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二節 動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節 動兵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葉二娘終究死了。蘇重因此收穫了04點本源。但他並不開心,反而有些陰鬱。臉上少有的浮現些許感慨神色。

葉二娘一輩子作惡多端,不知道害死多少幼童。蘇重不後悔殺死她。此人一輩子悲劇可以說是由玄慈和蕭遠山造成。但歸根結底,一切悲劇的源頭要算到慕容博身上。

蘇重不喜歡這個人。如果對方真的佔據地盤,拉人造反,蘇重會佩服他是梟雄。但這種躲在背後,只想著製造混亂從中牟利的作法,蘇重嗤之以鼻。

再次看了一眼帶著滿足笑意的葉二娘,蘇重腳下一跺。

地面炸開一個大坑,把葉二娘推入坑中。再次跺腳,泥土被震入坑中。橫行江湖,讓江湖人恨的咬牙切齒的葉二娘,就這麼默默無聞的死在了這個無名之地。

蘇重面無表情,雙眼目光沉靜如水,再次看了一眼平坦地面。蘇重轉贍大惡人,就只剩下一個段延慶了

鎮南王府。

段正淳和段正明兩兄弟端坐屋內,兩人皺著眉頭各自沉思。

「大哥,你可知道四大惡人的底細。」段正淳臉上帶著深深的憂慮。

段正明目光沉靜,思慮半晌后道:「他叫段延慶。」

只是一句話,就說明了一切。

段延慶?段正淳眼睛陡然一縮。

「他是延慶太子?」他一直猜測,四大惡人和段家是不是有什麼仇恨。沒想到,四大惡人之首,原本就是段家

「江湖人只知道四大惡人老大叫惡貫滿盈。名號響亮甚至蓋過了他的真實名字。他似乎也在有意避免泄露自己的信息。但多年前,大理連連出了不少滅門慘案。證據無不指向他。幾經調查,終於發現了其中的共同點。」段正明滿臉感慨。

「他們都參與了叛變正是因為那次叛變,才讓我們兄弟崛起。」

段正淳恍然大悟,接著有不屑道:「他已經成了天下共知的惡人,難道還妄想登基稱帝不成?再說他有那種下場,也怪不得我們氨

「是埃可延慶太子並不這麼認為。要不然也不會來找我們的麻煩。二弟,那位虛根師傅是何人,咱們也不能幹等著埃」

段正淳露出苦笑:「說實話。我對他也不了解。他是譽兒上次離家出走時候結識的朋友。不過,大哥應該知道他是誰。」

段正明驚奇道:「是誰?」

「血衣僧。」

「是他?」段正明臉上露出驚色:「就是那個被稱為少林百年來最天才人物的血衣僧?」

「不錯,就是他。他修鍊的應該是金剛不壞神功。身體堅硬似鐵。南海鱷神岳老三的鱷嘴剪,拿他一點兒辦法都沒有。最後被他拍碎腦殼,死在了府上。」

段正明瞭然:「如果真是那位嫉惡如仇的血衣僧。我們對付四大惡人的把握就大了不少。有件事情二弟可能不知道,他修鍊的可不是金剛不壞神功。」段正明臉上的神色頗為古怪。

「不是?難道修鍊時金鐘罩那種大路貨色?」段正淳臉上滿是不解。

「比這還要不可思議。他修理的是羅漢拳。」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他也不信。可少林作為武林泰斗,不可能說慌。

「不可能」段正淳好似聽到了什麼天大笑話一般。羅漢拳是什麼,那可是少林基礎拳法之一。幾乎所有僧人都修鍊過。即使不是武僧,也會幾手羅漢拳強身健體。

憑藉羅漢拳修鍊到銅筋鐵骨?段正淳覺得這可以作為江湖第一笑話了。

「我得到這個消息時,比你還要吃驚。不過這是少林寺一位玄字輩高僧和好友私信之中透露,準確度很高。」

「真是不可思議。」段正淳知道事實如此,但心理依然覺得不太可能。

「是什麼不可思議?」一道聲音陡然響起。

兩人心中一驚,抬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白衣僧人已經站在了門口。

什麼時候?

兄弟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奇。他們兩人雖然因為身在王府,放鬆了警惕。但畢竟多年習武,竟然完全察覺不到對方到來。如果對方蓄意刺殺,兩人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此人不可招惹

段正淳似乎又看到了岳老三那可被敲碎了的腦袋。

「想必這位就是虛根師傅,真是英雄少年。我們兄弟兩人剛才正在談論閣下神技。能夠以羅漢拳練成金剛身,真是天縱奇才」段正明雖然心裡焦急段譽下落。但他坐了多年皇帝心性極好,很快調整好狀態起身相迎。

段正淳能做鎮南王,心胸城府也不差,很快反應過來:「虛根師傅,這位是我大哥。」他只是介紹了段正明和他的關係。沒說對方保定帝的身份。段家一直以來以武傳家,面對江湖人,就用江湖人的身份。

「我也是現在才知曉,虛根師傅修鍊的竟然是羅漢拳?」他想要詢問段譽下落,但卻知道不應該著急,不得不按下心思。

蘇重面色淡然:「任何武功無外乎存神練體,陰陽相濟。簡單的武功不代表不厲害。」

段正明兩人不由一怔。直覺這句話高屋建瓴,似乎揭示了武道的本質。但又模糊不明,想要探查其中究竟而不可得知。心裡和貓爪似得。兩人都是習武之人,遇到這種關乎武道本質的東西,立刻引動了心中興趣。要不是現在時間地點不對,兩人恨不得立刻開始論道武功了

