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七節 彭連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節 彭連山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難道蘇兄弟得罪了官府的人物,這才被官府構陷?」蕭臉色一沉,他敏銳察覺出最近江湖上的涌動暗流。一個之前名滿天下的俠士,怎麼短短數月,就成了一個叛徒,一個通緝犯,一個人人得而誅之的大惡人?

「我確實得罪官府的人。」蘇重道。

蕭峰臉色一松,果然,蘇兄弟也是被人誣陷。

「我得罪的是大宋皇帝。」蘇重聲音依舊平淡。

蕭峰頓時僵在當常得罪了大宋皇帝?!

蘇重也懶得和他解釋,在破告知救治阿朱卻是獲得了本源點之後,蘇重轉頭就準備走。

「蘇兄弟請留步。」蕭峰迴過神,連忙道。

蘇重回頭,平靜的看著蕭峰。蕭峰卻是是個磊落大漢,恩怨分明有坦蕩直率。但這和他有什麼關係?蘇重只關心本源點,對於其他的並不怎麼在意。

蕭峰被蘇重看的一滯,這種平淡目光讓他渾身不自在。如果這種目光出現在一個世事洞明的老者眼中,他不會驚訝。但蘇重只不過二十多歲,這種透明透明澄澈,卻彷彿看透一切的目光,總是讓他覺得怪異。

「不知阿朱的傷勢如何?」蕭峰硬著頭皮問道,臉有些發燒。蘇重只不過搭了一下手,阿朱就恢復了很多。這種治療手段太過匪夷所思。見蘇重要離開,儘管蕭峰覺得很不好意思,但事關阿朱性命,他不得不問。

「主要傷勢已經治好,剩下的就是休養了。」

蕭峰臉上滿是不信。阿朱面色紅潤,明顯好轉。蕭峰大概猜到蘇重用特殊內氣給阿朱梳理經脈。但要說只是一次輸入內氣,就能治好阿朱那麼重的傷勢,絕無可能。

他道一聲抱歉,來到阿朱身邊,手輕輕搭在阿朱手腕。臉上頓時充滿驚訝之色。脈搏跳動活潑有力,從脈象顯示,阿朱不僅傷勢痊癒,而且比普通人更加健康!

蕭峰非常想道謝,但他今天已經說了很多感謝。心思閃動之間,蕭峰瞬間下定決心:「還請蘇兄弟在等待一些時日,我把阿朱安排好,就和兄弟同行,到時候咱們一道去會會天下群雄。」蕭峰面色剛毅。

蘇重上下打量蕭峰:「我可是無惡不作的大魔頭,你要和我為伍?」

蕭峰苦澀自嘲道:「不只是蘇兄弟是大魔頭。我契丹人蕭峰,何嘗不是無惡不作的大惡人?」

旋即他洒然一笑,豪邁道:「如果說誅殺四大惡人的人是大魔頭,那我道希望天下多一些這種大魔頭。就讓咱們一起去會一會天下群雄。」

蘇重卻搖頭道:「你還是不要和我一起的好。」

蕭峰臉色一沉:「難道在蘇兄弟眼中,蕭峰就是那麼沒擔當的漢子?」

「蕭峰自然是響噹噹的漢子。但蘇重卻是個冷酷無情的魔頭。如果我要殺光丐幫長老,你會不會阻攔我?如果我要殺盡針對我的江湖武者,你會不會阻攔我?與其給我自己找一個強勁敵人,不如我自己單刀赴會來的痛快。」

蕭峰漠然無語。他知道此一去必定惡戰連連。想要通過交談和解已經不可能。不提有多少人相信蘇重是被朝廷構陷,就蘇重身上帶著的七十二絕技就足夠讓所有江湖人瘋狂。更何況還有那二十萬兩白銀。

蘇重再次掃了一眼蕭峰,轉身離開。蕭峰是奇男子,但卻無法跳出世間的樊籠。他會被江湖道義,會被從小受到的仁義教育所束縛。即使是蘇重自己,如果沒有破界珠帶著他穿梭世界。可能到如今,他依然還是那個普普通通的小市民。這是環境所致。

……

本應該寂靜無聲的荒野,此時卻人聲鼎沸。十個火堆燃燒,把黑夜照的通紅一片。足有百多人聚在一起,人聲鼎沸。

彭連山坐在火堆旁,靜靜的抿著酒袋中的烈酒。他四十歲年紀,身材魁梧,最恐怖的是,他的黑紅臉上布滿細密傷口。大大小小,好似一堆蜈蚣,讓人看著就心裡發寒。

他本是普通百姓,不想自家被山賊洗劫,他自己也身受重傷被毀。親眼看著自己親人孩子死去,彭連山一夜心性大變,再也不是那個老實百姓。

養好傷后,彭連山百般打探,終於找到當初洗劫他村子的山賊。他面貌被毀無人認識,費盡心機潛入其中。蟄伏三年終於找到機會,用迷藥放翻整個山賊。一夜之間,他親手結束了整個山寨所有人的性命!

