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五節 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節 出手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司空玄四十歲上下,臉頰消瘦,眼窩漆黑深陷。因為常年和毒物為伍,不知不覺被侵染,面色帶著些微枯黃。雙眼開合,滿是陰冷。

自從被靈鷲宮收服,種下生死符,他沒一日舒心。生死符發作生不如死。司空玄恨不得殺盡靈鷲宮之人,但受制於人無可奈何。如今又被閃電貂咬種,身中劇毒。心中憋悶難言難以入睡。穿著衣服坐在床上發獃。

轟隆一聲巨響把司空玄驚醒。他臉色大變,一躍而起提劍衝出房間。跑進天井,一眼就看到躺了一地的門人弟子,頓時怒從心中起。

「殺」

怒喝一聲,司空玄內氣鼓盪腳下錯動,兩大步來到蘇重身前。長劍橫削,速度飛快的掃向蘇重咽喉。

蘇重面色不變,悄然退後一步,毫無煙火之氣的躲過狠辣一劍。

司空玄怒火中燒,一劍不成,手腕一翻,自上而下狠狠斬像蘇重左臂。

蘇重身形一側,再次輕巧躲過司空玄長劍。

司空玄雙眼通紅,憋在心裡的怒氣全部發作出來。長劍也不收回,身形陀螺般轉動。長劍被猛然盪起,斜斜上撩。籠罩住蘇重整個胸腹。

始終淡然的蘇重陡然發動,右腿肌肉劇烈收縮。巨大的力量讓蘇重驟然消失在原地,瞬間欺進司空玄懷中。縮在肋下的右拳猶如出膛炮彈,狠狠狠打出

司空玄身形出現剎那的停滯,接著像是個斷線風箏般被高高拋起。

一口鮮血在半空噴洒。司空玄落地,滿臉不甘的掙扎,卻半癱在地怎麼也起不來。

「我司空玄自問不是好人,但也從未得罪過你這小和尚。為何要和我過不去。」被人瞬間擊敗,司空玄心中滿是驚駭。再看倒地不起的弟子,他彷彿被一盆冰水當頭澆下,剛才的怒火消失的一於二凈。

這麼年輕一個和尚,武功怎麼會如此高強?肚腹絞痛不斷刺激這他的神經,他從來都沒想過,人竟然會有那麼大的力量司空玄很清楚,自己今天一旦應對不好,神農幫很可能就會除名。那個和尚目光平靜,但其中的冷漠,只有他這種陰冷狠辣之人才明白。那是對什麼事情都不在乎的眼神,包括生命

段譽大著膽子走進院子,小心翼翼躲過地上兵刃毒物。來到蘇重背後,探出半個身子對司空玄道:「快放了鍾靈

「是你」司空玄陰冷的盯著段譽。他沒想到這麼個文弱書生,竟然找來了這麼一個硬手和尚

「我說過,你帶來解藥我就放人。你卻強硬打上門,這是不守承諾」

司空玄不是什麼善人君子。也不會真的信守承諾。他本來就打算一旦得到解藥,立刻就殺掉兩人。但他如今被人輕易放到,頓時成了弱勢一方。司空玄之前接觸過段譽,知道對方是個迂腐書生。頓時起了別樣心思,想要用道理拿住段譽。

果然,段譽面色一滯,有些不知所措。

司空玄鬆一口氣,只要對方猶豫,自己就還有活路。

「交出人質。」淡淡的聲音驟然響起。

司空玄臉色一僵,只覺脖頸之間森冷無比,好似有一口無形利劍懸在那裡。只要自己有任何違逆,立即就能取他項上人頭司空玄滿臉驚恐的看向蘇重。和那雙淡漠雙眼對上,司空玄狠狠打了個寒顫。

他不敢遲疑,急忙對剛剛衝出來的幾個弟子道:「去快去把人帶上來」

「我們一起去。」蘇重不放心神農幫弟子。萬一他們搞鬼,他自己不懼,但鍾靈和段譽沒辦法應對。

司空玄沒想到蘇重如此謹慎。他本就沒打算反抗,因此也不反對。讓弟子把他扶起來,當先領路,走進院子深處

穿過一個月亮門,幾人進入一處小院。

「人就在裡面。」司空玄伸手入懷掏出鑰匙,示意弟子去開門。

門剛打開,一道細小黑影陡然竄出。那開門弟子躲閃不及,登時被黑影撞在臉上。顯露身形,原來是一條手指粗青蛇。那弟子瘦弱臉頰被咬,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成一個饅頭。一個嬌小身影猛然衝出房門。

「妹子小妹子漂亮小妹子蘇爺您還等什麼是展示您男人本色的時候了。」破抽風似得在蘇重腦中嚎叫。

看到衣襟染血,被人扶著的司空玄,又看到走了沒多久又回來的段譽。剛衝出房門的鐘靈頓時呆祝

「段大哥你回來救我啦」鍾靈跑到段譽身邊,拉著段譽的衣袖,臉上滿是喜悅。

「完了,完了。被人搶去了。美女當前,您怎麼能無動於衷呢。」破恨鐵不成鋼:「英雄救美的可是咱們啊段譽這小子太不地道了」

「鍾靈妹子你沒事?太好了」見鍾靈身形矯健,甚至身上還帶著防身毒蛇,段譽知道鍾靈沒受什麼委屈。想到自己沒能給司空玄帶來解藥,自己卻依仗武力把人強行救走,頓時心生愧疚。

