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七節 救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節 救出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四大惡人之首,惡貫滿盈段延慶,就這麼死在了蘇重雙拳之下。致死他都大睜著眼睛,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一陽指點不穿蘇重的胸膛。

蘇重站起身,伸手撕下徹底損壞了的衣袍,露出一聲瘦弱但條理分明的肌肉。

「死……死啦?」黃眉僧瞪著眼睛,一個先天高手就這麼死啦?被羅漢拳打死啦!這個結果太顛覆了。黃眉僧腦袋有些迷糊。不行,回去之後,說什麼也要研究研究羅漢拳。

「唉,功名利祿都作土,段施主終究是死了。」黃眉僧按下心思,看著死去的段延慶心生感慨:「虛根師傅,咱們還是儘快救出段世子吧。」

蘇重點頭,一言不發走到山壁監牢門口。雙手按住大石頭一側,就要把石頭推開。

一道勁風陡然從身後傳來,蘇重身形憑空橫移,差之毫厘的躲過背後偷襲。

「不能開,你們誰也不能開1鍾萬仇竟然不知何時潛伏到了監牢附近。看蘇重要開門放人,終於忍不住出手阻撓。

「鍾施主。段譽乃是大理世子,你把他擄走囚禁於此,可知道後果。」黃眉僧眉頭皺起,隱含勸誡道。

鍾萬仇連身猙獰,一雙小眼睛等的溜圓:「什麼狗屁世子。他是段正淳的兒子,老子就是要對付他,你能拿我怎麼辦。」

「鍾萬仇身上有本源點嗎?」蘇重暗問。

「當然。」破道:「你打算怎麼做,殺了他?他可是鍾靈的父親,怎麼說你也鍾靈結識一常」

蘇重面無表情,徑直走向鍾萬仇。

「小禿驢,你要敢過來,別怪我不客氣。」他雙手一震,蒲扇般大手張開,好似兩扇門板,牢牢擋在胸前。一瞬間,他竟然有了一份宗師氣度,那張醜陋馬臉顯得分外莊嚴。

蘇重不發一言,腳下猛然一跺,瞬間消失在原地。

鍾萬仇眼中精光爆射,雙手十指如輪,在空中不斷彈動。

叮叮叮……

蘇重右手竟然被十根靈活手指打的偏離方向!誰都想不到,鍾萬仇這種粗魯漢子,寬大雙手竟然會那麼靈活。十根手指的力量不大,但疊加起來,方向精巧下,竟然微弱的調整了蘇重拳頭得方向!

砰!

拳頭打在石壁之上頓時打出一個大坑,石礫四處飛濺。

鍾萬仇雙手揮舞,飛向他的石塊全被他彈飛。他心臟蹦蹦狂跳。這和尚好硬的練體功夫!剛才他施展指功,竭盡全力之下,也只不過稍微改變了拳頭方向。

他武功來歷奇異,雙手粗大,修鍊的卻是靈巧指功。十指彈動,巧妙角度加上特有的內功運行方法,讓他十根手指勁力雄渾。每一個指頭,就像是一柄小錘。十個鎚頭不斷敲擊,威力絕倫。他不知道用十個手指頭,彈碎了多少人的骨頭。

可此刻不僅沒有把蘇重胳膊彈斷,還差點兒被反震傷。十根手指看似無恙,卻已經隱隱發麻,讓他對十指的控制力大大降低。

該死的段正淳,到底是從哪裡找來這麼一個變態。眼角餘光掃到不遠處黃眉僧,鍾萬仇心中暗暗發苦。心頭一熱沖回來,沒想到會陷入危局。弄不好自己就要栽在這裡。最關鍵的是,計劃眼看就要成功啦,怎麼能失敗!

「放人可以,但必須等到段正淳來了才能放。」鍾萬仇眼珠一轉,有了主意。他阻止蘇重開門,不是怕放跑段譽,而是怕別人不知道監牢內的情形。鍾萬仇就是為了拖延時間,等待更多的人到來。

轟隆攏一連串腳步聲傳來,鍾萬仇心中一喜。正要繼續拖延時間,一道凌厲勁風從天而降。

鍾萬仇大驚失色,內氣瘋狂運轉。十指向天,瞬間舞動出一片虛影。

嚓!

蘇重手刀蠻不講理,狠狠下劈。鍾萬仇那威力絕倫的指輪,只是支持了一息時間,就被蘇重一下劈開。手指扭曲翻轉,瞬間被廢。蘇重手刀去勢不絕,狠狠斬在鍾萬仇胸口。

噗!

鍾萬仇一口鮮血噴出,好似被飛射而來的巨錘砸中,怒矢一般爆射而出。在地上連連防滾彈起數次才止住去勢。

「哈哈哈……」鍾萬仇不僅沒有憤怒,反而高興的哈哈大笑,他已經看到了一眾江湖人:「段正淳,你完了!不你派多少人來都沒用1

剛到此地的段正淳心臟不由一緊,坐在馬上的忍不住一晃,厲聲喝道:「你把譽兒怎麼了1

鍾萬仇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段正淳,接著滿臉快意的看向蘇重:「禿驢,你不是要打開監牢嗎。你去開啊!在這一眾江湖人面前,還有這些大頭兵面前,去開啊1

「段正淳,在可知道這裡面關著誰嗎?」鍾萬仇一臉詭笑。

段正淳知道段譽沒死,不由鬆了口氣。可看到鍾萬仇笑容,心臟好似被什麼揪住一般。一股不好的預感升起。

「這裡面還關了你的私生女木婉清。厄……噗……」再次噴出一口鮮血,鍾萬仇胸前衣襟完全被血液浸透。卻不管不顧,一臉瘋狂:「我給他們吃了和合散,一對同父異母兄妹共處一室,你覺得會是什麼結果?哈哈哈……」

段正淳腦袋嗡的一聲,大腦一片空白,渾身寒冷如墮冰窟。好惡毒!

