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四節 進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節 進攻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尖銳的哨音響徹整個萬劫谷。

段正淳端坐在高頭大馬上,手握劍柄,一聲盔甲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一張國字臉上滿是威嚴。這個時候,他不在是那個一身分流債的段正淳。而是大理鎮南王,護國將軍

身後密密麻麻站著數千士兵,他們衣甲整齊,手持長槍。槍頭亮,閃爍著懾人寒光。三千人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除了細微的呼吸聲,竟然一點聲音也無周圍生靈似乎也察覺到了大軍中無形中的血氣,全部悄悄遠離。

「哨聲?看來虛根師傅和黃眉大師得手了。」段正淳轉頭對段正明道。

段正明此時也是穿了一聲盔甲。他可不是個文弱皇帝,不管是在武林,還是在朝堂,他的文治武功絕對一流。

「二弟,該動手了。這些年咱們大太過溫和,很多人都忘了我段氏威嚴,是時候給這些人一個教訓了。」他說的平淡,但話中的煞氣卻讓空氣溫度憑空降低數分。皇帝從來就不是心慈手軟的人。他要用萬劫谷的覆滅來警告世人

「出發」段正淳沉聲喝道。

「殺」

三千士兵同時怒吼,聲震山林。

萬劫谷地勢險要,唯一入口被茂密樹林阻擋,僅有幾處小道可以通過。但小路密布機關陷阱,無人引路,根本無法進入。但段正淳根本就沒想過正常途徑進入。

十多個士兵走出陣列,每人手中拿著五六個陶罐。陶罐內裝滿火藥,點燃引線之後,紛紛扔進樹林小路。

數十瓦罐齊齊爆炸,整個小路瞬間被拓寬數倍。布置精巧的機關,頃刻間被摧毀殆荊

轟轟轟……

一連串爆炸聲響起,段正淳一言不發,壓著大軍緩慢而堅定的前進。

鍾萬仇張著一張馬臉。鼻子嘴巴湊在一起,眼睛眉毛卻吊在上面,中間大片留白讓他顯得怪異無比。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一雙蒲扇般的大手,青筋暴露甚是駭人。他此時正在大廳之中走來走去,滿臉焦躁。

不一會兒,一個家丁衝進客廳。

鍾萬仇大喜:「進喜兒,消息送到到了?」他勾結四大惡人,準備找段正淳麻煩。讓對方擄來段譽、木婉清,為的就是讓兩人當眾苟且敗壞倫常,以此抹黑段家,打擊報復段正淳。

他雖魯莽,但卻不傻。段氏作為大理皇族,怎麼可能沒有高手。如果對方全力出動,他即使有四大惡人助拳,依然討不了好。但段延慶提供的信息卻完美的解決了這個困擾。

段氏雖是皇族,但世代習武。面對江湖糾紛時,對方就會以江湖身份下常這正中了鍾萬仇下懷。他邀請諸多大理武林人士,又讓進喜兒去大理城傳信。言明江湖事江湖了。只要段家應下此事,他的計劃幾乎就成功了一半。他是為了折辱段正淳,而不是為了打敗段家。只要段氏不派兵圍剿,他就可以把事情做成,不管事後對方如何報復,反正段正淳的名聲是臭定了

「小的辦事不利,老爺饒命」進喜兒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身子抖的像篩糠。

「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鍾萬仇眼睛一瞪,蒲扇般大手一把抓住進喜兒的衣領。像是拎小雞似的把他一下就提溜了起來

進喜兒臉色登時煞白。鍾萬仇號稱馬王神,也叫見人就殺,性子兇橫的很。一言不合就要動手殺人。萬劫谷中的僕役,無不戰戰兢兢。他此刻辦事不利,見到鍾萬仇發怒,頓時嚇的話都說不好。等哆哆嗦嗦的交代清楚事情緣由,已經汗出如漿,渾身發軟站都站不穩

「廢物沒用的東西」鍾萬仇揚手就把進喜兒扔出花廳。自己氣呼呼的不停走動。他沒想到段家竟然反應那麼快,不等他把消息送出去,竟然連夜就全城戒嚴,出動守衛兵將大理搜索。進喜兒就連大理城門都沒進去

一聲巨響陡然從谷口傳來,即使身處山谷深處,鍾萬仇依然清晰感覺到地面的震動。

「怎麼回事?」鍾萬仇大步衝出房間,頓時看到谷口處黑煙滾滾,悶雷般響聲不休。他臉色大變。

竟然有人敢攻打萬劫谷?找死不成難道不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不怕我殺人嗎

心中怒氣翻滾,鍾萬仇剛邁出兩步,卻又驚疑不定的停了下來。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大理城突兀的封鎖,谷外的轟鳴聲,當兩者聯繫在一起的時候,鍾萬仇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難道段正淳竟然敢不顧自己兒子的安慰,直接進攻我萬劫谷?

