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五十八節 傀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節 傀儡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readx蘇重掃了一眼請柬,毫無意外的看到末尾聾啞先生蘇星河的字型大小。

「師傅怎麼會把請柬送到這裡?」薛慕華隱隱不安。

蘇星河裝聾作啞數十年,為的就是躲避丁春秋的鋒芒。如今丁春秋已經離開星宿海,大張旗鼓的進入中原。而沉寂多年的蘇星河卻突然公開邀請血衣魔君。

難道出了什麼變故?

不想還好,一旦有了這種想法,薛慕華心中不安越發強烈。

「既然師傅已經下了請帖,不如我們現在就動身吧。」薛慕華催促道。絲毫沒有了之前面對蘇重的忐忑。

之前他還在故意拖延時間,此刻卻比蘇重還要著急。

蘇重不可置否,揮手讓薛慕華去安排蔓自然知道薛慕華變化的原因。薛慕華不僅邀請了他,還請了所有有名氣的江湖客。

這說明無崖子已經病入膏肓時日無多了。

「希望你能多撐一些日子,不然只能強闖靈鷲宮了。」蘇重漠然想到。他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逍遙派的珍藏典籍。如果無法從無崖子手中獲得,他只好去靈鷲宮強搶了。

顛簸的馬車上,蘇重閉目盤膝而坐。薛慕華為了早日趕往擂鼓山,不停催促車夫加快速度。

本就減震極差的馬車顛簸的更加厲害。只是趕了半天的路,薛慕華就已經被晃的臉色發白。用藥物壓下肚中翻騰,薛慕華絲毫沒有讓馬車減速的意思。

回頭看了眼好似釘在馬車底板上的蘇重,薛慕華眼中異色一閃而過。不管馬車怎麼晃動,蘇重身形竟然絲毫不動,就連衣服上的褶皺都沒有絲毫變化。

薛慕華痴迷醫道,武功不怎麼樣。但即便如此,他也知道蘇重這種時刻保持平穩的本領多麼的難得。

武功高手他見過不少,但像蘇重這種全面掌控身體,時刻改變身體狀態,以此保證身形穩定的人。他從未見過。這需要對身體及其強大的控制力。

帶著他去見師父真的好嗎?

薛慕華心中再次起了疑問。旋即又苦笑搖頭。丁春秋已經來了中原,明顯是為了對付自家師傅。即便血衣魔君同樣心懷不軌,形勢還能壞到哪裡去呢?

語氣疑神疑鬼,還不如想一想如何去對付丁春秋呢。

蘇重不知道薛慕華滿腹猶疑,即便知道也不會過多理會。他的目標很明確,找到無崖子,獲取逍遙派典藏,最終目的則是本源點。

「希望無崖子能帶給我一些驚喜。」只不過一個閃念,蘇重便不再多想。轉而研究起了六界真功。

這部功法是他對武道理解的集大成之作。更融合了他領悟自界海的靈魂符篆。早就達到了一個不可想象的高度。

之後又機緣巧合獲得鯤鵬符篆,讓真功的修鍊越發快速。到如今,除了最後一層「星耀法界」。蘇重已經完全修成前五層。

六界真功的神異也在逐步顯現。蘇重的五感已經到了一個堪稱恐怖的境界。僅就聽覺和視覺而言,他已經算得上上千里眼順風耳。但這些和第六層星耀法界相比,依然不算什麼。

前五層只在點燃五臟中的精神之火,淬鍊先天之氣也就是生命能量蘊養身軀。讓身軀進化,進而得到種種玄妙。

第六層卻又要更加細緻。他要求在周身三百六十五處大穴之中逐一點燃精神之火。等到周身之火點燃,蘇重便可以讓神魂和**合一。

到了那時,一身力量無不掌控由心。即便是輕輕邁出一步,也能夠做到頂級輕功的效果。真正一切神通悉自具足。

馬車不斷前行,蘇重把心沉寂在身體深處。很快就進入天人合一的定境,開始修鍊。

第一步,撕裂一團精神力!

精神力是靈魂的外延,對別人來說無形物質不可捉摸的精神,蘇重卻能夠清晰的感知到。這得益於破界珠,也得益於他這百多年的位面浪跡之旅。這多麼多年,靈魂不止一次的和破界珠融合分離,也不止一次的破損而又修復

就是這種對常人來說恐怖詭異的經歷,讓蘇重對靈魂有了足夠的認識。

嗤!

一聲裂帛似的聲音好似洪鐘大呂般在而變形響起。一股從靈魂深處的疼痛瞬間席捲全身。若是旁人,只是這瞬間的疼痛就足以摧毀他的神智。

但蘇重卻絲毫不為所動,他已經不是第一次撕裂精神,輕車熟路。

定境中的蘇重好似冰冷的機械,冷靜的控制著撕裂的那團精神力緩緩沉入丹田。那是三百六十五處大穴中最常用的一處穴道。

精神力不斷翻滾變化,好似一團左衝右突的雲霧。好似孕育了一頭怪物一般。在蘇重的感覺中,好似過去了漫長的數年精神力才停止變化,驟然向著中心收縮起來。

嗡!

