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節 風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節 風波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嘿。聽說了嗎?少林出了個了不起的叛徒。」一個四十多歲矮胖商人低聲道。/

「叛徒還能有什麼了不起?他既然做了叛徒,早晚會被少林剿滅。」說話的是一個滿臉髭鬚的黑臉大漢。他是個鏢頭,很清楚江湖的殘酷。一個人和整個少林作對?做夢還差不多。

「你還別不信,這消息是少林玄慈放出來的。這個血衣僧虛根做了一件驚天大事,不然也不會引動這位大人物。」矮胖商人神神秘秘道。

「什麼大事?」黑臉大漢被勾起好奇心。

矮胖商人為自己的獨家消息滿臉得意:「他偷了少林寺的武功秘籍1

「哦1黑臉大漢眼中精光一閃而過:「他偷的是哪本秘籍?」但凡是個江湖人,就沒有不對武功垂涎的。

「是少林七十二絕技1商人嘿然一笑:「你說他是不是個了不起的叛徒。」

「七十二絕技?全部?」

「全部1矮胖商人激動的滿臉漲紅。

黑臉漢子悚然而驚,能從少林寺偷出震寺絕技,絕對不是普通人。在整個少林歷史上,從來沒有人這麼干過。轉瞬間他的目光就變得熾熱無比,如果能獲得其中一樣絕技,豈不是便能夠橫行天下!少林七十二絕技就是頂級武技的保證。

「血衣僧長什麼樣?」他陡然站起來,激動問道。

一隻手悄無聲息的按在他的肩膀之上,他只覺雙腿一軟,又一屁股坐了回去。幾次發力想要站起,竟然怎麼也無法成功。按在肩膀上的手掌力道並不大,但卻像是礁石一樣穩固,總是有一股奇異力量把他的力氣分流轉走。無論他怎麼掙扎,都無法逃脫只手之下。

黑臉漢子登時臉色煞白。高手!

「能不能把剛才的事情再給我說一遍?」一個蒼老而溫和的聲音陡然響起。

一個身著灰衣鬚髮花白的老者,不知什麼時候坐在了黑臉漢子旁邊。老者雖然滿臉皺紋,但依稀可以看出年輕時是個頗為俊朗的人物。矮胖商人縮著脖子,剛想偷偷溜走,被老者瞥了一眼,登時老實坐在原地。

一刻鐘后,老者就像是來時一樣,悄無聲息的消失在客棧中。矮胖商人和黑臉大漢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忌憚和恐懼。如果不是太陽正烈,他們都以為自己遇到了鬼怪。但黑臉大漢清楚,老者不是鬼怪,而是絕頂高手。

黑臉大漢剛剛升起的貪念,頓時消失的乾乾淨淨。有這種人物參與其中,絕對不是他一個江湖三流鏢師能插的上手。

「咱們還是快些走吧,我總覺得江湖要不太平。」黑臉大漢有種心驚膽顫的感覺。

矮胖商人點頭如小雞啄米。他雖然不是江湖人,但卻是商人。把握商機形勢幾乎成了本能,他敏銳察覺到,似乎有一場爭鬥漩渦正在慢慢醞釀。他雖然只能看出一點邊角,但足夠讓他判斷出江湖現狀,江湖恐怕要亂了。

……

慕容博坐在茶樓二樓,透過窗戶就能看到汴京的繁華街道。可他的心思並不在這上面。

「虛根?他是怎麼得到七十二絕技的?」慕容博想不明白。三十年間,他去少林藏經閣的次數數都數不清。除了一個和他年紀差不多的黑衣人,他再沒見過其他闖入者。

「難道虛根就是那個黑衣人?」

慕容博旋即否定了這一猜測。他和黑衣人交手三次,雖然沒說過話,卻非常肯定,對方是個和他差不多年紀的老者。而且黑衣人武藝高強,不下於自己。可據傳聞血衣僧虛根只是個不到二十的年輕人,他在怎麼天才也不可能有那樣的武功。

「難道是他的後輩?」慕容博若有所思:「也可能是鳩摩智的手筆。」

他非常清楚鳩摩智的本質。看似謙虛有禮低調溫和。實際上野心勃勃心性冷漠。用七十二絕技攪亂江湖,鳩摩智才好從中漁利。如果這真是他做的,就連慕容博也不得不佩服鳩摩智的手筆。

「不管是誰,整個江湖已經暗潮湧動。既然如此,那我就加一把!」慕容博眼中光芒閃爍。

……

「蘇爺,可別怪我沒提醒你,有人在跟蹤你喲?」破一副準備看好戲的樣子。

蘇重慢悠悠的走在汴京街道,周圍是熙熙攘攘的商販走卒。人流擁擠,但每當蘇重走過,周圍的人就會不自主的讓開。這是他用幻術引導的結果。隨著時間推移,他的精神力在慢慢增加。雖然不能和前世相比,但藉助強大身體,製造些視覺幻術並不困難。

他眼角餘光往後瞥了一眼。忙忙碌碌的商販,討價還價的商人。一切看似都那麼正常。蘇重不以為意的收回目光繼續走。

「隱藏能力還挺強。」蘇重心中疑惑,到底是誰在跟蹤他。

「應該屬於一個組織。只有經過系統的訓練,才能把自己完全融入周圍環境。即使先天高手,如果不仔細搜尋,也很難發現對方。」破滿臉讚歎,旋即有納悶起來:「蘇爺,我不記得您的罪過什麼殺手組織或者隱秘勢力啊?就憑那些山賊土匪,能有這樣的手段?難道玄慈那老禿驢還準備了什麼秘密死士?他想幹嘛1破眼睛瞪的溜圓,滿是氣憤。

