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六十一節 來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節 來襲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他雖然和無崖子談得來,但對蘇星河的行為也沒什麼看法。

「看個人喜好吧。牛不喝水強按頭也沒用。」蘇重態度比較隨意。

無崖子搖搖頭不說話。想要再勸幾句卻又停了下來。就像蘇重說的那樣,這種事情主要還在個人。他自己年輕時就痴迷於雜學,不然也不會被弟子暗算。

逍遙派門徒無一不是天賦過人之輩。以他的資質,如果專心習武。十個丁春秋也無法暗算他。這麼想來,他哪裡有資格教訓蘇星河。

「我這個師傅做的實在不稱職。自己都沉迷雜學,卻要要求你專心習武。可只有有武功高強,一切才有保障埃」無崖子數十年來身體殘缺,打擊不是一般的大。對力量的認識尤為重視。甚至有點兒力量至上的感覺。

這種認知雖然有點兒偏激,但蘇重卻頗為贊同。生命瑰麗迷人,想要追索生命源頭,就要有足夠的武力保障自己。如果蘇重的力量不夠,估計第一個世界就已經死在了福威鏢局滅門案中。不可能積攢足夠的規則和能量,供給破界珠穿梭世界。也就不可能有如今的蘇重。

車廂內一時陷入寂靜,三個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

兩匹馬小跑著,輕鬆的拉馬車飛奔。薛慕華趕著車心裡異常高興。這段時間變化太快,他都以為自己在做夢。

先是被蘇重活捉,半是被要挾的帶著蘇重前來聾啞谷。之後在路上得知丁春秋已入中原,他總是忍不住的憂心師傅安危。忐忑不安的進入聾啞谷,沒想到最後蘇重竟然能治祖師爺的病!自己也得償所願,重新歸入師傅門下。如果不是在師傅和祖師面前,他真要仰天大笑三聲。

聾啞谷周邊山嶺鬱鬱蔥蔥,清晨時淡淡薄霧蒸騰,遠遠看去真的是仿若仙境。薛慕華悠閑的控制著馬車方向,心裡美滋滋。

一個黑點突兀出現在視線中,剛才還優哉游哉的薛慕華心裡一緊。身後可坐著師傅和祖師兩位師門大人物。他可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大意。

而且擂鼓山然不小,但眼下走的這條路確實唯一能進入聾啞谷的路。知道的人可不多。他不由拉動韁繩,把馬車速度放緩。

馬車減速,車廂內三人立刻察覺出異樣。

蘇星河放下茶杯,打開車廂門:「慕華,怎麼了?」

「師傅,前邊來了個人。」他話音剛落,剛才還是個小黑點的影子已經越來越大。幾個起落之間就已經來到了馬車不遠處。

蘇星河定睛一看,雙眼頓時瞪得溜圓:「丁春秋!你這個惡賊竟然還敢來1

數十年的擔憂積怨讓蘇星河怒火中燒。

來人正是星宿老怪丁春秋。只不過此刻他卻狼狽不已。滿頭的銀髮亂糟糟,雜草一樣頂在頭上。身上紫色華貴衣袍破了好幾個大洞,甚至有幾處竟然焦黑,好似被大火灼燒過一般。臉上滿是惶急,沒有絲毫平日里的仙風道骨模樣。

看到大路中央停靠了一亮大氣華麗的馬車,丁春秋心裡一驚,差一點兒就要動手。等看到車廂里走出來的人,大喜。

「原來是蘇師弟,真是好久不見。」剛才還狼狽逃竄的丁春秋頓時安定下來,好整以暇的和蘇星河見禮,絲毫沒有數十年前作對時的咄咄逼人。

聽到蘇星河質問,丁春秋理了理亂髮:「我為何不敢來?星宿海地處偏僻,這麼多年不見,我思念師傅,前來拜見難道不行?」

蘇星河臉色發紫,被氣笑了:「思念師傅?要不是你,師傅怎會身受重傷!你還有臉來1

丁春秋眼睛突然一亮:「師傅果然還活著。」

這麼多年蘇星河一直藏著無崖子仍然在世的消息。此刻說漏嘴,他心裡忍不住一突。可想到蘇重的強大武力,旋即又鎮定下來。

「師傅當然還活著,而且活的好好地1蘇星河昂首傲然道。

「丁春秋,你害得師傅身受重傷。這麼多年對我窮追不捨,不就是害怕師傅清理門戶。你還不知道吧,師傅傷勢得高人相助,已經快要完全恢復。丁老怪,你的報應要來了1蘇星河快意道。

可讓蘇星河奇怪的是,丁春秋不禁沒有想象中的誠惶誠恐,反而滿臉驚喜。那神情絲毫做不得假!

