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五十四節 慕容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節 慕容博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readx熱門推薦:、、、、、、、

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整個尤氏山莊,再也沒有一個站著的人。貫通了任督二脈的先天武者,還能勉強盤坐運功保持清醒。其他後天武者,無不癱倒在地。這些人臉上帶著一抹酡紅,露出微笑神色。好似在作著什麼美夢。詭異無比。

段譽只覺一股寒流從尾椎直上頭頂,頭髮都要炸起來。熱熱鬧鬧的尤氏山莊,轉瞬間變得寂靜無聲。倒地之人無不帶著笑容陷入沉睡。這種太驚悚了。

王語嫣臉色煞白,她哪裡見過這種恐怖場景,嚇的險些昏厥過去。

蘇重滿意點頭,這正是他的傑作。

打定主意要對付慕容復等人,蘇重就開始著手煉製毒藥。六界真功不僅賦予了他強悍的力量,同時帶給了他強大的感官能力。他的鼻子能夠清晰分辨出空氣中的味道。

這對本就醫術驚人的蘇重來說如虎添翼。強大的嗅覺讓他能夠輕易找到自己想要的材料。敏銳的味覺,讓他能夠快速全面的檢測出所選材料的藥性。

他之前就曾靠此能力煉製出迷藥「一炷香」,它能瞬間迷倒先天武者,還不會被發現。這一次蘇重如法炮製,選擇十七中植物的不同部位,同樣煉製出一種熏香。蘇重給它取了個好聽的名字——醉生夢死。

嚴格意義上來說,「醉生夢死」不僅不是毒藥,還是一位提神醒腦補益身體的良藥。但當它遇到酒精的時候,它會產生一個非常奇特的作用。它能讓吸入者的各種感官能力大幅度放大。讓喝酒的人最大程度的陷入沉睡。如果沒有特質的解藥解毒,或者高強度的刺激,中者會活活睡死!

「好多本源啊1破的口水嘩啦啦的流,眼中滿是火熱,死死貼在玉碑上方空間。因為無法離開玉碑頂端,他整個被擠壓成一張大餅,卻依然無法阻擋破的激動。

「快點!快點!別讓他們跑了1

「中了醉生夢死,只要他們喝了酒,他們就跑不了。」蘇重非常自信。他剛才看的清楚,在場的有一位算一位,無不喝了大量的酒。

「我當人知道他們跑不了。」破滿臉的恨鐵不成鋼,喋喋不休的耐心教導:「你難道不知道吃進肚子里的肉才是自己的肉嗎?難道不知道揣進兜里的錢才是自己的錢嗎?萬一來兩個攪事的把這些人給救了,咱們不虧大了?那麼多反派哪一個不是因為不夠痛快,被小豬腳逆襲成功?前車之鑒啊1

蘇重:「……」

「快把這些傢伙宰了。」

宰了?你當宰豬呢?這可是人。

「蘇重,你難道真的要殺了……殺了這些人?」段譽哆哆嗦嗦的問道。之前蘇重可是說過,要殺了這些討伐他的人。他之前一直在擔心蘇重被人圍攻,無法逃脫。可此刻他卻反而擔心起那些江湖武者。

他怎麼也沒想到,蘇重竟然還會醫術,或者說還會毒術。

「不殺。」蘇重淡淡道。

王語嫣不由鬆一口氣。自從走進尤氏山莊,她一眼就看到了盤膝坐在地上的慕容復。聽到蘇重不殺人,顧不得躺了一地詭異入睡的武者,跌跌撞撞的衝進山莊。

呼!段譽長出一口氣,要是看著這麼多人死在眼前,段譽覺得自己絕對會瘋掉。

見王語嫣跑想慕容復,段譽伸了伸手,最後還是無奈垂下,只覺心中一片苦澀。他從小到大錦衣玉食,想要什麼無不輕易得到。第一次動真情卻只能看著心上人喜歡別人。要不是現在情況不對,他恨不得立刻離開此地。

「你傻啊1破氣的暴跳如雷,好似被人踩了尾巴的貓,猛地躥高:「你答應我的出一進十吶!還信誓旦旦的說一月之內必定到賬,騙鬼吶!好,你拖延還賬這事兒咱們暫且不提。咱們就說說眼前,明明有這麼多本源你還不去收,你要鬧哪樣?信不信我分分鐘讓你練葵花1

蘇重不禁訕訕。他也沒想到大宋官府那麼不給力。他從汴京一路晃到尤氏山莊,都好幾個月過去了,預想到的高手攔截一個也沒來。好不容遇上一個彭連山,根本就不夠給破塞牙縫。

儘管不好意思,但蘇重卻絲毫不肯讓步:「你難道不怕雷劈?」

破頓時僵在半空:「那個蠢貨……」破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罵位面泛意識。

這種類似集體意識的存在保證了世界的有序。但對蘇重來說卻是束縛,他無法肆無忌憚的破壞,不然他很快就會被盯上,甚至直接降下雷霆。到了那時他就不得不耗費本源跑路。

「我不殺他們,但我可以廢了他們的武功。」蘇重面無表情道。

心神煩亂的段譽聽到蘇重的話,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沒什麼反應。他不喜歡武功,自然不知道武功在武者心中的地位。他不僅沒覺得不對,反而覺得理所當然,甚至認為蘇重是慈悲心腸。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可見活著的分量有多重,難道還有比活命還重要的東西?武功而已,廢了也就廢了。

