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八節 蕭遠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節 蕭遠山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玄慈那老禿驢真不是東西1破憤憤不平。

「沒事,不就是被逐出少林嗎。天下之大,何處不能容身。」蘇重看的很開。

「可惜了那麼一大筆本源。」破滿臉惋惜。

蘇重:「……」原來不是在安慰我。

「蘇爺,咱們去哪?臨走了,要不要去闖一闖藏經閣?」破眼睛瞪的溜圓,滿臉認真。

蘇重不理他,這貨又開始攛掇自己去踩雷。那老和尚蹲在藏經閣,自己去不是找屎嗎?他能殺的了鳩摩智,但那老和尚可比鳩摩智高出去一個等級。

「去看看喬三槐,順便把他們遷走。喬峰上次幫了我大忙,我自然要還回去。」蘇重道。他離開蘇州不久,喬峰身世就轟傳天下。難得參與雁門關一役的人聚集的那麼齊,蕭遠山怎麼會不動手。如此一來,喬峰養父母就危險了。這對老人死的實在不值。

喬三槐夫婦就住在山腳下,有小灰探路,蘇重很快找到一處小村莊。進入村子,隨便找了個人打聽了一下,蘇重就得到了喬三槐家的地址。

「三槐公可在家?」站在木籬笆外,蘇重揚聲問道。

「在家,誰啊?」隨著蒼老聲音,一個滿臉皺紋的老人走出房間,疑惑的看著蘇重。

「不知小師傅找小老兒有何事?」喬三槐小心翼翼問道。少林寺佔據嵩山,聲勢浩大。佔有極大一片的土地。山下這些人大多都是少林寺的佃戶。兩者的關係,其實就是變相的地主和佃戶的關係。

少林終究是佛門之地,這些佃戶雖然生活依舊不好,但比其他地方要好不少。不過也有品行敗壞的和尚,做出的額齷齪事情同樣不少。所以,面對少林和尚,這些山下佃戶敬畏兼而有之,一貫保持著敬而遠之的態度。

喬三槐尤其害怕接觸少林和尚。喬峰就是少林方丈玄慈送到他家寄樣。可從小養大到,早就當成了親兒子,總是怕被要回去。見到蘇重,喬三槐有些緊張。

「三槐公不必緊張,我和喬兄是好友。上次去大理辦事,在蘇州遇到了他。他每每談及老父母,總是說自己不孝。不能在二老面前侍奉。雖然作了丐幫幫主,卻也沒了時間回家看望二老。小僧交了這麼一個好朋友,自然要為喬兄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這才來拜訪三槐公。」蘇重溫聲道。

「是峰兒的朋友?快快進來。」喬三槐滿臉驚喜,連忙拉開籬笆門,把蘇重迎接進來。

「峰兒在外面過的怎麼樣?」這會兒他也顧不上畏懼,焦急的詢問起喬峰現狀。

「三槐公放心。喬兄做了丐幫幫主,統領無數好漢。江湖上有『北喬峰』的稱號,名聲赫赫。」

「是嗎?」喬三槐滿臉驚喜,不一會兒喜色收斂,又露出擔憂神情:「峰兒闖出那麼大的名頭,要是有人找他麻煩怎麼辦?」他不自禁小聲嘀咕。

蘇重感慨一嘆。找麻煩?那都是小事情。現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殺他而後快。想到這裡,蘇重也不耽擱。

「三槐公有所不知。我這次來,是為了讓二老搬家。喬兄這些年積攢了一些財貨,在天子腳下開封府置辦了一處宅院。打算今後安家之用。喬兄忙於丐幫事務,根本就沒時間打理。這才讓我來接二老去開封給他看家業。」

「要搬家?」喬三槐面露遲疑,故土難離不是一兩句話能說清。人總是習慣於熟悉的環境。

蘇重決定加一把火:「三槐公有所知道,喬兄已經遇到了紅顏知己。兩人郎才女貌般配的很。過不幾年,三槐公可能就要抱孫子了。偌大家業,還需要三槐公去好好主持。」

喬三槐聽到孫子兩字,頓時眼睛一亮。剛才的遲疑,瞬間便被驚喜所取代,幾乎不怎麼考慮,就答應了搬家。招呼了蘇重幾句,急匆匆趕進屋內。不一會兒就聽到了兩個老人的交談聲。驚喜擔憂等情緒隔著窗戶不斷傳入蘇重耳中。

蘇重無奈搖頭。六界神功雖然小成。但精神力依舊沒恢復上一世水準。六界神功太佔用精神力。不然以他對精神力運用,只要一開口,喬三槐立刻就會答應。不會像現在一樣,還需要從旁邊引導。從破界珠內取出紙筆,寫了一封信準備留給喬峰。自己不聲不響把喬三槐帶走,總要留些訊息的好。

他沒寫具體搬家地址,只是讓喬峰來找自己。萬一這信被蕭遠山得去,這個變態會說不準還真會慢慢找過去把喬三槐殺掉。妻離子散一輩子,蕭遠山的心理狀況扭曲至極。這種可能性非常大。蘇重不得不防。

寫完信,喬三槐夫婦也已經走了出來。大包小包的弄了不少,但卻不是什麼貴重東西,鋪蓋什麼的包了好幾個大包。

「三槐公,不用帶那麼多東西。喬兄早就已經準備下了,這些東西帶過去也沒用。」

喬三槐和喬氏兩人有些尷尬,但卻捨不得扔,俗話說破家值萬貫。喬三槐剛想開口。一塊磨盤大巨石湊夠門外飛來,朝著他面門直直打過來。他就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哪經歷過這種危險境況!

