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六節 救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節 救人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多謝1蕭峰迴過神來鄭重道。無論蘇重處於何種目的帶他養父母。間接救了養父母性命是不爭的事實。他並不懷疑蘇重撒謊。在他看來,大惡人為了保密,完全有可能去殺他養父母。

「不用謝,我救三槐公有我自己的目的。」蘇重說的是實話。回報當初蕭峰的幫助是一部分原因。更重要的是,這麼做能讓他獲得本源。

「不知如何稱呼。」蕭峰收起警惕姿態,眼中戒備卻並未減少。他見蘇重已經蓄起頭髮,顯然已經拋卻了血衣僧的身份。

「蘇重。」他言簡意賅。

「蘇兄弟救了我養父母,大恩不言謝。若有吩咐,但憑差遣。」他不是不知道蘇重在江湖上的惡名。但父母在對方手上,蕭峰即便心中憤怒,但不得不服軟。

如果是他單獨碰上蘇重,蕭峰會直接動手。但身後有虛弱阿朱,貿然行動,不僅自己得不到想要的結果,很肯能還會賠上阿朱。

蘇重淡淡的掃了蕭峰一眼,走到桌子旁邊。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紙筆,刷刷幾下寫好一個地址。「這就是你養父母的地址。我說過了,我救他們有我自己的考量。不是為了威脅你。」

蕭峰滿臉愕然,他本以為蘇重會用養父母的性命來威脅自己效力。血衣僧遭到整個天下的討伐,慕容復已經召集了一大批江湖人來對付他。在蕭峰想來,蘇重這個時候來到自己面前,必定是為了讓自己幫他抵擋來勢洶洶的江湖人。他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卻沒想到蘇重竟直接把他養父母的地址給了他。

難道他來此就是為了告訴自己父母的下落?蕭峰心裡滿是狐疑。

「多謝蘇兄1蕭峰壓下心中疑惑,滿臉感激。拿起紙張掃了一眼。內力運出,砰的一下,紙張碎成一蓬粉末。

「好內功。」蘇重暗贊。只是這一手,就表明蕭峰先天高手無疑。蕭峰能闖出那麼大名號,即使在先天之中,估計也屬於頂尖的那一個檔次。應該和鳩摩智差不多,甚至要比對方還要厲害些。

蘇重不動聲色,已經大致估量出了蕭峰的武力。以前蘇重還會忌憚蕭峰實力。可鳩摩智都被能他斬殺,蘇重哪裡還會懼怕蕭峰。更何況,他的六界真功無時無刻不在淬鍊他的身體。蘇重和當初殺鳩摩智的自己,已經判若兩人。這讓他底氣更加足。

蕭峰緊盯著蘇重,見蘇重面色絲毫不變,他心頭凜然。他震碎紙張,固然是為了毀掉這份訊息,不讓第三人獲得這一地址。另一方面就是為了顯示武力試探蘇重。可蘇重竟然神色如常。

不管是心機深沉,還是有著足夠的依仗,這都讓蕭峰的心不自禁提了起來。

「不知蘇兄來此有何貴幹。」蕭峰坦然道出心中疑惑。

「救人。」蘇重也不隱瞞。他就是為了來救阿朱的。阿朱可是女主角,如果自己把阿朱救活,怎麼看都能獲得本源。

「蘇兄弟還懂醫術?」蕭峰眼中滿是不信。蘇重年紀輕輕,武功已經高的可怕。逍遙多年的四大惡人就死於對方之手。但一個人的精力畢竟有限。武功高,說明對方在武道一途上花費了大量精力。他哪裡還有時間來學習醫道?

蘇重不理會蕭峰,徑直走向阿朱。

蕭峰看不透蘇重,之前覺得蘇重嫉惡如仇,江湖上卻廣傳其濫殺無辜。如今不明不白的插手進自己的事情,蕭峰哪裡敢讓蘇重靠近。伸手就要攔下蘇重。

他這一推看似普通,但卻包含數種變化。輕描淡寫的揮臂,卻能夠在瞬間化作厲害殺招。但讓蕭峰震驚的是,蘇重竟然一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就像是自己把手腕送入了對方手中!

不等蕭峰想明白這到底是湊巧,還是蘇重真的看破了他的一切變化。他只覺一股沛然大力從手腕處綿綿傳來。蕭峰臉色陡然變。他的內氣還沒來的及運出丹田。整個人就不由自主的想旁邊邁出兩步,竟然不受控制的讓開了路?

怎麼可能!就在剛才的一瞬間,蕭峰竟然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

蕭峰心中狂震,這到底是什麼手段?他縱橫江湖十多年,大小惡戰數不勝數。窮凶極惡之徒他見過,武藝高強但狡詐詭秘的大盜他也見過。各種神奇功法他更是不知道見過多少。他甚至身中劇毒,陷入重圍。可即便如此,他卻從未有過失去對自己控制的經歷。

蕭峰內氣勃然而發,卻隱含在手中不敢送出。因為蘇重的手已經搭上了阿朱的手腕。

「內臟不同程度破裂。應該是被巨大掌力擊中所致。」蘇重雖然知道原劇情,但還是仔細診斷。蘇重的醫術學自上個世界的全真教。有破界珠充當最先進的掃描設備,蘇重的醫術早就冠絕天下。他只是一搭手,阿朱體內的情況就已經被他完全看破。

如果是常人,內臟破裂,必然已經死無葬色蕭峰內力雄厚,硬是用內功護住阿朱體內臟腑,這才吊住了阿朱的性命。

內氣本就是草木精氣提純出來的純粹能量,最適合人體吸收。蕭峰貫通任督二脈,是先天強者。雖然只是沒有領悟生命之力的偽先天,可內氣已經發生質變,具備一定生機。這才讓蕭峰保住阿朱的性命。

蕭峰麵皮一緊,沒想到蘇重竟然只是一搭手,就已經看出了阿朱傷勢。心中不自禁升起期望,難道對方真的能治好阿朱?

