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九節 殺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節 殺鱷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王爺,接劍」朱丹臣左手一引,腰間長劍出鞘飛射段正淳。

段正淳接住長劍,順勢向前斬出。

長劍點在鱷嘴剪上,手臂長的大剪刀往下一落,接著便被岳老三生生穩祝一聲怒吼,岳老三猛然發力。壓著剪刀的長劍頓時完成弓形。

段正淳臉色一變,他沒想到岳老三內功竟然比他深厚。雙方角力,他竟然落於下風。順勢收回傾注在長劍上的內氣,接著彈力身形飛速後退。

「他奶奶,你就知道跑嗎」岳老三怒喝一聲。伸手摸出腰間長鞭,猛然甩出。鱷尾鞭裹挾著巨大的力量,兇狠霸道砸向段正淳。

段正淳長劍橫削,抵擋鱷尾鞭。可鱷尾鞭剛剛觸及長劍,竟然一反他蠻橫形象,靈活翻卷瞬間就把長劍卷祝

嚓段正淳手中長劍被鱷尾鞭絞斷。鱷尾鞭活過來一般,鞭梢猛然彈起,毒蛇般彈出頭顱,狠狠砸在段正淳胸口。

段正淳像是被一柄高速飛行的大鎚砸中,驟然離地飛起。人尚在空中就吐出一口鮮血,血霧瀰漫空中。

「好賊子」刀白鳳俏臉漲紅。她雖然不忿段正淳拈花惹草,但畢竟是自己丈夫。見被岳老三打的吐血,頓時怒火中燒。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打得過對方。拂塵猛然甩出,化作長鞭狠狠抽向岳老三。

拂塵尚未觸及岳老三,就在半空蜿蜒翻轉靈活的不似死物。飛快速度配上這股靈動,頓時讓柔軟的拂塵變的凌厲無比。

岳老三一聲獰笑:「竟然敢在老子面前用鞭子活得不耐煩」

手腕一震,拖在地上的鱷尾鞭倏然直。一端被岳老三拿著,立刻變成了一柄超長大劍。橫向一斬。兩者相碰。刀白鳳的拂塵像是蛛網,死死纏住鱷尾鞭。可鱷尾鞭不是蟲子,而是猛禽。輕易掙脫拂塵纏繞。

嗤啦

整個拂塵頓時崩斷,散碎一地不等刀白鳳閃躲,鱷尾鞭的筆直,再次從天而降。力劈華山

周圍之人無不心驚膽顫他們沒想到,岳老三竟然如此兇悍。王爺王妃全力出手,竟然幾下就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此時眼見王妃要遭遇不測,他們卻一點兒都沒辦法。

蘇重面色微變,腿部肌肉收縮,巨大力道湧入腳底,就要飛身去救援。卻發現一道白影突兀閃過,撞間飛退。速度之快,竟然只在眾人眼前留下一道白影。

鱷尾鞭劈過刀白鳳留下的殘影,狠狠砸在地板上。石頭地板頓時被砸的粉碎。眾人無不驚出一身冷汗。如果王妃被這一鞭砸中,豈不是直接化作肉泥一種護衛又是驚悚,又是慶幸,連忙看向救下王妃的身影。

咦?竟然是世子?世子會武功?

段譽?凌波微步蘇重眼睛眯起。別人看不清,他的眼睛經過六界真功淬鍊進化,早就不似常人。他清晰看見,段譽踩著玄奧步法,瞬間將刀白鳳拉走。

得到北冥神功時,他就得到了凌波微步。可惜這套輕功需內氣配合,蘇重只是簡單記錄,沒有深入研究。依舊使用登天梯中不需要內力的部分。不然也不會追不上雲中鶴。

見段譽施展凌波微步,竟然擁有迷惑人視線的能力,蘇重興趣大起。凌波微步應該融入了奇門遁甲之術。不知道和登天梯孰高孰低。蘇重若有所思,決定以後有時間研究一番。說不定會有其他收穫。

「你竟然會武功?誰教你的」岳老三綠豆大的眼睛睜的滾圓,滿臉驚奇。剛才的猙獰霸道好似假象。

段譽臉色煞白,見自己母親安然無恙,這才長出一口氣。要不是自己練了凌波微步,剛才母親豈不是要生死當場?想想就覺的可怕。這一刻,他對武功越發的痛恨,同樣也越發的渴望。

看岳老三滿臉驚奇,一副沒事人的模樣,頓時氣的臉色漲紅:「岳老三,你竟然要殺我父母就是打死我,也不會拜你為師」

「這是你老子、老娘?」岳老三驚奇之色更重:「武功怎麼那麼差?不要也罷拜了我當師傅。我當你爹,也當你媽。反正你和張的一樣」

段正淳剛被扶起,聽到這句話,氣的險些吐血。

這個渾人

段譽哭笑不得,爹媽還能不要的?而且,和你長得一樣?看那副焦黃臉綠豆眼的模樣,段譽忍不住惡寒。

「快點跟我走吧。拜了我當師傅,我把鱷嘴剪和鱷尾鞭的功夫都交給你。這可是我新創出來的功夫。我都沒傳給第一個徒弟。」岳老三一副你賺大了的表情。突然又轉頭死死盯住刀白鳳:「我用鞭子,所以你以後不能用鞭子。看在你是我徒弟老娘的份上,我饒你這一次。下一次敢在我面前用鞭,我就拗斷你的脖子」

