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七節 殺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節 殺鶴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妙極妙極、靚麗少女一起捉了共赴極樂,老雲今天的運氣太好了。」雲中鶴腳下點地,身子像是一片羽毛,輕輕飄起兩米高。像是沒有重量一樣在半空一停,輕易躲過朱丹臣來襲判官筆。雙腳在判官筆尖一點,身形再次拔高,渾身不著力似得飛上門口槐樹。

他輕功卓絕,除非先天高手依仗強橫功力追擊,江湖上少有人能追的上他。正因為如此,他才能作惡多端卻依然逍遙至今。

他修鍊的輕功叫做鶴翼沖霄。旁人以為他腿上功夫不差,實際這門功夫奇特之處在於雙臂輔助。兩臂張開如鶴翼,甩動之間攪動氣流將他托起,配合腳下功夫速度飛快姿勢優美。可惜他長得一副竹竿模樣,臉色青灰。不僅沒有絲毫美感,反而陰邪難看。

「書生,我看你還是不要掙扎了。讓爺成就好事,說不定還會給你口湯喝。」雲中鶴不斷地撩撥朱丹臣心境。

朱丹臣臉色登時漲紅。他是段家四大家臣。身後不僅有鎮南王當代王妃,還有大理唯一世子,未來皇帝繼承人。另一位少女甚至可能是未來大理皇后。如果出現意外他百死莫贖。聽到雲中鶴挑釁,頓時怒從心中起。手中判官筆攻勢越發急促。

雲中鶴雙眼一亮,越著急就越容易出錯趁著朱丹臣猛攻之際,猛然躍過他的頭頂直奔刀白鳳而去。

朱丹成大驚失色,急忙轉身回援。

雲中鶴卻身形驟然停止。雙臂一震利箭般射向朱丹成,手中鋼爪一探。

鮮血噴濺,朱丹成右臂被狠狠撕下一塊肉。鋼爪藍汪汪,顯然淬了劇毒。只是一眨眼功夫,朱丹成就搖搖晃晃頭腦發昏。

「譽兒,你快走。去讓你父親來救我。」刀白鳳焦急催促,心裡已經打定主意,一旦不幸戰敗就立刻自荊她是大理王妃,代表的是整個大理。決不能落入淫賊雲中鶴手中。

「母后,我們一起走」段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犯了倔脾氣。

刀白鳳又氣又急,看朱丹臣受傷倒地。拂塵一擺,就要先下手擋住雲中鶴。

段譽轉頭正好看到來到附近的蘇重,頓時驚喜交加。「虛根太好了。虛根,這個傢伙就是四大惡人之一雲中鶴。快來幫忙」

雲中鶴身子一盪,躲過木婉清射來的袖箭飛鏢,轉頭斜睨一眼蘇重。

「禿驢,我勸你還是不要多管閑事。今日如果壞了老子的好事,我就去把你出家的寺廟屠殺於凈。我們四大惡人的名頭你應該聽過。想想你的師父,想想你的師兄,最好仔細掂量一番。」雲中鶴張口威脅蘇重。

「你去吧。」只要你能成功。

雲中鶴:「……」

屠滅少林寺?真佩服雲中鶴的想象力。蘇重面色淡然。砰的一下消失在原地。腿部巨大爆發力,讓地面炸出一個坑,泥土飛濺。

猛然出現在雲中鶴面前,拳頭狠狠砸向對方。拳頭擊破空氣,嗚嗚有聲。

雲中鶴臉色一變,內氣鼓盪,鶴翼沖霄全力運轉。身子像是毫不著力的紙片,順著蘇重拳頭勁風輕飄飄飛起。間不容髮的躲過蘇重拳頭,飛身退後。

拳頭砸在旁邊山壁,堅硬的石壁上頓時出現一個大坑,石塊飛濺。

雲中鶴艱難的吞了一口唾沫。幸好自己躲避的快,不然豈不是要在自己身上開個洞?

蘇重眉頭微微一皺,沒想到勢在必得的一拳,竟然被雲中鶴躲了過去。雲中鶴的速度太快,他的輕功太好。

六界真功威力強大,全面淬鍊身軀。但他畢竟只是小成。道種畢竟是道種,在沒有開花點火之前,對身體的提高作用有限。

雲中鶴回過神,腦中靈光一閃,這小子輕功不行爆發力不錯,但依然比不上我。雲中鶴嘴角一翹,滿是惡意的笑了起來:「小禿驢,想要壞你爺爺的好事,你來呀。」

「真他嘛欠揍弄死他」破最受不了別人挑釁了。

蘇重面無病情目光森冷。

身形破空而去,右手並指成刀,狠狠扎想雲中鶴頭顱。指尖刺破空氣,聲音尖銳刺耳。

雲中鶴臉色一變,鶴翼沖霄狂運,險之又險的避過蘇重手刀。右手控制鋼爪,猛力抓像蘇重咽喉。

鋼爪抓住蘇重脖子,竟然發出金鐵交擊的聲音

「看你往哪跑」蘇重森冷一笑。左手抓住鋼爪,右手狠狠斬向雲中鶴手臂。

雲中鶴迅速鬆開手中鋼爪,迅速飄開十多米。站穩身體,頓時被驚出一身冷汗。轉頭看過去。他那把精鋼打造的鋼爪手柄,竟然被蘇重一個手刀打的對摺

真他媽是個怪物。怎麼力氣這麼大

蘇重面無表情拽下卡在脖子上的鋼爪。仍在地上噹啷作響。

雲中鶴身子忍不住抖了抖,脖子竟然比自己的鋼爪還硬?這是什麼硬功?難道是少林金剛不壞神功?雲中鶴臉色更難看。自己剛才是在叫囂著要去屠滅少林寺?雲中鶴臉色一陰,丟人丟大了

「譽兒,這是哪家寺廟的少年高僧?」刀白鳳滿臉驚訝。身體竟然能夠硬抗兵器攻擊。她第一時間想到了少林寺的金剛不壞神功。看向自己兒子眼中滿是驚奇。跑出去兩個月,不僅領回來一個漂亮媳婦兒。竟然還結識了這麼一個厲害的少年高僧?