「破,你似乎忘記了,我不禁得罪了殺手組織,而且得罪的還是江湖上最大的殺手組織。」

「大宋官府?」破有些不確定。

「準確的說,是趙家皇帝。」蘇重譏諷道。自己位子來路不正,就大肆重文抑武。蘇重從離開少林開始,就一刻不停的傳播農夫四式。隨著時間醞釀,爆發出了不可估量的力量。百姓是最弱的群體,好似螻蟻。但同時他們又是最強大的力量,當被逼迫到絕境時他們同樣會反抗。而蘇重給了他們一把鋒利的刀。由於困境或者貪婪,他們會忍不住用這把刀,由此引起的動蕩可想而知。大宋朝廷怎麼可能不對他動手。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一個宋朝,一個明朝,壓制武將的結果就是,宋、明兩朝末年無比凄慘。

蘇重不動聲色,左看右,自然而然的就鑽進了一處衚衕。

一個本來在買青菜的二十多歲青年緩緩站起,不動聲色間掃了蘇重消失的衚衕一眼。和對面和龍鬚面的酒糟鼻大漢對視一眼,毫無異狀的起身離開。同樣悠閑而自然的走進衚衕。

「人呢?」

衚衕不大,不到兩米寬,長有十多米。站走衚衕口就能看到另一邊。

「邢哥,這傢伙走的真快,咱們趕緊追吧。」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有些沉不住氣:「這可是柳總部頭點名要抓的人。而且死活不論,只要抓到就有十萬兩的賞錢。即使上下截留打點,也足夠咱們哥倆買地安家做個大地主了。」

酒糟鼻邢哥皺著眉頭,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不要衝動小五,難道你忘了柳大人的警告。對方武藝高強,發現對方之後不要妄圖抓捕,最好通知總衙。」

「我的邢哥,這會哪裡還有時間去通知總衙。到時候對方早就跑沒影子了。武藝高強?他一個比我還年輕的和尚,武功能高到哪裡去。即使他出身少林,確實比我厲害。但他能比得上邢哥你?咱們兩人聯手,難道還拿不下他?」小五有句話還沒說,提供消息和直接抓住對方,可不是一個價!

酒糟鼻邢哥作了半輩子捕快,早就沒了年輕時的衝動,謹慎的他依然有些遲疑。

「你們是要抓我嗎?」

一個一身白衣的和尚詭異出現在巷子中間。空氣好似水紋波動一般,蘇重就這麼從憑空凸顯而出。兩個人誰都沒發現對方是怎麼出現的。

邢哥瞳孔一縮,頓時呆在當常年輕人小五卻心頭火熱,眼中滿是興奮:「邢哥,快,咱們一起上。這禿驢的人頭可價值十萬兩!殺了他,銀子就都是咱們的了1

鏗鏘一聲抽出腰間寶劍,小五兩個大步就來到蘇重面前。一招力劈華山,簡單直接卻快速絕倫。照著蘇重脖頸處狠狠砍去。他眼中滿是熱切。身為捕快,總能學到一些功夫。他這首刀法叫做破風刀,講究一個快很准。招式簡單,卻招招斃命。他從十二歲開始習練這套刀法,沒有一天斷絕。不然也無法這麼年輕就在汴京成為捕快。

叮!長刀停在了蘇重面前,兩根白皙手指輕巧的夾住迅疾長刀。向外一轉。

長刀竟然直接被掰斷!蘇重夾著被掰斷的刀劍,順勢一劃,動作好似燕子輕靈轉身,帶著優美的弧線。

噗!

年輕捕快小五胸口頓時被割開一道口子。蘇重動手很精準,一刀之下,小五立刻癱倒在地動彈不得。

「小五1

邢哥目眥盡裂,他剛走出兩步,突然有頓祝

蘇重右手夾著滴血刀尖,斜斜指著小五的咽喉。邢哥知道,如果他敢衝上去,對方絕對會把刀尖塞入小五咽喉。看對方滿臉平靜,邢哥心中忍不住發寒。

這就是血衣僧?!

怪不得柳大人再三強調,不要單獨對上這個禿驢。原來他的武功竟然這麼高!小五已經是個非常合格的捕快。從小跟隨父輩耳濡目染,不僅武功好,而且經驗豐富。可小五竟然被一招放到?!

「告訴我你是誰,為什麼跟蹤我。」蘇重漠然道,聲音沒有一絲一毫的起伏。掃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小五,蘇重道:「按這個流血速度,你的同伴只能活一刻。你的時間不多了。」

邢哥頭皮頓時一陣發麻。他幹了半輩子捕快,不知檢查過多少屍體。對人體可謂了如指掌。但對方只是掃一眼,竟然就能從流血速度判斷一個人的存活時間?這種本事,到底該用多少人的血液才能澆灌而成?!

血衣僧,血衣僧,這是在用別人的血,染紅他的白衣。

邢哥全身一陣發麻。果然,有取錯的名字,但從來沒有交錯的外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