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六十節 收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節 收穫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無崖子對自己的傷勢再清楚不過。下肢骨骼全部粉碎性骨折。脊椎受創嚴重,根本無法支配下肢。最嚴重的是,他內部臟腑受到劇烈震動,細微傷痕滿布其上。如果不是他醫術高超,北冥真氣雄厚無比,根本不可能支撐到現在。

可此刻無崖子卻清晰感受到身體四處傳來的清涼感覺。那千瘡百孔衰老不已的身體,竟然有了癒合的跡象!

無崖子滿臉震驚的看著蘇重,仔細感應著從蘇重手上傳來的清涼氣息。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能再生造化!

這件事看似神奇,但在蘇重來說不過輕而易舉。他只是把提煉出來的先天之氣貫入無崖子體內。充滿生命能量的先天之氣,瞬間就讓無崖子的身體得到巨大修復。

當初在火影世界,他可是靠著生命能量和宇智波斑以命搏命,身體即便破碎不堪,卻依然能瞬間恢復。救治無崖子對他來說並不難。

「你的身體破碎太厲害,特別是下肢骨骼,粉碎之後又沒有得到處理,已經長歪了。想要完全治好,只有破而後立。這可不是一日之功。」如果是剛剛受傷,只要正好骨骼,蘇重能馬上讓他恢復健康。

無崖子受傷這麼多年,想要治好並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

無崖子收起臉上震驚,眼中泛出驚喜神色。再次見到生的希望,他比誰都高興。

「我的傷勢我自己清楚,有治癒的希望已經是萬幸。哪裡還敢奢求其他。」無崖子恨不得立刻恢復,但也知道蘇重所說是實情。強自壓下心中激動。

「多謝閣下出手救治。只不過我逍遙派典籍大多都存放在大師姐的靈鷲宮內。此處存放的只是一部分,想要全部秘籍,恐怕閣下要等一段時間。」即便無崖子一代宗師,此刻也忍不住心中忐忑。這可關係到他能否恢復健康。

蘇重眉頭一皺。旋即又舒展開來。無崖子居無定所,不像天山童姥一般一直窩在天山,想來也不可能帶著那麼多東西四處奔波。即便有,也並不全面。

「沒關係,只要能拿到東西,等一段時間也沒什麼。」蘇重渾不在意。他也不怕無崖子搞鬼。大不了自己打上靈鷲宮。自己搶就是了。

無崖子鬆一口氣:「多謝閣下體諒。過幾日我們就立刻出發前往天山。」只是這麼一會兒,無崖子內髒的傷勢就已經恢復了大半。看到重新活過來的曙光,他怎能不激動。生怕蘇重不救他,立刻表態火速前往天山。

「星河,你進來吧。」無崖子和蘇重談妥,揚聲向洞外喊道。

本來還忐忑不安,滿臉焦急的蘇星河頓時驚喜起來。不顧癱軟在地的薛慕華,飛速竄進山洞內部。可等他看到無崖子是,忍不住一呆。

他對無崖子的傷勢熟悉無比。清楚自家師傅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可此刻看到無崖子竟然臉色紅潤,完全沒有那種要撒手而去的樣子。

「師傅……你1蘇星河臉上滿是驚喜!

「不錯,還要多謝這位居士。沒想到老夫還有恢復的可能。」無崖子感慨嘆道。

噗通!

剛才還對蘇重恨之入骨的蘇星河,竟然直接跪在地上給蘇重磕起了頭。無崖子臉上帶著欣慰,也不阻止。

等蘇星河抑制住激動心情,來到無崖子身前。無崖子才滿是複雜的打量著蒼老的蘇星河。

「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

「不苦,不苦。只要師傅能恢復健康,弟子一點兒都不苦。」說著竟忍不住落淚。

無崖子忍住心中酸澀。溫升安慰幾句后道:「星河,你去準備一下。幾日後咱們就出發去天山見你大師伯。」

蘇星河看到自家師傅身體健康。早就樂的找不到北。儘管心中依舊疑惑,不過依舊照辦。

接下來幾天,蘇重便留在聾啞谷。無崖子和蘇星河多年隱居此地,想要離開並不是那麼簡單。出行準備,如何安置聾啞谷都需要時間。

索性蘇重並不著急,而且此地也存有不少典籍。足夠蘇重看一段時間。

從書冊中收回精神,蘇重慢慢閉上眼睛,仔細回想腦中收穫。

「果然不愧是逍遙派。陣法的知識竟然如此高深。」蘇重眼中帶著喜意。

他本來以為自己對陣法的了解已經足夠透徹,看了逍遙派典籍才發現自己依然有很長的路要走。

他以前一直以為陣法都是利用各種特殊環境,構成一個周密而詳實的系統。以此來達到各種妙用。但逍遙派的典籍卻直接指出陣法的本質。

逍遙派祖師逍遙子認為。陣法其實就是藉助某些手段,來利用天地之力。這是他在突破先天之後領悟的道理。

蘇重能夠產生先天之氣,但這其實是機緣巧合和時間堆積下的結果。終究趕不上那種自然而然晉陞先天人物的底蘊。

他更多的是藉助了破界珠的力量。儘管靈魂力量堅韌,但對世界的認識卻並不比別人多多少。更何況他是一個外來戶,對天地力量的認知先天存在障礙。

逍遙子就是那種精氣神三方面全部成就先天的人物。正因如此,他才對天地之力更加明晰。這才能高屋建瓴的指出陣法的本質——借用天地之力。

什麼是天地之力。

陰陽二氣?五行之力?能量?還是引力、磁力?