嗯,真不愧是我兒子

「母后。他叫虛根。是少林寺的僧人。武功卓絕醫道通神。有他在,雲中鶴只能是一隻死鶴」段譽心中興奮。對蘇重的感激無以言表。剛才還被雲中鶴逼迫面臨生離死別。現在危局竟然瞬間被反轉。段譽激動的渾身發抖

刀白鳳臉上帶著喜色,不斷打量蘇重:「想要殺死雲中鶴可沒那麼容易。這位小師傅的金剛不壞神功造詣高深。已經到了刀劍難傷的地步。可惜輕功了差了一點兒,始終打不中對方。可惜。」她不同於段譽不通武功,很清晰的看清了場中情況。

「是嗎?」段譽將信將疑。他只知道蘇重武功厲害,但和雲中鶴到底誰高誰低卻看不出來。

刀白鳳甩出腰間長鞭,把已經昏倒在地的朱丹成捲住拉回。急忙點了幾下穴道止住流血。卻對毒藥毫無辦法。起身拍拍段譽胳膊,溫婉笑道:「不要不知足。雖然留不下這惡賊,但趕走就已經很不錯。等你幾位叔叔到來,咱們就不怕這幾個惡人。而且你這位朋友精通醫道,你朱大哥身上的毒也就有了著落。」

蘇重知道自己六界真功威力不夠,想要追上雲中鶴十分艱難。索性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打算以靜制動。

雲中鶴滿臉羞惱。化作一團黑風,圍著蘇重團團轉。僅剩的一柄鋼爪不斷揮舞,每一下都死死打在蘇重要害。

鐺鐺鐺……

一連串撞擊聲,蘇重衣服很快就被雲中鶴抓成了乞丐裝。露出內里玉色皮膚。雲中鶴狂風驟雨般攻擊,竟然沒有造成哪怕一點兒傷害

「你屬猴子的?就只會跑嗎?」蘇重比站著打了這麼久,心中忍不住一怒。

鋼爪狠狠戳在蘇重后腰命門。蘇重手肘猛然向後一搗。

唰蘇重又一次擊在空中。

雲中鶴急急退後,心有餘悸的摸著胸口。剛才那一下差點兒就砸在身上,全身汗毛齊齊豎起。

打了這麼久,竟然一點兒都沒打傷對方。他內氣鼓盪不休,鶴翼沖霄運轉到極致,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浸濕狼狽不堪。看了一眼指節扭曲的鋼爪,雲中鶴臉色越發難看。

但看蘇重渾身布條滿臉怒容。雲中鶴臉色瞬間變好,洋洋得意的譏笑:「原本以為你有多厲害。現在看來你不僅是禿驢,還是一頭蠢驢。力氣大有個屁用,有本事你來打我呀?」

「太賤了弄死他」破氣的整個身體都漲大了

雲中鶴瞬間消失,躍上樹枝。原地被蘇重一拳砸出個半米深的大坑。

「蠢驢蠢驢你去死吧老子不和你玩啦」雲中鶴雙臂一展,從樹上滑下而下。抹了額頭把冷汗,雲中鶴暗暗心驚。幸好剛才沒放鬆,不然還不給一下打成肉泥?

跑了半天,他體力都快跑沒了。繼續待下去,真可能要折在這裡。雲中鶴能活到今天,靠的就是滑不留手。知道是不可為,雲中鶴決定立刻遁走。

蘇重滿臉陰沉。他從來沒這麼狼狽過。空有一身力氣,竟然一點兒都打不中對方。看雲中鶴身形瀟洒竟然想跑?頓時怒從心中起。一拳狠狠搗在身旁巨石之上。

半人高的石頭頓時被蘇重砸成碎塊蘇重眼睛陡然一亮。

雙手成爪猛然插下。兩顆頭顱大石塊輕易被蘇重五指洞穿、抓牢雙臂甩動如輪,兩顆石頭炮彈般飛出。

雲中鶴察覺身後有異,回頭一看大驚失色千斤墜急速運轉,立刻降落地面借力轉向。

砰砰

石塊落地,地面被砸出兩個數米深坑。雲中鶴臉色大變,全身內氣狂運,左閃右閃成「之」字狼狽前竄。

蘇重哈哈大笑。衝到山壁之前,並指成刀,像是一於長槍狠狠插入石壁。身體猛然轉動,胳膊就像彎曲的長槍桿

無數細小碎石瞬間崩飛在超快的速度下,每一粒石子都堪比弩箭

噗噗噗……

雲中鶴只來得及轉向兩次,就被如雨石陣籠罩,頃刻間被打成篩子

「好樣的你他嘛再跑啊怎麼不跑啦」破哈哈大笑,不斷叫囂:「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任你輕功再好,我一顆石子撂倒」破得意洋洋的上躥下跳。理所當然的忽略了飛矢如蝗才打中對方的事實。

段譽古怪的看著自己母親。不是打不過他嗎?

刀白鳳雙眼猛然一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四大惡人云中鶴,就這麼……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