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八節 岳老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節 岳老三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是他一個人殺的雲中鶴?」段正淳一張國字臉,眉毛濃重,不怒自威。

朱丹臣胳膊吊在脖子上,臉色依然有些蒼白。他生生被撕下一塊肉,失血過多又中了毒。即使劇毒被蘇重解除,依然元氣大傷身體虛弱。

「屬下無能,深中劇毒昏了過去。等醒來的時候,雲中鶴已經死了。」朱丹成滿臉羞愧。身為段家四大家臣,竟然未能保護主母世子,險些讓兩人遭遇不測。最後還讓世子的朋友救自己。太無能了

「朱兄弟不要介懷。四大惡人各個都是江湖好手。不然也不會橫行江湖這麼多年。這不怪你。」段正淳溫言撫慰。對自己的這個臣子的忠心,他是不會懷疑。況且段譽母子也沒出問題,段正淳不想過度苛責。

「給我說一說那位小師傅吧。」段正淳自忖能打得過雲中鶴,但卻不敢保證能殺掉對方。雲中鶴輕功極好,如果不小心應對,他很可能還會反被雲中鶴擊殺。但就是這個自己眼中難以對付的雲中鶴,卻死在了一個和他兒子年紀差不多的小和尚手裡

段正淳非常吃驚對蘇重產生了強烈的好奇。這個小和尚是什麼來歷,怎麼武功那麼高強

「據世子說,對方法號虛根,是少林僧人。而且其身體堅不可摧刀劍難傷。雲中鶴全力使出蛇鶴八打,不僅沒給他造成傷害。反而把鋼爪震的扭曲。」朱丹成回想掉落在地扭曲的不成樣子的鋼爪,語氣中滿是震驚。

「屬下猜測,他修鍊的極可能是少林金剛不壞神功」

「金剛不壞神功礙…」段正淳意味難明的自語。那可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百年來,從來沒有人練成難道少林出了一個絕世天才?虛根這麼說是虛字輩三代僧人。看來少林百年內傳承無憂了。段正淳心中感慨,滿臉複雜。

少林找了這麼一個好傳人,可他段家唯一世子卻從小就不喜歡習武。雖然今後註定要繼承皇位,功夫在其次。但段家世代習武,如果今後的家主不會武功,江湖地位將會一落千丈。

罷了不喜歡習武就不練武。反正以後繼承了皇位,也沒那麼多時間行走江湖。段家多位長輩都在天龍寺為僧,段家武學不會斷了香火。這就足夠了。

而且譽兒福星高照,這一次外出雖然歷經艱險。卻也結識了一位前途無量的少林高僧。以他如今成就,幾十年後在少林必定具有很強的話語權。到時候就可以成為譽兒的外援。

虛根?嗯……應該適當的拉攏一番。不僅為了即將到來的四大惡人,更為了未來的段譽。段正淳暗自打算。

咦?虛根這個名字似乎很熟悉啊?

「王爺?難道有什麼不妥?」朱丹臣見段正淳緊皺眉頭,心不由提起,難道這個小和尚有問題?

「朱兄弟,虛根這個名字似乎有些熟悉,不知你可曾聽說過?」

朱丹臣一怔,被段正淳這兒一說,他頓時也產生了一股熟悉之感。

「對了是他」段正淳猛然一拍手掌,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朱丹成這會兒也想起了最近搜集來的情報。

「王爺,他難道就是那位殺性驚天的血衣僧?」

對方雖然表情冷淡了些,但一身白衣穿在身上,總有種高僧氣度。朱丹成實在無法把他和血衣僧聯繫在一起。那可是個殺的北方綠林血流成河的凶人屠寨滅匪,手段狠辣酷烈如妖似魔,根本就不像個慈悲為懷的僧人

段正淳臉色一變。這麼個凶人來了大理,真不知道是福是禍。

好半晌才壓下心中震驚。好在這位僧人送算還是正道。所殺之人,無不是作惡多端的匪類。這麼看來,除了性子過於冷漠外,也不失為一個行俠仗義的正派人士。

「王爺,晚宴準備好了。什麼時候開席?」一個下人走進房間,恭敬行禮問道。

段正淳被打斷思索,恍惚了片刻。收拾好心情,溫言對朱丹臣道:「朱兄弟安心養傷,今後王府還要多多依仗朱兄弟。譽兒今後還要靠朱兄弟教誨,萬萬不可妄自菲保」

又轉身對下人道:「去將虛根師傅請來,開宴吧。」

不管對方是不是血衣僧,既然來了,就不能怠慢。而且在這四大惡人來襲至極,有這麼一位嫉惡如仇的高手在側,對段家而言如虎添翼。

「虛根小師傅年輕有為,一身橫練功夫震古爍今,想必修鍊的一定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的金剛不壞神功。」段正淳笑容和煦,旁敲側擊。

蘇重撇了對方一眼,手中筷子優雅而快速的不斷夾菜,趁著咀嚼的空隙,淡然道:「不是。」然後繼續旁若無人的大吃特吃。

他六界真功霸道異常,對能量的需求非常大。這一次對上雲中鶴,讓蘇重明白,六界真功確實玄奇,但他的火候太淺。想要縱橫江湖,必須加快修鍊速度。鯤鵬符給了他一條捷徑,但大量進食卻是自古就有的最簡單手段。

在沒有溝通天地之前,所有武者的能量來源全部靠吃。不客氣的說,所有先天之前的武者,全都是吃出來的。會吃、能吃、能消化吸收,就能給身體提供龐大能量。

六界真功改善身體,淬鍊各個器官。蘇重的消化系統極其強大。幾乎在食物吃下去的一刻,胃部立刻就瘋狂攪動。腸道蠕動,食物中的能量快速被榨於吸收,輸入全身各處。

蘇重不放過任何吃飯的機會。而且他上輩子百多年沒怎麼好好吃飯,口腹之慾及其強烈。如今王府準備的美食在前,蘇重哪裡會浪費時間和段正淳廢話。他又不是本源點

段正淳于笑一聲,抿了口酒壓下尷尬。這小和尚難道是餓死鬼投胎不成?怎麼話也不說就知道吃?