在蘇重看來,這些都是天地之力。他之前不就是藉助奇門陣法扭曲光線、聲音迷惑他人視聽。

所謂的陰陽二氣和他記憶中的各種現代物理知識看似格格不入。可大家就生活在相同的大環境之下,哪裡有那麼多的區別?

在蘇重看來,這隻不過是分類法的不同所造成的區別。

有此領悟,蘇重對陣法的造詣頓時提高了一大截。蘇重在射鵰世界閉關百多年,可沒有白白浪費。恐怖積累結合逍遙派的知識,讓蘇重在陣法之上飛速進步!

無崖子收藏的那些醫術知識,反而沒給蘇重帶來多少驚喜。經歷這麼多世界,蘇重對人體的了解,可不是無崖子這種「偽先天」相比。要是逍遙子的話還差不多。已經能夠用變異精神力內視的逍遙子,在人體認知上並不比蘇重差。

半月後,蘇星河終於處理好各項事務。被他暫時關閉的聾啞谷陣法,也被再次開啟。這裡畢竟是他們的隱居地。多年來的不斷改進,已經成了一處世外桃源般的修鍊聖地,成了逍遙派一處根基所在。怎麼可能廢棄不理。開啟陣法保護也是應有之義。

半個月時間大多都花費在這裡。

要不是蘇重陣法知識突破一個新的境界,在一旁指點幫忙,時間還得多一倍!

「師傅您坐穩了,咱們這就走。」蘇星河在一旁小心伺候,臉上洋溢著笑容,蒼老面貌也因為無崖子恢復有望而年輕了幾分。

馬車緩緩啟動,速度漸漸加快。可蘇重坐在馬車裡竟然絲毫不絕顛簸。

車廂內鋪著厚厚毛毯,縮小版茶几、軟榻、靠枕等東西應有盡有。茶几上還有一套精美的飲茶工具。蘇重甚至在周圍車廂壁上看到了雕刻的各種裝飾花紋!簡直高大上!這還是生產力落後的古代?

這個馬車就是蘇星河這幾天連夜趕製出來的。材料是經過特殊處理的木材,質地堅硬堪比鋼鐵,但卻輕盈無比,兩匹馬就拉著跑的飛快。而且減震效果奇好,坐在馬車裡,一點兒都感覺不到震動。

蘇重不得不感嘆逍遙派的能耐。竟然連偏僻的機關術方面的知識都有。想到逍遙派收藏的那些典籍。想必當年的逍遙子在晉陞先天後,曾無數次的想更進一步。這才搜集各種知識嘗試突破。那些武功秘籍就是明證之一。陣法機關術等估計也是那時一併研究的項目。

北冥神功、小無相功內部可都蘊含有獨特的符篆。想來逍遙子對天地之力的理解必然到了一個恐怖的高度。不然不會創造出這種奇妙武功。蘇重開始對八荒**唯我獨尊功感興趣了。這三個可是逍遙派的根基,是逍遙子為了更進一步所作出的終極嘗試。如果放在一起……蘇重心中隱隱有些興奮。

無崖子見蘇重打量馬車眼中有異色閃過,臉上露出苦笑:「我這個徒弟也就在這些方面還拿得出手。可就是因為對這些東西太過投入,導致他武藝不精。荒廢了大好年華。」

蘇星河混不在意,笑呵呵給蘇重和無崖子各倒了一杯茶坦然道:「師傅教訓的是。可徒兒對這些東西確實喜愛,辜負了師傅教導。」

無崖子無奈的搖搖頭:「我也管不了,你想學什麼就學什麼吧。」轉頭看向蘇重溫和到:「讓蘇兄弟見笑了。」

他這些天和蘇重談武論道,發覺蘇重的學識極為淵博。比他這個逍遙派的掌門人還像逍遙派的弟子。如果不是長得不夠俊秀,無崖子絕對相信這是不是自己的一個不知道的師弟。兩人的關係也逐漸改善,不再是簡單的交易關係,成了談得來的好友。

蘇重不想理會無崖子的破事,但對他的本領還是極其佩服。自己有破界珠作弊,加上百多年的積累,才成就如今的自己。無崖子卻完全靠自身努力,而且還殘疾了數十年,竟然能夠跟得上自己的談話節奏。甚至有些地方竟然能給自己提出意見。讓蘇重不得不刮目相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