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五十二節 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二節 毒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readx回到客棧,蘇重隨手把裝著寶蛇的竹簍仍在牆角,反而看起了從梁子翁身上搜刮來的養蛇秘方。

如果能學會,蘇重想多養幾條。

破界珠需要海量的能量。只靠蘇重通過煉化水谷之精增加內力,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積累足夠能量。

吸收天地靈氣是一個好辦法,關鍵是他現在還沒找到一種快吸收的方法。

蘇重很早就在打那些能夠進內功的丹藥的主意。培元丹就是這種心思下的成果。

現在從梁子翁手上收穫的養蛇秘法,又給了蘇重一條新的途徑。

「對了,襄陽城外似乎還有一種珍貴寶蛇。如果用這秘法培養幾條菩斯曲蛇,會不會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一目十行,本就不多的養蛇秘法就被蘇重全部記在腦中。

他有些失望。養蛇秘法很好,可耗費的時間太長。

梁子翁這條寶蛇是他培養了二十年的產物。二十年的時間,蘇重覺得到了那個時候,他就已經不需要這些外物了。

「好在有了一條現成的。」蘇重滿是笑意的掃了一眼牆角處的竹簍。

吩咐6冠英不要打擾,蘇重就在房間里開始了短暫的閉關生涯。他決定立即開始研究寶蛇,要把它的效用揮到最大。

破界珠最開始就被蘇重用來藏葯,後來隨著他醫道精湛,各種醫療用具越來越多。現在正好派上用場,紅泥小爐、木炭、丹鼎,蘇重一樣一樣的往外掏。

自己一個人悶在屋子裡,蘇重也不怕別人現破界珠的秘密,用起來肆無忌憚。

準備好各種用具,蘇重打開竹簍。

嗖!

一條猩紅大蛇猛然從竹筐內竄起,化作一抹紅影射向蘇重臉面。

蘇重早有準備,眼疾手快,一下子就掐住了大蛇的脖頸七寸。

這條足有成人手臂粗的大蛇,被蘇重拿住,卻依然不安分。身子騰起,迅纏住蘇重的手臂,鎖緊!

蘇重呵呵一笑,氣海內的內氣一陣律動。一股不可見的波動在蘇重手臂上蔓延開來。

纏在手臂的蛇身子頓時一軟,好似手臂上塗抹了油似的,怎麼都使不上勁,一下子就從手臂上滑了下來,被蘇重直直提出了竹簍。

湊到一個小玉碗前,蘇重伸出右手食指,對著蛇腹部輕輕一點,立即破開一個針尖大小的孔洞。一滴滴血液不緊不慢,但堅定的流了下來,很快就把玉碗注滿了一半。

蘇重手法特殊,即使打孔放血,那大蛇依然感覺不到疼痛。只是本能的察覺到什麼東西在從他身體內流逝,不斷地扭動身軀,想要纏住蘇重的手臂。

每當他抬起身子時,蘇重抓著他的手就一抖,大蛇立即就老老實實的垂在半空。

直到接了大半碗,赤紅色大蛇變得萎靡不振的時候,蘇重這才罷手。從破界珠內拿出特質的止血藥膏,給大蛇抹上止血。把大蛇放回竹簍內,蘇重仔細打量玉碗之中的晶瑩液體。

如果不是蘇重清楚,他在見到碗中液體的時候,絕不會想到是血液。它不僅沒有腥氣,反而有種淡淡的葯香,血液顏色趕紅艷晶瑩,和白玉碗交相輝映,有種澄澈如琥珀的感覺。

蘇重滿是驚喜的打量著碗中的血液:「當初郭靖直接喝了著血,簡直是暴殄天物1

梁子翁二十年心血,可不僅僅是為了增加內功。這老小子從年輕的時候就想著長生。他養葯蛇其是為了延年益壽,相比與此,增進內力只不過是附帶作用。

怎麼延年益壽?

強身健體!

寶蛇的作用就在於培元固本強健體質。和這葯蛇的效力比起來,蘇重的培元丹就要差很多。

不過有了培元丹的製作經驗,蘇重對研製新的丹藥很有信心。

蘇重在房間里一悶就是三天,期間6冠英來過好幾次,不過見到蘇重房門緊閉,都沒敢打擾。只是隔段時間就在蘇重門口放些食物。

三天後,蘇重神清氣爽的走出房間。從懷裡摸出一個小瓷瓶,到出一粒葡萄籽大小的丹丸,越看越高興。

丹藥成酒紅色,就像是一顆晶瑩寶珠,蘇重決定叫它赤珠丹。

蘇重沒添加太多輔料,還是以蛇血為主,完全催其中作用,並讓其變得溫和易於吸收。

初次製作,開始的時候浪費了一些材料。儘管如此,他還是製作出了三十六粒。

把手中丹藥放入口中,並不吞咽。蘇重站在原地靜靜的運行全真心法,每一次運轉,都從丹藥之中抽走一絲藥力。

九個周天之後,丹藥完全化開融入身體之中。

把內氣匯入丹田,蘇重頓時覺得全身暖洋洋的舒服。尤其是腹部,猶如放了一個小火爐。溫和而又持續的想著四周散熱量。

蘇重知道自己這賺大了,想到梁子翁一大把年紀,還被自己洗劫,頓時覺得有些愧疚。

要不要給他點赤珠丹?

蘇重有些捨不得。

不過想到以後自己只要把那條赤紅大蛇養好,形成可持續資源,赤珠丹還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蘇重頓時變得大方起來。

要是再遇到,就給他點兒吧。就連梅風都給了報酬,給他點丹藥算什麼!

