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一節刺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節刺殺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喬幫主,請坐。+,我請你喝酒。」蘇重手上動作不停,一桌子菜很快進了蘇重肚子。

喬峰看著空空如也的盤子面色一滯。這還真是請我喝酒,一點兒菜都不給我留。不過喬峰畢竟是喬峰,心胸乃是常人難及。他並不生氣,只覺面前這個數月來轟傳天下的血衣僧,很是奇特。伸手接過蘇重遞過來的白瓷酒瓶,仰頭喝下去一大口。

醇厚酒香刺激著味蕾,肚腹中緩緩升起的暖意,讓喬峰忍不住眯起眼睛。感受著內氣比往日憑空活躍了三分。喬峰眼中閃過驚詫神色:「好酒埃」他這聲讚歎聲音拖得極長。心裡充滿驚嘆和不可思議。

喬峰不是沒喝過好酒。最喜愛的便是烈酒。今天的酒極其特殊,入口綿綿,讓他有了一種不同的感覺。沒有烈酒的痛快,但綿綿不盡卻讓他從心裡覺得愉悅。不僅如此,它竟然還能調和內氣平衡內息。隨著時間流逝,他感覺身體輕鬆了數分。

喬峰當世高手,對身體的了解遠超常人。自己喝的酒竟然能夠治癒細微暗傷?他頓時吃驚不已。

「小師傅,你這酒可太貴重了。」喬峰面色複雜。

蘇重隨意擺擺手,淡然道:「不過是我自己隨手釀製,算不得珍貴。喬幫主能給我帶來有用信息,讓我節省時間,才是真的貴重。」

「一個消息而已,哪裡比的上這種珍品?」喬峰可不相信他的話。能夠治癒暗傷提升內氣的藥酒,他不僅沒有喝過聽都沒聽過。面前這位血衣僧顯然是一位醫道大家,不然根本就釀製不出這種珍貴藥酒。

蘇重也不辯解。招來小二讓他再次上了一桌子菜。示意喬峰自便,就再次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喬峰也不客氣,吃一口菜品一口酒。沒有往日里大碗喝酒大塊吃肉來的痛快。但渾身暖洋洋卻有另一番奇妙感受。

「小師傅,從你來信之後我就讓幫里的兄弟幫你打探。那四大惡人本來在西夏一品堂。不過一個月前卻消失在西夏。再次出現,卻已經靠近大理。」喬峰一邊吃,一邊告訴蘇重探查道的信息。並不時打量面前這個明顯年紀不大的小和尚。

樣貌普通,雙眼卻極為明亮。一身白衣配上淡漠表情,油然而生一股孤高之意。喬峰心下暗贊,心道即便是個和尚。也是個冠絕天下的妙僧。暗想能夠下手屠滅三十七座匪寨的人,果然不簡單。

「大理?」蘇重眉頭一皺。他要揚名天下,獲取本源。四大惡人是最好的對象。既能除惡獲得本源,又能揚名增加聲望。

四大惡人已經開始找段家麻煩了?這就意味著段譽很快就要獲得屬於他的機遇。蘇重不會搶段譽的機緣。但他要取得依附在秘籍上的本源。如果段譽先獲得秘籍,他就只能去強搶了。

他本打算先去燕子塢,把慕容世家和王家的秘籍全部複製入玉碑。現在蘇重覺得他有必要先一步南下。至於燕子塢的秘籍,反正它們放在那裡又跑不了。但北冥神功和六脈神劍卻會跑。

「不錯,是大理。小師傅如果要去對付四大惡人一定要小心。他們四個人為惡多年依然能夠逍遙法外,功夫不可謂不高。四大惡人之首。更是一位通了任督的先天高手。另外四人雖然差了些,但也是後天巔峰武者。每人都有自己的拿手絕技。小師傅如果對上,千萬要小心。」喬峰面色肅然,悉心叮囑。

喬峰對蘇重的武功極有信心,能夠屠滅三十七座山寨,殺的北方綠林膽寒的人物,功夫怎麼會差。他只是見蘇重年輕,最近又名聲大噪。怕他心浮氣躁急功冒進出現意外。

蘇重面色不變,知道喬峰是在為他考慮。點頭表示感謝。

喬峰抿一口酒,嘆一口氣:「小師傅從北而難剿滅盜匪真是痛快!只可惜現在我被俗務纏身,沒有小師傅的瀟洒。不然肯定要和你一起南下,會一會那四個惡人1

蘇重沒接話。他還在想自己該如何儘快趕往大理。此時蘇重很懷念仍然是個蛋的神鵰。如果神鵰在此,他一路飛過去。不用半個月就能到達大理。是不是花費些本源,把神鵰先給孵化出來?

「對了。小師傅,不知少林玄苦大師可好。」喬峰突然問道,臉上帶著緊張神色。

蘇重一怔,想起眼前這位的師傅,可不就是少林玄字輩高僧嗎。這麼算起來。喬峰還是自己的師叔?

