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七節 逐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節 逐出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不僅視覺發生變化,就連意識也變得越發清明。在他退出破界珠后,一種心寧氣靜的感覺充斥全身。蘇重的心神好似變成了一面鏡子,外界的事物清晰的印照在心間。

「怪不得小無相功能模仿天下武學。不只因為內氣陰陽相濟又變化無窮,還因為內心的澄澈平靜。只有心足夠寧靜,才能夠生出無窮變化,而不至於迷失其中。」

這麼看來,小無相功必定對大腦有一定的開發作用。鳩摩智能成為大輪明王,多半依靠了小無相功。正是因為無相功讓他大腦開發,才更容易記憶理解佛經典籍,這才讓他講經辯法無往不利。

「小無相功陰陽相濟,但總的來說偏向於陰柔重視變化。看來八荒**唯我獨尊功注重的是剛強。真不愧是逍遙派三大神功,每一個都有其莫測之處。」

蘇重不知道逍遙派創始人,是不是明白功法中隱藏的符篆。對方可能不知道,只不過是從經脈作用,一步步推演而來。也有可能知道符篆,從高處著手,編纂出三大神功。

但不管如何,能夠在功法內構建出這種關乎規則的符文,足見逍遙派創始人的厲害。

蘇重不由對八荒**唯我頓尊功期待起來。

意外獲得的靈魂符文,讓蘇重修成道種。之後又從北冥神功中獲得鯤鵬符,讓蘇重知道,這種帶有偉力的符文有很多。他敏銳的察覺到,符文決定了內功的層次。普通內功根本構不成符文,或者說只不過是一個巨大符文的一部分。只有那些高深功法,才具備比較完整的符文。

七十二絕技雖好,更多是對內氣的運用,蘇重沒從其中發現符文。失望之餘,又在預料之中。畢竟不能和北冥神功相比。

……

少林寺,達摩院。

玄難端坐在靜室內,左手邊坐著少林方丈玄慈,右手邊坐著戒律院首座玄寂。

三人師從同一師傅,交情甚好。今天齊齊聚在這裡,為的是如何對待蘇重。

「真沒想到,虛根一下山,就誅殺了好些惡人。就連四大惡人都死在他手中。這幾人作惡多端,要不是跑的快,又投靠了西夏一品堂。早就殺了他。沒想到竟然被虛根撞上,還把他們殺了。大快人心1玄寂滿面紅光。他雖掌管戒律院,可卻並不冷酷。只不犯戒律,他便一直是個良師益友。而且他處事公平,少林年輕一代對他頗為信服。蘇重能殺掉四大惡人,揚了威名,他從心中高興。

「之前竟然沒人發下虛根是個武學奇才,還是玄難師兄眼光雪亮。」玄寂滿臉佩服和恭喜道。

玄難不僅沒有高興,反而滿臉無奈苦笑。

「師兄這是怎麼了?達摩院出了個天才,師兄應該高興才是。」玄寂不解。

玄難只是搖頭苦笑,並不說話。

玄慈面無表情:「師弟有所不知。虛根膽大妄為,竟然在城牆上到處刻畫武功。天下習武之人驟然增多,不知造就了多少殺業。大宋官家對此頗為不喜,前段時間派使者前來,讓我們必須處理虛根。」

玄寂臉色一變,少林好不容易出了個天才,竟然一出山就招惹了整個大宋高層。這不是作死嗎!

「早知道,就不該讓他下山。要是在少林閉關個二三十年,也就不會有著禍事。」玄寂不甘道。

玄慈眼皮垂下,讓人看不清他眼中情緒,緩緩道:「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既然大宋官家打了招呼,我們就不能坐視不理。汴京離這裡可不遠。萬一發兵攻山,少林千年紀也怕就要毀於一旦。」

「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玄寂不甘心。

玄難長嘆一口氣:「要是有辦法也不至於這麼被動。希望虛根晚一點兒回來,這樣咱們也就有了借口拖延。」

玄慈冷哼一聲:「早晚都要面對。拖的越久,越容易出變故。而且虛根小小年紀,一下山就直接間接的掀起無數腥風血雨。心狠手辣,實在不像我佛門弟子。留在寺中,早晚會引來禍患。」

玄寂臉色一變,他聽出來了。方丈玄慈打算把虛根逐出少林!轉頭看向滿臉凄苦的玄難。玄寂終於知道玄難為什麼這麼一副表情了。如果是面壁思過還好,但逐出少林……

達摩院好不容易有了個好苗子,培養得當,很可能就會繼承玄難兄的衣缽,沒想到出了這種變故。

玄寂長嘆一口氣,雖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接受現實。少林家大業大,萬一引起大宋官家的不滿,滅頂之災就在眼前。為了整個少林,驅逐蘇重成為必然。