「老爺不好啦一大隊兵馬把咱們萬劫谷給圍住了,這會谷口就快要給那幫人炸開了」一個僕役驚慌失措的喊叫道。

嗡的一下,鍾萬仇直覺腦門一炸,頭髮都要立起來。他所有的謀划,在數千大軍面前,脆弱的像一層紙就算他自己武藝高強,可一旦陷入軍隊包圍,必死無疑鍾萬仇咬牙切齒,他恨不得活撕了段正淳。整個萬劫谷都在劫難逃,必將覆滅

對了,寶寶

剛剛升起的魚死網破之心立刻無影無蹤。鍾萬仇風一般消失在原地,到了此時,他心中只剩下甘寶寶。身為萬劫谷地頭蛇,他怎會沒有一兩條逃生密道。他要帶著老婆孩子逃跑。至於剩下的那些僕役,還有邀請來的江湖客,鍾萬仇想都沒想直接拋棄。

他對付段正淳,就是因為太愛甘寶寶。危急時刻,為了甘寶寶犧牲掉整個萬劫谷,鍾萬仇毫不猶豫

山谷深處,牢房之外。

段延慶青灰面部將死,眼珠轉動,冷漠的看著蘇重。他心中卻震驚非常。剛才一指,他蓄力已久。為的就是一鳴驚人,徹底鎮住黃眉僧。他自信能對付黃眉僧,但卻不想無謂的耗費功力。只要拖住對方,他就能達到目的。

另一個年輕和尚距離黃眉僧太近。看兩者關係,顯然是師徒。一旦他攻擊對方,黃眉僧定然全力出手阻攔。站在遠處的蘇重,這個年輕和尚就成了他最好的立威對象。

段延慶全力一指點出,就是要一下斃命。沒想到竟然被蘇重擋了下來

黃眉僧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抹喜色。真沒想到虛根小師傅竟然有如此硬功。聽保定帝所言,虛根小師傅似乎是少林弟子。這麼年輕橫練功夫如此了得。修鍊的還是普通拳法羅漢拳真是天縱奇才。

蘇重收回右手,拳麵皮開肉綻鮮血橫流,露出白玉白骨頭。蘇重心頭一驚。果然,先天高手內氣外放威力巨大。他的身體堅硬,擋得住刀劍卻擋不住高度凝聚的內氣。

「小和尚好高明的功夫。修鍊的是金剛不壞神功嗎?我勸你少林最好不要管我段家之事。不然我心情不好,說不定就會殺幾個少林和尚。」他聲音嗡嗡如悶雷。話音冷漠殘忍,好似殺人如喝涼水一般簡單。

蘇重絲毫不為所動。用少林來威脅他,段延慶打錯了注意。蘇重根本就不會在乎他一言不發,腳下猛然一跺。

地面泥土炸開一個深坑,蘇重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黃眉僧剛剛平靜下來的心,立刻又提了起來。太魯莽了段延慶可是先天高手,怎麼就這麼貿貿然衝上去了呢。只要拖住對方,等段家打過來不是更保險?

蘇重突兀動手,打亂了他的所有打算。此時不得不催發內氣,在旁邊給蘇重掠陣。以防不測及時救援。他承認蘇重武功天賦不差,但畢竟太過年輕。

黃眉僧雙手五指齊張,隱隱升起淡淡金色。他精修金剛指,威力驚人。雖然不一定打得過段延慶,卻也相差不遠。他心中泛起淡淡憂慮,如果蘇重死在大理。少林寺追究下來,對整個大理武林都不是一件好事情。想到這裡,他立刻打起精神,全神貫注的關注場中。

頓時,一抹驚色浮上臉頰

蘇重突兀出現在段延慶身後,右拳化作玉色,狠狠砸向段延慶後腦。破碎的右拳,血液飛濺,憑空增添數分兇悍

段延慶端坐原地一動不動。好似死屍一般。鋼杖卻從腋下突兀竄出,好似蓄勢已久的毒蛇。

破空聲大作,無形無色的一陽指力,狠狠戳向蘇重。

蘇重立刻化拳為掌,猛力下劈。

鶴手

他只覺好似劈在金鐵上一般。鋒銳鶴手竟然無法劈開外放內氣?一股排山倒海般力道猛然傳來,蘇重被猛然掀飛像顆大石頭般砸在地上。本就受傷的右手,傷勢越發嚴重。

蘇重卻絲毫無懼,眼中迸射出懾人精光。心念一動,鯤鵬符鼓盪不休,猛力吞吸。大股大股的草木精氣吸入體內。僅消耗了些微能量的道種,瞬間被充滿。

腳下猛蹬,蘇重化身炮彈飛出,再次砸向段延慶。

鐺鐺鐺……砰砰砰……

蘇重化作一團白色的影子,圍著段延慶不斷撞擊。段延慶卻端坐原地不動,一條鋼杖神出鬼沒,好似毒蛇般,總能從不可思議角度彈出獠牙。和正統一陽指的凝聚穿透力不同。段延慶的一陽指力量大的不可想象捨棄了鋒銳的一陽指,從利箭化作了重鎚。蘇重每一次被擊中,就像是被重鎚砸中一般。整個人都要承受巨大的負荷。

只是七息時間,蘇重就連續進攻了十五次,也被打退了十五次。他全身皸裂,好似布滿裂紋的瓷器,鮮血滲出立刻染紅了僧衣。自從被叫做血衣僧以來,他是第一次用自己的血染紅僧衣。

蘇重全很酥麻,骨頭都快要散架一般。可他的眼睛卻越發明亮。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塊鐵胚,段延慶的一陽指每一次擊打,就像是掄錘夯砸。把他身體內的雜質打出。同時融入道種淬鍊出的生命之氣。他在用段延慶修鍊

鯤鵬符全開,能量源源不斷的吸入道種。他不懼消耗

而段延慶……

蘇重眼中冷芒一閃而逝。別人察覺不出,但蘇重聽覺敏銳,他清晰聽到了段延慶的呼吸。段延慶此時的呼吸節奏,比剛才快了一分。同等時間,段延慶多了一息

段延慶體力在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