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五十七節 請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節 請柬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readx「少俠用毒之術真是出神入化。。老夫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就中了招。這是什麼毒藥?咦好像有鬼臉花啊?還有什麼來著……」薛慕華還想著恭維幾句,說著說就不由自主的開始思考起了醉生夢死的藥物成份。

蘇重暗自搖頭,還真不愧是逍遙派門人。一個個偏執的可以。對自身喜好痴迷程度,尋常人根本無法想象。

「帶我去見蘇星河。」蘇重打斷薛慕華的思考道。

薛慕華猛然驚醒,臉色一變:「你怎麼知道1

薛慕華雖然名滿江湖,但卻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師承來歷。蘇重開口就讓他帶路,顯然知道他的身份。這怎能不讓他吃驚。

蘇重心中暗自撇嘴,逍遙派一群人神神秘秘,別人不知道,他還不清楚?

「你想幹什麼?」剛才還神思不屬的薛慕華立刻警惕起來,滿是戒備的看著蘇重。哪裡還有半點畏懼。

該說真不愧是逍遙派嗎?能培養出丁春秋這種敢於弒師的叛逆,也能培養出蘇星河、薛慕華這等死忠。

「丁春秋已經來了中原,不想你師傅死,就帶我去找他。」

「什麼1薛慕華大吃一驚。他召集群雄討伐蘇重蕭峰為的是什麼?還不是為了集聚聲望,好為殺死丁春秋做鋪墊。

現在整個尤氏山莊,不是傻子就是廢人,計劃顯然已經失敗。這個節骨眼上,丁春秋竟然已經來了中原。薛慕華臉色變換不定。

丁春秋是叛逆,而且是個武功高強善於用毒的叛逆。眼前這位也不是什麼好人。能一下子把數百人弄成傻子,比丁春秋還要狠毒!如果他要對自家師傅不利……薛慕華狠狠的打了個寒顫。他猶豫不決。

「別以為我找不到擂鼓山。」蘇重眼睛眯起,聲音有些冷:「讓你帶路,只不過是為了節省時間。」

薛慕華臉一白。蘇重知道他師傅的隱居地,讓他有些絕望。蘇星河畢竟是成名多年的聰辯先生。他隱居的擂鼓山雖然隱蔽,但總有人知道。

「我要對付的是丁春秋,你大可以放心。」蘇重不想鬧得太僵。他確實能找到擂鼓山,但那樣太費時間。還是有個熟人領路來的快。

薛慕華心裡一松。旋即心中大喜。蘇重雖然被傳的如妖似魔,好似個無惡不作的大魔頭。但細細想來,他所殺之人大多都是些作惡之輩。比如北方那些打家劫舍的綠林強盜,比如橫行天下的四大惡人。在不就之前,血衣僧三個字還是嫉惡如仇的代名詞。

而且即便不是惡人,也都是些和他作對的人。比如自己身旁這些倒霉蛋。

薛慕華突然升起無限希望。如果蘇重真的是沖著丁春秋去的,那自己師傅豈不就安全了?

他從沒想過蘇重會輸,兩代南慕容都折在了蘇重手中。丁春秋確實厲害,卻無法和慕容博、慕容復兩人相比。

更何況蘇重精通用毒之術。丁春秋最大的依仗便不復存在。

薛慕華驚喜起來。帶著他去找師傅,或許真的是一線生機!

「好,我帶你去。」雖然有些孤注一擲,好似賭上一切。但薛慕華沒有選擇。即便蘇重和丁春秋聯手,結果也不會更壞。因為他們根本就對付不了丁春秋。

蘇重毫無留戀的轉身離開,身後跟著神思不定的薛慕華。

蕭峰攥緊拳頭,臉色漲的通紅。卻最終沒有出手阻攔。蘇重能在他動手之際,瞬間廢掉數百武者。他如果在出手,說不定蘇重就要殺掉在場的所有人!蕭峰已經不是第一次領教蘇重的狠辣。

「大哥……」段譽擔憂的看著蕭峰。

深吸一口氣,蕭峰壓下翻滾心緒。他終究是那個大豪俠,很快調整好挫敗情緒。

「二弟放心,大哥沒事。咱們兄弟倆碰頭本應該好好聚一聚。可惜大哥有要事在身無暇他顧。」蕭峰滿臉遺憾。他對段譽這個弟十分看重。知道自己是契丹人,段譽依然認他這個大哥。相比數月來受的冷眼,蕭峰心中很是感動。

