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三節 段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節 段譽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又是符文?

蘇重若有所思。相傳天地間總是有一些古怪紋路,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道家符篆、上古巫紋等都是觀摩天地而來。難道這個鯤鵬符文也有類似來歷?

「北冥神功的根本在於鯤鵬吞吸,說不定這就是吸取內力的原因。」

北冥神功最讓人激動的地方,是能夠吸取他人內力的能力,快速提升內氣修為。一個初學乍練者,只要不怕被滿江湖人追殺,很快就能成為一個後天巔峰強者。甚至能夠強行貫通任督,打開天地之橋成就先天。

如果我在體內觀想一個鯤鵬符文會怎麼樣?

想到就做,蘇重當即盤膝而坐。意守膻中開始嘗試觀想符文。

北冥神功的修鍊中樞在膻中。如果循經走脈,則魚頭在下對應丹田氣海,鳥頭在上對應泥丸神宮,肚腹在中對應膻中。吞吸來的內氣,經過肚腹中複雜經脈分解煉化。精氣下沉歸於身,神氣上升歸於神。

如果自行修鍊,草木之精、水谷精氣會代替外來內氣進入膻中。說白了,這就是把外界能量煉化入己身的手段。只不過這個手段更加高明。在運行內氣是,已經摻雜了人的精神和氣血。不需要精氣神合一,就能練出無限接近先天之氣的能量。划陰陽分清濁,養神養身

有構建道種經驗,蘇重很快就在膻中構建出一道鯤鵬符文。

這時沉寂於五臟之內,半隱半現的道種符文突兀震動。饒是以蘇重強橫精神,都差一點兒被震出定境。蘇重心中一驚,死死壓住情緒波動,專註身體內變化。

五顆成熟道種,紛紛伸出一根漆黑細線連接鯤鵬符文。嗡的一聲六者齊震,蘇重腦中隱現晨鐘暮鼓般響聲。一連九次震蕩,他差點兒被震暈過去。死死咬牙挺住,好半晌體內才恢復平靜。

連忙查看,發現道種還是道種,鯤鵬符中卻多了一個靈魂符。本來還隱隱有潰散徵兆的鯤鵬符,瞬間變得穩固無比。而且它竟從二維的面狀符文,一下子變成了三維的球狀立體符文。其中線條更加複雜詭秘,中心處漆黑如墨,好似光線都被吸收。讓人一看之下就有一種要被攝入其中的恐怖感覺。

一條清晰但卻完全不可見的線條,把鯤鵬符和五顆道種相連,宛若一體。

蘇重目瞪口呆的看著體內變化。

「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還是在修鍊武功嗎?」蘇重滿臉不可置信。六界真功霸道強橫。吸收外界所有能量,煉化出最精純的生命力淬鍊身軀蘊養精神。但相比之下,這種莫名其妙的變化,依然顯得神秘而詭異。

「沒問題,你繼續修鍊自然會見分曉。別煩我,我忙著呢。」破閉上大張著的嘴,一臉的不耐煩。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蘇重狐疑的看著破,怎麼都覺得這貨不靠譜。繼續修鍊當然會知道是怎麼回事,還用你說?蘇重埋頭研究體內變化,看了好半天也沒發覺有什麼不同。

體質沒有變化,聽覺嗅覺等敏銳如昔,但也未曾加強。難道這個鯤鵬符是個廢物?蘇重微微有些沮喪,本來還以為鯤鵬符文能夠給他什麼驚喜呢。

精神布滿全身,感受著四周濃稠的草木精氣。暗想無崖子真不愧是逍遙派掌門,不聲不響的就造了這麼一處修兩了這裡怎麼能不修鍊一番?反正已經得到了北冥神功,只要等著段譽到來,就能趁機接觸到四大惡人消息。

蘇重立刻遁入破界珠。入定觀想,震動道種準備吸攝草木精氣。可心念一起,變故大生。

趴在膻中死豬一樣的鯤鵬符突然活躍起來。一股巨大的吸力從膻中穴發出,五顆道種莫名相連齊齊震動。一大股草木精氣湧入蘇重的膻中穴,經過那繁密線路循環分解后,統統沒入核心處漆黑區域。而消失的能量則通過一道看不見的路徑流入道種。

蘇重心中大喜,這讓他多了一種吸取能量的方式,培育道種的進程將大大加快。只用一刻鐘功夫,所吸收產生的生命力,竟然就快要趕得上蘇重吸收一道初升紫氣的量

馬不停蹄,蘇重繼續吸納草木精氣。一個半時辰之後,蘇重意猶未盡的停下修鍊。不是他不想練,而是道種裝不下了每一顆道種一次只能吸收一道朝陽紫氣。包括變異的鯤鵬符,六處符文都被填滿,他不得不停下修鍊。

消化這六份能量,需要一整天。這嚴重限制了蘇重的修鍊速度。不過這已經讓他很滿足。他以前吸收草木精氣,依靠的是精神和慎。效果不錯,但和鯤鵬符相比,小巫見大巫。鯤鵬符的成功,意味著蘇重的修鍊速度大大提升。