「虛根師傅不知師承少林哪位高僧?」

蘇重不咸不淡道:「慧輪。」

慧輪是誰?段正淳和刀白鳳對視一眼,面面相覷。

蘇重筷子的速度越發快,身前三盤素齋頃刻就下了肚。嘴裡咀嚼著食物,不咸不淡的瞥了段正淳一眼。那意思在明顯不過,你要再打擾我吃飯,有你好看

段正淳哪裡還敢問。開玩笑,這位血衣僧手上可是沾滿鮮血,這種人拉攏都來不及,怎麼能招惹?

刀白鳳嘴角一翹,快意一笑。能讓段正淳吃癟,她就高興。

段譽低頭辛苦的憋著笑。他和蘇重認識的時間也不長。但知道蘇重性子淡漠,做事卻極為果斷認真。就像當初救鍾靈時,不顧夜晚漆黑,連夜穿林過山。這會兒吃飯的架勢,和當時舉著他爬山的勢頭何其相似。

自己父王久坐鎮南王,任何人見了都要恭恭敬敬。第一次被人這麼無視,段譽覺得十分新鮮。而且自己這位朋友,似乎對自己位高權重的父親一點兒都不感冒。好似那高人一等的身份,還不及眼前食物更有吸引力。

權利地位如浮雲,吃飯時就只吃飯。心平行直,果敢決斷,真是大丈夫

「好徒兒乖徒兒你在哪裡」一個破鑼般嗓音響徹整個鎮南王府。

段譽臉色一變,滿臉焦急:「虛根,這是四大惡人裡面的岳老三。他找過來了。」

「譽兒,不要驚慌。王府戒備森嚴,他來了也討不了好。」段正淳正色道。對兒子有些不滿。來了強敵不來找你老子,怎麼去找那個和尚?難道他比你老子還厲害……好吧,段正淳想了想,覺得對方可能真的就比自己厲害。

但這裡是王府,數百兵丁把守,又有高手護衛在側。岳老三武功再高也沒用

「走,譽兒。隨為父一起去會一會這個岳老三。」段正淳長身而起一臉正氣,昂首闊步走出大廳。

蘇重咽下最後一口菜,不動聲色間隨著眾人來到大廳之外空地。

岳老三從房頂一躍而下,看到段譽頓時大喜:「乖徒兒,快點兒跟我回去。學了老子的功夫,管保你橫行天下

「閣下且慢。譽兒學什麼武功自然有我段家教授,不勞煩閣下費心。只是閣下無故闖入我府中,豈不是太過大膽」段正淳厲聲喝道。

「你他奶奶算哪根蔥看老子不剪了你」岳老三性子兇狠,被人指著鼻子呵斥,他哪裡忍。拉出背上鱷嘴剪,嚓嚓猛然攻向段正淳。

段正淳心中一驚。怎麼說打就打,你這不講規矩啊

急忙鼓盪丹田內氣,右手食指倏然彈出。

一道破空勁氣而出,直直點向岳老三眉心。

岳老三雖然腦子不靈光,但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武學奇才。能夠自創武功並稱霸一方的人,武道天賦怎麼會差岳老三那猶如野獸般的直覺讓他清晰捕捉到了一陽指勁氣。

鱷嘴剪尾部抬起。鐺一陽指勁氣立刻被擋下來。

岳老三身形一滯,強行止住退勢,雙手狠狠往下一壓。鱷嘴剪順勢剪向段正淳雙腿

段正淳臉色一變。沒想到對方竟然能夠輕易捕捉到一陽指勁氣。而且反應那麼迅速。他急速運氣輕功向後躲避。

鱷嘴剪擊在地面,如同快刀切入豆腐,一下就扎進了青石地板中。

段正淳眼睛狂跳,沒想到鱷嘴剪竟然如此鋒利

蘇重站在段譽身旁,看到段正淳的一陽指,不禁點了點頭。不愧是一陽指,竟然能夠通過特殊秘法,把少量精神力融入一陽之氣,讓修鍊者在先天之前就能做到內氣外放,形成一陽指勁氣。

蘇重手中就有一陽指修鍊法。但他沒修鍊,更多的是借鑒。比如凝練海底一竅的方法,比如凝結一陽指力的方法。他的一陽指更加傾向於鋒銳無比的奪命劍氣稱呼為奪命劍指或奪命指更貼切。正因如此,他才忽略了一陽指先天之前就能內氣外放的特殊功效。

接著又搖了搖頭。段正淳的一陽指造詣太差。根本就無法遮掩一陽指勁氣的波動。輕易就能被高手感知。這和明目張扔暗器沒什麼兩樣,能打中嶽老三才怪他又不是小李飛刀。

先天之前,一陽指破空勁氣終究不成氣候。除非天生精神強大,能夠把一陽指力修鍊的曲直如意。能夠拐彎的一陽指,才能發揮出起真正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