「虛根,你看不能給他們把毒解了?」段譽看看那個饅頭臉弟子,又看看面色煞白的司空玄,滿臉訕笑。

「可以。」蘇重走上前查探司空玄脈象,仔細看了看閃電貂傷口。又轉身看了一眼那個眼睛都腫沒了的弟子。心中有了計較。

寬大衣袖下的手掌一番,從破界珠內取出一根銀針,隨手扎在那弟子臉頰。銀針顫動,那弟子也隨著一起顫動。毒蛇咬中的傷口,立刻流出絳紫色血液。不一會兒,腫脹的部位就像是漏了氣的皮球,迅速平復下去。雖然沒有完全治癒,但傷口處已經流出鮮紅血液,沒有的大礙。

「好厲害」

那毒蛇是鍾靈隨身攜帶,是閃電貂的食糧。毒性不大,但也不校雖然不致命,但被咬中也不會那麼容易好。蘇重只用一根銀針就徹底治好。頓時讓鍾靈驚訝不已。

「虛根師傅醫術通神。我吃下去的斷腸散,只是一粒藥丸就被治好。你說厲不厲害。」段譽與有榮焉。覺得自己運氣真好,身陷大難,竟然會遇到這麼一位武功醫術都高絕的奇人。

蘇重要了紙筆給司空玄寫了解毒藥方,他可不捨得給司空玄祛毒丹。之後便帶著段譽和鍾靈下山。司空玄被折騰的這麼慘,難保不會使用詭秘手段報復,還是早早離開為妙。

折騰這麼久,天色已經大亮。三人下了山,頓時覺得一身輕鬆。

「虛根,你打算去哪?」段譽問道。蘇重救了他性命,段譽大生好感,有了結伴同遊的心思。

「我從少林一路南下,為的是對付四大惡人。聽說他們來了大理,正要找他們的蹤跡。」蘇重也不隱瞞:「段兄弟有什麼打算。」

「原來虛根你是少林高徒,怪不得那麼厲害。」段譽恍然大大悟,段家自有少林情報。即使他再怎麼不關注江湖,也知道少林聞名天下。「這一次好不容易出來,我還沒玩夠,想到處逛一逛。」

「不如你們來我家吧?」鍾靈兩顆大眼睛撲閃撲閃:「段大哥和虛根大哥救了我,我還沒來得及感謝呢?」

「是虛根救得你,我只不過是在添亂。」段譽不好意思道。

「虛根,你覺得呢?」段譽心想也沒地方去,去鍾靈這個朋友家也不錯。

蘇重點頭答應。他來到大理,兩眼一抹黑。那麼大的地方,蘇重又沒有準確情報。想要找到四大惡人千難萬難。但鍾萬仇為了報復段正淳,邀請了四大惡人助陣。蘇重前往萬劫谷,正好守株待兔。

「去了也沒用。這小妹子眼裡只有段小子。哎,蘇爺,您到底還當不當花和尚了?」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作花和尚?

「救這小妹子,只有0l個本源點。哎,也算聊勝於無了。」破狼洋洋,趴在玉碑頂端扮柔弱。沒有美女,沒動力埃

出了山,很快進入一處小鎮。神農幫經常入山採藥,但不是野人,需要日常生活採買。半山處分舵,距離城鎮並不遠。找到客棧,段譽和鍾靈仔細的收拾了一番才不復狼狽。三人聚在客棧一樓,準備吃完飯再慢慢趕路。

「別讓那小賤人跑了……」

「她馬速快,別讓她上馬」

一陣呼喝聲頓時把三人注意力吸引過去。十多個人手持兵刃,嘩啦啦衝進來。一下包圍住一個身罩黑袍的人。

「小賤人,你再跑埃你的馬不是快嗎,咱們也有快馬」領頭一個五十歲老婦,頭髮半黑半白顴骨高聳,面容刻薄眼神冷厲。她們為了抓住對方可是吃盡了苦頭。奈何對方有一匹寶馬,她們根本就追不上。好在無意找到四匹駿馬,日夜兼程才提前追上對方。埋伏良久,等來後續援兵這才一起出手。

「平婆婆,和她嗦什麼,抓住她再說」另一個同樣年紀的老婦大喝一聲。手持一根長長拐杖,當頭打向那黑袍人。

黑袍人猛然從衣袍下抽出一把短刀,抬臂格擋住迅猛拐杖。身體后旋,左手狠狠向後一甩。

一隻袖箭藉助機括和甩動之力,迅疾飛出。正好釘在身後平婆婆砍過來的彎刀。

「呀是木姐姐」鍾靈猛然站起來。

「是你朋友?」段譽連忙看向蘇重。三人中,也只有蘇重武力高強。

這大概就是木婉清了。

「蘇爺,我求您了,您趕緊動手埃這可是個大美女啊鍾靈你嫌她小不要。現在這可不能放過」破也顧不上柔弱了。

蘇重伸手抓住長凳,隨手向後一甩。

嚓砰

一名追兵男子被砸中。長凳斷裂,那男子像是被一柄大鎚砸中,騰的飛起,狠狠撞在牆上

「禿驢多管閑事滾到一邊,不然連你一起收拾」平婆婆語氣森冷,銳利目光死死盯著蘇重。

「我可不是在多管閑事?你們搶了我的馬,你說我該不該出手搶回來?」蘇重伸手指了指客棧外面的四匹駿馬。

這四匹快馬是他們在無量山附近無意碰到,看馬鞍便知道是有主之物。但周圍是野地,無人領取,便捉來作腳力。本以為野性難馴結果非常溫順,而且格外矯劍正是藉助了四匹駿馬的速度,這才追上木婉清。

四匹馬也看到蘇重,頓時嘶鳴不已,狀似愉悅。

平婆婆等人面面相覷。難道真是這禿驢的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