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三節 算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節 算計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趙武站在宅院門口,淚流滿面。身後是一座深宅大院,門上匾額寫著「張府」兩個大字。大白天,本應該熱熱鬧鬧的大宅子,此刻卻鴉雀無聲。透過趙武身旁看去,宅院之內血流成河。偌大一處宅子,竟然被人屠殺乾淨!

趙武臉上帶著解脫。他身材高壯魁梧,三十多歲的年紀。但看上去卻足有四五十歲。自從離開家鄉后,他就到處闖蕩。憑藉著身體壯碩,成功加入一家鏢局。從打雜的雜工開始,一步步努力成為趟子手。後來幸運拜了一位師傅,學習武藝,苦練五六年才成為鏢師。勉強算作江湖三流高手。

但即便如此,也給他帶來了不菲的收入。人到中年,厭煩了流浪,他便準備回家奉養父母,娶妻生子。可等他回到家鄉,發現父母墳頭都已經長草。如果是自然死亡,他只會責怪自己沒有盡到孝道。

可實際上,他父母是被本地張大戶逼死的。為的就是他家裡的幾畝上好水田。他當時就衝進張家報仇。可他沒想到張家竟然有著不俗武力。張家家主更是個二流武者。他一敗塗地,如果不是走鏢多年經驗豐富,他絕對會身死當常

本以為這輩子報仇無望,沒想到竟然被他意外得到了一本武功秘籍。想到那一抹白色僧衣,趙武心中滿是感激。如果不是對方給了他少林龍抓手秘籍,他絕對不可能報的大仇!

趙武不自禁想到了最近江湖上沸沸揚揚的血衣僧。肯定是他!

突然一群勁裝打扮的江湖人突兀出現在他身前。趙武心中一驚:「你們是誰?」難道是張家來報仇?據他了解,張家勢力不校不然也不會有那麼龐大的護院隊伍。

「你就是趙武?」領頭是個臉帶刀疤的大漢:「把龍抓手的秘籍交出來吧。」

趙武心頭陡然一驚:「他怎麼會知道1自從得到龍抓手之後,他一直暗中苦練。耗費一個月時間,雖然不能熟練掌握。但他的實力立刻提升一大截。加上他戰鬥經驗豐富,這才能殺死二流武者的張家家主。

到底是誰泄露了秘密!難道是血衣僧?他把秘籍交給自己,又把秘密告訴別人,到底是為了什麼?

趙武掃了一眼周圍,除了堵在面前的十多人,暗處還藏著不少人。趙武額頭滿是細密汗珠。

是了!血衣僧肯定是為了讓自己給他分攤注意力。好陰險!

「我交給你1趙武瞬間做出選擇。他行鏢多年,早就不是當初那個毛頭小子。這種生死攸關時刻,果斷決定讓出龍抓手。反正已經學會,留著秘籍只會給他招來禍患。

他很有自知之明,少林龍抓手名揚天下。不是他能夠獨自佔據。而且,既然血衣僧讓自己分散注意力,他那道不能讓別人分散注意力嗎?

緩慢從懷中掏出秘籍,避免因為動作過劇引起不必要誤會。捏著秘籍,趙武將它狠狠扔到空中。一個閃身,瞬間倒飛回張家大宅。為了報仇,他把張家大宅摸得清清楚楚。他沒想到,除了報仇之用,此刻還能用來救他的性命!

他打定主意,一逃出張家,就隱入深山。到時候,誰也找不到他。等過個一年半載,改名換姓再次出山,又是一個新的人生。只是那血衣僧太過可惡,竟然讓自己替他背鍋。有機會,定然要他好看。

七拐八拐,他沒走後門,而是從後院一處矮牆躥出。半跪在地,趙武快速大量周圍。心頭不自禁一喜。果然,對方根本沒有在此地埋伏。他立刻起身,準備逃走。可陡然間脖頸一疼,眼前發黑徹底失去意識。

慕容博一聲白色僧袍,蒙著臉,冷漠的看著躺在地上的趙武。

「廢物!學個龍抓手還需要一個月。真是耽誤時間。」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就是為了用七十二絕技引動江湖動亂,他好從中漁利:「如果讓你藏起來,誰還去給我傳播秘籍?」

不一會兒一群江湖人來到後院,很快發現昏倒在地的趙武。一群人把他綁了,很快消失在張家宅院。慕容博現出身形,靜靜的看著遠去的眾人。趙武只不過是他安排的其中個,同樣不會是最後一個。