蘇重臉色一變,他身後就是喬三槐夫婦。他如果躲到一旁,兩人必死無疑。右手炮彈般砸出,正中巨石中心。

砰!

巨大石塊頓時被蘇重一拳打碎,左手不斷撥動。碎石塊好似被分開了的洪水,從他身體兩側飛過。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蘇重發現竟然有一個黑影鑽入他懷中!

好陰險!這人剛才鐵定藏在巨石背後,趁著蘇重注意力集中在巨石之上,驟然竄出直取中宮!

蘇重猛然揚起右腿膝蓋,左手彎曲,手肘狠狠下砸。精準而快速的反應,如果這兩下攻擊奏效,對方不死也得重傷。

他的反應不可謂不快,但蘇重沒想到對方的反應同樣滑溜無比。兩隻手一上一下,動作詭異扭曲,但卻成功的抵擋住了蘇重狠辣攻擊。來得快去快,好似利箭般瞬間飛退至十多米外。

兩人幾下交手,兔起鶻落只用了三息時間。喬三槐直覺眼前一花,一顆大石頭就被身前小和尚打碎,一道黑影就飛到了遠處,顯出一個黑衣人影來。他一輩子都沒經歷過這種高手過招場景。頓時被嚇的臉色煞白,要不是兩個老人相互攙扶,早就坐倒在地。

「你是誰?不知道這兩人乃是喬峰父母,你就不怕喬峰收拾你1蘇重沉聲道。對方蒙著臉,蘇重不確定他的身份。萬一要是慕容博那隻老狐狸呢?

「喬峰?哼!他現在自顧不暇,哪裡有功夫來理會我。」黑衣蒙面人聲音沙啞,好似夜梟,說不出的低沉陰森。

「峰兒?峰兒怎麼了?」喬氏顧不上害怕,急忙詢問。

「住口!峰兒是你能叫的嗎?」黑衣人陡然厲喝,殺氣四溢,陰冷出好似獨行孤狼。

喬三槐夫婦頓時被嚇得渾身顫抖,殺氣撲面而來,好似大冬天裡被人從頭到腳潑了一盆冰水一般。

蘇重身形閃動,擋住黑衣人充滿殺意的視線。心中不由一笑,看這反應,這人就是蕭遠山了。

「蕭遠山。」蘇重篤定道。

黑衣人瞳孔驟然一縮,身子驀地弓起,好似受了驚嚇的狸貓。身形憑空消失在原地,竟然一言不發瞬間動手!雙掌齊齊打出,兩個金黃色掌印,好似一塊黃金鑄就碑文,對著蘇重當頭拍下。

大力金剛掌!

來得好!蘇重不閃不避,沉腰立馬,雙拳齊齊搗出。

鐺!

勁風肆意,拳掌相交,竟然發出金鐵交及之聲!金色掌印打在蘇重拳頭上,巨大的掌印和蘇重肉拳形成鮮明對比。蘇重拳頭安然無恙,但蕭遠山的金剛掌印,卻像是碎裂的琉璃。蛛網般裂紋從蘇重拳面之下開始蔓延,迅速布滿整個掌櫻

砰!

掌印炸開,掀起一陣狂風。蘇重得勢不饒人,拳頭狠狠搗入蕭遠山手掌。蕭遠山像是被一柄重鎚砸中,怒矢般飛退。手掌左右撥動,拍碎數顆大樹,這才卸去巨大力道。

「小和尚好大的力氣,你也是少林寺的和尚嗎?」蕭遠山微蹲幾乎半跪,抬起頭死死盯著蘇重滿是恨意道。

蘇重一怔,旋即明白過來。對方看自己功夫好,想當然把自己當成了少林嫡傳。他和玄慈之仇不共戴天,自己也受了牽連。

「我剛被玄慈逐出少林。」蘇重玩味道。

蕭遠山眼中露出奇光,死死盯著蘇重,這麼年輕就能抵擋自己一招大力金剛掌。放眼天下,也只有峰兒有如此武學天賦。玄慈那禿驢腦子進水了不成?把這麼個習武天才往外趕?不過……他被逐出少林,對玄慈應該充滿恨意吧。蕭遠山詭異一笑,突然有了主意。

「小和尚,只要你讓開。我不僅不會殺你,還會告訴你一個有關玄慈的大秘密。若這個秘密轟傳天下,玄慈必定身敗名裂1蕭遠山滿是誘惑道。

蘇重古怪的看著蕭遠山,玄慈的秘密?

「我連他老婆葉二娘都殺了,他哪裡還有什麼秘密。」

蕭遠山頓時愣在當常自從查出這個秘密,他特意把虛竹搶走送到少林寺,讓父子兩人****相見卻不得相認。為了效果最大化,他隱忍十多年不曾泄露半點訊息,沒想到蘇重竟然一清二楚。

「你以為他為什麼把我趕出少林?」蘇重不屑反問。

蕭遠山臉色陰沉似水,非常難看。狼一樣的目光死死盯著蘇重,他突然明白過來。葉二娘一死,就真的死無對證。他想用這個秘密讓玄慈身敗名裂,已經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