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三節 蘇州城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節 蘇州城內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冷冷盯著鳩摩智,真不愧是大輪明王,這麼快就找到了段譽這個關鍵點。

和鳩摩智單打獨鬥他不怕,即使現在打不過,逃跑不成問題。可鳩摩智抓住段譽,蘇重頓時感覺束手束腳。滿臉陰沉,蘇重從來沒這麼憋屈過。

「這和尚太無恥了1破氣的大罵:「蘇爺,剁了他1

蘇重非常想剁了他,卻不能輕舉妄動。面無表情站在原地,蘇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鳩摩智。

鳩摩智發現蘇重果然不動,嘴角一翹得意無比。

「快放了譽兒。」段正明滿臉焦急,說著就要衝上前去。

本因等人可不敢放鬆,把段正明死死擋在身後。開玩笑,他們六個人聯手都打不過鳩摩智。段正明自己一個人衝上去,不是送菜嗎。他可是大理皇帝。本因可擔不起皇帝殞命的罪責。

段正明幾次掙扎不得結果,轉頭想枯榮和尚求助:「枯榮師叔,快救救譽兒。他可是大理世子,關係我大理傳承,不容有失。」

枯榮和尚無奈嘆一口氣,他不是不想救。但鳩摩智貫通了奇經八脈,是先天頂峰的強者,比他更厲害。而且對方年輕力壯,他卻已經身體衰老。鳩摩智抓住段譽佔了先機,他根本就沒機會動手。

「既然幾位沒有意見,那我就帶著段世子先走了。」鳩摩智哈哈一笑。看似豪邁,行走間卻謹慎小心。眼睛時刻盯住天龍寺一眾人和蘇重,一手掐住段譽脖子,一步一步後退絲毫不見慌亂。

天龍寺一眾人拿他沒辦法,只能咬牙切齒的看著鳩摩智緩緩退走。

「多謝各位款待,等祭拜了慕容老施主,定然將世子完好奉還。那七十二絕技,就當做我的見面禮吧。哈哈……」鳩摩智的聲音遠遠傳來。本就氣氛不是太好的牟尼堂內頓時更加凝重。幾個和尚眼神熾熱的看著擺在地上的秘籍。眼睛不是掃過蘇重,凶光隱隱。

段正明心中凜然,這個和尚真不是善茬。臨走了還要用七十二絕技的秘籍引起天龍寺和蘇重的矛盾。秘籍當前,誰不動心。饒是他做了多年皇帝見慣各種誘惑,已然心頭火熱。看到本因等人目光閃爍,段正明心臟咯一跳。如果真的利令智昏把蘇重滅口,私自佔有秘籍,天龍寺和少林絕對會不死不休!

好毒辣的手段!

「鳩摩智居心叵測,實在是毒蛇心性。七十二絕技本就是少林秘籍,自然要由虛根帶回去。」段正明目光盯住本因,眼中滿是警告。心中暗罵,剛才枯榮師叔已經說明,收藏這些經書弊大於利,怎麼還想著佔有秘籍?蘇重可是能和鳩摩智斗個旗鼓相當,真打起來,指不定誰滅誰的口!真是人見利而不見害,魚見餌而不見鉤!

本因臉色難看,放棄眼前的秘籍,無異於從他身上剜肉痛徹心扉。就連剛才被枯榮和尚點明的危機,他都不怎麼在意了。可段正明和枯榮都不同意,他也沒辦法。

蘇重漠然看了眾人一眼,緩步上前,把七十二絕技秘籍全部收攏進那個堅固木箱。對本因等人貪婪不甘的眼神視而不見。

段正明見蘇重已經收好秘籍,鬆一口氣。終於沒有爆發不可阻擋的後果。想到段譽,頓時擔心不已。被大輪明王擄走,如果不能救援及時,後果不堪設想。可自己六人聯手,都無法留下鳩摩智。沿途追擊他一點兒信心也沒有。

看到蘇重託著木箱,理也不理眾人,徑自往外走。段正明眼睛一亮。對啦,自己等人打不過鳩摩智。但虛根可是能和鳩摩智斗個旗鼓相當的人物!

「虛根師傅,譽兒身處險境,我等無能為力。希望虛根師傅能伸出援手,我大理段家感激不盡1段正明鄭重道。心中滿是忐忑。剛才他可是和本因一起,那蘇重作擋箭牌的。

蘇重回頭掃了一眼段正明,淡淡道:「段譽是我朋友,我自然會去想辦法。至於感激,你們還是自己留著吧。」輕蔑的掃了眼一臉鐵青的本因,蘇重施施然走出天龍寺。他和這幫和尚可沒什麼好說的。

剛走出天龍寺,蘇重就聽到了破的大呼小叫聲。

「蘇爺,這次發達了!七十二絕技每一本都有0。05點本源。一下子就是3。6單位的本源1破高興地上躥下跳:「蘇爺,別管什麼段譽了,咱們直接去姑蘇抄家吧。不管什麼王家還是什麼燕子窩,統統搶他娘的!對了,還有那什麼靈鷲宮,佔了!那什麼李秋水,搶了!對對對,還有少林寺藏經閣,抄了他1

