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九節 開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節 開封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你到底讓不讓開1蕭遠山目光冰冷毫無情緒。

蘇重渾身不由自主的一緊,好似被猛獸盯住一般。蕭遠山這是要拿自己泄憤!

「我覺得你還是收起殺氣比較好。」蘇重對蕭遠山看死人一樣的目光視而不見:「不然你就再也無法知道,你真正的仇家到底是誰。」蘇重十分篤定。蕭遠山下半輩子幾乎全是在為報仇而活著,他所有動作的出發點,全是自身的仇恨。

果然,蕭遠山皺起眉頭,收斂自身殺氣:「我的仇人只剩下一個玄慈,你以為我會相信你。」他看向蘇重的目光滿是不信,心裡卻不自禁跳動起來。他實際上並沒有表面上表現的那麼不在乎。

蘇重不理會蕭遠山擠兌,他也沒打算隱瞞:「你就不奇怪,當年玄慈為什麼要帶著人去圍殺你?」

「你想說的就是這個?」蕭遠山心中一松,冷冷笑道。他早就將當年遭遇的願意調查清楚。

中原江湖的武者,不知從哪裡得到消息,污衊他想要盜取少林寺武功秘籍。不問青紅皂白,圍上他就殺。他妻子就直接死在當場,蕭遠山奮力殺敵,可妻離子散心中全是絕望,后跳崖自殺。要不是山崖下青松接住了他,他三十年就死了。

劫後餘生,再加上蕭峰並沒死,他便斷了自殺念頭。不僅如此,為了報復少林。多年來他屢次光顧藏經閣,幾乎把藏經閣內的武功全都看了個遍。他只等玄慈身敗名裂,就把少林武功散播天下。讓少林吞下自己種的惡果!

可是,蕭遠山滿臉陰鷙的盯著蘇重。這個小和尚明竟然直接把葉二娘給殺了,這讓他的計劃完全落空。

蕭遠山心中一動:「你不會是玄慈的嫡傳弟子吧。」他越想越覺得有道理。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的通。

「正因為你是玄慈弟子,你才會知玄慈就是當年圍殺他的帶頭大哥。而只有那種堪比親兒子的嫡傳弟子,才有可能被玄慈告知他的齷齪過往。甚至殺葉二娘都是玄慈安排的1

蕭遠山直覺一股寒意從背後直衝而起。玄慈為了自己的名聲,竟然要殺自己老婆?!好狠辣的心思。他自問心狠手辣,但也絕不會做出這種事情。這就是當年帶頭大哥的真面目嗎?

「好陰毒0

蘇重好笑的看著蕭遠山。能把自己嚇著,也是一種能力。

「我殺了葉二娘,玄慈心裡可能真的會鬆一口氣。但說我和他是一夥兒的?您的想象力就太豐富了。我要是他徒弟,他為什麼要把我逐出少林?」

蕭遠山冷冷的看著蘇重:「哼!逢場作戲罷了1他認定了蘇重和玄慈是一夥兒。剛剛壓制下去的殺氣再次爆發出來。

感覺到撲面而來的殺氣,蘇重收起臉上笑意,皺眉盯著蕭遠山:「你就沒想過,當年是誰告訴了玄慈關於你的假消息?」

蕭遠山心中一動,旋即把搖擺的心神壓下,這是在誤導自己!

蘇重眉頭皺的更深,他沒想到蕭遠山因仇恨深深埋入心中,竟然已經偏執道如此境地。他礙於蕭峰身份,蘇重對蕭遠山一直抱有一種溫和態度。總希望能夠通過語言將起勸導入正途。

但看到蕭遠山固執模樣,蘇重不耐煩起來。怪不得最後他能夠被掃地僧點化。正是因為他的執念太深。沒有大執念,就不會有大解脫。

「當年告訴玄慈假消息的人叫慕容博,他是慕容世家上一代家主。慕容家是五代十國時期燕國拓跋氏後裔,這些年來一直做著恢復國家的大夢。每一代慕容家主無不以此為己任。上人家主更加瘋狂,甚至給自己兒子取了個名字就叫慕容復。三十年前,他就想通過殺死你來引起宋遼戰爭,他好從中漁利。計劃進行的很順利,你全家都消失了。可惜,宋遼並沒打起來。他只能假死隱遁。不信你可以去蘇州燕子塢挖開慕容博的墳看看,裡面絕對是空的。他不僅沒死,而且還在活蹦亂跳。」

蕭遠山被這一連串的訊息砸的愣在當常蘇重的話有理有據非常符合常理。即使他依然固執,但仍然止不住的心旌搖動。

蘇重見他竟然還在遲疑,頓時不耐煩起來。金剛大力隨心流轉,腳下地面都市被蘇重踩成蛛網狀。

「喬兄雖然是你兒子,但你可曾養過他一天?嫌棄三槐公夫婦是漢人?你老婆難道不是漢人?!真說起來,養育喬峰的三槐公才算他真正的父親。你三十多年躲在少林寺,對喬兄不聞不問,你還有臉說喬兄是你兒子?!想要殺這二人,先過我這一關1

蕭遠山顧不上思考關於慕容博的信息是不是正確,死死盯住蘇重,眼中滿是驚駭。他對蘇重的呵斥一點兒反應也沒有,不管怎麼樣,喬峰都是他兒子。

他在乎的是蘇重的力氣。隨意一錯腳,就把地面踩裂。這和尚好大的勁道。難道剛才他還留了力?