一枚靈魂符篆憑空顯現,緩緩收縮成種子模樣。一股無形波動陡然散發,符篆定定的立在丹田鄭重,好似成了支撐整個丹田的擎天玉柱。

「破,過去多久了。」蘇重緩緩和破界珠合一。利用破界珠來恢復被撕裂的精神力。

「多久?十多分鐘吧。」破無聊的在玉碑頂上轉圈。

「這麼短?」蘇重詫異。他本以為怎麼也要數個時辰。之前幾次都花費了不斷實踐,他已經有了準備。沒先到這次竟然如此快速。

「這些時間主要都花在了分裂精神力上。凝聚符文反而是最快的,幾乎在進入丹田的瞬間就已經完成轉化。」破帶著驚奇道。他也不解。之前蘇重凝練靈魂種子可沒那麼容易。

蘇重卻若有所思:「可能是因為前五層的原因。」

「五臟對應身體各處。在五臟中種下靈魂種子孕育精神之火,並徹底融入身軀。基本上就已經把全身都練到了。」蘇重越說思路越清晰:「如今我要在周身大穴中凝聚靈魂種子,就好比走在一條已經開闢,但卻並不太寬敞的山路,自然會容易許多。甚至因為有了之前的基礎,凝聚符文?最困難的一步,反而成了最簡單的一步。」

破恍然大悟:「就好比磁鐵,它能夠把自己周圍的鐵磁化。融入你身體之內的靈魂種子同樣有這種『磁化』作用?」

「『磁化』?不錯,這個詞用的非常準確。」蘇重心中陡然振奮:「這麼一來,六界真功的修鍊相比能夠更加快速。」

「那豈不是說很快就能有一大波本源點入賬啦?」破幾乎要流出哈喇子了。

蘇重嘴角抽了抽,雖然說自己的武力值提高,確實能夠加大獲得本源點的機會。但也不等於很快就能獲得本源點埃看著眯起眼睛白日做夢的破,蘇重決定還是不要打擾的好。

本源點是蘇重回家策車票,前途未知,蘇重自然希望獲得更多本源。但本源不可能從天而降。反而提升自身武力才是當務之急。蘇重按下有些浮躁的心,瞬間進入定境。

嗤嗤嗤!

這一次他一次就撕裂出三團精神力!

相比於快速提升的實力,些許疼痛蘇重已經不在乎。說到疼痛,還有比被雷霆湮滅靈魂來的更疼嗎?他可不止一次被泛位面意識轟擊靈魂至差點成渣埃

……

柳總捕頭一身黑衣,面無表情的坐在椅子上,腰背挺的筆直。他已經坐了一天。如果他想,他還能再坐一天。能成為天下總捕頭,不知道要對付多少窮凶極惡之徒。能比他還有耐性的人並不多見。

此次江湖行,他成功完成了皇帝密令。數百江湖成名人物,被一網打盡,全成了白痴被他收押起來。但他絲毫高興不起來。

血衣魔君由此一役,徹底揚名江湖。相比於那些所謂江湖名宿。敢於布武天下且心狠手辣的血衣魔君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

他這一天來一直在思考尤氏山莊一役,腦中不時閃現的是他那幾個被變成白痴的下屬。即便蘇重殺光所有江湖武者,柳總捕頭也不見得會有一絲動容。但他那八個忠心下屬卻讓他耿耿於懷。

這不是柳總捕頭有多麼仁義。能位居高位,柳總捕頭的心已經比寒冰還要冷。八個手下可以殘廢可以死,但卻不能傷在別人手裡!

一位同樣一身黑色制式服裝的捕快走進大堂。腰間懸挂這一柄雁翎腰刀,行走之間悄無聲息卻又冷厲乾脆。快步走到近前單膝跪地。

「大人,你要的東西已經準備好了。」即便是柳總捕頭一手提拔起來的神捕,郭冷此刻也不自禁的戰戰兢兢起來。

一言不發的柳總捕頭是最恐怖的時候。這說明他已經憤怒到了極點。想到自己這次准被的那些藥材,他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

那麼多毒藥,柳大人難道要毒死血衣魔?那些詭異的毒蟲毒物,即便郭冷身經百戰見多識廣,依然忍不住頭皮發麻。

「很好。那些白痴準備好了嗎?」六種捕頭的聲音沒有一絲波動。

郭冷心底一寒,他總覺得其中有什麼大陰謀:「已經安排妥當,這幾天調養已經讓他們恢復健康。除了痴痴傻傻,已經沒什麼大礙。」

「很好,你下去吧。」柳總捕頭淡淡道。

郭冷不敢停留,恭敬行了一禮,倒退著走出大堂。轉身之際,正好瞥見一個花白頭髮的身影從後堂轉出。

那不是總衙的汪神醫嗎?他怎麼在這裡?柳總捕頭可沒病埃

「大人,東西到了嗎?」汪神醫滿頭的白髮亂糟糟,臉上帶著不正常的紅色。

「已經到了。」柳總捕頭定定的看著汪神醫:「煉製活屍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那些江湖客既然廢了,就發揮一下最後的利用價值吧。」

汪神醫滿臉狂熱:「不錯不錯,帶著一身武功的白痴,可是最好的煉製活屍的材料。直接省了我抹去他們神智的功夫。我一定能練出天下最厲害的活屍。」

柳總捕頭揮手讓汪神醫退下。

「數百力大無窮活屍,不知疲倦至死方休的攻擊。血衣魔君,我看你還能蹦躂幾天。」

這柳總捕頭竟然打算把那數百白痴江湖武者,直接煉製成冷酷無情的戰鬥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