他說的極為認真,眾人聽得不寒而慄。

段譽心中暗自焦急。看看被士兵圍在中心的父親,再看看身旁臉色煞白的母親。直覺陷入前所未有之難局。自己一旦應對不好,很可能會家破人亡。

王府雖然有兵丁護衛,但在內宅空間狹小,根本發揮不出士兵軍陣的效用。岳老三孤身一人,又武藝高強,反而更好施展。腦筋百轉,突然看到蘇重,頓時心頭安定。

對啊自己對付不了岳老三。這不是還有虛根呢嗎?而且這一會兒功夫,王府士兵一定通知了大伯。虛根能殺掉雲中鶴,肯定能拖住岳老三。等到大伯帶著大內高手趕來,就再也不怕岳老三了

「我不能拜你為師。我有自己的師傅啦。」段譽眼珠一轉道。

「你有師傅?你師傅是誰?叫他出來,看看是不是能比得過我。如果打得過我,岳老三二話不說掉頭就走。如果打不過老子,老子就打死他」他滿臉氣憤,一張醜臉越發猙獰。

段譽也被岳老三凶性嚇了一跳。心中暗自後悔,不該如此撩撥這個渾人。如果把他引導虛根身上,出了意外,自己豈不是害了救命恩人。段譽心中後悔不迭,閉口不言,打定主意不牽連別人。

「我就是他師傅。」蘇重哪裡看不出段譽心思。心道段譽果然心善,發覺岳老三渾人一個,不敢去牽連他人。

「咦竟然是個小禿驢」岳老三一手拿著鱷嘴剪,一手拖著鱷尾鞭。圍著蘇重打轉,左右打量。

「你有什麼能耐,竟然作我徒弟的師傅。」岳老三綠豆眼裡滿是懷疑:「他的輕功難道是你教的?好咱們就來比一比輕功」

蘇重臉一陰,比輕功?

「四大惡人,我已殺了雲中鶴。現在我就送你去見他。」蘇重面無表情。

岳老三一怔:「你殺了雲老四?」

「不可能。」岳老三滿臉不屑:「雲老四雖然比我差很多很多,但也不可能輕易身死,你騙人」

「難道你真的傻了雲老四?」他見蘇重面色沉穩,絲毫沒有謊言揭穿的慌張。而且周圍眾人面色如常,顯然這件事情是真的。

「該死」岳老三焦黃臉皮狠狠抽動。綠豆眼中滿是凶光。他討厭雲中鶴,但四大惡人同行多年互為援手。忌憚之餘亦有不淺的交情。如今聽聞雲中鶴身死,頓時暴怒成狂。

「去死吧」此刻岳老三哪裡還有心思收徒,只想殺死眼前這個可惡和尚。

鱷尾鞭一抖,趴伏在地上的長鞭彈起。鞭梢好似張開嘴的毒蛇,狠狠咬向蘇重脖頸。

鞭梢筆直釘在蘇重咽喉,竟然無法寸進分毫

岳老三爆喝一聲,內氣狂湧入左臂。鱷尾鞭彷彿在瞬間化作了真正的鱷魚,左右擺動帶起片片殘影,接連不斷的抽在蘇重身上。

叮叮叮……

一連串金鐵撞擊。蘇重猛然伸手,插入晃花人眼的鞭影中,準確攥住鱷尾鞭鞭梢。

「哈」一聲怒喝,長鞭瞬間的筆直。岳老三不甘示弱,內氣狂運,兩人同時發力。

岳老三辛苦多年煉製的長鞭,竟然被兩人深深拽成了個兩半散碎的長鞭飛射,擠在一起的士兵頓時被打飛數人,落地吐血頃刻重傷

扔下鞭尾巴,岳老三雙手抓著鱷嘴剪。突兀消失在原地,出現在蘇重身側。岳老三和鱷嘴剪相合,彷彿化作了一頭兇狠大鱷。巨口開合,狠狠咬住蘇重大腿。

蘇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任憑鱷嘴剪剪子腿部。

岳老三心中一喜,滿臉獰笑:「看老子不把你咬個稀巴爛」

他雙腿站在原地不動,上身微微彎曲,雙臂伸出和剪刀成一平面。腰臀化作鱷魚身,轟然轉動。好似動物抖動全身皮毛鱷嘴剪瞬間產生巨大撕裂力

鱷魚吞噬,靠的不是牙齒,而是翻轉身體帶來的撕扯力,一如此時的岳老三。他全身內力發動,產生的力量更是驚人。往日修鍊,他一剪一轉,瞬間就能絞碎一根碗口粗熟銅棍

嘎吱嘎吱

鱷嘴剪和蘇重大腿摩擦,讓人牙酸刺耳的聲音陡然響起。蘇重全身作玉色,身體竟然和鱷嘴剪拼了個不相上下?

蘇重怒目圓睜,扭腰轉身,右小臂自上而下,像一把憑空斬,狠狠劈向鱷嘴剪。

一聲巨響,鱷嘴剪瞬間被砸彎

岳老三眼中滿是不可置信。這可是他深入海底,尋找奇異礦石精心鍛造而成。他不知道用這把剪刀剪斷了多少神兵利刃今天竟然被人用手臂砸彎?

蘇重眼中射出森冷目光,手掌在岳老三滿是驚恐的目光中,按上其天靈蓋。巨力吞吐。

噗嗤

紅白液體飛濺,蘇重一巴掌就拍碎了他的腦袋

站在原地,他抬頭四顧。白色僧衣上沾染點點血跡,森冷目光好似冬日寒冰,站在周圍的兵丁忍不住齊齊後退。

段正淳瞳孔陡然縮成針尖。看蘇重白衣上美梅花般凄美血點。頓時明白了血衣僧這三個字背後的衝天殺機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江湖所傳非虛。血衣僧果然殺氣驚天,如妖似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