王語嫣雖然覺得不對,但同樣沒什麼切膚之痛。反而在蘇重下定決心后徹底鬆了一口氣。

可盤膝而坐的慕容復卻猛然顫抖了起來。廢除武功?這簡直比殺了他還要殘酷。沒了武功,他還會是那個南慕容嗎?沒了武功,他如何去復國?他不顧體內快速運轉的內力,猛然睜開眼睛。

「你敢1眼神好似利箭,慕容復狠狠的瞪著蘇重。

蘇重淡淡的掃了一眼慕容復,隨即便把目光轉向其他方向,絲毫不做理會。

噗!慕容復陡然吐出一口鮮血。

王語嫣頓時花容失色,連忙扶住快要倒地的慕容復。

慕容復卻不顧傷勢,雙眼一眨不眨的盯著蘇重,好似要把蘇重的面貌刻印進腦海深處。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活這麼狼狽。前一刻他還在想著如何統領群雄殺死對方,這一刻他卻已經成了對方的階下囚。

慕容復從來沒把蘇重放在眼裡,一個二十齣頭的小和尚,他不相信對方有多麼厲害的武功。就算對方是先天武者,也無法讓緊張半分。相反,他會更加高興。

只有對手強大,才能顯示出他的才能。只有對手強大,才能給聯盟更大的壓力,他才能獲得更多的領導權。那麼多人一擁而上,即便他身居斗轉星移最擅長群戰也無法脫身。更何況一個修鍊硬功的和尚。

他此刻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多麼可笑。對方確實強大,可他太強大。大到瞬間就摧毀了他剛剛費心費力組建起來的聯盟。

雖然沒見識過對方的武功,但能夠一下子放翻包括他這樣先天高手在內的所有人,這種毒術足以獨步天下。慕容復只想到了悲酥清風。可那是西夏一品堂的珍藏秘葯,煉製困難非常。如果不是有西夏朝廷支持,一品堂根本就沒辦法大規模煉製。蘇重只不過是一個毫無根基的和尚,絕對無法得到大批悲酥清風。

這就更讓慕容復心中發寒。一個人的毒術竟然能比得上整個一品堂的力量?!

聽到蘇重要廢掉他的武功,慕容復驚怒攻心。好狠毒!他終於知道血衣僧三個字的分量。

「好辦法1破歡呼一聲,要不是無法飛出玉碑上方,他早就繞著整個破界珠繞圈了。

小灰蹲在玉碑頂上,隨著破上下翻飛不斷的抬頭點頭,滿眼好奇。心想這個皮球怎麼了,上上下下的發什麼瘋。

破都快要樂瘋了。眼看著一大堆本源將要付之東流,突然有人告訴他,本源又找回來了。破怎麼能不高興。一下把小灰撞飛出去,破蹲在玉碑頂上自己有一個人傻樂。

「虛根,你是不是太過狠毒了一點。」玄難臉色難看的道。

他沒有喝酒,但在這麼個場合,終究吸入了體內一些酒精。正因為如此,他雖然也渾身醉醺醺可總要比其他人輕的多。

「你偷盜經書,判出少林已經是大錯特錯。之後更將秘籍大肆傳播,更是錯上加錯。如今你還要廢掉眾人武功。難道你真的要一條道走到黑徹底入魔嗎?」玄難說到最後已然聲色俱厲。

見蘇重絲毫不為所動,玄難滿臉痛苦失望:「你就不考慮一下少林?不考慮你的師傅?你從小在少林長大,難道就一點兒感情也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感激之心,也請你不要在繼續犯錯了。一旦在做群雄有所損傷,你就真的事在和全天下為敵了1

感情?感激?

他早就不是原本的虛根,哪裡有什麼感情。感激?即便感激也只會感激慧輪。至於少林……哼!蘇重心中冷冷一笑。

「玄慈那個禿驢敢做初一,就不要怪我做十五。今天就是掃地和尚來了,也救不了你。」蘇重突然出現在玄難面前,右手下翻,瞬間拍中玄難丹田。

蘇重因為修鍊六界真功,體內根本就沒有絲毫內氣。但他對內氣的了解非常人可以比擬,勁力穿透皮膚深入身體內部。

無形中噗的一聲響,玄難臉色瞬間灰白。他只覺好似有什麼東西從體內不可遏制的流出,隨著內力消失,他反而清醒起來。剛才的醉醺醺感覺消失不見。可他卻希望自己這一刻也想其他人一樣昏睡過去。看著內氣從體內一點點兒的溜出去,那感覺就像鈍刀子割肉,太痛苦了!r1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