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五節 鳩摩智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節 鳩摩智之死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鳩摩智臉色難看,跑了一路,臨到頭來還是被追上了。

腳下一錯,想要繞過蘇重追趕段譽,卻再次被蘇重擋祝鳩摩智反而不急。不遠處就是慕容世家,他已經放棄六脈神劍,把心思都放在了慕容家武庫上。

心緒寧靜下來,看向蘇重的目光越發不善。從天龍寺被阻,到一路追趕北上,此刻又救走段譽。新仇舊恨加在一起,鳩摩智心中滿是殺意。

「小和尚屢次阻撓,真以為小僧不會降魔之法?」鳩摩智厲聲喝道。

蘇重絲毫不為所動,站在原地一言不發,死死擋住鳩摩智去路。面無表情目光堅定,任憑鳩摩智怎麼逼視,都不讓分毫。

鳩摩智冷笑一聲,雙手一顫。六道刀氣突兀飛出,你追我趕直射蘇重!

一路北上,段譽被鳩摩智抓在身邊。讓蘇重不敢動手。但鳩摩智為了得到六脈神劍,害怕壞了段譽性命,同樣不敢全力出手。這才有了兩人追蹤和反追蹤的不斷鬥爭。此時段譽順利逃走,不禁蘇重沒了顧及,鳩摩智也沒了牽絆。

六道無形刀氣快速絕倫,眨眼間來到蘇重面前。

砰砰砰……

一連串清脆異響,蘇重右手在胸前左右搖擺,就好似拍蒼蠅一樣。六道鋒銳灼熱的火焰刀氣,竟然就這麼被輕而易舉的擊碎!

「好快的成長速度,恐怕少林百年之內,都要數你武功天賦最高。」鳩摩智目光冰冷。他將來要打敗所有中原高手,他要威壓中原,為吐蕃開拓萬世基業。越是天才的武者,越要儘早剷除!

天龍寺內,鳩摩智清晰記得,蘇重雖然能空手擊碎他的刀氣,但絕沒有如今這麼輕鬆。這才過了多久?一個月而已。對方再次出手,竟然已經遊刃有餘!

殺!

雙手交叉,內氣鼓盪之間狠狠揮出。

嗖!

兩道刀氣一前一後,成十字交叉破空而出,周圍空氣瞬間被割裂。足有手臂長短的兩道刀氣,裹挾著滾滾熱浪,悍然沖向蘇重。

蘇重滿臉凝重,深吸一口氣。鯤鵬符瞬間變充滿天地元氣。右手橫在身前,感知牢牢鎖定兩道刀氣。不是他不想躲,而是他根本就躲不開。鳩摩智用精神力牽引刀氣,他的動作再快,也快不過鳩摩智的意識。

轟!

兩道刀氣尚未到身前,竟然就撞在了一起。來勢洶洶的兩道刀氣,瞬間分解成無數道細小刀氣。刀氣薄如蟬翼,靈動異常,好似一群蜜蜂。蘇重就是那吸引蜜蜂的花香。

又是這種把戲!

喝!

一聲怒喝,蘇重不閃不避。

叮叮叮……

刀氣打在蘇重身上,竟然好似無數鐵釘落地!

剩餘的刀氣從蘇重身旁飛過,支撐水榭的立柱好似豆腐一般,被刀氣一穿而過,瞬間成了馬蜂窩。刀氣余勢不絕,噗噗有聲的射入水中,竟然打死了幾條深水中的游魚,漂起殷紅液體。

不遠處段譽等人驚的臉色一白,本以為退開的足夠遠。沒想到仍然被戰鬥余**及。

「兩位姐姐,咱們快些划船。得多的遠一點兒,被波及到落進水裡可就不妙了。」段譽被嚇的一個踉蹌,險些栽進水裡。立馬催促阿朱兩人划船遠離。

阿朱兩人小臉煞白。他們不是沒見過武林高手。慕容復就是天下少有的絕頂高手。但他們從未親身經歷過頂級高手對戰場景。怎麼也沒先到,隔著十多米遠都能被波及到。看水榭被打成篩子的木質立柱和欄杆,兩人對視一眼,慌忙划船遠離。又跑開十多米,這才停船罷休。

「那個惡僧怎麼那麼厲害。」阿碧拍著胸口心有餘悸。

段譽穩住搖晃的身體,轉頭緊盯著水榭。

「那個大和尚是吐蕃大輪明王,武功非常厲害。可惜就是不休善果。竟然要強搶我們家的武功。沒得逞之後就把我一路綁到了這裡。如果沒有虛根一路上不停追趕,我就沒法子遇到兩位姐姐了。」段譽又是悲憤又是無奈道。

阿朱同情心大起,看段譽狼狽模樣就知道他沒少受折磨。越發覺得大和尚不是好人。不禁擔憂起蘇重:「段公子,那大和尚如此厲害。虛根小師傅不會有事吧?」

段譽聞言臉上滿是自信:「兩位姐姐放心。虛根功夫好得很。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四大惡人已經授首,殺他們的人就是虛根。」

「四大惡人死了?1阿碧滿臉驚詫。

「這位小師傅武功那麼厲害?」阿朱眼睛大睜,顯然被這個消息驚住了。

四大惡人是誰,那可是是為惡江湖多年,靠名字就能讓小兒止啼的人物。江湖上那麼多人想殺他們而不可得,他們家公子爺同樣奈何不了對方。沒想到竟然會被不遠處那個年輕小和尚殺掉。

他才多大?公子那麼年輕的時候,好像也沒這麼好的武功吧?阿碧情不自禁的開始拿蘇重和慕容復相比。

「當然厲害。當初就是虛根擋住的鳩摩智。這次沒了我當累贅,肯定能拿下那個惡僧。」段譽一點兒不因為自己累贅而不好意思,反而對蘇重的高強無力與有榮焉。

鳩摩智臉色陰沉似水,眯著眼睛僧冷的盯著蘇重。

蘇重衣服再次變得破破爛爛,破布條一般掛在身上狼狽不堪。鳩摩智感覺不到絲毫興奮。上次蘇重中了這招,渾身鮮血淋漓。可現在……鳩摩智盯著蘇重破布條之下的身體。細密的傷口竟然正在以肉眼可見額速度收口癒合!

