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五十三節 醉生夢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節 醉生夢死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readx熱門推薦:、、、、、、、

段譽怔怔的看著面色平靜的蘇重,他突然覺得蘇重陌生無比。00ks那種對生命的漠然,讓段譽不寒而慄。王語嫣更是大氣都不敢喘,生怕招惹到這個煞星。不理會呆隳兩人,蘇重轉頭策馬而走,他還要敢去尤氏山莊,沒工夫和段譽耗。

段譽被馬蹄聲驚醒,連忙策馬趕上:「尤氏山莊人很多的,而且都是武功高手。我知道你的功夫好,但……他們人多埃」

蘇重當然知道他們人多,不然也不會思考戰鬥手法。

見蘇重不理自己,段譽頓時氣急:「你難道一個個去砍他們的腦袋?累也能累死你!那麼多高手,你怎麼去殺1

是啊,怎麼去殺?

蘇重餘光突然掃到王語嫣頓時一怔。他想到原著中杏子林內的情節。突然記起一種非常奇特的迷香——悲酥清風。王語嫣就曾被迷倒,這才有了後續磨坊內段譽救護的情節。

如果用毒呢?

蘇重好似突然被推開了一扇大門一般。他以前一直在用武功戰鬥,總是正面拼殺。此刻陡然恍悟,他的目的是本源點,不是爭勇鬥狠,而是高效率殺傷敵人。

有破界珠幫助,蘇重的醫術可以說得上冠絕當代。會醫自然會毒,蘇重突然發覺,相比於無從下手的音波功,毒藥才是最好的方法。

……

「慕容公子高義,挺身而出號召群雄,對付血衣魔僧。乃我輩楷模,來,大家一起敬慕容公子一杯。」全冠清站起身朗聲說道。他綽號十全秀才,雖然因為蕭峰一事讓他威望大降。但憑藉高超手段,他依然是丐幫決策高層。手中權力不僅沒有減少,反而越發大。

群雄聚會,全冠清周旋其中如魚得水。這些天來,憑藉一張利口著實讓他拉攏了不少幫手。此刻他帶頭敬酒,頓時呼啦啦站起來一片人。

「不錯,慕容公子此舉確實讓人欽佩。」

「這酒該喝。」

「這可是數十年難得一見的武林盛會,慕容公子促成此事功不可沒。」

慕容復緩緩站起,姿勢說不出的瀟洒,臉上帶著優雅笑意,在一群草莽之間顯得格格不入。一眾江湖武者無不心聲感慨,他這應該是一個世家子弟而不是江湖客。

「各位朋友抬愛,慕容復先干為敬。」他仰頭把酒盅喝乾,乾脆利落。一眾人無不嘆一聲爽快,紛紛舉杯喝乾。

眾人落座,全冠清卻依舊站著,他眼珠轉動顯然有這別樣心思:「血衣僧十惡不赦濫殺無辜,著實該殺。」

「全舵主此言在理,那惡僧自從出道江湖,殺的人沒有一千、也該有八百。這可是個人屠啊1

「對,該殺……」

見眾人點頭,全冠清眼中精光一閃:「大家來自五湖四海,都有著自己的家業。這麼拋下親人不顧,奔波來此,不就是為了一個義字。可義字不能當飯吃,即便不為自己,也要為子孫後代著想不是?」

眾人頓時眼睛一亮。聚在這裡殺血衣僧真的事為了什麼俠義?錯了,名利而已。全冠清這句話無疑戳進了眾人心中。有那些心思靈敏之輩,已經對全冠清有所猜測。

見眾人眼神火熱,全冠清知道達到了目的,瞥了一眼臉色難看的少林玄難和尚,全冠清權當看不見。

「慕容公子,你說咱們該如何是好。」他反而避而不談,把話題引向了慕容復。當眾討論七十二絕技的歸屬?這可是明目張招惹少林啊,他可不會那麼傻。全冠清滿臉嚴肅的看著慕容復,心下卻玩味不已。倒這位貴公子怎麼辦!

他從不相信慕容復回會是什麼俠義之輩,還不是看上了少林七十二絕技。慕容家的傳統可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如果得到少林秘籍,這名頭可就作的更實了。

慕容復面色不變,目光溫潤依舊,心中卻滿是陰霾。這個全冠清不安好心,他這是要把自己架在火上烤!

如果自己同意瓜分七十二絕技,少林絕對會和自己不死不休。如果駁回眾人訴求,自己就要與眾人對立。那還怎麼收買人心。十全秀才?哼!真是個攪屎棍。

見眾人都看著自己,慕容復沉思片刻,心頭有了主意:「血衣僧虛根犯下大罪公然和朝廷作對,竟然擅自殺戮公門捕快。這才有了天下通緝的還不文書。那可是二十萬兩埃不怕大家笑話,慕容復也心動不已,恨不得抱著這些銀子睡覺1

眾人一陣鬨笑,頓時覺得慕容公子真性情。他們何嘗沒有這樣的心思。

全冠清卻臉色難看,我說的是武功秘籍,可不是銀子!慕容復竟然用懸賞的銀子,引開了大家的注意力。不等他開口再次引導話題,慕容復已經搶先開口。

「蒙受祖先庇護,慕容家稍有薄財,日子還算過的去。大家千里迢迢來此,著實不易。我在此宣布,如果慕容復僥倖取得血衣僧的人頭,我只取一兩銀子,其他的就都交給大家作路費。」

