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五節 開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節 開花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好厲害的橫練功夫」黃眉僧心臟狂跳。能夠用肉身硬抗先天武者外放內氣,他從來沒見過

「師父,這就是金剛不壞神功嗎?好厲害」黃眉僧身後小和尚大張著嘴,滿臉的不可思議。他師從黃眉多年,知道自家師傅的成名絕技乃是少林金剛指。雖然不是少林子弟,卻和少林有著不小的淵源。對少林有所了解。

看蘇重身體如此堅硬,他立刻想到了金剛不壞神功。

黃眉僧滿臉凝重:「這可不是金剛不壞神功。」如果不是他有確切消息知道蘇重的身份來歷,他甚至都要懷疑蘇重是不是偷學武功了?

「難道還有比金剛不壞神功更厲害的橫練功夫?」小和尚吃驚非常。他可從未聽說過有這種功夫。

黃眉僧臉色怪異:「虛根師傅修鍊的不是任何一種橫練功夫,而是羅漢拳?」

「不可能」小和尚驚的險些扔掉手中木魚。

羅漢拳?別開玩笑了。他自己就會羅漢拳,十三歲時就耍的嫻熟。從來沒聽說過,羅漢拳還能練就金剛身

「確實是羅漢拳。保定帝的消息不會錯。因為他,少林寺菩提院甚至特意召集玄字輩高僧,一通探討羅漢拳真諦。」黃眉感慨道。他年輕時習得高深武藝,行俠仗義橫行天下。不想被一年輕少年,以金剛指洞穿胸膛。要不是他心臟位置有異,早就身死道消。那少年正是慕容博。他曾一度認為,天下武學奇才,無人能出其右。但看到不遠處渾身浴血的身影,黃眉僧沉默。

能夠用羅漢拳修鍊出金剛不壞神功的功效,這種人難道不是奇才。能有此成就者,唯有達摩一人難道這小子是一位堪比達摩的大覺者?

他絕對不會想到,蘇重能有如此功力,根本不是因為羅漢拳,而是因為六界真功六界真功的關鍵,在於根植肉身中的靈魂道種。就像無法看出旁人想法一樣,別人也看不到道種。正因如此,不論如何探查,旁人絕對無法察覺其中玄妙

「真厲害。」小和尚連忙敲了數下木魚,穩定心緒。滿是羨慕的看向蘇重:「虛根師傅功夫了得,想必能夠順利拿下段延慶,師父也就不用動手了。」他滿臉欣喜。黃眉僧的年紀不小了。和段延慶這種凶人廝殺,對元氣的消耗太大了。很可能會因此減壽

黃眉欣慰之餘搖搖頭道:「沒那麼簡單。先天高手始終是先天,內氣的恢復速度太快。虛根師傅的硬功雖然驚人,可也未必撐的下去。」他打起十二分精神,本就泛起淡淡金光的雙手,光芒更盛。食指和拇指甚至全部變成金色,好似黃金鑄就一般

蘇重再次被段延慶指力掀飛,砰的一下砸在地上,全身白衣徹底被血液染紅。狠狠吸一口氣,蘇重忍不住咳嗽起來。絲絲黑色血跡被蘇重咳出。他不驚反喜。

如果是他人,這種內出血直接要了他的命。但蘇重內臟器官種入道種。他身上淬鍊的最好的部位,反而是相對柔弱的內臟不管是超人五感,還是強大力量防禦力,都只不過是內臟強大的外在表現有道種全力產生生命力修復,蘇重不懼內腑受傷

再來

猛然一跺地面,泥土登時被他踩出個大坑。驟然消失在原地,衣袂翻飛,只留下一圈淡紅色血霧飄蕩在半空。

身形突兀出現在段延慶面前,雙手相合,好似一柄驚天鍘刀,狠狠斬向段延慶頭頂。

塵土飛揚,蘇重雙手劈在地面,頓時裂開一個七八米長的口子,好似被一柄無形刀刃斬中。

躲開了?段延慶竟然開始躲避啦

不遠處,段延慶好似從來沒動過一般端坐在地。但他確實躲開了蘇重的攻擊。這是從兩人交戰開始,段延慶第一次躲避。

嘴角一翹,蘇重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終於開始躲閃,體力內氣下降的太厲害了嗎?

蘇重一言不發,身子突兀向右倒下,左腳猛然一蹬,炮彈般彈射想段延慶。縮在肋下的拳頭狠狠搗出,直直砸向段延慶面門。

蘇重竟然從段延慶身體內穿過

虛影?又躲開了嗎?

「段延慶為什麼躲?你不是要阻擋我救段譽嗎?我看你怎麼擋」蘇重大喝一聲,突兀沖向不遠處石壁。

一道磅勁氣破空而來。蘇重一下就被掀飛。

「小和尚,你真以為我殺不了你。」段延慶聲音嗡嗡依舊。眼睛眯起,絲絲縷縷的殺氣滿溢而出

渾身一寒,蘇重好似身處冰天雪地。

好強烈的殺氣

蘇重絲毫不為所動,一張臉好似石頭雕刻,絲毫表情也無。比這更加驚人的殺氣他都見過。單輪殺氣,誰能比得上宇智波斑呢?

