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四節 援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節 援手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段譽一臉難色,總覺的眼前這個小和尚不懷好意。但看對方一身白衣,面色淡然又有那麼幾分高僧氣度。段譽一時間迷茫了。

練還是不練?

「這可是你的神仙姐姐的要求。」蘇重淡淡一句話成了最後的砝碼。

「我練」段譽雙眼瞬間堅定起來。第一,這不是邪功,有高僧氣度的小和尚說了。第二,這可是神仙姐姐的吩咐。回頭看一眼美麗玉雕,段譽立刻就沉醉了。大不了不吸別人內力就是。小和尚不是說了嗎,吸人內力是因為人貪心作祟。我本就討厭武功,根本不會有這種貪心。

段譽滿臉獃滯,一個勁兒的給自己找理由。

不吸?練了北冥**就由不得你了如果認真練習,控制由心可以不吸別人內力。但段譽只想著應付,習武天賦又太好,結果只能不自主的吸人內力。

「蘇爺您太了不起了」破興奮的嚎著:「先搶了北冥神功,然後再交給他。泛意識那個蠢貨不得不給咱兩份本源,足有0b點啊哦呵呵……」

不理會樂瘋了的破,蘇重仔細打量段譽面色。一層隱隱的灰黑暗伏。這是身中劇毒的癥狀

「段公子,武功不急修鍊,你好像身中劇毒了。」蘇重不動聲色問道。

段譽一個機靈醒過來:「虛根師傅,你能看出我中毒?」他滿臉興奮。

「把手給我。」原著中段譽是被神農幫幫主司空玄,逼迫吃下斷腸散。穩重起見,蘇重決定看看段譽脈象再說。

段譽急忙把手遞給蘇重。

「嗯。應該是斷腸散。」

「能治嗎?」段譽滿臉希冀。

「簡單。」蘇重淡淡一笑。他前世鑽研各種秘籍,醫道精深,可以說是絕對的醫道大家。小小斷腸散可難不倒他

伸手入懷,心念一動,從破界珠內取出一個白瓷小瓶。倒出一粒翠綠色丹丸。

「這是我自製的祛毒丹。吃下去就好。」蘇重把丹藥遞給段譽。

段譽結果晶瑩剔透的丹藥,咬咬牙仰頭吃了下去。死馬當活馬醫,已經吃了斷腸散,段譽也不怕再吃另一份毒藥

咕嚕嚕……

沒多久,他的肚子就開始大聲響動起來。段譽臉色漲紅,飛速跑出山洞。足有兩刻鐘,才雙腿發虛的走回來。

「多謝小師傅」一通暢快排泄,段譽知道,自己體內的毒藥已經被排了出來。再看始終端坐地面的蘇重,段譽心中越發感佩。說不得日後這就是一代高僧。

「虛根師傅……」段譽滿臉感激。

蘇重擺擺手:「叫我虛根就好。」

段譽鄭重點頭,已然不把蘇重當外人:「虛根,我本來以為自己要被毒死。幸好遇到你。你可是救了我的一條命」想到斷腸桑他就立即想到鍾靈。自己的命是保住了,但鍾靈的命還危在旦夕。一個小姑娘被劫持扣押,段譽心中擔心不已。

「段兄弟面帶憂色,是不是有什麼心事?」蘇重明知故問。

「虛根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本來應該好好感謝你一番。但現在我有一位朋友身陷囹圄,我急著去搬救兵。這……」他面色尷尬。按照他的想法。既然是救命恩人,一定要請到家裡好好招待。而且看虛根一身僧袍,氣度儼然,說不定還能促膝長談講經說法。

可現在自己剛被對方救了,立刻就要走。怎麼看都有點兒躲避恩人,忘恩負義的感覺。

「能給我說說嗎?我或許能幫你一把。」

段譽一愣,旋即大喜:「對對對。虛根你精通醫道,肯定能夠解除閃電貂的劇毒。咱們現在就回去給司空玄解毒,能省下很多時間。即使不行,也可以⊥他多寬限幾天。對,就這麼做」

說完多遠才尷尬的撓頭。自己怎麼能替別人做決定?只是顧著自己,還沒問虛根建議呢?

不等他開口,蘇重長身站起:「事不宜遲,救人要緊,咱們連夜就趕過去。」

段譽沒想到蘇重這麼雷厲風行,說做就做。遲疑了一下,滿臉不舍的看了一眼玉雕,跺跺腳緊跟蘇重走向地下密室深處。

七拐八拐,蘇重和段譽兩人很快從密道走出。剛到洞口,就聽到轟隆隆響聲,像是戰鼓又像是悶雷。掀開遮蔽藤蔓,兩人走出通道,立刻就被不遠處滾滾江水吸引祝

「真沒想到,這處山谷的出口竟然在滄瀾江畔?這麼隱蔽的地方,果然不容易被發現。」段譽想著山谷中美妙景緻和幽靜環境,不由心神嚮往:「真是一處隱居避世的好地方」

「走吧,你來指路。」蘇重伸手抓住段譽肩膀,一下就把他提起。

段譽被懸在半空,渾身僵硬。只覺蘇重一抓之下,就把他全身控制。整個身體的重量被一隻手抓著,被抓的地方竟然不痛不癢,頓時又驚又喜。

驚的是,他沒想到蘇重武功這麼高。他雖然不練武,但家傳武學熏陶耳濡目染,對武功並不是一無所知。能夠這麼輕鬆抓著一個人,功夫一定極其高。起碼他父親就沒辦法做到如此舉重若輕。喜的是,蘇重功夫高,就代表救出鍾靈的幾率更加大。