「好1

「不愧是慕容公子,好氣度1

慕容復雙手虛按,止住大家動作,滿臉悲痛道:「血衣僧的武功深不可測。恐怕只憑慕容復一人,很難拿下對方。有個壞消息不得不通知大家,鎮岳劍彭連山大家,已經確定被血衣魔僧所殺。其手下無一倖存1

「怎麼可能1

「鎮岳劍死了?」

剛才還熱火朝天的眾人頓時像被澆了一盆冷水一般,瞬間獃滯。彭連山可是北方綠林大豪,武功高強手段殘暴。手下匪眾同樣是些窮凶極惡之輩,非常難以對付。血衣僧竟然一個人把他們全殺死!本來還自信滿滿的眾人不自禁縮了縮脖子。

慕容複眼看已經震懾了眾人,心中滿意:「殺血衣僧,必然要靠在做的各位共同努力。只要大家聯手,相互配合,發揮最大力量,絕對能讓魔僧授首1

「至於賞銀的分配,我提議只要能給魔僧造成傷害,就允許參與戰利品分配。到時候大家都能得到一筆滿意收穫。」慕容復意味深長道。

一眾人頓時眼睛一亮。戰利品,那可不只是銀子。眾人隱晦的掃了一眼滿臉鐵青的玄難和尚,在看看慕容複眼中的玩味。難道秘籍也能這麼分?

「全憑慕容公子吩咐1眾人互相看了一眼,齊聲喝道。

全冠清臉色難看無比。該死,竟然被慕容復完全掌控了局面!

玄難閉上眼睛不斷念經,他知道大勢已去。即便少林是再厲害,但山高皇帝遠,只憑自己絕對無法擋住眾人對七十二絕技的貪慾。眾生皆苦啊,不知道又該有多少殺戮。

「來,大家滿飲此杯,預祝此次行動旗開得勝。干1

「干……」

一時間,整個尤氏山莊熱火朝天。

尤氏雙雄一言不發,只管悶頭喝酒。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奈。有慕容復牽頭,他們兩人頓時淪為可有可無之人。看莊子上熱鬧景象,所有人還都以為這是慕容家而不是尤家。

薛慕華和兩人坐在其,他的臉色同樣不好看。他本來是想通過殺死蕭峰,以此積攢人脈威望。由此來對付丁春秋,沒想到血衣僧橫空出世,七十二絕技的巨大誘惑下,蕭峰竟然沒多少人在意。

雖然說是共同對付兩人,可看了看周圍滿臉興奮的眾人,哪裡還有人理會蕭峰是誰,全鑽進了絕技武功之中了。

瞥了一眼面無表情的尤氏雙雄,薛慕華心中憐憫,旋即苦笑。舉杯示意,三人頗有難兄難弟的感覺。

放下酒杯,薛慕華聞著充斥著整個山莊的酒香突然一怔。

不對勁!這酒香不對勁!

一把抓過酒壺,打開瓶蓋湊到鼻子面前使勁一聞。

酒沒問題!那問題出在哪?

尤氏雙雄也發覺事情不對。

「薛神醫,是不是出事情了?」

薛慕華深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仔細分辨。

「不好,有人下毒1薛慕華臉色瞬間慘白,急匆匆從懷中摸出一個小瓷瓶,舉起來就往嘴裡倒。

剛才還熱鬧非凡的尤氏山莊呢頓時一片寂靜。在做的都是好手,最少也是通了四條經脈的三流武者,聽力過人。薛慕華又是有意大喝,頓時被眾人聽在了耳中。

毒?!

薛慕華可是神醫,他說的話怎麼可能有假。

慕容復臉色一變,急忙運轉內力,發覺內力運行順暢,根本沒有一點反應,疑惑的看向手忙腳亂給自己扎針的薛慕華。

眾人同樣滿臉疑惑,他們也沒發現自己出問題,難道薛神醫錯了?可看他急的滿頭大汗的樣子,也不像埃

「薛神醫,是不是搞錯?。」尤老大急忙問道,也顧不上這質疑的話是否得罪薛慕華。這裡可是尤氏山莊,如果真有人下毒,他將是第一個被懷疑的對象。如果這江湖人同時針對尤家,他們骨頭渣子都不會剩下。

「是啊,薛神醫可不能信口雌黃。你看我不就好好……好……」尤家老二還沒說完,就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一副醉醺醺模樣。他只覺渾身酥軟無力昏昏欲睡。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喝的多了些。」他臉色蒼白的解釋。可眾人哪裡肯信。

不等眾人反應,剛剛站起來的人同時坐倒在地。雙眼迷離,兩腮酡紅,呼吸之中都透出一股酒香,好似真的喝醉一般。

即使是再遲鈍的人也知道不對勁。慕容復更是不顧地麵灰塵,原地盤膝而坐,強打起精神快速運功。

竟然真的有毒!

到底是誰?!r1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