分地,閑暇之餘也會挑著自家菜園子里的菜去城裡賣。用得來的錢換些食鹽。

今日他像往常一樣,天蒙蒙亮就起床。摘好兩大筐青菜,張老漢頂著細微晨光,挑著菜就往涇陽城走。到城門口的時候。天色依然有些黑。城門還沒打開。張老漢見怪不怪,他每次都趕早來。運氣好的話,新鮮青菜能夠被城中大戶挑中,能賺的多一些,還能更早回家。

但今日註定不同往日。城門口不止他一個人來早,很多同行都在趕這個時候。和往日低聲交談不同,今天的城門口寂靜無聲。所有人都站在城門下,仰著頭看什麼東西。

張老漢出於好奇,抬頭看向城牆。一副揮鋤的圖案印入眼帘。圖像上的人簡單至極,只有幾根線條勾勒。但張老漢看來,這簡單的幾筆畫出來的人,竟然像活了一般。那揮鋤的動作,引起了他深刻的共鳴。他一輩子幾乎有大半的時間,都在做著這個動作,他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夫。

下一刻,這個惟妙惟肖的揮鋤動作,便牢牢刻印在他的腦海中。他似乎明白了什麼,又似乎什麼也沒明白。但張老漢知道,他學會了城牆上的圖像內容。他似乎明白這樣揮鋤能夠讓他更省力氣,這就足夠了。他年老力衰,種那麼大片地,能夠省些力氣他就很滿足了。

轉頭看向旁邊,除了揮鋤的人像,還有揮斧頭的揮鎚子的。最不可思議的是,還有一個婦人穿針引線的圖像。張老漢仔細觀看,發現再也找不到剛才一看就會的感覺。他很快明白了其中緣由。因為有個鐵匠他一看就學會了怎麼揮鎚子,但卻怎麼也學不會揮斧子。

難道是自己幹什麼,才能學會什麼?

如果讓老婆子來看一看,是不是很快就能學會那個穿針引線的動作?張老漢扛起菜筐,飛速往回跑。老伴操勞一輩子,全家的衣服都是他一針一線縫出來的。現在年老力衰,做起衣服來很吃力。看了這穿針的人像,應該能輕鬆不少。

這是一個普通百姓的樸素心裡。而最早看到這些圖像的人,大都是這個心態。這天早晨的涇陽城很奇怪。往常堵在城門口的人來了又走,然後又帶來更多的人。但一來一去卻悄無聲息。他們擔心吵醒了城中士兵,不讓他們繼續學習這省力的法子。

等太陽高升,蘇重悠然走出涇陽城時。城頭的四個圖案已經引起了軒然大波。即使士兵驅趕,但整個涇陽城附近。已經有不少人學了去。蘇重看著城門口的老農獵人,嘴角翹起。

這一刻,他頗有一種布武天下,度盡蒼生的豪情。

農夫三式變成了四式。最後那個穿針式,是蘇重從辟邪劍譜內總結出來的發力法門。沒有內氣支撐,只靠手腕和十指緩緩調動全身氣血。於無形中強身健體。於不知不覺中,身居武力。以後那些想要打老婆的人有難了。悍婦們除了手指甲,手中還多了一根針。

……

無錫,燕子樓。

蘇重旁若無人的坐在靠窗的桌子邊。吃飯的動作看似緩慢不急不躁。但卻風捲殘雲。滿滿一桌子菜,只一會兒就小半兒進了蘇重肚子。周圍的人無不側目而視。不只是蘇重那充滿美感的吃飯方式,蘇重吃的東西更引人注意。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個和尚,但滿桌子上竟然雞鴨魚肉一樣不缺?一個和尚公然吃葷,想不引起圍觀都不可能。

「這是哪家的和尚?怎麼敢在這裡吃肉喝酒?」

「是啊,是啊!一身白衣人模狗樣的,竟然是個花和尚1

一個滿臉鬍鬚的肥碩漢子從樓下走來。圓滾滾身體轉了一圈,發現竟然沒有一個空位。轉頭一瞧。頓時看見了吃的歡暢的蘇重。大踏步走到蘇重身前:「你這和尚,光天化日下吃肉喝酒。肯定不是好東西!趕緊起開。把桌子讓給大爺。」

蘇重對眾人異樣眼光視而不見,對濃須大漢更是看也不看,專心致志的吃飯。

大漢臉色漲紅,滿臉猙獰:「不識好歹1缽大的拳頭狠狠打向蘇重臉頰。

蘇重面無表情,左手陡然伸出。

啪!

大漢勢大力沉志在必得的一拳戛然而止。任憑大漢怎麼使力,竟然無法前進分毫!粗壯拳頭和蘇重瘦小的白玉手掌形成鮮明對比。眾人無不變色!

蘇重右手拿著筷子。不斷夾菜吃個不休,左手卻悄然一握。

大漢一聲慘叫,豆大汗珠順著額頭嘩啦啦留下。他感覺自己的拳頭好似粉碎。那小小手掌上的力量,竟然排山倒海一般。饒是他老於江湖見慣廝殺,依然忍不住疼痛的喊出聲來。蘇重眉頭一皺。手腕一震。

大漢身子頓時離地飛起,透過窗戶刷的一下被甩出去。整個燕子樓二樓頓時一靜。

那濃須大漢他們都認識,是無錫少有的豪強。沒想到竟不是這個白衣和尚的一招之敵,輕易就給扔到樓下。頓時,剛才還竊竊私語議論紛紛的江湖眾人不敢再說。就連偷偷瞄向蘇重的眼光,也變的躲躲閃閃,不敢多作停留。生怕引起這個兇惡和尚的注意。

木樓梯嘎吱作響,一個身穿褐衣濃眉大眼的魁梧大漢,大步走上酒樓。雙眼開合精光四射,周圍食客立刻低頭。只覺得此人眼光懾人至極,好似虎豹猛獸一般,讓人不敢直視。

魁梧大漢很快發下了窗邊大口吃肉的和尚。邁開步子,兩下就來到蘇重旁邊。

「你這和尚,竟然在此地吃肉喝酒。難道不知道清規戒律嗎?」大漢聲音洪亮。眾人只覺耳邊炸雷一般嗡嗡作響。

「好1眾人忍不住喝了一聲彩。真是一條好漢子!

「就該收拾這個惡僧1

「酒肉穿腸過,佛祖心頭坐。喬幫主,我要的消息帶來了嗎?」蘇重手下不停,說話的功夫,又往嘴裡塞了兩塊醬牛肉。

喬峰死死的盯著蘇重,上身微微前傾,全身氣勢毫無保留的壓向他。足足二十息。整個燕子樓二樓的空氣幾乎都要凝固。周圍江湖漢子,無一不冷汗涔涔,好似被猛獸盯住一般,不敢移動分毫。

蘇重卻絲毫不受影響,一如既往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好!哈哈哈,不愧是是血衣僧虛根1喬峰哈哈大笑。剛才的咄咄逼人的氣勢蕩然無存。

「血衣僧1

「什麼,他是血衣僧1

「那個連挑三十七座山寨,殺人無算的血衣僧1

周圍之人無不心頭一寒。想到剛才自己等人竟然暗自嘲笑這麼個絕世凶人,頓時臉色蒼白。那些剛才說蘇重閑話的人,無一不渾身發抖心驚膽顫。周圍食客不自覺遠離他們,看過去的目光滿是憐憫。

惹上殺人不眨眼的血衣僧,還是自求多福吧。有些機靈的,甚至已經悄悄跳窗逃走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