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五節 蕭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節 蕭峰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嘿,聽說了嗎?神醫薛慕華廣發英雄帖,聯合尤氏雙雄,討伐契丹人蕭峰了。」一個圓臉中年漢子壓低聲音神神秘秘道。

「討伐蕭峰?你這都是什麼時候的消息了?」旁邊一個瘦猴似老者立刻鄙視道。

「怎麼了?」圓臉漢子有些懵。這不才是最近的消息?難道還有什麼新的變故?

「南慕容已經聯合天下群雄,與薛慕華合在一處,共同討伐血衣僧。」老者捋須道,深為自己的消息靈通得意。

「什麼1圓臉漢子大驚失色:「血衣僧?那個偷了少林七十二絕技的虛根?」

「就是他,你去不去?」瘦老者眼中滿是火熱。能夠和南慕容聯手已經讓他熱血沸騰。但更吸引人的是,血衣僧虛根身上帶著大量的少林絕技。最近江湖上被七十二絕技弄的沸沸揚揚。已經有不少人獲得了秘籍,這越發證實了血衣僧擁有七十二絕技。如果能得到一本,甚至是半本那麼……他差點兒流出口水來。

「血衣僧可是殺的北方綠林血流成河,號稱少林百年來最天才者。武功之高匪夷所思,咱們去了豈不是找死?」圓臉漢子有些遲疑。

老者斜睨對方一眼:「你難道沒聽說過富貴險中求這句話?更何況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南慕容和少林寺高僧才是主力,我們只不過是搖旗吶喊。萬一運氣好有所收穫,豈不是終身受益?再說,即使一無所獲,這種武林盛會數十年難得一見,難道你想錯過?」

圓臉漢子臉上掙扎片刻,迅速堅定起來咬牙道:「去!怎麼不去。要是能割了血衣僧的頭,那可是有二十萬兩1

兩人不遠處,坐著個黑衣勁裝的少年。少年面貌普通,氣息平淡,任何人看一眼就會將他忽略過去。但如果仔細看對方的眼睛,就會不自覺地陷入其中。為其中的深邃所震驚。

「蘇爺,你可真招人恨。」聽到蘇重被人討伐,破滿臉幸災樂禍。

兩個聊的熱火朝天的江湖人絕對無法想象,他們要討伐的對象,就坐在他們不遠處。

「慕容復?薛慕華?」蘇重低頭沉吟。被人聯合討伐追殺,蘇重早有準備。只不過他沒想到會是慕容復牽頭。蘇重本以為第一個對付他的人應該是大宋朝廷。但他離開汴京已經快兩個月,竟然沒有一個捕快來煩他。這讓蘇重嗅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

不等蘇重想明白那位柳總布,就意外聽到了慕容復要對付自己的消息。如果薛慕華召集江湖人對付蕭峰,蘇重一點兒都不奇怪。但慕容復竟然出頭對付自己?

蘇重想了想便明白。不管是那所謂從少林偷出來的七十二絕技,還是自己二十萬兩白銀的賞金。都足夠讓慕容復動心。更何況,這件事情一旦做成,慕容復就會獲得巨大的聲望。這中無形中的利益,估計才是慕容復最看重的東西。

至於薛慕華,蘇重一點兒都沒放在心上。逍遙派的人都邪性的很。薛慕華要對付蕭峰,絕對不是為了什麼江湖道義。蘇重猜測,他最想獲得的同樣是聲望。

薛慕華是江湖神醫,每個人都對他客客氣氣。但他自己的武功卻並不怎麼高強。如果他能夠成功聯合江湖人殺掉蕭峰,他就能同樣聯合江湖人去對付丁春秋。逍遙派的人可不是大公無私之輩。看天山童姥和劉秋水的性子,就能知道逍遙派逍遙二字的真意。那是真正的肆無忌憚,隨心所欲。

「蘇爺,您打算怎麼辦?」破收起嬉笑,有些凝重道。雖然破大多數時候都不靠譜,但最關心蘇重安危的還是破。

蘇重面無表情,眼中卻閃過一道精光:「你難道不覺得,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嗎?」

「你想反殺掉這些江湖人?以此來獲得大量本源點?」破很快明白蘇重的想法。

「這太危險了。」破憂心忡忡:「慕容複本就不好對付,他還召集了那麼多的幫手。你當初殺了很多北方綠林人物,他們肯定會藉此機會報復。還有玄慈禿驢,他絕對會推波助瀾。」

富貴險求埃蘇重不自禁想起了消瘦老者勸誡圓臉漢子的話。

他並不是盲目貪婪。而是有著自己的考量。隨著時間推移,蘇重的六界真功越發深厚。除了最後一層,星耀法界沒有修鍊成功。前五層已經到了大成境界。五顆道種在蘇重五臟之中化作精神火焰,無時無刻的不在煉化草木精氣淬鍊他的身軀。

如今蘇重的力量已經達到了恐怖的一萬斤!只要被他的拳頭擦中,不死也得重傷。

不僅如此,他從北冥神功中領悟鯤鵬符,凝結在膻中穴內。鯤鵬吞吸能夠讓他快速獲得草木精氣。蘇重本就體力悠長,最擅長久戰。如今有了鯤鵬符,只要精神力不枯竭,蘇重幾乎就是一個不會疲勞的機器。