「按戒律,逐出少林可是要廢掉武功的?可是虛根……」玄寂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玄慈目光閃動,蘇重可只是練了羅漢拳埃練內氣都沒有,怎麼廢?難道要打斷手腳?他很想說把羅漢拳也廢掉。但他不能這麼說。羅漢拳傳播廣泛,即使是少室山下的佃戶們,都有不少會練。這種武功都要廢掉,他這個少林方丈也就當到頭了。

「方丈,玄難師叔,玄寂師叔,虛根回來了1一個小和尚突兀闖入達摩院,滿臉驚喜道。

玄慈眉頭一皺,仍不住呵斥道:「回來就回來,毛毛躁躁的像什麼樣子。」

那報信和尚頓時嚇的唯唯諾諾不敢言。蘇重行走江湖,短短一年博得了一個血衣僧的名號。這讓一種年輕僧人崇拜不已。天下威名的北喬峰,是我們少林弟子。赫赫有名的血衣僧,也是我們少林弟子!一眾弟子無不自豪。

「首座、方丈、玄寂師叔,我回來了。」蘇重淡然走進達摩院內堂,恭敬行禮。他一手拖著個木箱,一身白衣飄飄。雖然長得並不出眾,但氣質獨特,讓人忍不住眼前一亮。

玄難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你方丈師伯有事吩咐,你好好聽著。」

蘇重心頭一跳,似乎有些不對勁兒。

「天下瘋傳的農夫四式是不是你傳播出去的1玄慈陡然喝道。

蘇重眉頭一皺,對玄慈頤指氣使心生厭煩。但身在少林,蘇重不想招惹方丈,老老實實的點頭承認。

「是你就好。」玄慈面無表情:「那北方綠林一眾人,也是你殺的啦?」

蘇重眉頭皺的更深:「無惡不作之徒,死有餘辜,是我動的手。」

「那就沒錯了。」玄慈滿臉肅然:「虛根自下山之後,仗著武力強橫,肆意製造殺業違反寺規。今天當著你兩位師叔的面,我要把你逐出少林,你可心服。」

蘇重眉頭一挑,逐出少林?他還巴不得離開少林呢!

只不過,怎麼好好的就要把自己逐出少林?按說犯了戒律,要麼挨棍子,要麼面壁思過。逐出少林的懲罰可不是一般的重。對上玄慈森冷目光,蘇重突然有些明白過來。玄慈這老和尚是在為葉二娘報仇!

「弟子沒有異議。」

蘇重的平靜讓三人非常詫異。他們本以為蘇重會大吵大鬧,但唯獨沒想到蘇重會這麼平靜的接受。

「首座,弟子此次外出,意外獲得了些東西,還請手下。」蘇重順手把木箱扔給了玄難。

玄難接過木箱道:「既然是你得到的,就是你自己的,不用給我了。」說罷就要扔給蘇重。他雖然不是蘇重的師傅,但也相處了一段時間。一直愛惜蘇重習武天分,他想給蘇重留些東西。

「首座還是打開看看的好。」蘇重大有深意道。

玄難心中詫異,依言打開木箱,臉色猛然一變。「你從哪裡得到的這東西1玄難厲聲喝道。

「師兄,是什麼東西?」玄寂從來沒講過師兄這麼驚駭。伸頭看了一眼木箱內的東西,臉皮立即一陣顫抖。

金……金剛指,拈花……拈花指!這是少林七十二絕技!玄寂呼的一下站了起來,眼睛死死盯住蘇重。少林寺七十二絕技不是好好的在藏經閣中躺著嗎?怎麼被這小子從寺外帶了回來?難道少林絕技已經流落江湖?

想到眾多江湖人,人手會一種絕技的恐怖場面,玄寂臉色頓時蒼白無比。

玄慈這會兒也看到了木箱之中的內容,瞳孔驟然縮成針狀。他一輩子都耗在了少林方丈這個位置上,不求發揚光大,但絕不允許少林衰退。可如今七十二絕技竟已流落江湖。他顧不得報復甦重,雙眼靜靜盯住蘇。

「虛根,看在少林把你養大的份上,告訴我是怎麼回事?」

蘇重心中不屑一笑,剛才還厲聲呵斥,決然把自己逐出少林,現在卻又來打感情牌,玄慈真是什麼臉面都不要了。蘇重並沒有趁機刁難,把經過明明白白的告訴對方。信不信就不歸他管了。

交代完以後,蘇重施施然離開少林。玄難、玄寂不放心,還想著留下蘇重。讓他呆一段時間,等弄清楚始末在讓他走。玄慈卻一反常態,竟然直接就放了行。

蘇重懶的去想其中彎彎繞,大步走出少林。頓時有一種天高分鳥飛的感覺。

「蘇爺,這有什麼高興的。你這一痛快,可就浪費了一個本源點。為了給你找個靠山,當初可是耗費了大代價的。」破對蘇重這種不拿本源當回事的態度極其不滿。

「現在咱不已經是血衣僧了嗎?少林寺的身份不要也罷。」蘇重不以為意。傳播出去的農夫四式已經出境成效。

冥冥中,已經有絲絲縷縷的本源向他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