「我找到段兄弟了。」蘇重可沒心思給他們講課。

「他被葉二娘抓走,送到了萬劫谷。段延慶在那裡和她接頭,帶著段譽進了萬劫谷。裡面還有一個鍾萬仇,武功不差。我沒把握安然救出段兄弟,只能回來報信。」

兩人凜然,頓時醒悟過來。當務之急是應對四大惡人來襲。

「萬劫谷?似乎是大理一處隱秘勢力。裡面有位隱居武者叫鍾萬仇,江湖人稱馬王神。可段家和他一直井水不犯河水,這次怎麼會和我們作對?」段正淳皺眉苦思,滿臉不解。

井水不犯河水?人家都給你養了十多年的女兒,這還叫井水不犯河水?

蘇重淡然的看著段正淳,只把他看的渾身不自在,忍不住道:「虛根師傅,怎麼了?我難道說錯了什麼?」

「虛根師傅可是知道了什麼消息?」段正明心眼通明,看出了其中似乎有蹊蹺。

「之前我和段兄弟結識了一位朋友,她叫鍾靈。她父親就是萬劫穀穀主鍾萬仇。」

「咦?既然是譽兒朋友,怎麼會和四大惡人同流合污,與我段家不利?」段正淳滿臉不解。

蘇重繼續拿平靜的目光看他。

這下子就是段正明也看出問題了,知道這件事必定和二弟有關。「虛根師傅,有什麼事情,不妨直說。」

「鍾靈告訴我,她的母親叫甘寶寶,江湖人稱俏葯叉。似乎和段王爺是舊識。」鍾靈自然不可能知道自己身世,也不會告訴蘇重。他只不過是再給自己的消息來源找一個看似合理的借口。

段正淳臉色大變,好似開了染坊一般,有驚喜有恐慌有懊惱還有不甘。

段正明也知道了事情緣由。想到自己兄弟年輕時風流倜儻。難道這又是二弟的風流債?自己老子的風流債,卻讓自己兒子倒霉?

這坑兒子的爹

段正明訕笑一聲:「讓虛根師傅見笑。」然後就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搞了半天,竟然又扯到了自己身上。剛走了修羅道,又來了俏葯叉。如果被鳳凰兒知道……段正淳已經顧不得在蘇重面前丟臉了,只覺得頭大無比。聽到甘寶寶消息的喜悅,蕩然無存。

段正明無奈的搖了搖頭:「既然已經知道譽兒下落。又知道了對方身份,想必譽兒短期內不會出問題。不過對上四大惡人,咱們還是需要從長計議埃」

段正淳也顧不得尷尬了,這可是關係到自己兒子性命。

「鍾萬仇既然要和段氏為難,咱們就只能用江湖手段應對。而且雲中鶴與岳老三已經死於虛根師傅之首。但剩下兩人排名靠前,功夫更加可怕。只是依靠咱們的力量,恐怕力有不逮。看來需要去請些人。」段正明沉聲道。

「請人可以。不過四大惡人就只剩惡貫滿盈了。」

段正明一怔:「一個?葉二娘呢?」

「被我殺了。」

兄弟兩人齊齊一震,滿臉驚駭的看想蘇重。一來一回這才多大功夫,雖說萬劫谷距離大理不遠,但一來一回肯定要耗費大半時間。剩下那麼點兒功夫,竟然就把葉二娘給殺了?

好快的手好辣的手

「虛根師傅好手段」段正明振奮道。四大惡人少一個,他們面臨的敵人就少一個。救出段譽的希望就多一分。

兄弟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駭然和驚喜。

「我覺得可以帶兵圍住萬劫谷。」蘇重語不驚人死不休。

段正明頓時把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段家有祖訓對江湖朋友,就要用江湖手段。一旦動用刀兵,可就失了道義。」

道義?江湖上什麼時候講過道義。蘇重心中不屑一笑。

「保定帝沒有兒子吧?」蘇重突兀問道。

段正明眉頭微皺。他和妻子感情很好,即使沒有子嗣,也不曾想過納妾。不過被人提起來,總是心裡不太舒服。好在他性子沉穩,情緒含而不露,點頭承認。

蘇重又轉頭看向段正淳:「段王爺只有段兄弟一個兒子對吧?」

段正淳不明所以:「是啊?」木婉清的出現,讓他知道自己很可能有子嗣流落江湖。但那都是私生子,不能見光。所以他只有也只能有段譽這麼一個兒子。

兩人齊齊看向蘇重,不明白為什麼扯到了子嗣方面。

「皇帝沒兒子,鎮南王又只段譽一子。也就是說,段譽是大理皇位將來的唯一繼承人。如果鎮南王無意於皇位,那麼段譽就是大理太子。一國太子被抓,為什麼不能動兵不僅要動兵,還要全力出動踏平萬劫谷。不然誰都可以用江湖名義來威脅大理段氏」

段正明,段正淳兩兄弟齊齊一震。

對啊譽兒可是大理皇位繼承人。擄走段譽,可就是在動搖大理國本都這個時候,還講什麼江湖道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