好詭異的功夫!

鳩摩智心中的殺機濃烈的幾乎要噴薄出來。有這種快速回復的能力,假以時日,誰還能打得過他!鳩摩智瞬間就想到了這種功夫的可怕之處。如果用以傷換傷的打法,耗也能耗死別人!

不過,這種恐怖秘術要麼有著巨大缺陷,要麼就需要巨大代價。比如需要消耗打量內氣或者體力。鳩摩智對此十分篤定。

他絕不會想到,快速恢復的代價確實非常大,足足需要三道朝陽紫氣。但蘇重身居鯤鵬符,吸收草木精氣呼吸之間。且道種點燃精神之火,生命力的產生非常快速。根本就不怕消耗。

蘇重眯眼大量鳩摩智:「破,殺了這個傢伙,會得到不少本源點吧。」

「當然。這個大和尚可是個重要人物1破雙眼瞪的溜圓。

雙腿微曲,上身前傾,蘇重雙眼死死盯住鳩摩智。鳩摩智對蘇重的殺意由來已久,蘇重又何嘗不是。正面對抗,蘇重這是第一次耗費這麼長時間。是時候結束了!

殺!

蘇重身形驟然消失在原地。憑空出現在鳩摩智右側。一拳打向鳩摩智頭顱。

近戰?鳩摩智冷笑一聲。從天龍寺開始,他就仔細研究蘇重的功夫。身體素質強大,防禦力變態至極。能夠用血肉之軀抵擋外放內氣。但是對方至始至終都沒使用過內氣。

對方根本就沒有內氣!這個結論雖然太過顛覆,常人肯定以為是無稽之談。一個堪比先天的高手沒有內氣?開玩笑呢吧!但鳩摩智卻堅信自己的猜想。

既然沒有內氣,就說明沒有遠距離攻擊手段。正因為如此,對方才一直在不斷的試圖靠近!

鳩摩智嘴角咧出一個森冷的笑容。雙手合十,刀氣縱橫,一柄五米的無形長刀瞬間成型。對著蘇重懶腰一斬。

嗤!

整個聽香水榭都被一分二位,所過之處,一片光滑切口!

去死吧!

砰!

快速絕倫的刀氣竟然停了下來。鳩摩智不可置信的看著蘇重的手掌。五指冰冷成鶴嘴,四指在上,拇指在下。細嫩白皙的手掌竟然憑空捏住了他的霸道刀氣!

鳩摩智不驚反喜。他早就預料到蘇重身體防禦驚人,這一刀完全捨棄了火焰熱力。他把所有的精神力全部用來壓縮內氣。這是他生平最凝練的一道刀氣!用血肉之軀硬抗先天內氣?我會讓你知道這是多麼大的一個笑話!雙臂肌肉憤張,刀氣力量更大!

蘇重右手死死捏住虛空。那薄如蟬翼的刀氣竟然好似一條水桶粗的巨蟒。一股龐大的力量不斷翻湧崩騰。虎口瞬間被撕裂,血珠不要命的滴落。饒是他力巨大,抓住刀氣的胳膊也忍不住顫抖。

必須要擋住!蘇重感覺到了威脅。這一刀和之前的火焰刀完全不同。他有種感覺,如果真的被斬中,他必死無疑。而且還是會被腰斬而死!這一刀能夠破開他的防禦。

在這種危急時刻,蘇重越發冷靜。左手拳頭去勢不絕,狠狠砸向鳩摩智光頭。右手不斷顫抖,狠狠捏著刀氣不放。必須解決刀氣,不然自己必定會少一條胳膊!

刀氣,刀氣……對了!刀氣不就是能量嗎!蘇重不由想到了火影裡面的佩恩六道。其中有一個就是能夠吸收能量。自己身居北冥神功,鯤鵬符在胸中,怎麼會比那個傢伙差!

如果把鳩摩智的刀氣吸收了,會怎麼樣?

想到就做,鯤鵬符猛然震動,這是他第一次吸收他人內氣。

嗖!

蘇重的右手好似成了一個下水道口,鳩摩智霸道刀氣好似滿池子的流水,刺溜刺溜打著旋的就鑽進了蘇重手中。鳩摩智臉色大變。

蘇重左拳正中鳩摩智頭顱。蘇重力量何其大,鳩摩智又被北冥神功纏住,哪裡抵擋得祝

砰!

紅的白的瞬間爆開。

蘇重急急忙忙推開鳩摩智,右手朝著水面搗出。

咚!

一聲低沉嘯音,本就千瘡百孔的木質地板瞬間被洞穿。水面炸開一個巨大浪花。蘇重心有餘悸的鬆了一口氣,終於排除去了!剛才那一瞬間,吸入體內的內氣竟然和精神之火產生衝突。劇烈震蕩之下,險些讓鯤鵬符崩潰!

果然,別人的內氣不是那麼好吸的。每個人的內氣都有著獨有的精神印記,六界真功的根本又是對精神力的運用。道種和鳩摩智內氣相撞,不鬧起來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