「大哥的事要緊,還是趕緊去少林把身世查清楚。咱們兄弟來日方長。」知道蕭峰著急查清當年雁門關一戰始末,段譽不做挽留。

回頭看了一眼躺了一地的武者,蕭峰長長嘆了一口氣。自從踏入江湖,蕭峰還是第一次這麼無力。

……

柳總捕頭臉色鐵青的站在大廳內。身旁坐著兩個魁梧漢子,雙手粗大,顯然有一身硬功夫。二人臉上一片痴傻,口齒不清的嘟囔,眼中毫無神采。

「大人……」一名頭髮花白老者收起把脈的手。他是率屬於柳總捕頭的醫師。醫術高明堪稱神醫。以往任何傷痛到了他手上,只要不死就能救過來。可此刻……

「說1柳總捕頭臉色陰沉。

「二人腦部受到重創,已然然被廢,恢復無望。」老者臉色難看。這對他來說簡直是恥辱。

儘管對這個結果早有猜測,得到證實的柳總捕頭依然忍不住心中憤怒。

「他們中的毒藥呢?」

「是一種從來沒見過的毒藥。尋常時候不禁沒有害處,甚至能提神醒腦。可一旦遇到酒,立刻就化為詭異毒力。」老者頓時精神奕奕,他從未見過這種其他毒藥。

「能知道出自哪裡嗎?」柳總捕頭不相信蘇重能配製出這種奇毒。必定是某一個勢力給他提供。難道是少林?柳總捕頭眼中閃過一道狠辣光芒。

「老朽行醫一輩子,從未見過這種毒藥。咱們總衙書庫內也沒有記載。老朽看不出出自何處。」老者搖頭嘆息:「這其中有七十多種成份。老朽也只能分辨出二十幾種。奇異的是,這些材料大都是尋常藥物。有的甚至是路邊野草。能用這種材料配製出如此奇毒,對方必定是一代醫道宗師。」老者滿臉讚歎。

柳總捕頭沒心思理會老者的稱讚,他只想找到對方幕後之人狠狠收拾。他一共派遣了八名捕快混入尤氏山莊。為了事情順利,八人全都是他手中的精銳。

可結果……

三人被廢了武功,五個人成了白痴!

想到那滿院子的傻子。饒是以柳總捕頭的老辣,依然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那個本來在他心中模糊的身影,此刻異常清晰。他幾乎能想象得出對方動手時的冷酷表情。

「血衣僧必須死1柳總捕頭決定親自出手。

尤氏山莊力傻了數百江湖武者。有一個算一個,在江湖上多少有些地位。同時被廢。柳總捕頭已經完成了削弱江湖武力的任務。甚至因為蘇重的原因,他都不必受到師門親友的責難和江湖武者的仇視追殺。可他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

他本以為此次任務的重點是削弱江湖武力,血衣僧不過是個添頭。事實證明,那些自命不凡的江湖武者才是真正的添頭!

……

「嘿!聽說了嗎,南慕容率領群雄圍殺血衣魔,被人打成了狗。」

「何止打成狗,狗腦子都打出來了。」

「呵呵,都成傻子了,可不就是打出狗腦子了。」

「數百個人,他也敢下手,他也能下手,他竟然還得了手。真不愧是血衣魔君。」

幾個江湖人聚在一起,興奮的大談特談。心有餘悸有之,譏諷嘲笑有之,更多的還是幸災樂禍和心生嚮往。

不遠處一處雅間內坐著一老一少。正是趕往擂鼓山的蘇重和薛慕華。

薛慕華臉上帶著苦笑,一路上這種對話他不知道聽了多少。外面那群興奮不已的傢伙如果知道血衣魔就在此地,表情一定十分精彩。

血衣魔是江湖人對蘇重的新稱呼,聽得多了薛慕華心裡不自禁打起了鼓。他突然有些後悔,把這麼兇殘的傢伙帶到師傅面前不知道是福是禍。

可現在說什麼也晚了。薛慕華不是沒想過繞路兜圈子。不著痕的瞥了一眼蹲在蘇重肩膀上的灰色小鳥,薛慕華滿臉鬱悶。

每當他開始氖焙潁那個小東西就會從天上飛下來告訴蘇重。幾次下來,薛慕華被蘇重毫無情緒的眼睛盯的頭皮發麻,再也不敢耍滑頭。自己堂堂一個神醫,竟然在一隻鳥的手裡吃虧?想想就憋悶。

「請問?裡面做的可是血衣魔君大人?」門外突然傳來一個戰戰兢兢的聲音。

剛才還熱鬧非常的客棧內頓時寂靜無聲。一眾高談闊論的江湖客,好似被人掐住脖子的鴨子,臉漲的通紅。一個個面面相覷,眼中滿是驚恐。

血衣魔竟然就在自己身邊。剛才自己等人可還是在談論對方……

剛才沒說什麼胡話吧?

完了完了!死定了!

蘇重疑惑看向門外。他早就察覺到門口之人,對方猶豫半天才敲門問話。這人是誰?

不等蘇重回答,薛慕華識趣的站起身去開門。一個年輕劍客小心翼翼的站在門外,門突然打開,嚇的他連連回退。等看清楚來人,他才長鬆一口氣。

「原來是薛神醫,見到你真是太好了。受人所託,還請將這封請柬交給魔君大人。」說完立馬把請柬塞進薛慕華懷裡,轉身就跑,好似身後有洪荒猛獸追趕一般。

薛慕華同情的看著逃也似跑開的青年。他十分理解對方的反應。「血衣魔君「可是個讓人聞風喪膽的名字。其威力比之當年的四大惡人猶有過之。

南慕容牽頭丐幫少林加盟圍殺,依然被蘇重從容破局。血衣魔君的名號響徹江湖。

蘇重一路行走根本就沒有掩藏行跡,有先前那數百個傻子做榜樣,沒有人敢找蘇重的麻煩。

「也不知道是誰送的請柬,沒頭沒尾的。」薛慕華關上門隨意打開請柬。

這段時間相處,讓他對蘇重有了很大的了解。在薛慕華看來,血衣魔君是個很奇怪的人。有的時候你再怎麼放肆他也不管,他幾次兜圈子都也沒見蘇重動手。但有的時候動起手來卻狠辣無情,比如最近那些來找蘇重報仇的人,他們無一例我全都被蘇重一拳砸死。他敢看請柬,就是知道蘇重不在意。

可當薛慕華看清第一行字,立刻就像被人施了定身咒,呆立當常

怎麼會是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