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二節北冥鯤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節北冥鯤鵬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蘇重離開無錫,花大價錢買了四匹駿馬。,錢財大多是從悍匪山寨裡面搜刮來的。現在他急著去大理,正好用來買寶馬。

他有培育獸類的經驗,每匹馬喂上一顆培元丹。蘇重人馬合一,調和藥理的同時,向南方絕塵而去。六界真功小成,五顆蓮子大小的道種無時無刻的不在淬鍊他的身體。讓他精力充沛力大無窮。因此除了必要生理問題,蘇重幾乎全都在馬背上。

即使入定養神,也不過是放慢馬速。他人馬合一,根本就不怕馬匹失去控制走錯方向。整整兩個月,蘇重馬不停蹄一路南下,終於從無錫跑到了大理。

進入城鎮不久,吃飯休整一番。蘇重找人打聽,很快知道無量山的方向。騎著已經大變模樣的駿馬,快速趕向無量劍派。

無量山下。蘇重跳下馬,讓馬匹在野地里自行覓食,自己順著山道往上走。不一會兒就遇到兩個持劍弟子守住路口。

「你是什麼人1兩名持劍弟子本來在漫不經心的閑聊,哪裡想到一眨眼功夫,面前竟然多了個年輕和尚。頓時心中驚訝。但終究是江湖子弟,知道和尚道士不好惹。雖然面色不善,但卻不敢太過放肆,只是心中戒備。

「貧僧虛根,遊歷到大理,聽聞無量山巍峨高聳風景秀麗,乃是不可多得的好地方。因此前來此地遊覽一番。」蘇重道。

兩名弟子滿臉狐疑,有帶著些驕傲:「無量山自然風景獨好。但你難道不知道無量山是有主的地方嗎?豈能隨意亂闖。」

蘇重故作訝然:「貧僧初來乍到,確實不知道無量山竟然有主人。真是罪過,不知道能否通稟貴主,讓我一覽這山川形勝。」

兩個持劍弟子見蘇重溫和有禮,不像前來找茬的人。頓時放鬆不少。和顏悅色道:「小師傅,不是我們不讓你去。往日里你想遊覽無量山,根本就不用告訴我們。除了我派密地,其他地方隨你觀看。但最近我們無量劍派正在舉行一樁大事,實在不方便放你上山。不知小師傅可有相熟朋友,如果有人引薦。就不用這麼麻煩……」

大事?蘇重若有所思。大概就是無量派東西兩宗五年比武,爭奪無量玉壁的事情了。這麼看來,段譽此時很可能就在無量劍派。蘇重長出一口氣,幸好自己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不然還真給段譽捷足先登。

身形一閃,蘇重驟然消失在原地。

兩名持劍弟子正在給蘇重介紹山上來賓,想看看這個溫和有禮的小和尚是不是認識哪位前輩。不曾想,只是一眨眼就沒了蘇重身影。頓時打了個寒顫。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驚恐。不會是遇到鬼了吧?來的時候沒人看清楚。走的時候依然沒人看清。這不是鬼是什麼?!

大白天見了鬼,師兄弟兩人頓時嚇的臉色慘白。

消失的蘇重此時已經到了無量山山巔。他對無量東西兩宗比武毫無興趣。蘇重要找的是北冥神功。

根據原書記載,無量玉壁就在無量劍派後山。而無崖子當年隱居的地方在附近一處山谷,山谷上還有一個瀑布。蘇重爬山山巔,鷹目四掃。六界真功大大提升了他的感官能力。他如今的眼力,和神鵰也不差多少。百米內的事物都能看見。而且能夠調整視覺暫留時間。常人的動作,在他眼中就像是慢動作。

站在山頂,蘇重四下打量。很快就發現了一塊平整山壁。那大概就是無量玉璧。蘇重暗想。

既然無量玉璧能夠反射無崖子所在山谷,蘇重順著無量玉壁的方向看過去。頓時發現不遠處有一個深不見底的懸崖。一條不大的山泉溪流落於谷內。形成一個天然瀑布。

蘇重腳下發力,登時消失在山巔。不一會兒就來到小溪瀑布處。探出半個身子往下一看。霧氣瀰漫,一眼竟然看不到底。常人只是站在這峭壁旁邊,就會覺得頭暈目眩腿發軟,更不要說下去一探究竟。即使是輕功高強之輩,面對這種不知深淺的深谷。也不敢貿然行動。

但蘇重卻面色淡然,再次打量一番峭壁一躍而起,竟然直接跳了下去!

手腳並用,蘇重在凸起的石塊上輕輕借力,像一隻靈猿般飛速向下攀爬。遇到光滑如鏡的山壁。蘇重雙手同時內陷,頓時產生微微吸力。藉助這力量,他便在峭壁之上如履平地。

數月以來,他連續爬了二十多個高聳城牆。不論是對高度的適應心理,還是實際攀爬絕壁的經驗,都讓他從容不迫。只花費了一刻鐘時間,蘇重就快速的降到了谷底。

「破!找到無崖子密室了沒有。」蘇重在心中問道。

「哪裡那麼容易!大爺又不是全自動地形圖。你在山谷里轉悠轉悠,我再仔細找找1破不耐煩道。

蘇重不以為意,在山谷中遊盪,不時欣賞周圍風景。山谷內植物茂盛,鳥語花香,好一番世外桃源景緻。蘇重敏銳察覺出,這裡有人為布置的痕。就那遠超外界的草木精氣,就知道這處山谷不凡。

