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三節 萬劫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節 萬劫谷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雙眼目光閃動:「我帶一批人先潛入萬劫谷找到段兄弟。確保他的安全後放出信號。鎮南王就可帶兵進攻,一舉蕩平萬劫谷。到那時眾兵圍堵,任惡貫滿盈在怎麼厲害,也插翅難飛。」

蘇重要殺段延慶,但以他的實力並不容易。如果段延慶想跑,蘇重拿他毫無辦法。一個先天高手鐵了心要跑。以蘇重現在修為,根本就追不上。輕功依舊是他的弱項。

但有了大理兵力圍攻,段延慶絕不可能逃跑。即便無法快速殺死對方,耗也能耗死他。蘇重年輕力壯,修鍊的又是六界真功這等絕頂練體法門。氣脈悠長,體力耐性絕佳。

段延慶卻早年受傷深重幾近殘廢。之後為了報仇,又不計後果苦練武功。且他心中充滿暴戾之氣,身體早就被侵蝕的千瘡百孔。蘇重在萬劫谷口,曾捕捉到段延慶的氣息。那股枯槁異味清晰告訴蘇重,段延慶的身體非常差內力在頂峰時不明顯,一旦交手耗時太長,立刻就會顯出弊端。

段正淳眼中精光四射:「大哥……」

段正明眉頭緊皺,不斷權衡利弊,旋即心中一定:「二弟,就由你來領兵,我這就去請黃梅僧。有他和虛根師傅兩人,牽制住段延慶和鍾萬仇。可確保萬無一失。」

之前不過是恪守祖訓但如今被蘇重一言驚醒,立刻就有了決斷。而且他想的更加深刻。

「二弟,你馬上命人關閉城門,全城戒嚴。就說世子被賊人擄走,全力搜索。任何敢在街上肆意遊盪者,殺無赦這樣一來,鍾萬仇就算想來通知我們,都做不到。只能等大兵圍剿。」段正明冷然道。

段正淳恍然大悟:「還是大哥想的周到。恐怕鍾萬仇之所以有恃無恐,除了有段延慶這張底牌,還捏准了我段家對待江湖人的規矩。如果被他們聲明了這是江湖恩怨,我們只能捏鼻子認了。可只要全城戒嚴,他根本就無法送進來書信。咱們就可以堂而皇之出兵圍剿萬劫谷」

「不錯,這事宜早不宜遲,二弟最好馬上就去辦。」

段正淳滿面肅然:「是」

段正明又轉頭面向蘇重:「還要勞煩虛根師傅,盡量護住譽兒性命。我這就去請黃眉僧。」

蘇重點頭答應,這正是他想要的局面。一言不發,轉身離開鎮南王府。

段正明複雜的看著蘇重遠去的背影。

「這位虛根師傅,似乎不是那麼簡單的少林僧人。」段正淳若有所思:「能夠不拘泥於江湖規矩,鼓動我們發動軍隊,這份智慧可不簡單。可不是尋常江湖草莽。」

「是埃著實不簡單。血衣僧不僅武功高絕,手段狠辣。智計心胸同樣不凡。」段正明沒告訴段正淳。蘇重除了血衣僧的身份,還有另外一個讓人忌憚的身份。

想到自北而南,不斷詭異出世的農夫四式。段正明心裡就一陣顫抖。他作為大理皇帝,有著非同尋常的消息網路。已經知道了蘇重布武天下的舉動。大宋歷來重文抑武,遏制民間武力。蘇重悍然掀起民間習武之風,大半農夫都會一兩手武藝,這是在和大宋朝廷作對即便是段正明也不喜蘇重作為。即使他心胸開闊,他也是一個皇帝。皇帝都不希望出現不受控制的武力。

在過去的半年裡,因為這些武功,已經發生了很多次命案。作威作福的地主大戶可不少,以前農夫沒辦法,但蘇重給了他們一把刀。情急之下反抗,順勢而為,立刻就殺死了不少地主豪奴。引起大宋嘩然和動蕩。

蘇重行動雖然隱秘,但也逃不過遍布整個天下的朝廷消息網路。大理雖然是小國,但畢竟是一國。和大宋常年交好消息靈通。大宋朝廷知道蘇重身份,大理也不難知道。段正明甚至清楚,蘇重曾經多次遭到大宋朝廷追殺。

想到蘇重和段譽朋友身份。他不僅心中暗自憂慮。這麼一個敢和天下人作對的人,到哪裡都會引起巨變。譽兒和他交好,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不管今後如何,現在首先要救出段譽。他又不能明著趕走蘇重,只能以後暗中提點段譽。搖頭摒棄這些想法,他立刻換上常服離開鎮南王府,他要去請黃眉僧助陣。

萬劫谷。

蘇重來到谷外樹林,找了塊於凈石頭,盤膝而坐。他在等黃眉僧。一個人貿貿然進去,很可能打草驚蛇。

太陽高升,蘇重雷打不動吸收掉一道朝陽紫氣。發動鯤鵬符,吸取草木精氣充滿道種。隨著道種慢慢顫動,一股股生命之力融入蘇重身體。他甚至能清晰感覺到,體質在絲絲縷縷的上升。

