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一節 通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節 通緝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我是個捕快。」邢哥無奈道,他不得不說,不然小五就會身死當常

果然是大宋朝廷。

「總衙柳大人秘密下達指令,全力緝捕……緝捕你。」邢哥臉色發白,他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滅口,但不說,鐵定沒好結果。

半個時辰后,將邢哥知道的所有內容全部榨乾,蘇重從容離開巷子。

「小五,堅持住!你沒事1邢哥劫後餘生,連忙衝到小五身前,幾下點指幫小五止住血。查看小五脈搏,發現竟然已經微不可聞。頓時嚇的出了一身汗,一邊鼓勵小五堅持,一邊抱起小五飛也似的奔跑。總衙里有位神醫,如果他能出手,小五一定不會有事!

「蘇爺,你打算怎麼做。現在你可是在和整個大宋作對呦。」破幸災樂禍。

蘇重無語:「我如果被抓了,你能有好?」

「不怕,反正我呆在你的識海里,他們沒那個能耐對付我。說不定,我還能從你身上收集一下古代酷刑的數據呢?」破沒心沒肺,繼續調侃蘇重:「再說,即使你被人道毀滅,我也能幫你找個新身體。」

「奪舍重生不需要本源點?」

破:「……」

「蘇爺,咱趕緊跑吧1

蘇重翻了個白眼,這個二貨,只有本源點才能讓他聰明一點兒。

「把神鵰孵化出來吧。」蘇重目光堅定。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大宋朝廷盯上。天下大的很,如果他真的想躲起來,往深山老林里一鑽,誰也找不到他。可蘇重的目的是收集本源點,自然不能躲起來做縮頭烏龜。

「不孵!很貴的。」破撇著嘴不鳥蘇重。

「有了神鵰幫忙,我們能獲得更恪!彼罩乜Σ壞謾

「真噠1破雙眼瞪的溜圓:「出一進十1

高利貸也沒這麼狠吧!

「行,就這麼來。」蘇重拿他沒辦法。

「我去孵蛋1有本源點入賬,破比誰都積極。

走進一家成衣店楸再出來的時候,蘇重身上的白色僧衣已經換成了一聲黑色勁裝。更神奇的是,每當他向前走一步,他的頭髮就會長出一大截。七步之後,蘇重已經從光頭變成了一頭黑色長發,順滑的披在身後。不僅如此,他的臉型也做了些微調整。鼻子眼睛都沒變,但整個人卻成了另一個傢伙。

即使邢哥站在蘇重面前,他也絕對不會認出此時的蘇重。

六界真功最大的作用就是淬鍊身軀。蘇重藉助精神道種,對身體的掌控力大大增加。已經不再局限於之前對力量的控制。如今有海量生命之力,蘇重對已經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身體成長。讓頭髮快速長出來,只需要耗費一些生命之氣,非常簡單。

他不怕被通緝,但不能因為自己連累喬三槐。如果因為自己大意,讓他們陷入困境,甚至身死。蘇重這一趟可就白跑了。

包賣是牙行的老手,他最會看人,但卻從來不做人伢。不只是他心中不忍,更是因為做人伢容易出事。而且他也看不上人伢那點兒收入。他做的是房伢。

整個汴京,除了皇宮,誰家宅子好誰家的壞作價幾何,他無不知曉。他最會看人下菜,什麼樣的人,他只要稍微大量一會兒,就能知道對方的喜好和捨得花多少銀子。正因為如此,他的生意就像他的名字一樣。房子交到他受傷,絕對包賣!

百無聊賴的坐在牙行里,包賣最近一直沒有接到好生意。雖然租出去了幾套房子,但收的抽成太少,讓他提不起興緻。如果能賣出去一座大宅子,那才是大收穫。

他隨意的打量人流,突然眼睛一亮。一個一身黑色勁裝,腰懸長劍的人走進了牙行。以他的經驗,這種少年俠士最好忽悠。即使沒有錢也會為了面子的大把的往外掏錢。而如果年少多金,那更是出手豪闊!

幾步走到對方身前,包賣帶著讓人親和的笑容:「少俠可是有什麼需求,整個牙行,就沒有我包賣不知道的消息。」

蘇重上下量毛遂自薦的包賣,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我要一套房子,安置兩個老人。」

包賣眼睛瞬間大睜,要房子?大生意啊!買房子的抽成,可比租房子的抽成多得多!

「不知少俠有什麼要求。」包賣迅速進入角色。

蘇重想了想,他還真沒想過這事兒:「大小適中,環境要好。最主要的是,周圍不能有什麼流氓地痞。房子是用來給兩人安享晚年,不是找麻煩。錢不是問題。」

聽到最後一句話,包賣眼睛幾乎要放出光來。錢不是問題?大肥羊啊!

蘇重瞥了一眼包賣,腳下一錯。

嚓!