看來無崖子對奇門遁甲之術很了解,不然不會找到這處山谷,並布置成這麼一個草木精氣濃郁的世外桃源。

蘇重來了興緻,東瞅瞅西瞧瞧。

「原來是一個不完整的天然陣法。無崖子不愧逍遙派掌門,竟然能把這陣法補齊。奪天地造化,人工建造一處靈地。而且位置隱秘,身處懸崖峭壁之下。真是一處隱居逍遙之地。」

要不是還要奔波江湖,獲取本源。蘇重都忍不住要在這裡閉關修鍊一番了。

「閉關閉關!你閉關了一百年,該不會上癮了吧。」破一副見鬼的表情:「大好的花花世界不去欣賞,整天想著宅在家裡。這都離開地球多久了,你怎麼還這麼宅?」

蘇重不理會破的叫囂,直接問道:「找到地方了嗎?」

「找到了,往左再走一百三十米。沿著石壁向東走七十三米,扒開那處藤蔓,就使那裡了。」破有氣無力道。教導蘇重當花和尚一直是他的奮鬥目標。可蘇重不搭理他,好沒勁。

蘇重依言找過去,果然看到一塊被藤蔓包裹的巨石。拔掉堅韌藤蔓植物,蘇重推動石頭。本來應該沉重的石頭。卻被蘇重輕而易舉推開。

機關術?

蘇重若有所思,他百年閉關,可是研究了不少機關術。現在看到大石頭這麼輕,立刻知道其後有機括相連,讓石頭變得輕盈如木門。

面前出現一個幽深洞穴,蘇重沒有貿然闖進去。而是雙手連連拍動,攪動周圍氣流,形成一股小型旋風,直直吹入洞窟之內。洞內氣流被迫流動。一股霉腐味道衝出洞口。蘇重閉住呼吸,不讓腐氣入鼻。

長時間沒人居住,誰知道地下洞窟裡面是不是滋生了什麼病菌。他有連續鼓動了三次旋風入洞,直到流轉出來的空氣不再有霉味,蘇重才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火把,從容走入山洞內。

沿著人工鑿刻的石階,蘇重一路往下走。期間又過了一道門,才真正進入無崖子密室。

一入密室。立刻就看到正對著門口的巨大玉像。一看之下發覺果然極其美麗,不僅如此。玉像竟然給人一種活生生的感覺。饒是以蘇重堅硬心性,都忍不住心旌搖動。

繞著預想轉了幾圈,蘇重恍然大悟。

「怪不得這個玉雕有那麼大的美麗。無崖子竟然將奇門遁甲之術用在了雕刻上?1

蘇重自己曾經把奇門遁甲之術融入輕功登天梯,造就如魔似幻的身法。也曾經融入移魂**,結合幻術創出迷惑世人的恐怖秘術。但那都是以自己為主體。像無崖子這樣,把奇門遁甲融入雕刻的方式。讓蘇重大為新奇。

奇門遁甲可是說是對世界的一套詳細認知理論。是對各種細微力量的理解運用。比如能夠迷惑視聽,能夠產生影響人思維的磁場異力。

這尊玉雕就有這種詭異力量。在衣擺頭飾等不起眼的地方,往往會有一些細微紋路。看似不重要,但這種紋路全身結合起來。立刻就產生出一種詭異的魅惑力量。

無崖子搞到最後,都把自己陷了進入。雖然最後脫離了出來。但也足見這尊玉雕的不凡。

欣賞完玉雕,蘇重伸手插入蒲團,拽出一個小包裹。展開一看,一幅幅不著一縷的女相圖案印入眼帘。這些圖案畫的極為傳神,圖中女子眼角含媚,讓人看了就忍不住心跳加速。

「極品,極品!天生魅惑,只是看圖像就已經這麼完美,如果是真人,豈不是更加美麗!還有那個玉雕,蘇重你給我把她搬進來,我要抱著他睡覺1破上躥下跳,瘋了一般:「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暈了1

蘇重撇撇嘴,真不明白一個破球怎麼這麼好色。還抱著玉雕睡覺?能不能別這麼變態!

「想要抱玉雕,先離開玉碑上方再說吧。」蘇重毫不客氣打擊道。破自從誕生以來,好似玉碑是他的根一般,就從來沒有離開過玉碑附近。

破臉色一僵,把臉狠狠的摔在玉碑頂端,砰砰砰的猛砸,大有砸爛玉碑的逃出生天的勁頭。看的蘇重嘴角直抽抽。真是個二貨,自殘起來都這麼變態。

不理會原地哀嚎的破。蘇重仔細研究北冥神功。到底是什麼讓北冥神功能夠吸人內力,而又是什麼,讓它能夠融化他人內力。蘇重對他的凈化能力保持懷疑。就像世間沒有純凈物一樣。但它確實能在一定界限之內凈化內氣。

從第一幅道最後一幅,蘇重仔仔細細的觀看這些讓人面紅耳赤的圖案。面色平靜好似萬年冰山一般把經脈運行牢牢印入腦海。對那引人遐想的女相圖絲毫不為所動。

「蘇爺,您真變態。竟然一點兒都不激動?難道笑傲世界修鍊辟邪劍譜,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後遺症?」把臉摔成了個餅的破有氣無力的嘀咕。

蘇重不理他,仔細研究北冥神功。

單獨看還沒覺得如何,可當他把北冥神功所有運功所需的細小經脈串聯在一起時,突然心中一奇。怎麼會有種奇怪的熟悉感覺?

蘇重越看越覺得這一副經脈圖詭異。把圖像導入玉碑,根據北冥神功運行順序的陰陽法理重新排布。蘇重頓時得到了一個放大版的詭異無比符號。

怎麼和道種符文似的?難道這也是一個特殊符篆?!

詭異符號好似一條怪魚和一隻異鳥的組合體。魚嘴在下,鳥頭在上,中間身體糾纏變化,布滿無數細小線條。

蘇重心中一驚,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鯤鵬?北冥神功經脈運行路線,竟然是在體內畫出了一個鯤鵬符文?!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