而小成已久的道種,也給了蘇重一種飽脹感。漆黑道種越發光滑圓潤,上面的紫色條紋,越發繁密漂亮。蘇重心中一喜。經過一年半的不斷培育,道種終於到了成熟的邊緣。一旦開花點燃精神之火。蘇重的身體素質,必將迎來一次大幅度提高。

兩個時辰后,閉目養神的蘇重突兀睜開眼。不遠處出現一老一少兩個和尚。

「可是虛根師傅當面,老衲黃眉。讓施主久等,罪過罪過。」黃眉僧面頰消瘦,臉上帶著溫和笑意。最特殊的就是一對焦黃眉毛,不愧黃眉之稱。雙眸精光內蘊,但整個人看上去卻普通至極。

先天高手蘇重第一時間就察覺出對方深淺。果然不愧是能和段延慶相鬥的高手。有他在一旁掠陣,蘇重不怕段延慶逃跑。

「惡貫滿盈為惡多年,不知多少人慘死在他手中。這一次不僅要救出段兄弟,還要把他留在大理即使不能取他性命,也要廢他武功,斬其爪牙,讓他再也不可作惡。你看如何。」蘇重面色淡然,平靜問道。

「施主言之有理。段延慶死有餘辜,但上天有好生之德,廢其武功便好。」黃眉僧心有慈悲,但面對這種惡人卻有決斷。不能殺他性命,但一定不能讓他繼續為惡。

蘇重滿意點頭。要的就是這個態度。不然關鍵時候掉鏈子,講起慈悲放走段延慶,蘇重可沒地方哭去。

「走吧。」蘇重腳下一跺,像顆炮彈一樣騰的竄上樹梢。幾下借力,已然飛入茂密樹林。

雖然已經過去了一個晚上,氣味大多消散。但依然有絲絲縷縷殘留,這給蘇重指明了道路。

黃眉僧一言不發,沉默的跟在蘇重背後。他好奇蘇重身分來歷,但也看出蘇重性子冷漠。自己詢問很可能得不到答案。不再自找沒趣。不過他見蘇重目標明確,筆直前行,心中也不禁起了好奇之心。他到底是如何確定方位的?難道之前進去過?

很快,在三人沉默奔行下,眾人衝過了那個寬闊的樹木隔離帶,進入萬劫谷內部。快要消散的氣息頓時清晰起來。七拐八拐,蘇重帶著黃眉僧來到了一處山壁之前。

一身灰衣面容僵硬枯槁的段延慶,就坐在山壁前涼亭內。他身後就有一個牢房,一塊巨石擋住出口。只有一個狹小窗口開在旁邊。

看到蘇重前來,好似死人般段延慶忍不住驚訝起來。若有若無的氣息有了一瞬間的波動。他本以為要再過一兩天,段家才會來人。沒想到蘇重等人會來的那麼快。

「段兄弟,你可在裡面?」蘇重揚聲問道。

蘇重已經聽到了牢房內兩個粗重的呼吸聲,只不過他還是要確認一番。

「虛根,是虛根嗎?」段譽趴在小窗口,驚喜道。

「我在裡面,婉妹也在他給我們下毒,我現在渾身燥熱。婉妹也這樣,虛根快來救婉妹」段譽焦急呼喊。

下毒?渾身燥熱?看來段延慶果然還是給段譽吃了和合散。想借兩人敗壞倫常,來打擊大理段氏。手段下作,心性卑鄙。不過他恐怕做夢也想不到,被他關在裡面的回是他自己的兒子。

「想救他們,就先過我這關。」聲音從段延慶腹部傳出,低沉沙啞嗡嗡作響。他坐在地上,不見手腳移動,憑空橫移數米,牢牢擋住黃眉僧必經之路。

他和鍾萬仇的計劃可沒有想過這麼早發動。他並不擔心,現在被請來的江湖人雖然不多但也足夠。他只要擋住黃眉僧,等到鍾萬仇把人引過來,事情就算完成了。

段延慶昏暗雙眼,死死盯住黃眉僧,目光陰冷至極。至於蘇重,一個小和尚有什麼值得注意的。

蘇重伸手入懷,拿出兩枚竹哨扣在手中。手臂甩動,狠狠甩向半空。

刺耳尖鳴身驟然響起。

段延慶猛然轉頭,死死盯住蘇重。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難道大理段氏不顧江湖道義,帶人圍攻?

手中鋼杖突兀抬起,對著蘇重搖搖點出。

黃眉僧臉色大變:「小師傅小心,不可硬拼」他清晰感覺到了那股破空勁氣。想要救援卻已經來不及。段延慶動手太突兀了。

蘇重不閃不避,根本就不停黃眉僧勸阻。雙腿不動,牢牢扎進地面泥土。一拳搗出,正中破空指力

指力撞上拳頭,蘇重只覺一股巨力猛然襲來。好似一柄大鎚狠狠砸過來一般,整個手臂都麻木不堪。身形被巨大力道推動,雙腿在地面上劃出兩道十餘米長的溝道。

黃眉僧目瞪口呆。竟然擋住了

段延慶雙眼眯起。這可是自己全力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