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四十四節 圍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節 圍剿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帖子都發出去了嗎?」慕容復優雅的坐在椅子上,一舉一動之充滿雍容。即使開口說話,都溫言細語。他的禮儀絕對無可挑剔,任誰第一次見到他,都會為其一聲貴氣所驚訝。

「南慕容」這個本來充滿草莽氣息的名字,似乎和他並無關係。他不似江湖人,倒像是個貴公子。更確切地說,像是一個天潢貴胄。

「公子爺放心,都送出去了。」風波惡大咧咧道。

「公冶二哥,你口才最好,可曾說服了北方綠林。」慕容復溫潤目光看向公冶二哥。

「公子爺。他們已經答應了公子爺的要求。到時候一定會前來圍剿血衣僧。只是……」公冶二哥臉色不太好看。

「只是什麼?公子爺面前,你還吞吞吐吐的幹什麼?」包不同扯著嗓子嚷嚷。他們哥四個,其他三人都有任務。就他被留下來看守慕容家,心裡有氣不自覺口氣有些沖。

「他們要那二十萬兩的賞銀。」公冶二哥不理會包不同,低頭慚愧道。

包不同卻滿臉氣憤:「這些狗東西竟然還敢和咱們講條件。要是我去,一刀就劈了他!二哥,你這事做的可不漂亮。」

慕容復面色不變:「二十萬兩白銀不少,但用來複國杯水車薪。能夠用這些銀兩把北方綠林的人吸引過來,很划算。公冶二哥做的很好。」轉頭看向一臉不服氣的包不同:「包三哥,如果讓你上陣殺敵,我相信你是好樣的。但讓你去談判,這事情確實不適合。這次只能委屈三哥看家。不久后就會有一場惡戰,自然會有三哥出力的時候。」

包不同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包不同一張臭嘴江湖皆知,還是公子爺了解我。真讓我去通知這些狗屁人士,別說把人請來,弄不好我自己都要被人家打出來。」

眾人無不哈哈大笑。

慕容復臉上帶著溫和笑意,仔細思量此次動作的利弊。七十二絕技他想要,銀兩他也想要,聲望他更想要。但他最想要的是復國。這一次只要能夠順利剿滅血衣僧,他的威望必定更上一層樓。

藉此機會,定然能夠籠絡一大批有能力的人。甚至會因此被推舉為武林盟主。想到可能的一切利益,慕容復心中火熱。

……

「小和尚,考慮的怎麼樣了。」張奎死死壓住心中熱切,盡量讓自己表現的平靜:「奎爺我最講誠信,只要交出一本秘籍,奎爺立刻放你離開此地。」

蘇重面無表情,腳下猛然發力。

砰!

地面泥土頓時被他踩出一個大坑,蘇重瞬間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已經闖入一眾山賊中間。

砰砰砰……

蘇重身形如電,以他如今力量,幾乎拳頭碰到山賊,立刻就會被他打飛。山賊刀劍砍在他身上,不僅無法對蘇重造成傷害,反而發出叮叮叮的金鐵交擊之聲。不等對方撤回刀劍,蘇重皮膚無聲無息抖動,立刻就會把對方兵器震斷。

一時間,蘇重如入無人之境。山賊不斷飛起高高拋向空中,接著像下餃子一樣不斷下落。掉下來之後就再無聲息,竟然已經全部身死。隨著時間流逝,蘇重的六界真功威力大大增加。他如今力量足有一萬斤,這些山賊甚至算不上三流武者。如何能抵得住蘇重恐怖力量。

張奎目眥盡裂,眼中滿是怒火。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他不在意手下死活,但如果這些人都死光了,他就成了光桿老大。如何去維持山寨偌大勢力?

這個該死的和尚,一定要留下他。他心中狠狠想著,等老子抓到你,看我怎麼炮製你。

一夾馬腹,胯下馬匹猛的躥出。來到蘇重面前,巨大的速度給了他巨大的衝擊力。高高舉起的斧頭猛然下劈。招式簡單,但卻剛猛無比。張奎眼中滿是獰笑。

他的開山斧雖然不全,但修鍊二十多年,也被他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心得。他的內氣不足,力量不夠。但他卻學會了人馬合一,用馬匹給他提供巨大力量。

用這一招力劈華山,他不知道劈死了多少護衛商隊的鏢師。/

張奎斧頭鋒利,朝著蘇重肩膀狠狠砍過去。他下手很有分寸,這一下一定能切下蘇重的肩膀。如果及時止血,還能多活一個時辰。這段時間,足夠他拷問出秘籍所在!

嗚嗚嗚……

斧頭帶著一陣低沉嘯音,瞬間來到蘇重頭頂。

鐺!

一個白玉手掌突兀伸出,精準無比的抓住了板斧木柄。巨大的力道貫入地下,以蘇重為中心,轟的一下散開一圈煙塵。

怎麼可能!

張奎非常清楚自己開山斧的威力,他從未想過,竟然會有人空手就抓住他的斧頭!

突然,一股沛然大力從木柄上傳來。

不好!

張奎心中陡然一驚,當機立斷,瞬間鬆開抓住斧頭的手。

嗚!

