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節 綁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節 綁架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葉二娘瓜子臉,眼角數道魚尾紋。雙頰上三道抓痕,讓她看起來頗為醜陋。但依稀可見年輕時是個美人。

「段老大岳老三雲老四都死了?」她滿是不可置信。

雲中鶴死了她無所謂。如果不是段老大壓著,她自己都要動手殺了這個淫賊。岳老三性子兇惡,動輒殺人。而且還總是和她爭奪排名。但真要自己遇到危險,對方肯定會出手相助。這是個惡人,但心中並不是沒有情義。

「是誰動的手,一定要殺了為他們報仇」葉二娘臉色陰寒,雙眼中滿是殺氣。

段延慶臉色青灰僵硬,且有縱橫傷疤,看山去陰森可怖。眼珠不動,好似一個活死人。全身氣息微微,常人根本就感覺不出他的呼吸。

「不許去」段延慶的聲音嗡嗡作響,好似人在一口瓮中說話。這是江湖奇書腹語術。利用內氣震動氣流,代替聲帶發聲。對內氣控制有著極其苛刻的要求。段延慶能夠輕鬆使用,足可見起功力高深。

「為什麼?」葉二娘臉色難看。段老大最近的舉動越來越不正常。

他們四人常年在一起,雖然稱不上知根知底。但也大體知道些對方背景。葉二娘清楚段延慶和段家有仇。似乎還不校兩者都姓段?難道段老大曾經是段家人?

可為什麼不能報仇。

段延慶眼珠不動,目光幽幽:「我答應了要幫鍾萬仇,等事後再說。」

「幫鍾萬仇?什麼時候四大惡人要講信義了?一個鍾萬仇難道還能抵得上老三老四?」葉二娘臉上帶著譏諷:「段老大,我看你是急著報復段家。根本就不顧我們四大惡人多年來的交情」

段延慶端坐不動,好似一個於枯死屍。一股驚天殺氣陡然放出,直指葉二娘。周圍空氣甚至都變的森冷起來。

葉二娘全身一震,好似有千斤巨力加深,額頭忍不住露出細密汗珠,眼中全是驚駭。難道段老大要殺我?她心中悲涼。段老大執念深重,就想著報復段家。竟然練多年兄弟也不顧

旋即又暗自苦笑。自己也不過是半斤八兩,如果她知道了當年奪走他孩子人的身份,一定也會不顧一切的去報復對方。他們都是惡人,但同時也是可憐人。

「情義?你無惡不作葉二娘什麼時候開始講情義了?」段延慶聲音古井無波,嗡嗡似的聲音毫無起伏。但身上的殺意卻絲毫不減。

葉二娘站在原地,身上衣服很快被汗水浸濕。她閉上眼睛等死。她只不過是後天巔峰的武者。能夠排行第二,全依靠了一手絕妙柳葉刀法。這是她當年得到的補償。

可段延慶是先天高手。且鋼杖能射出無形勁氣,防不勝防。如果段延慶想殺她,絕無倖免。

好半晌,預料中的疼痛並沒有到來。葉二娘試探著睜開眼睛。段延慶依舊坐在原地好似死人。但渾身冰冷刺骨殺氣已經收起。

「去做你該做的事情。」段延慶的聲音依舊沒有絲毫起伏。

葉二娘複雜的看著段延慶的背影,轉身便走。段老大並不是不想給岳老三報仇,只不過他更想為自己報仇。

鎮南王府。

段譽愁容滿面。今天發生了太多事情。岳老三來襲,自己父母受傷。蘇重一掌拍碎岳老三頭顱。這些都給了他巨大的衝擊。心情好似過山車一般,精神疲憊不堪。

但最大的打擊不在於此。木婉清竟然是他同父異母的妹妹

段譽心中滿是苦澀。本以為是自己的伴侶,卻成了自己的妹妹。段譽胸口憋悶,走出房間在天井中透氣。他不得不感慨世事無常。第一次對自己父親拈花惹草產生了某種負面情緒。

他以前雖然不喜,但也不反對。三妻四妾畢竟是常態。但現在……木婉清無法接受現實已經走了。自己父母又一次陷入爭吵。

長嘆一口氣,段譽只能無奈接受現實。

突然,一道黑影出現在他眼前。對方落地無聲,顯然輕功非凡。段譽心中大驚,難道四大惡人回來報復了?他剛想開口呼喊,對方猛然一個手刀砍在他脖頸上。

段譽雙眼一翻,立刻昏倒在地。

月光下,來人現出身形。正是按照段延慶吩咐辦事的葉二娘。

「段老大到底和段家有什麼仇?竟然讓他不顧一切?」葉二娘若有所思的看著昏過去的段譽。伸手抓住腰帶,把段譽提起。她內功深厚,提起段譽和提著一個布包裹沒什麼差別。

快步走出天井,避過巡邏兵丁,身形展開,一下躍出鎮南王府。

難道段老大還是什麼皇族人物?不然怎麼會對付這個鎮南王。

蘇重盤膝而坐,身上血衣已經換掉。

「雲中鶴02點本源。岳老三0-點。我估計葉二娘和段延慶應該更多。誰讓他們是主角的爹媽呢?」破就差擺著手指頭數了:「蘇爺,趕緊動手吧。宰了他們咱們就發了。到時候把小黑雕也孵出來。咱們就又能飛了。想象一下,一身白衣勝雪,騎著漆黑神鵰從天而降,這該有多拉風」破裂開大嘴,嘩啦啦的流口水。