睜開眼,突兀看到一個白衣公子坐在不遠處,正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

蘇重心中一驚,等看清對方容貌,這才鬆了一口氣:「公子怎麼也會到此地?」這人自然是段譽。

段譽被神農幫幫主司空玄脅迫,不得不服下斷腸草,前往萬劫谷取閃電貂的解藥。結果不小心掉下山崖,幸好有山壁松樹阻擋,又有山谷水潭緩衝,這才幸免於難。

他本來以為要困死山谷,沒想到卻發現了一個深入地底的洞穴。其內有人工鑿出來的階梯。他旋即知道這裡有人生活痕,大喜過望立刻鑽入洞窟。來到密室后,一眼就被玉雕迷祝

見到玉雕足底「叩首千遍供我驅策」的字樣。痴性發作就真磕了一千個頭,直累的頭暈眼花。等磕完頭才發覺,不遠處竟有一個年輕僧人盤膝而坐,似乎在修鍊。

段家世代習武,知道內功修鍊最忌打擾。輕則中火入魔,重則直接斃命。而且他自小禮佛,見到蘇重一身和尚打扮。頓時心中起了親近之意,不僅沒有離去,反而坐在一旁靜靜護法。

「小生段譽,意外來此。沒想到竟然能夠遇到小師傅。不知道小師傅法號?在哪家寺廟出家?怎麼在此地修鍊?難道也是從山上摔下來的?」段譽見蘇重停止修鍊,張口就是一連串問題。

「段譽來多久了。」蘇重沒馬上回答,反而在心中問破。

「三個時辰了。」破道。

蘇重心中一驚,抬眼看向不遠處洞頂水晶,發現水晶漆黑竟然已是深夜他入山谷的時候還是正午,自己一番修鍊竟然一下就過去了五六個時辰。可在他的感覺中,只不過用了一兩個時辰而已。好在他曾閉關百年,對這種意識和外界時間差異很熟悉。反倒是段譽坐在旁邊為他護法,讓蘇重心生好感。

破睜大雙眼,滿是不可思議道:「我給他數著呢,這小子真磕了一千個頭。不就是個玉雕嗎?至於這麼拼?」

拼?再拼還能比的上某球以臉搶地爾拼?蘇重在心裡撇嘴。「不對啊,有人靠近,你怎麼沒提醒我?」

破頓時一僵,背過頭不看蘇重裝傻。怎麼說?難道要直說自己只顧著欣賞玉雕,忘了辦正事了?我可沒那麼傻

傻貨蘇重心中恨恨。這二貨又不知道腦抽於了什麼。

「叫我虛根就好。」蘇重淡然道:「這裡是昔日逍遙派掌門隱居之地,我來此地是要尋找逍遙派秘籍。」說罷就把秘籍伸手遞給了段譽。這本就是屬於他的機緣。

段譽下意識的接過來,連忙又往回推:「不不不,這是小師傅你的秘籍,我不能要。」

蘇重伸手指了指被磕破了的蒲團:「叩首千遍供我驅策,這是獎勵,你難道不要?」

段譽頓時一呆:「難道小師傅也叩首了?」這位小師傅難道不知道戒色?難道是個花和尚?

回過神來,迫不及待的打開錦書。段譽不願習武,對武功秘籍不熱衷,他之所以如此急迫,還是因為痴迷玉雕。看到習練秘籍殺盡逍遙派門徒的話語,頓時嚇的呆祝等看到後面不著一縷的圖像,又忍不住的臉紅耳赤。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段公子,你著相了。」蘇重突然興起,裝模作樣作弄段譽。

段譽見蘇重一身白衣面色淡然,見裸圖而不變,頓時驚為天人。心道這哪裡是個花和尚,這根本就是個有道高僧

「小師傅教訓的!是」段譽一臉嚴肅。

破都快要笑破肚皮:「這個書獃子,說什麼他竟然就信什麼。他絕對想不到,蘇爺您是個花和尚」

蘇重臉一黑,我什麼時候成的花和尚?

等段譽看完北冥神功,立刻就被北冥神功給嚇祝那吸取他人內力不勞而獲的設定,把他驚的出了一身冷汗。心道別人修理了一輩子的功力,就這麼為他人做嫁衣。世間怎會有這種武功?

段譽不禁抬頭看向蘇重:「小師傅難道修鍊了北冥神功?」他記得蘇重的話,知道蘇重就是來找武功秘籍。

蘇重點點頭又搖搖頭:「我參考了北冥神功的本意,但卻沒修鍊北冥神功。」

段譽滿臉疑惑:「這裡面難道有什麼不同?」

「當然不同。你可曾在江湖上聽說過北冥神功的名頭?這麼霸道的功夫,怎麼可能會默默無聞?」

段譽一怔,仔細思索段家看到的江湖軼聞。心道確實如此,只聽說過化功**,可沒聽說過吸取他人內力為己用的北冥神功。

「這套武功的雖然能夠吸取他人內力。可它的本意是用來吸取天地的力量。只是後人眼見心胸不足,又貪心作祟,才有了吸取他人內力的作用。」

蘇重這不是在忽悠段譽。而是確實是這麼想的。只要把北冥神功三十六幅圖完全練成,就能初步構成鯤鵬符,通過吸收草木精氣快速提高內氣。根本就不需要吸取他人內力。

「所以,你既然磕了頭,就要聽從玉雕命令,練吧」蘇重和藹可親,笑的像偷雞的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