自此之後,他卻成了新的山賊。十多年打打殺殺,終於讓他成為了北方綠林大豪。這一次慕容復邀請北方綠林插手,他就是五大頭領之一。

「大當家的,慕容復讓咱們去對付那個和尚,肯定不安好心。咱真的要去?」二當家小心翼翼問道。彭連山手段極為冷酷,在整個山寨中有著絕對的權威。即便是二當家,面對他也要小心翼翼。

彭臉上眼中精光閃爍,十多年的爭鬥,讓他變得狡詐無比:「慕容復讓我們來,就沒打算讓我們回去。一旦那個和尚被殺,就是那些所謂的武林正道對付我們的時候。」他很清醒。

「那咱們……」二當家臉色難看,他不明百老大為什麼還要主動鑽進套子里。

彭臉上嘴角扯起一絲笑容,臉上的疤痕一起蠕動,好似蜈蚣攀爬。他身旁的二當家不自禁打了個寒顫。他知道,每當老大露出這種笑容的時候,就代表有人要倒霉了。

「慕容復想要容我們去殺血衣僧,然後在殺我們。可如果我們提前殺了血衣僧,直接回去呢?」彭連山眼中精光閃爍,顯然早有定計。

「那二十萬兩銀子的事?」二當家眼中滿是貪婪。

「蠢貨1彭連山瞪著二當家冷聲喝道。

剛才還滿心銀子的二當家立刻如被人澆了一盆冰水,觸及到彭臉上冰冷眼神,頓時噤若寒蟬。

「你有幾條命敢去拿官府的銀子!我提出這個要求,只不過是為了穩住慕容復。」彭連山鎮定道:「二十萬兩銀子很多,多的我都要心動。但和命比起來,這根本不算什麼。一旦咱們殺了那和尚,得了哪怕一本武功秘籍,就能讓整個山寨的力量提上數個檔次。到時候,別說一個二十萬,十個二十萬都不是問題。那些商賈的錢,可比官府的錢好賺的多。」

二當家恍然回神,頓時滿臉佩服的看向彭連山,暗道真不愧是大當家。

「可是,那個和尚不好殺埃」二當家不由露出擔憂神色。血衣僧的名頭可全是用他們同行的血染出來的。自己這些人衝上去,會不會是去送死?

彭連山卻絲毫不擔心,眼中滿是自信:「三個月前,我已經成功打通了任督二脈。」

只是一句話,就讓二當家驚呆當常接著便是狂喜。打通任督二脈,那可是先天強者啊!如果彭臉上成了先天強者,他們的山寨將會穩固無比!

「不僅如此,這麼多兄弟,如果一起放暗器,誰能躲得過去?」彭連山顯然早就算計。

這一次出來,彭連山特地準備了一大批暗器。每個人都發到了一大批。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大當家的算計。不僅如此,他們還專門花費大力氣準備了二十把軍用弩箭!如果安排的好,這些遠程攻擊,將會發揮出無法想象的巨大力量。

「血衣僧確實厲害,但他就算從娘胎開始練功,也不可能是先天強者。即便他修鍊的是少林七十二絕技。可我的鎮岳劍也不差。又有那麼多人一同發動,我不信殺不死他1彭連山眼中滿是冷酷:「殺了他,就能獲得七十二絕技秘籍。到時候,我們一路北上,直奔大草原。我看誰還能奈何的了我們1

二當家眼中滿是異彩,他沒想到大當家的竟然有這麼詳細的計劃。甚至連退路也早就想好。

他們很早就開始和草原做生意,那二十把弩箭就是從草原上弄來的。這東西是大宋製造的軍用裝備,但卻被黑心商人販賣到了大宋之外,之後有兜兜轉轉落到了彭連山的手裡。

想到未來的美好前程,二當家心中滿是火熱。突然間他想到了一個問題。

「大當家的,個和尚現在在哪?」

彭連山一滯。在哪?誰知道那個和尚藏哪裡去了。他突然間發現,自己想的很好,但要是找不到那個和尚,一切都只能是空談。

……

「大人,已經查清楚,距離血衣僧虛根最近的人是鎮岳劍彭連山。」一名滿臉冷肅的捕快單膝跪地,沉聲道。

柳大人靜靜的坐在椅子是上,好似一尊雕塑。

「慕容復呢?」

冷臉捕快眼中閃過一道不屑:「我們的慕容大俠,還在尤氏雙雄府上推杯換盞呢。」他最看不起的就是這些所謂江湖俠士,只不過是些會武功的莽夫。除了製造殺戮,引發動亂,對大宋一點兒作用也沒有。

「大人,難道我們真的要靠那個什麼南慕容?」冷臉捕快是柳大人親手培養出來的心腹,關係密切。他心中有疑惑,就立刻道出。

他是汴京八大捕頭之一,本身邊有先天境界的力量。這次為了對付血衣僧,除了留下兩人鎮守汴京,其他人都跟隨柳大人來此。六個先天強者,難道還殺不了一個小和尚?

「大人,那個和尚確實厲害,甚至吐蕃國師大輪明王就死在他手上。可他在怎麼厲害也只不過是一個人。咱們又不是那些所謂的江湖俠士,一擁而上,就算耗也能把他耗死1冷臉捕快斬釘截鐵道。

柳大人眼珠轉動,掃了一眼冷臉捕快:「蠢貨!難道你以為我們只是來殺那個和尚的?」

冷臉捕快一滯,難道還有其他麻煩人物?

「尤氏雙雄莊子上那麼多該殺之人難道你看不見?」柳大人冷哼一聲道。

冷臉捕快滿臉駭然,柳大人要對那些江湖人動刀?!

好似看出了冷臉捕快想法,柳大人感慨道:「要殺他們的不是我,而是官家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