慕容博和蘇重無冤無仇,但為了復國大業,他不惜殺死任何人。一將功成萬骨枯,更何況建國。就像當年的蕭遠山,蘇重不過是另一個蕭遠山罷了。

我會記住你們的名字,慕容博冷漠的想著。

……

張奎是個山賊,是個會武功的山賊。他個子不高,但卻長得格外粗壯,像個矮冬瓜。但整個山寨從沒有人敢笑話他長得矮。笑話他的人,都被他用斧子劈了。

「奎爺,聽說少林七十二絕技被人偷出來了。」一個小頭目小心伺候在張發奎身邊。眼睛滴溜溜轉,小心飲聊天解悶。

「我會不知道?」張奎斜睨對方一眼。

「奎爺神通廣大,不出門就知天下事。」小頭目立刻送上馬屁。

張奎洋洋得意,旋即嘆了一口氣:「可惜那個禿驢藏的太好,要是從咱們烏龍嶺過,奎爺我定然要劫了他。」他武功不差,十八式開山斧招式簡單,但卻威力奇大。

可惜當年得到的秘籍不全,本應該八十一式的武功,他只得到了十八式。可即便只是十八招,依然讓他成為了烏龍嶺最大的山賊頭子。手下統領足有五百人。已經是一股龐大勢力。

他一直為秘籍的不完整而惋惜。不然,整個烏龍嶺都會是他的。

小頭目不知道的事。張奎早就知道了關於少林七十二絕技的消息。不僅如此,他還特意派心腹打探過。並獲得了準確信息,血衣僧要從烏龍嶺走。

至於武功?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和尚,能有多高的武功?張奎不屑的想著。

他知道蘇重殺了不少山賊土匪,但那些人怎麼能和他相比。烏龍嶺也有不少山寨,大他從來沒將對方放在眼裡。如果他願意,他瞬間就能滅掉對方。不過為了集中控制山寨,他才讓那些山寨存在至今。

如果能得到七十二絕技的秘籍,自己武功肯定能上升一個大台階。到時候,即便佔據整個烏龍嶺。他也有信心掌握住這股龐大實力。

想到即將到來的權利財富和女人,張奎心中火熱。

「大哥!來了1一個心腹手下衝進大廳,滿臉喜色道。

張奎騰的站起來:「召集人手,跟我下山1

……

「蘇爺,說好的本源點吶?說好的出一進十1破滿臉悲憤在蘇重耳邊不斷嘮叨。

蘇重大搖大擺離開汴京,本以會立刻被人圍堵。為此他還特意花費本源,把神鵰孵化出來。以防圍堵的人太多,他好從天空逃生。可一路走來,除了偶爾幾個山賊劫道,他竟然沒遇到一個捕快。

「大宋捕快難道都是軟蛋?不是有展昭嗎?不是有錦毛鼠老白嗎?他的葵花點穴手不是很厲害嗎?三俠五義都去哪裡啦?」破繼續嘮叨。

蘇重:「……」現在是天龍世界好不好,破,你這戲串的也太厲害了點兒。

正想開口安撫破,一群人呼啦啦從遠處重來,帶起滾滾煙塵,人數不少。

「又是山賊,就不能來點兒新鮮東西?」破不耐煩了。他徹底對這些山賊失望了。一個個拽的要命,整天吆喝著收過路費。可殺了之後,本源點卻就那麼點兒,一點都不值錢。

「你就是血衣僧?」張奎騎在高頭大馬上,眼中滿是火熱。

「咦?蘇爺,這個山賊認識你哎?你們難道是親戚。」破閑極無聊,滿嘴跑火車。

「你一個小和尚,不去老老實實的念經,竟然搞出那麼大的動靜。不知道你的佛祖會不會懲罰你。」張奎上下打量蘇重,見蘇重一臉稚嫩,頂天也就二十歲,頓時心中大定。看向蘇重的目光滿是玩味,好似獵人盯著獵物。

「交出七十二絕技,我放你一條生路。」他伸手從馬鞍旁抽出大板斧,單手舉著搖搖指向蘇重。

七十二絕技?蘇重心中詫異,這傢伙怎麼會來找自己要七十二絕技?他怎麼知道自己有秘籍?

「怎麼,不想交?」張奎眼中殺意迸射而出。

「自從你把秘籍從少林寺偷出來,就已經成為了別人眼中肥羊。我不貪心,你只要教給我一本秘籍。我立刻就放你走。」張奎滿臉認真。就連他自己都相信了自己的話,可實際上,即便蘇重交了秘籍他也會動手。那顆光頭,可價值二十萬兩啊!

從少林偷秘籍?蘇重不動聲色。這就是玄慈的算計嗎?果然,就知道玄慈不會那麼簡單放過自己。葉二娘作惡多年,也不見他這個武林泰斗去對付她。足見他心中並沒有忘卻對方。

蘇重殺了葉二娘,玄慈能放過自己才怪。他以前一直在防著玄慈的伏殺,沒想到玄慈竟然會借刀殺人,不惜以少林七十二絕技為誘餌。讓整個江湖都動亂起來。

他就不怕自己真的把七十二絕技散布出去?

「你既然能把秘籍給別人,就能給我。那麼多武功,你又修鍊不過來。隨便給我一本,就能救自己的命。這個買賣很划算。」張奎循循善誘。

蘇重:「……」原來還真有人把七十二絕技散發出去啦。

慕容博?還是蕭遠山?亦或者是玄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