自從殺掉鳩摩智,蘇重一路北上,六界神功無時無刻不在進步。精神之火點燃,他每天能夠消化的草木精氣大大增加。他以前只能消化吸收六道朝陽紫氣。但如今,他一天能夠消化掉六十道朝陽紫氣還不止!從蘇州回少林,蘇重慢慢悠悠的走了一個多月,六界真功再次上升一個台階。如果在和鳩摩智打一架,出其不意,蘇重能瞬間將他殺死!

蕭遠山瞬間作出決定,也不打招呼,身形閃動之間,消失在原地,竟然遠遁而去。

「他……他走了?」好半晌,喬三槐哆哆嗦嗦的問道。他被嚇的不輕。

「走了。」蘇重看著蕭遠山遠去的背影漠然不語。等小灰從天空飛下來,蘇重接收到蕭遠山蹤跡訊息后,蘇重終於確定,對方真的遠遁而去。蘇重不禁一嘆。來的迅捷凌厲,走的果斷決絕。真是狼一樣的性子!

蘇重十分肯定,如果不是自己展現強大力量。蕭遠山絕對會殺死自己才會罷休。即使暫時無法奈何,他也會藏在一旁伺機而動。就像是耐心捕獵的獨狼。

「峰兒……峰兒是不是出事了?這個黑衣人,他……他是?」喬三槐老實,但不代表他笨。剛才蘇重兩人對話,他聽得一清二楚。已經隱隱有所猜測。

「不錯,他就是喬兄的親生父親,叫蕭遠山。」

喬氏身子一晃,要不是喬三槐扶著,早就昏倒在地。

「那……那他為什麼要來殺我們?」喬三槐滿是憤怒和委屈。即使你要把兒子要回去,但我們怎麼會說也是把你兒子養大的人。怎麼還會因此招來殺身之禍?

「一個瘋子,不用理他。」蘇重確實是這麼想的。

「可……可是……」喬三槐還想說什麼,蘇重擺擺手打斷了他:「三槐公,我也不瞞你,喬兄確實出了些問題。他的生父是大遼人,乃是異族。喬兄身世被揭曉,身處爭鬥漩渦。二老在這裡,可就危險了。如果今天不是我來了這裡,二老可能再也見不到喬兄。還是早早離開的好。」

喬三槐雖然被嚇的厲害,但卻也終於下定了決心。

「我們跟你走。不能讓我們成為峰兒的累贅。」

喬三槐一語點鐘問題關鍵。蘇重呵呵一笑:「三槐公就不怕我對你不懷好意?」

喬氏頓時一哆嗦,有些畏懼。喬三槐心裡一驚,但卻強作鎮定:「要殺我們,剛才就不用攔著那個蕭什麼了。我們就是兩個老傢伙,脖子以下都算進了土,頂天不過兩條命,還有什麼好怕。」本來是壯膽的,說著說著,還真鎮定了下來。

蘇重也不辯解,帶著兩人直接離開了小村。知道事情緊急,兩人也不留戀那些收拾的東西了。只帶了換洗衣物,一些乾糧銀兩,輕裝出行,跟著蘇重就走了。

蘇重雇傭了一輛馬車,一路走寬闊官路。大把銀子下去,車夫把車趕的又快又穩。只用了五天時間,就到了開封。蘇重找了一處客棧,把兩人安置下。

喬氏疑惑穩蘇重:「小師傅,不是說峰兒買了院落了嗎?怎麼還要住客棧?多費錢。」

蘇重還沒說話,喬三槐一把把她拉倒身後:「老婆子碎什麼嘴,一切有小師傅安排,等著住大房子就是。」

蘇重笑笑不以為意,徑直走出客棧。

「你怎麼不讓我說?」喬氏哪裡看不出丈夫有意阻止。

喬三槐坐在床沿上,點上旱煙吸了兩口,長長吐出一口氣。

「你還沒看明白嗎?峰兒根本就沒買什麼房子,是這位小師傅要買房子。這才讓我們先在客棧住下。」

「那他不是在誆我們嗎?」喬氏急了:「他要是對峰兒不利怎麼辦?」

喬三槐使勁吸了口煙,眉頭緊鎖:「應該不會,看這一路上表現,虛根小師傅雖然性子冷了些,但不算壞人。我還在路上多次找借口停車讓他做事試了試他,也沒對咱們表現出什麼不耐煩。要不就真的是峰兒好友,要麼就有大企圖,想讓峰兒給他辦事。」

「那怎麼能行,咱們不能拖累了峰兒?要不……咱們跑吧1喬氏心裡發慌。

「不用跑。」喬三槐仔細思量了一番:「也跑不掉。他要真對峰兒有企圖,咱們怎麼也跑不了。你不是沒見過他的武功。磨盤大一塊石頭,一拳頭就打碎了。天生神力也沒這麼厲害。要真是峰兒朋友,咱們也不用跑。而且你不要忘了這裡是哪裡?這裡可是開封,是大宋汴京,天子腳下。城裡到處都是官家的人,咱們遇到不測的可能非常校要是那個小和尚真的不懷好意,就不會帶咱們來這裡。更應該往山溝里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