「喬幫主放心,我來時玄苦大師吃得好睡的香。每天早中晚都要打三遍羅漢拳,日子過的很舒暢。」因為出了蘇重這個怪胎,少林玄字輩高僧無不對羅漢拳起了興趣。沒事就打上一邊,想要一窺其中究竟。

喬峰面色大喜:「自從我入了丐幫,傲笑江湖確實快活。但多年不曾歸家,想想就愧疚不已。可一入江湖身不由己,總是有忙不完的事情牽絆。唉……」

知道蘇重是少林弟子,並且和玄字輩高僧關係匪淺。喬峰頓時生出親近之意。怎麼說,他也是玄苦的徒弟。心情放鬆之下,忍不住吐露心聲。

蘇重一言不發,知道他此時只適合做一個聽眾。心中卻不無觸動。

面前這位是個大英雄大豪傑,卻一生坎坷不已。前三十年平安暢快。可養父母雖然疼愛卻也隱含恭敬,師傅和丐幫幫主的心中提防。他實際上並不像他表現的那麼舒心。

之後身世被揭開,更引出一連串禍事。養父母被殺,殺人者還是自己親生父親。紅顏知己身死,動手的還是他自己。最後落得個雁門關外自盡身亡。可以說悲涼至極。

但這一切都不是他的錯。喬峰心中有血性,殺性大。不然小時候不會半夜潛入醫館殺人。聚賢庄更是狂性大發殺人無數。但這都不能否認,喬峰心有大義。是個正直善良之人。

想想他的一輩子,蘇重就覺得心有不甘。伸手入懷,摸出一個小瓷瓶。

「喬幫主,這裡面有一顆丹藥。叫做赤龍丹。如果受了致命傷害,吃下去能暫時保住性命。即使是心脈斷絕,也能撐住一個月。你保存好。」蘇重突發奇想鄭重道。

「無功不受祿,喬峰只不過提供了一條消息。既然已經喝了你的珍貴藥酒,怎麼還能再收下這保命奇葯。」喬峰抓住蘇重的手,就要推回去。

可他一推之下。蘇重手臂竟然紋絲不動。喬峰心中一驚,心道果然盛名之下無虛士。血衣僧功夫如何不知道,但只是這分力氣,就已經常人難及!

「小師傅好力氣1喬峰一聲呼喝,猛然發力。他也是天生神力體質特殊,喝酒越多力氣越大。剛才喝了蘇重一瓶藥酒通體舒泰,正是力量勃發時。喬峰立刻起了爭勝之心。

可他加大了力量,蘇重的手臂卻依然穩如泰山。喬峰臉色頓時一變。不等他再次發力,蘇重手腕一震。手臂好似泥鰍一般,滑不留手的從他手中脫出。一個小巧瓷瓶已經被蘇重放在了喬峰身前。

「相信我,你會需要的。」蘇重定定的看著喬峰。

喬峰還想在推遲,突然心中一動,發覺蘇重目光堅定似乎有什麼意味在其中,頓時住口不言。

蘇重滿意的收回手,站起身來點頭一笑:「禪機已到。」然後一言不發,幾個跨步消失在燕子樓。

好一會兒喬峰才回過神。他顯然不知道一顆丹藥有什麼禪機。但他聽說,很多高僧妙道似乎都有奇異能力。頓時心中有了計較。把丹藥攥在手中,小心踹入懷內。

透過窗戶看下去,蘇重一身白衣走在人流之中,幾個閃爍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心裡不禁讚歎,真是天下少有的瀟洒人物。

剛走出無錫沒多久,蘇重皮膚的敏銳觸覺。發現周圍空氣有一股不正常的波動。耳朵一動,他立刻聽到了四個微不可查的心跳聲。

有埋伏!

在他停下的一刻,四道寒光從前後左右同時刺來。殺氣死死鎖定蘇重。他只覺有刀鋒擦著皮膚刮過一般,忍不住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嗤!

四道烏黑細劍憑空出現在他身前。四個灰衣人,從不同角度同時刺出手中長劍。角度刁鑽。每一劍無不對準了蘇重要害。甚至有一劍直刺蘇重咽喉!

鐺鐺鐺……

一連串金鐵交擊身驟然響起。長劍刺在蘇重身上,竟然無法傷他分毫!透過破碎衣服,露出來的皮膚泛起淡淡玉色。

「他練過金剛不神功!攻他罩門1

頓時有兩把劍分別刺向蘇重左右眼睛,另兩把一刺****一刺命門。招式狠辣,只是看著就覺得心驚膽顫!

蘇重冷哼一聲,不退反進。一下闖入正面進攻之人中間,雙手成刀,猛然刺出。

噗嗤!

玉色手掌就像是天下最鋒利的兵刃,輕而易舉的刺破兩人身體,從前胸進入後背凸出。抽回雙手,蘇重猛然甩臂砍向身側。鮮血迸濺,好大一顆頭顱衝天而起。

蘇重轉過頭,面無表情的看向最後一個灰衣人。在他還沒發反應過來前,就已經來到對方面前。手掌輕巧的放在對方脖頸之上。嚓一聲脆響,輕易拗斷他的脖子。

灰衣人滿臉愕然,他本來以為蘇重會問他來歷,卻沒想到蘇重竟然如此果決。

「蘇重,你怎麼沒留活口。」破滿臉不解。這已經是他們遭遇到的第七次刺殺。

蘇重雙臂肌肉抖動,猛然顫動。沾染的血液頓時被他抖動掉落。白衣勝雪,竟然絲毫不見血色。

「誰來殺我,我就殺誰。來的人再多,也只不過是本源之力。」蘇重面色冷然,聲音平靜的好似一潭死水。

這些人可能是北方綠林報仇,他一路走來腥風血雨仇家太多。

更可能是宋廷察覺到農夫四式的來歷,前來刺殺。他一路走來,可不只刻花了二十三座城池的城牆。更在管道大路荒村野地里,豎起了七十二座石碑。農夫四式早在這數月之間轟傳天下。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