周圍被脅迫過來的大理武林人士,一個個露出幸災樂禍的冷笑。誰讓你霸道,這會遭報應了吧。如果你好言好語,說不定我們還會保守秘密。現在?哼哼!你們段家等著身敗名裂吧!數十個武林人士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此刻心裡無不想著出去后怎麼抹黑段家。

為首的白衣老者更是滿臉冷笑:「段家真是好家風1

段正淳猛然轉頭,死死盯住對方,恨不得用眼睛殺死對方。

「怎麼?只許你段家做,就不許我們說?」

蘇重冷冷掃了對方一眼:「白痴1這時候撩撥段家,真當後面那三千士兵是擺設呢!

「禿驢,你說誰呢1白頭老者頓時氣的臉色通紅。『

蘇重理也不理,一拳砸在巨大石頭上。

轟隆顱…

千斤巨石被蘇重一拳頭大的憑空橫移數米,露出漆黑洞口。

那還想訓斥蘇重的白頭老者,頓時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鴨子。嘎的一下愣在原地。能夠一拳打飛千斤巨石,他這一把老骨頭,還不一下就給打碎?俗話說江湖越老膽子越校老土頓時不敢說話。只是冷眼瞧著段家,打定主意看笑話。

「段兄弟,出來吧。」蘇重道。

「虛根師傅1段正淳帶著血絲的雙眼猛然瞪向蘇重。手忍不住按住按住了腰間長劍。難道他也要我段家難看!

蘇重冷漠的掃了一眼段正淳。怒火攻心的段正淳頓時一滯,那毫無感情的目光,讓段正淳渾身一寒。剛才生氣的怒火頓時煙消雲散。抓著長劍的手更加緊,指頭都開始發白。但他卻絲毫不敢拔劍。

他突然想到了華赫艮。心裡頓時狂喜。

是了!虛根師傅和譽兒乃是好友,雖然嫉惡如仇手段狠辣了些,但怎麼也不可能坑害譽兒。他如此大張旗鼓,豈不是說華赫艮得手啦!

果然,段譽衣衫凌亂,抱著一個同樣衣衫凌亂的姑娘走了出來。段正淳這會兒冷靜下來,立刻發現段譽懷中少女和木婉清相差極大。木婉清身量頗高,幾乎和段譽等同。但此時段譽懷中姑娘卻是嬌小玲瓏。

定睛一看,果然不是木婉清。華赫艮得手了!

「靈兒?怎麼是你!你個死丫頭怎麼跑裡面去啦1鍾萬仇目瞪口呆,再次吐出一口鮮血,險些昏死過去。

段正淳爽朗一笑:「鍾谷主真是開的好大玩笑。雖然我兒是大理世子,貴不可言。但萬劫谷也還行,算得上門當戶對。鍾谷主啊,提親可不是這個提法。聘禮都還沒下,怎麼就先入洞房了呢?」他此刻心中暢快無比。輕蔑的掃了一眼目瞪口呆的一種大理江湖人物。

這些人每一個好鳥,剛才顯然在打著歪心思。哼!等以後在慢慢收拾你們!他是大理鎮南王,想要收拾幾個江湖草莽,手段多得是!

蘇重不理眾人反應,徑直走向鍾萬仇,目光淡漠的看著他。

「禿驢,想要殺我?有本事你就痛快動手。老子叫一聲,就不是好漢1

「小和尚,能饒了我父親嗎?」迷迷糊糊的鐘靈清醒過來,忍不住求情道。

段正淳巴不得鍾萬仇立刻死,但一來他還惦記著甘寶寶。如果真殺了對方,他就一點兒戲都沒有了。而且段譽必定要娶鍾靈,這可就是親家啦。如果看著他死去,身後這幫江湖人還不知道怎麼編排呢。

「虛根師傅,鍾萬仇畢竟是譽兒丈人,可否看在我段家面上,饒了對方?」

蘇重原地一動不動,對眾人求情勸阻理也不理。

「殺了他會不會獲得更多本源。」蘇重問破。

破懶洋洋:「當然有。不過不多。我覺得你還是放了他為好。鍾靈小姑娘可是個不小的角色,殺了他可就解下仇啦。弄不好還要面對整個段家,得不償失埃」

蘇重掃了一眼鍾萬仇,轉身走開。

段正淳頓時鬆了一口氣。他對剛才那一眼心悸不已,那種好似被猛獸盯住的感覺,他不想在嘗試第二次。真不愧是血衣僧啊,殺性那麼大!

鍾萬仇也仍不住癱倒在地。他說的壯烈,但誰不怕死。最重要的是,他要是死了,豈不是便宜了段正淳!為了甘寶寶,他必須活著,而且要活的比段正淳還要長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