蘇重不理會發神經的破。仔細思考這兩次戰鬥心得。

他前世研究武技無數。不論是雲中鶴的蛇鶴八打,還是岳老三的鱷嘴剪、鱷尾鞭,在他眼中破綻百出。當初如果不是雲中鶴依仗速度纏鬥,蘇重一招就能殺死他。岳老三選擇和他正面對抗,蘇重輕易拍碎對方腦殼,這就是明證

六界真功讓他刀槍不入力大無窮,這是他的優勢也是他的劣勢。前世鑽研天下武學,但多是內氣運用。他現在體內沒有內氣,隔山拳、大光明拳英奪命劍氣指等絕學頓時成了擺設。

他想要發揮最大實力,必須創造新的武技。上個世界百年閉關不是白過。除了內氣運用武學,為了演化奪命劍,蘇重見過的招數數不勝數。此時給自己量身創造武技並不困難。

「我的身體力量強大,防禦強橫。走大巧若拙的路子最合適。不管是什麼招式武功,我只一力降十會,壓服一切」蘇重眼睛發亮。

蘇重不由想到了火影世界。他當時體內無法產生查克拉,無奈之下只能修鍊最粗淺的金鐘罩功法。吸收外界能量,利用其血淬鍊身軀。後來明悟三元合一。精神、氣血、外界能量,三者合一產生生命力。蘇重粗陋的硬氣功瞬間變成了橫行天下的功夫。

兩者相似,但有有所不同。火影中他依仗的是生命力的快速恢復能力。六界真功卻是從根本上淬鍊身軀,實現進化。理論上只要能量足夠,蘇重能夠無休無止的修鍊下去。但借鑒意義不可謂不大。

他以前需要運轉氣血施展鶴手和大龍拳。現在蘇重能夠輕易發揮出全身力量,全身柔軟如棉卻又堅硬如鋼。每一掌都是鶴手每一拳都可以是大龍拳

砰砰砰

一連串急促敲門聲打斷蘇重思索。走出房間,發現刀白鳳滿臉焦急的站在門口。

「虛根師傅,譽兒可曾來找過你?」

蘇重眉頭一皺,難道出事了。

「我回房后一直在打坐。段兄弟沒來過?怎麼?段兄弟失蹤了?會不會去其他地方了?」

刀白鳳臉色一白,渾身一顫:「都已經找過了,可是沒有礙…」

想到段譽極有可能再次理解出走,刀白鳳心裡就滿是酸澀:「譽兒從小就性子倔。如今木姑娘成了他妹妹。他肯定無法接受。萬一出了意外,我可怎麼辦?」

蘇重眉頭一挑。木婉清已經被證實是段正淳私生女了?

他殺完岳老三,借口休養,回房間忙著查看本源點收穫。沒想到離開后竟發生不少事。

秦紅棉循著木婉清留下的暗記一路找打大理。發現自己女兒差點兒就要和段正淳兒子結婚。晴天霹靂險些暈了過去。顧不上躲避刀白鳳,她立刻現身阻止。王府眾人才知道,原來木婉清是鎮南王的女兒。

段譽因此心灰意冷,早早回房休息。刀白鳳和段正淳大吵一架。後來擔心自己兒子,前去安慰。沒想到竟然怎麼都找不到了。讓下人找了一圈,這才跑來詢問蘇重。

「段兄弟可能心中憋悶,四處散心。應該不會出問題。而且王府戒備森嚴,段兄弟想要離家出走肯定會被巡邏兵丁看到。」蘇重也想不出所以然。

原書中段延慶擄走了木婉清和段譽。可如今自己殺了四大惡人之二,他們不應該來找自己報仇嗎?難道仍然劫持了段譽?

蘇重低估了段延慶的報復心理。他一身幾乎殘廢,就是當年被仇家所致,心性扭曲至極。認為段正淳一支搶奪了他的皇位。等同於當年篡位之人,因此恨之入骨。什麼事情都擋不住他的復仇之心。

「對對對我讓他們趕緊去詢問守衛。」刀白鳳恍悟,急匆匆的離去。

蘇重若有所思。

如果守衛發現段譽離開王府,肯定會在第一時間通知王府內部管理人。刀白鳳不可能收不到消息。現在毫無音訊,肯定是出了事。回身關上門,隨手拉了一個下人,讓他引著自己進入段譽所在院落。

在院子里轉了一圈,蘇重鼻子翕動。發現除了段譽之外,院子里還有另外一個人的蹤跡。站在段譽撲倒的位置。銳利視覺,讓他看清了地面塵土不均衡分佈。

這是有人倒地的痕段譽被人綁架了

「虛根師傅?你是不是有什麼發現?」段正淳被人攙扶著,和刀白鳳兩人一起來到段譽院落。發現蘇重站在院子中央若有所思,立刻焦急詢問。

「這裡除了段兄弟的氣味,還有兩外一個女人胭脂味。段兄弟很可能被人綁走了。」蘇重也不隱瞞。

兩人頓時臉色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