而得紫小無相功中的銀月符篆,繞過蘇重的心神越發冷靜。特別是在戰鬥中,蘇重的心好似冰霜一般,對方的一切招式,無不印照心間。結合他上一世搜集的海量武功秘籍,幾乎所有武技在他眼中都沒有秘密可言。

這一切的一切給了蘇重足夠的底氣。

更何況他還有神鵰,隨時能從天空跑路。

破見蘇重心意已決,也就不在勸阻。死了也無所謂,只不過多花一些本源點。這個世界他們已經收穫了往返票價。剩下的就是純賺的。多一點兒少一點兒無所謂。

蘇重正在仔細思考此次行動的利弊,一輛馬車吸引了蘇重的注意力。

「那不是蕭峰嗎?」破奇怪道:「他怎麼在這裡?咦?車上有人,女的1

女的?難道是阿朱?

蕭峰臉如刀削,滿是剛毅。這數月來的變化,讓他嘗到了世事無常的苦澀。但這一切都沒將他打到,只讓他便的心便的更加堅硬,就像他此時的目光,淡然卻恍若實質。

幾個月來,他不斷追尋著雁門關外的帶頭大哥。但參與當年事件的人卻一個個死去。蕭峰對這些人的死並不傷心,他只恨不是自己親自動手。這些人可都是他的大仇人。但隨著這些人一個個死去,帶頭大哥的身份越發成迷。蕭峰這才不斷追索。他認定總是走在他前頭,殺人誣陷他的傢伙,就是當年的帶頭大哥。

這些天他不住思考,越想越覺得心中發寒。對方殺掉當年的參與者,不僅能隱藏自己的身份。更能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等自己被瘋狂的江湖群俠殺死。他就徹底的高枕無憂。好陰險!蕭峰心中滿是寒霜。

找了一家客棧,把阿朱安排好,再次耗費內力替阿朱續命,看著臉色蒼白的阿朱緩緩入睡,蕭峰臉上罕見的露出溫柔之色。看到阿朱虛弱的樣子,他不自禁的升起保護**。

蕭峰此時的處境非常不好,幾乎被整個江湖孤立。可阿朱卻對他信任有加,這讓蕭峰心中感動非常。一路相處,蕭峰對這個古靈精怪又透著乖巧大氣的女子非常欣賞。起初還只是出於道義幫助對方,但隨著時間推移,蕭峰發覺自己和阿朱的距離越來越近。有時候,阿朱的一個眼神,他就能完全明白其中的意味。

蕭峰從未有過這種經歷,但他卻忍不住沉浸其中。要不是阿朱危在旦夕,他自己有身負血海深仇,他恨不得這一段路能永遠的走下去。

「誰1蕭峰陡然察覺出一股異樣波動,轉頭一看,房間之內竟然無聲無息的多出了一個人!

怎麼可能!即使他分神,也不可能毫無察覺。對方到底是怎麼進來的。蕭峰騰的站起來,擋在阿朱床前,雙眼銳利如鷹目,死死盯著對方。

「你是誰?1

「蕭峰,可還認識我?」蘇重淡然開口。話音剛落,蘇重的臉部好似波紋般慢慢扭曲,一會兒就變了一個樣子。

蕭峰知道江湖有易容術的說法。身後阿朱就精研此道,甚至能裝扮成他而絲毫不露破綻。但像對面之人一般,不藉助任何道具,直接改變自己容貌的秘術。別說見過,聽都沒聽過!

「血衣僧?1蕭峰驚疑不定,心臟好似被人揪了一把:「你把我父母弄到哪裡去啦1要不是考慮到身後阿朱安全,蕭峰早就一掌拍過去了!

他這次少林,竟然發下養父母消失無蹤。唯一線索只不過是一封簡略信件。信中說養父母已被血衣僧接走,讓自己親自找對方云云。如果是以前,他認定蘇重是個嫉惡如仇的少年高僧。他除了奇怪蘇重這麼做的原因,絕不會懷疑蘇重圖謀不軌。

但現在蘇重被全天下通緝,惡名比自己這個契丹人都要響亮。雖然他不認為那個嫉惡如仇的血衣僧,會是個十惡不赦之人。但積毀銷骨,饒是蕭峰也不自禁懷疑。更何況對方不聲不響的把自己父母接走,蕭峰怎麼會不多想。

「他們在汴京,生活的很好。」蘇重也不隱瞞:「如果我去的晚了一步,你就再也見不到他們。」

蕭峰面色不自禁一變。聽到父母安全,蕭峰稍稍鬆了一口氣。可蘇重的下半句話,卻讓蕭峰驚疑不定起來。見不到父母?難道還有人對付自己的養父母不成?

對了,大惡人!

那個帶頭大哥。一定是他!自己的養父母肯定知道對方的身份,說不定當年就是他把自己交給的養父母。帶頭大哥這是在殺人滅口!想到此節,蕭峰冷汗涔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