段譽心中感慨。幸好自己遇到了虛根,不然還真不知道結果如何。手指了一個方向,然後眼前視線一花,自己就出現在了十米開外。巨大的衝擊力讓段譽懵然。只覺頭腦昏昏,腹中翻滾幾欲嘔吐。

蘇重見段譽臉色煞白,心中暗道大意。自己身軀強橫,驟然發力快速奔襲,不怕衝擊力對桑。但段譽是個書獃子,從小缺乏鍛煉,哪裡經受得住這種衝力。

體內鯤鵬符震顫,功法逆行運轉,一縷煉化出來的生命之氣順著手掌進入段譽身體。六界真功霸道異常,他以前根本就無法把生命之氣輸出體外。但現在逆運鯤鵬符,卻成功提煉出了生命力。

段譽剛才還在頭暈眼花,下一刻感覺一股清涼氣息從蘇重手中流入身體。噁心煩悶頓時消失無蹤,精神振奮竟然毫無疲勞之感。他忙著趕路,根本就沒來得及休息,疲勞至極。可清氣入體,竟然所有勞累一掃而空。

難道這就是練武的好處?段譽第一次對自己拒絕習武的觀念產生懷疑。

夜涼如水,蘇重一手提著段譽身形如電。漆黑夜色根本就擋不住蘇重視線。段譽卻沒有蘇重的眼力,勉強認清道路,好幾次都差點兒走差道。好在段譽記憶力極強,大體方向沒錯。只不過走進崎嶇小路。

蘇重依仗強橫身體,艱難山路如履平地。

跑了兩個時辰,晨光熹微之際,兩人終於來到神農幫落腳地。段譽被蘇重放下,急忙細心打量四周,肯定點頭:「就是這座小山。神農幫如今就駐紮在山腰處的一座宅院里。似乎是他們的一處分舵。虛根,咱們怎麼辦?」

蘇重掃視周圍,發覺暗中布置了不少陷阱,大多存有毒物。有的看似普通植物,但和另外幾種花香碰撞,立刻就會產生劇毒。蘇重鼻子嗅覺被道種大大提高,加上本就是醫道大家,輕易看穿沿路布置。

「神農幫?司空玄果然懂得不少藥理。但也就那樣。」司空玄的布置雖然神奇,但在蘇重看來只不過是照搬書籍,陷阱分佈不成系統。恐怕對毒物的理解,還沒有自成體系。

「怎麼辦?當然是直接闖進去」倒出一粒祛毒丹給段譽:「含在舌下,避毒驅害。」

段譽接過丹藥,擔憂的看著蘇重:「你提著我連續跑了一夜,這麼貿貿然上去,恐怕會出意外,要不要休息一番?」他嘗試勸阻蘇重,想讓他謀定而動三思後行。

「司空玄還不值得我去休息。」說罷大步走上山。沿路植物構成的毒藥陷阱,對蘇重毫無作用。司空玄毒藥本事不到家,而蘇重如今能夠控制全身毛孔閉合。這些毒藥根本拿他沒辦法。

蘇重一腳踹在一人半高的木門上。

轟隆

朱紅大門整個被踹飛出去。蘇重一腳竟然把力量分散到整座門上。不然他一腳只能踹出一個洞,而不是整扇門

「誰……」

「大膽賊子,竟然敢夜闖我神農幫。」

「放蛇,咬死他」

十多個弟子,穿著內衣,一手拿劍一手拿著一個布袋衝出房間。神農幫以毒藥聞名大理。門下弟子除了習武練劍,練毒施毒是必修課。對敵時,甚至更多依賴毒物。

十多個人一入天井,立刻就看到倒在地上的大門,一個面無表情的白衣和尚靜靜的站在大門上。好似這裡是他的家一般。

神農幫練毒施毒,本就不是什麼名門正派。如今被人打上門,哪裡肯罷休。十個人機會同時伸手入袋,有的掏出五色斑斕的毒蟲毒蛇,有的拿出裝著藥粉的瓷瓶。更多的拿出藍汪汪的飛鏢,顯然是淬了劇毒

「上」

十餘人同時出手。毒物毒鏢漫天飛向蘇重。『

蘇重面色不變,身形驟然消失在原地。飛鏢毒物登時落空,叮叮噹噹的落了一地。蘇重再次出現,已經來到一位手持毒蛇的弟子身後。手掌輕飄飄一砍,好似絲毫無力。那個弟子眼睛一翻,立刻就倒在地上。毒蛇落地猛然彈起,要反噬蘇重。屈指一彈,飛到面前的毒蛇立刻被彈爆了三角腦袋。

好似閑庭信步,蘇重在其他人反應不及的時候,再次來到另一名弟子身後。

又一名弟子倒地

十多人頓時心中驚駭。

「賊子厲害,抄傢伙」

混戰起來再亂扔毒藥,很可能會被誤傷。可他們手中長劍剛拔出一半。蘇重身形如幻,依靠腿部強大爆發力,瞬間出現在神農幫弟子身後。

砰砰砰

一連串悶哼聲響起,只是三息時間,十多個人紛紛倒地。

蘇重身形一閃,靜靜站在朱紅大門上,竟然好似從來沒有動過一般

站在門口的段譽目瞪口呆。他知道蘇重功夫厲害。但一個照面就放到十多個人,這……這也太厲害?

相比之下,自己近二十多年光陰,竟然一點兒武功都沒有。要是會武功,鍾靈被抓時,自己就不會束手無策。被逼著吃下毒藥,任人驅使。這對自小錦衣玉食的段譽來說,尤其無法接受。他嘗到了無力的感覺。段譽已經有了習武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