他一副我很公平的想著,完全忘記了當時洗劫梁子翁時的霸道不講理。

走進客棧大廳,蘇重立馬就注意到了一張桌子。

當然不是因為自己便宜徒弟就在那張桌子旁。而是因為他旁邊坐著的一個明媚少女。

少女雙眼黑白分明,眉毛濃淡適宜,皮膚白皙頗為清新漂亮。

她旁邊就坐著木訥憨厚傻郭靖,蘇重眉毛一挑。黃蓉?

一邊走蘇重一邊打量聚攏在一起的三個人人。

自家徒弟真滿臉興奮的對黃蓉說著什麼,明眼人都能看明白,這小子在獻殷勤。

郭靖坐在6冠英對面,茫然看著正聊的熱火朝天的另外兩人,有時候竟然還會配合著露出傻笑!他聽不懂6冠英在說什麼。

蘇重有種不忍直視的感覺。

那是在搶你媳婦啊!你怎麼還能笑的出來?

桌子上的眾人也注意到了走向他們的蘇重。

郭靖騰的一下站起來,一副大救星來了的感激模樣:「蘇兄弟……」

蘇重洗耳恭聽。

郭靖:「蘇兄弟……」

你到是說啊!

黃蓉噗嗤一下就笑出來了。郭靖伸出右手開始撓後腦勺,跟著笑。

蘇重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6冠英在一旁滿是不善的瞪著眼前的傻大個,前兩天還覺得他不錯。現在6冠英不這麼覺得了。

我廢了那麼多口舌,搜腸刮肚引經據典,都沒能博得美人一笑。這傻小子撓後腦勺竟然讓美人笑了?

6冠英表示這絕對不是嫉妒。

「黃姑娘,我給你介紹,這是我師父。」6冠英覺得要儘管轉移話題:「師傅,這位是黃姑娘。黃姑娘家學淵源,竟然對奇門遁甲也頗有研究1

黃蓉聽到6冠英誇讚,頓時挺起小胸脯,一副我很厲害的樣子。

蘇重淡淡的嗯了一身表示知道。黃老邪的閨女如果不會奇門遁甲那才叫有鬼呢。

嗯?嗯是什麼意思?

黃蓉眼珠子滴溜溜轉。「你是他師傅,你很厲害嗎?」

不等蘇重開口,6冠英立刻道:「別看我師傅年輕,可文韜武略樣樣精通,更是精通奇門遁甲。我們老家就有我師傅布下陣法。可神奇了。」

「我能去看看嘛?不過如果我走不出陣法怎麼辦?」黃蓉一副為難的樣子看著6冠英。

6冠英大手一揮「放心,到時候我給你指路,完全不用擔心。」

「你行嗎?」黃蓉遲疑道。

6冠英臉頓時漲的通紅,男人怎麼能不行。

「沒問題16冠英拍著胸膛砰砰響,又伸手在蘇重肩膀上拍來拍去:「就算我不行,不還是有我師傅呢嗎。是吧師傅。」

蘇重扭頭盯著6冠英拍在肩膀上的手,又瞥了一眼珠子都快瞪出來,飛到黃蓉臉上去的徒弟。

然後看了看滿是戲謔看著自己的黃蓉。

心道:「徒弟,人家幾句話就把你迷的找不著北,竟然還想著娶人家?賣了你,你還幫人家數錢呢。」

而且徒弟竟然敢拍師傅?!

蘇重覺得他應該教育教育6冠英。

「冠英,黃姑娘家學淵源?」

「嗯哪1

「黃姑娘博才多學?」

「嗯哪!1

「黃姑娘還懂得奇門遁甲?」

「嗯哪!!16冠英激動了,難道自己師傅竟然看懂了自己心意,打算幫自己一把,替自己提親?!他快要樂暈了。

「那你叫黃姑娘師叔吧。」

「嗯……嗯?16冠英一副驚悚表情。

蘇重重重一哼:「愣著幹什麼,你爹是他爹的徒弟,你難道不應該叫師叔?」

6冠英:「……」

師傅,咱能不能不要這樣玩人?這都差了輩了,不能娶啦!

黃蓉眼獃滯了片刻,頓時雙眼冒光。這人真有意思,小小年紀還當別人師傅。沒事還瞎整自己徒弟。有這樣的師傅嗎?

「啊!黃賢弟竟然是6兄弟的師叔?真是太好了。」郭靖一副他鄉遇故知,大家一家人的樣子。看的6冠英想咬他。

郭靖還一副傻乎乎,現大家竟然關係如此親近的歡樂表情。

黃蓉覺得自己肚子快笑抽了。

……

王處一折騰了兩天,終於把體內毒素拔除乾淨。臉色雖然還有些蒼白,但已經沒有大礙,以後只要精心調養就不會有問題。

所謂不破不立,說不定還能因為這次受傷,讓內功更上一層樓呢。

從房間里出來,剛走進客棧大廳,就聽到一串銀鈴般的笑聲。

王處一循聲望去,本來不錯的心情頓時糟糕透頂。臉色立即陰沉彷彿要滴出水來。

時隔兩年,他再次看到了那個可恨的身影。

一個普通雜役道童,他本不會有這麼深刻的記憶,可誰讓這個道童被大師兄看好呢。最重要的是,他殺了自己徒弟!

雖然最後表明,他是在自保。

但,他殺了自己徒弟!

相當於半個兒子的徒弟!

長劍一抖,王處一爆喝一聲:「賊子看劍1本章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