斧頭炮彈般飛出。輕易撕裂數個山賊的身體,死死釘入道旁山壁之上。木柄露在外面,嗡嗡纏鬥不休。

張奎臉色慘白,如果自己反應再慢一會兒,此刻釘在山裡的豈不就是自己?

他心中火熱瞬間冰涼,此刻只剩下一個想法,逃!狠狠拍擊馬匹。高頭大馬猛然彈出。這匹馬是他花費巨大代價買到的寶馬。身為山賊,最厲害的不是有殺了多少人,而是能活多久。只有生存能力強大的山賊,才能熬到最後,成為最強大的一個。不僅要勝者為王,還要剩者為王。

百忙中轉頭看去,除了擁擠一團驚慌失措的手下,張奎並未發現那抹白色身影。看來是被擠在了中間,他心中不自禁一松,還好沒追來。憐憫的掃了一眼手下,他催動馬匹的速度更快了。此刻他已經顧不上什麼勢力了,只要他能活著,就有足夠的時間重新召集人手。他就還是那個烏龍嶺大賊頭。

他心中滿是得託大難的喜悅。江湖傳言果然不是沒有道理,這個血衣僧還真厲害。那一個個被拋飛,直接撞死在山壁上的手下,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對頭的恐怖。要是早知道對方么厲害,打死他也不會出手。還好有胯下這匹寶馬,自己小命算是保住了。

轉頭看向前方,剛升起的新生的喜悅頓時凝固在臉上。一個白衣光頭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他的必經之路上。

張奎眼中滿是驚恐,害怕到極點反而激發了他的凶性,他一咬牙,眼中瞬間爬滿血絲。張奎不僅沒有掉頭逃跑,反而越發大力的抽打馬匹。

「撞死他1

蘇重面無表情,迎著快速奔來的寶馬怡然不懼。右手成刀高高舉起,好似一把鍘刀靜默在半空。

哈!

鍘刀轟然下落。

砰!

一碰血雨陡然炸開。馬匹和張奎好似被一柄無形的巨大鐵鎚迎面轟中。寶馬絕快的速度,讓他撞的越發狠。馬匹和張奎竟然瞬間爆散開來,竟然活生生被蘇重砸成了碎塊!

好似被按下了停止鍵,整個山道中間寂靜無聲。本來還在四下躲避逃竄的山賊,獃獃的站在原地。

這……這還是人應該有的力量嗎?

他們常年打劫過路商隊,不是沒見過身具內氣的武者。即使是武功高強,貫通了十二條經脈的後天巔峰強者,也沒有這種威勢啊!

這群山賊變成了一群雕塑。竟然嚇的動都不敢動。一個個死死憋住呼吸,生怕引起蘇重的注意。實在是蘇重一掌刀砸碎兩人的手段太過恐怖霸道!即使是窮凶極惡的山賊也被嚇傻。

「蘇爺,這些人您打算怎麼辦?放了?」破不懷好意的旁敲側擊。剛才那個山賊頭子的武功不錯,竟然給他帶來了0。05個單位的本源。這傢伙難不成還是個小豬腳?不過看起來更像是個小反派。說不好這裡面就藏著一個廢柴逆天的小豬腳。破看向這群山賊的眼神頓時充滿光芒。

腳下一跺,一個圓圓石塊落入蘇重手中。手掌擰動,石塊變成一把玉米粒大小的石子。手腕一抖。

嗖嗖嗖!

石子在龐大力道推動下,像是箭矢一般驟然射出,瞬間變布成了一片劍網。

噗嗤!噗通!

兩聲異響,呆立當場的的五六十個山賊,哼也沒哼一聲,瞬間倒成一片。威風吹拂,捲起片片枯葉。微黃沙塵飛揚,四周寂靜無聲。這些山賊打家劫舍不知道禍害了多少人,蘇重殺起來從來不會手軟。

「竟然只有這麼一點兒本源?」破無比失望:「就是孵化小灰都用的都比這多。真不值錢1破憤憤不平。

「蘇爺,這都多久了,快一個月啦。您說好的出一進十呢?您今天得給我個說法,不然……哼哼。」破一副你完蛋了的樣子。

不然你能怎麼樣?蘇沖刷瞬間變把他拉成了一張大餅。

「蘇重你不仗義!我都給你賒賬了,你怎麼還欺負我?」破滿臉悲憤。

仗義?賒賬?本源點本就是我辛苦賺來的好吧?怎麼和我借了高利貸似的?

「放心,很快就會有入賬了,相信我。」蘇重安撫破。

破滿臉嘲諷:「一個月前,你也是這麼說的。結果呢,毛都沒有一個1

「老實等著1蘇重臉一陰,沉聲喝道。我還治不了你了?

破:「……」

「蘇重你竟然敢吼我?你完蛋了!等著吧,下次我就給你找個醜八怪附體。不對不對,我要把你變成女的。」破洋洋得意,竟然敢威脅我?

「不對,女的還不行。我要把你變成太監!讓你去練辟邪劍譜1

蘇重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這也太惡毒了吧。聽著破口中喋喋不休的各種整治自己的法子,蘇沖刷瞬間頭疼的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