青石板路面頓時出現蛛網般裂紋:「我不是怕別人找我麻煩,而是怕他們麻煩。」

滿心火熱的包賣頓時愣在當場,獃獃看著被輕易踩碎的青石板。包賣雙眼發直,好似被兜頭破了一盆冰水。他不是沒見過所謂的少年俠士,但那些一個個高談闊論,真論起功夫來,有的就連汴京的捕快都不如。可眼前這位……

這哪裡是什麼打款,根本就是個大爺啊!包賣瞬間打個激靈,回過神來的包賣小心翼翼。之前還想著宰蘇重一刀,如今早就絕了這些小心思。能順順利利做好這一筆買賣,他就要燒高香了。

有包賣這個地頭蛇幫忙,蘇重很順利的給喬三槐夫婦賣下了一座宅在。順便讓包賣給老兩口買了幾個老實可靠的僕役丫鬟,並買了一個有經驗的老管家。

蘇重精神力強大,這些普通人在他面前根本沒有秘密可言。查清楚僕役管家確實沒問題,蘇重非常滿意。給了包賣足夠的好處費。蘇重告別喬三槐,改變容貌,悄然離開了兩人。

……

「老邢,告訴我你所知道的詳細經過。」總衙柳大人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漢子。臉如刀削,目光沉靜如水。坐在那裡即使不言不語,也給人一種巨大壓力。好似鎮守地獄的冥王,一切魑魅魍魎無所遁形。

邢哥迎上柳大人目光,心裡不由一顫。有那麼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好似被扒光衣服,站在太陽底下一般。心中所有的秘密,全都暴露在柳大人面前。邢哥下意識低下頭,心裡暗自感慨,真不愧是總部頭大人。

「我和小五今天在街上巡邏,無意間碰到了柳大人下達緝拿指令的血衣僧。我們開始還不能確信,就在他後面跟了一段。沒想到卻被對方發現。他故意把我們引入小巷子,一出手就把小五給放到了。屬下該死,把柳大人的緝拿命令泄露給了對方,請大人責罰。」邢哥滿心裡後悔。如果自己能即使阻止衝動的小五,及早回來通知柳大人,可能也就不會打草驚蛇了。

柳大人手指一下一下的瞧著桌子,思量半晌后道:「這件事情不怪你。我知道老邢你素來沉穩,相比是小五貪心那十萬兩白銀,所以才會鋌而走險。想要獨自拿下血衣僧。這才有了如今局面。事情已經發生,我們應該做好足夠的應對措施,而不是在這裡追究責任。」

老邢滿臉感激:「謝大人開恩1

「小五傷勢怎麼樣了。」柳大人關心道。

老邢心有餘悸:「就差一步。鬼手張說,只要在晚一會兒,小五就完了。現在已經扎針用藥,好好養養,用不了多久就能夠恢復健康。」

「嗯。」柳大人眼睛眯起,若有所思:「小五已經死了。」

老邢一愣,小五明明好好的,怎麼會死?旋即他就有了猜測:「大人的意思是?」

「血衣僧虛根,膽大妄為,無故殺害朝廷捕快,特此通緝,不論死活,誰抓到了就賞銀十萬兩。」柳大人聲音平淡,但其中森冷卻讓老邢忍不住心中一顫。

這個血衣僧到底得罪了誰,怎麼柳大人這麼處心積慮的要對付他。難道是柳大人自己要對付這個和尚?

柳大人淡淡的掃了一眼老邢:「讓小五躲起來一陣子,你也休息一段時間,等過去了風頭再出來。到時候自然有你們的一份功勞。還有,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能決定的,好好執行命令就好。」

老邢頓時被嚇的冷汗涔涔,這是在警告他不要胡思亂想。可越是如此,老邢就越忍不住的去想。能讓柳大人聽命辦事的人,還能有誰?除了那位端坐皇城的皇帝,老邢想不到任何人。那個和尚到底做了什麼事情,竟然引起那位的殺心!

不能再想了!老邢使勁甩了甩頭,強迫自己把這件事壓在心底。白著臉,低頭倒退出房間。太陽正烈,可老邢卻感覺不到一點兒溫度。他似乎卷進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中。

……

告別喬三槐,答應對方通知喬峰,讓他儘早來開封和二老團聚。蘇重慢悠悠的走向城門口。他沒在僱用馬車,神鵰已經在孵化,他的移動速度將會大大增加。

走到城門口,一群人正擠在一起。隱約能聽見通緝犯,十萬兩之類的字眼。蘇重本來不想理會,可掃了一眼之後,通緝上的內容卻讓蘇重停下了腳步。

「哎1破的聲音高高上揚,滿是驚喜:「蘇爺,快看快看!您被通緝了唉1

蘇重:「……」我被通緝了你高興個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