這貨腦袋又抽了。

走到無人處,揮手把秘籍收起來,蘇重換上一件乾淨衣服。循著鳩摩智段譽留下的氣味,快速追去。段譽心思單純,是個不錯的朋友,蘇重很樂意救他出來。說不定幫助段譽脫困,還有本源點可拿呢。

……

姑蘇,鳩摩智風塵僕僕的走進城門。

他此時灰頭土臉,身上原本華麗的僧衣變的破爛不堪,哪裡還有一個月前大輪明王的風采。

被他提在手裡的段譽更不好,一身的書生白衣已經成了灰色的乞丐裝。不過精神狀態不錯,神色間雖然憔悴,但並沒有多少恐懼。

找了一處客棧,鳩摩智進去吃飯休息。卻差點兒被一臉嫌棄的小二給趕出來。要不是他果斷拿出一錠銀子,還不知道有多尷尬。坐在桌子旁,鳩摩智滿臉陰沉。

解開了穴道的段譽卻好整以暇,飯菜上來就安心吃飯。見鳩摩智臉色不好看,段譽吃的更開心了。他這一路走來,可是吃了不少苦頭。鳩摩智為了得到六脈神劍的秘籍,多次用特殊手法點住他穴道,讓他麻癢難耐。現在想來依然覺得痛苦不堪。

不過鳩摩智也不好過。他們出城沒多久,就被蘇重給追上了。蘇重不動手,可卻不停騷擾。鳩摩智頓時就慘了。每當他想停下來休息的時候,蘇重就出現。每次都讓他無法安寧。

段譽時刻被鳩摩智提著,雖然同樣休息不好,但在移動過程中卻有時間閉目養神。累得狠了,還能在跑動過程中睡覺。可鳩摩智幾乎沒怎麼休息,一路上全憑藉高強武功支撐。到了此時已經疲憊到了極點。

看著似乎蒼老了十多歲的面孔,段譽對蘇重佩服至極。一個月來,蘇重和鳩摩智鬥智斗勇。從大理道姑蘇,兩人硬是了整整一個月。鳩摩智已經頻臨崩潰,蘇重卻神完氣足,根本不像連續追擊一個多月的人。相信用不了多少時間,就能夠一舉打敗鳩摩智,把自己救出去!

「快吃,吃完了我們就去慕容老施主家裡祭拜。」鳩摩智掃了一眼幸災樂禍的段譽冷聲道。

姑蘇慕容家地址隱秘,只要他帶著段譽進入湖中,就有時間甩掉追在後面的蘇重。掃了眼油鹽不進的段譽,鳩摩智心中一片森冷。他的耐心已經快要耗干。如果得不到六脈神劍,就殺了這小子。大不了在去一趟大理。他可不相信還有人能擋得住他。

他本來和慕容博約定,用六脈神劍換取進入慕容家武庫的機會。但他只帶來了段譽,沒帶來劍譜。不過,他對慕容家收藏的秘籍勢在必得。鳩摩智眼睛不自禁眯起,好似一條蟄伏已久的毒蛇。

慕容博早就死了,等到了慕容家。進不進武庫,就要我來說了算!

沒過多久,蘇重同樣走進了蘇州城門。和鳩摩智狼狽不一樣。蘇重一身白衣,依然還是那個血衣僧。六界真功玄妙無比。一個月來他徹底鞏固五界。身體無時無刻不在淬鍊,強大無比。

而且他有破界珠幫他入定,精神恢復的極其快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把鳩摩智折騰的這麼慘。一個月的磨練,蘇重越發自信。如果再次對上鳩摩智,他有信心付出一定代價將對方一舉格殺!

到了蘇州城,蘇重也不著急了。鳩摩智一定會去燕子塢慕容家。目標明確,蘇重不怕跟丟。鳩摩智以為能靠太湖水阻擋蘇重,可不知道蘇重追上他靠的完全是小灰。他跑的再遠,也會被飛在天上的小灰發現。

經過本源點孵化,小灰外在沒怎麼變。內力卻截然不同,體質早就超出了普通麻雀的額範疇,速度卻快的驚人。全力飛行幾乎趕的上先天高手。居高臨下,鳩摩智根本就躲不過去!

到了太湖,怎麼可能會放過王家和慕容家的秘藏武學。上個世界,整個江湖的武功秘籍讓他收羅了大半。這裡的秘籍他很可能已經有記載。但關鍵不在秘籍內容,在於附著在其上的本源點。

兩家那豐富的藏書,在蘇重看來可都是本源點!

「蘇爺,您真的是來就段譽的?」破一臉狐疑,接著恍然大悟:「我就知道,像蘇爺這種冷血的人,怎麼可能那麼熱心的去救人。你肯定從一開始就打算搶劫慕容家。蘇爺,您太無恥了1破一副我完全看穿你的表情。

蘇重臉一黑,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就你那德行還有臉罵我無恥?

破界珠內力量憑空降臨,破立刻被拉扯成了一張大餅。

「救命礙…有人要殺人滅口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