死死盯住擋在前方的段延慶,蘇重開始調動全身力量。

「小和尚,岳老三和雲老四是你殺的吧。」段延慶語氣肯定,他已經收到了部分消息,知道殺兩人的是個硬功高手。見到蘇重,他越發肯定心中猜測。

「還有葉二娘。」蘇重冷冷道。

段延慶突兀沉默,一言不發。好半晌,嗡嗡聲音再次響起:「你的硬功是我生平僅見,足以傲視天下。少林那幫禿驢沒人比的上你。不過,你的輕功不好。能殺死雲老四,靠的是飛蝗石。能殺死岳老三,是因為岳老三正面和你對仗。至於二娘,估計你是在他發瘋的時候動的手。」

他每一個字的速度都一模一樣,音調毫無變化。但蘇重卻沒來由心中一寒,好似被洪荒猛獸盯住一般。

站在原地的段延慶突兀消失,一股巨大的指力破空而來。

蘇重臉色一變,猛然往前一撲一滾。

原地泥土炸開,氣浪翻滾,捲起一陣沙塵。

嗖又一道指力飛來,蘇重竭盡全力躲閃。

可就像段延慶說的一樣,他的輕功並不好。段延慶身法全開,只能看到一片虛影。一道道指力破空而來。蘇重只躲過去三道,就被指力擊中背部,翻滾著飛出。

隱隱約約的嚓聲傳來,身上骨骼不知道碎了多少。

段延慶面部依然青灰僵硬,好似萬年不變。右手鋼杖卻得勢不饒人,朝著遠處撲到在地的蘇重狠狠一戳。四大惡人只剩他自己,其他三人全死在蘇重手中。段延慶要報仇

一抹金光劃破空氣。黃眉僧慈眉善目的站在蘇重身前不遠處,如同黃金鑄就的右手食指憑空點向空中。段延慶無形無色的一陽指力,頓時被他一指點散

「段施主心中充滿暴戾之氣,還是不要再造殺業為好。」

「金剛指?黃眉僧你難道要插手我段家之事?」段延慶壓下心中殺意。面前慈眉善目的老禿驢可是個先天

「大理世子被擄走,一旦出現意外,整個大理都要陷入飪剎恢皇嵌渭業氖慮欏;潑忌澩Υ罄磯嗄,受此方水土養育。如此危急時刻,出手相助責無旁貸。」他聲音溫和可親,根本不理會段延慶挑動。

雙手籠在寬大僧袍之下,金光流轉好似金沙翻滾。面對段延慶,他不敢有絲毫大意。

「我佛慈悲,段施主還是少造殺孽。咱們今天不動手,打個賭可好。」蘇重早就放出信號,段正淳等人已經開始攻打萬劫谷。他只要拖延一會兒時間,等到大軍到來,段延慶插翅難飛

「賭什麼?」好一會兒,段延慶才出口詢問。他巴不得能夠拖延時間,只要身後段譽忍不住和合散藥力,他的計劃就成功了而且剛才和蘇重一番打鬥,連連發動一陽指,內氣消耗巨大。貿然對上黃眉僧非常危險。

就在黃眉張口欲答時,一陣笑聲突兀從身後傳來。黃眉僧一驚,立刻轉頭。蘇重竟然毫髮無傷的站在不遠處怎麼可能?他明明已經聽到了骨骼碎裂的聲音。

段延慶心中一沉,他對自己的一陽指非常有自信。因為身體殘缺,無法保持足夠靈活,發揮不出一陽指的威力。於是他另闢蹊徑,把凌厲鋒銳的一陽指力,修鍊的凝練無比。每一擊都像是攻城巨弩。被他殺死的人,無不被巨大指力砸的骨斷筋折。

他怎麼可能受了我一指,毫髮無傷?

蘇重身上衣衫破碎不堪,布滿血跡,臉上沾染了不少灰塵,顯得狼狽無比。可蘇重雙眼卻明亮而銳利,好似利劍一般。任何人和他對視上,都覺得雙眼被刺痛。

道種,終於開花了

就在剛才,他被段延慶一指擊中背部,全身骨骼碎的七七八八。躺在地上無法動身,蘇重不得不全力震動道種修復傷勢。終於,在他不斷培育下的道種,危機關頭,沿著紫色花紋緩緩裂開。中心處突兀亮起一抹灰色火焰。

火焰迅速蔓延,整個道種被突兀包裹,眨眼間就被同化,變成了灰色火焰。

此刻蘇重體內五顆道種,全部變成了不斷跳躍的精神之火。就連膻中內的鯤鵬符,也繚繞上了絲絲灰焰。原本需要一整天才能消化的草木精氣,只是三息就被煉化。濃郁的生命力遍布全身。他那龜裂的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癒合。斷裂的骨骼自動歸位並快速生長。

十七息,蘇重原地站起,除了一身髒兮兮,蘇重不知比剛才強悍了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