饒是如此,他手中內氣卻依舊含而不發,眼中戒備絲毫不見減退。血衣僧心狠手辣,冷漠無情的脾性可是在江湖上廣為流傳。蕭峰不敢拿阿朱的性命去賭蘇重的人品。

「這位……少俠,不要白費力氣了,我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要不是蕭大哥用內氣給我續命,我恐怕早就死了。你不要白費功夫了。」嚴格來說,阿朱已經不是第一次見蘇重。早在燕子塢時,她就已經從段譽口中得到了些蘇重的信息。可惜當初只是打了個照面,話都沒說。

從蕭峰低喝出聲時,她就已經醒了過來。她看著蕭峰和蘇重試探交鋒,卻始終不發一言。發現自己成為累贅,阿朱心中愧疚難當。此刻手腕命門被蘇重抓祝見不遠處蕭峰戒備和擔憂神色混雜,阿朱心中就越發愧疚。如果不是自己拖累,蕭大哥也不會耗費大量內功。如果不是自己拖累,蕭大哥也不會陷入如今兩難境地。

聽到蘇重看出自己內傷,她沒有絲毫高興。雖然之前蘇重沒那蕭峰父母要挾對方,但難保不會拿自己的性命要挾蕭峰。

「生死有命,我不需要你治療,你走吧。」不能讓蕭大哥為難。

蘇重淡淡瞥了一眼阿朱,果然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可惜,蘇重絲毫不為阿朱言語所動。眼睛淡漠的好似在看一個死物。

阿朱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一個人的目光怎麼會如此的冷漠?他從未進過這種毫無情緒的眼神。清澈的好似溪水,但冷冽之處卻好似九天之上的罡風。阿朱不自禁想到當初蘇重殺掉鳩摩智的情形。也是這種冷酷至極的眼神。

阿朱不敢再說。她怕萬一引起對方凶性,自己死了無所謂,萬一給蕭大哥帶來麻煩了呢?對方可是號稱血衣僧。

「傷勢雖重,但不難治。」仔細辨認阿朱傷勢,確定了具體情況后。蘇重心念一動,一縷精神之火煉化出來的生命之力,被鯤鵬符反吐出來。順著蘇重手指流入阿朱體內。

忐忑不安的阿朱直覺一股清涼氣息從手腕處傳來,順著手臂經脈蜿蜒而上。所過之處,好似乾涸的河床遇到了久違的溪水。整個人都忍不住散發出一種懶洋洋的舒服感覺。

這股氣息進入臟腑,一直火辣辣的在臟腑頓時舒爽起來。好似大熱天喝了一杯冰水,整個人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接著一股微微麻癢從體內傳來,伴隨而來的還有那遍布全身讓人昏昏欲睡的暖意。阿朱竟然在不知不覺中陷入沉睡。

蕭峰見阿朱臉色紅潤,帶著笑意緩緩入睡。即使他不懂醫術,也知道阿朱的身體得到了極大的改善。

「多謝蘇兄援手。」蕭峰鄭重道。他收內氣,完全放下了戒備。

自古醫武不分家,他即便不會治療阿朱的傷勢。但卻清楚阿朱的傷勢到底沉重道何種程度。就他所知,能夠救活阿朱的人,也就只有神醫薛慕華一人有希望。這其中的治療難度可想而知。

蘇重不僅救了他養父母,此時又救下阿朱。即便蘇重對他有所企圖,蕭峰也認了。他從來都是個恩怨分明的漢子。更何況,他和蘇重之間可沒有什麼怨恨。相反,蘇重對他到是有不少恩義。

「蘇兄弟,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像江湖上傳言的那樣,是個十惡不赦之徒。但如今你已經成了眾矢之的。慕容復和我並稱南北,想必武功不俗。他又召集了那麼多武林俠士,還有少林高僧。聚集了大半江湖高手,可謂聲勢浩大。想來蘇兄弟已經得到了這個消息,希望蘇兄弟能多考慮考慮。最好隱藏一段時間。」蕭峰誠懇勸誡。

他早就對江湖傳言有所懷疑。他對蘇重的最初印象,就是性子冷淡嫉惡如仇。怎麼這麼短時間內就變成了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難道蘇兄弟也是被人誣陷?就像自己被大惡人誣陷,短時間內就成了人人唾棄的惡人。想到當初蘇重從南到北,執著的追殺四大惡人。蕭峰越發懷疑起了江湖傳言。

這麼多年,那麼多江湖俠客不曾殺掉四大惡人。反而蘇重不辭辛苦幾乎跑遍天下,殺掉這幾個作惡多端的傢伙。這樣的人會是壞人?蕭峰怎麼都不會相信。回想之前心態,蕭峰恍然大悟,他之所以對蘇重如此戒備。完全是被朝廷的通緝所引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