難道這個傢伙真的關心師傅?打死他都不信!

「太好了,師弟快帶我去見師傅,我有事關本門安危的重大情報要告訴師傅。」丁春秋滿臉肅然。

蘇星河臉皮抽了抽,什麼時候欺師滅祖的丁老怪竟然會關心師門安危了?

丁春秋眼中閃過一道焦急之色,眼睛一轉看向華麗馬車。頓時心中瞭然。

「師傅,不孝徒兒丁春秋給您見禮了。」說著竟然還真的跪下向著馬車磕起了頭!

蘇星河呆在當常這是怎麼了?

無崖子透過打開的車廂門看著跪在地上的丁春秋。對方姿勢恭敬,即便身形狼狽卻依然規規矩矩。就像當年他的那個安分守己的好徒弟一般。多年前的年輕身影和如今的白髮老人慢慢重疊。就是這個好徒弟害得他半輩子殘廢埃

「遇到強敵了吧。」無崖子淡淡道。

丁春秋身形一顫,老老實實的跪在地上不說話。

蘇星河此刻哪裡還看不出異樣。

「好你個丁春秋。你惹了大麻煩,竟然來這裡!你……你真不是個東西1蘇星河怒髮衝冠,要不是打不過他,早就跳下馬車殺了他了。

「還請師傅垂憐,看在師徒情分上,救徒兒一命1丁春秋一邊磕頭一邊聲音哽咽的哀求,真是聽者傷心聞著落淚。

蘇重無語的看著不要臉的丁春秋,活到這個份上,真不愧是星宿老怪丁春秋。敢收那麼一批專門吹牛獻媚的人當徒弟,也能隨時隨地的跪地哭求,臉夠厚的!怪異的看了無崖子一眼。這麼一個謙謙君子,竟然教出了這麼一個不要臉的徒弟。

無崖子臉皮也忍不住發紅,見了蘇重怪異眼神,臉就更紅了。蘇星河都忍不住麵皮發緊。這是自己的師兄?

深吸一口氣壓下異樣情緒,無崖子眼中恢復清明:「好徒兒。你連師傅都敢殺,還會怕什麼呢。有什麼大敵,自己去面對吧。」

無崖子長嘆一聲,自己半輩子悲劇,原因大半都處在眼前這個不肖弟子身上。他之前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可當丁春秋一身狼狽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時,他發現自己的殺意並不是那麼重。有的只是無盡感慨。

當年意氣風發,師傅都敢殺的丁春秋,如今也已經成了垂垂老矣。武功高強的星宿老怪也有被人壓制的狼狽逃竄的一天。

「力量不夠,總是身不由己埃」無崖子看行身旁臉色沉靜的蘇重。

年紀輕輕就闖下血衣魔君的名頭,橫行江湖卻無人能治,不就因為拳頭大嗎?

「你走吧。咱們師徒二人從此便毫無瓜葛了。」無崖子深吸一口氣,眼中恢復清明。

逍遙派祖師武功通天,從始至終都在為突破新的境界而努力。相比之下,自己實在是不肖子孫。無崖子這一刻對武道的心念無比堅定。相比之下,所謂的江湖恩仇,實在是不值一提。

「師傅,丁老怪欺師滅祖,怎麼能放過他1蘇星河雙眼血紅。就是這個人害的自家師傅半輩子殘廢,怎麼能這麼輕易放過他!

「星河。讓他走吧。」無崖子此刻反而徹底放鬆下來。

這些天他和蘇重論道,收穫豐富。在得知使自己恢復生機的東西竟然能是先天之氣后。無崖子整個人都充滿了狂熱。不久之後他就會痊癒,有逍遙派身後根基做底蘊。還有蘇重這個懂得先天之氣的人在身旁。他對自己晉陞先天無比自信。說不定能夠走上祖師逍遙子的路,追尋那渺茫的長身之道!

蘇星河見師父心意已決,只能狠狠的瞪了丁春秋一眼。

「閃開!別擋著道1

「師父真的要見死不救嗎?」丁春秋聲音顫抖哽咽,好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