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六十四節 八門金鎖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節 八門金鎖陣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柳大人臉色陰沉的彷彿能滴下水。他沒想到蘇重會如此棘手。被他寄予厚望的毒人竟然絲毫沒有起到作用。

能做到天下捕快的老大,柳大人心性自然過硬,很快收拾好慌亂心緒:「凝神戒備,迎戰1

其餘七個捕快不愧是多年老手,被柳大人這一喝,連忙收懾心神。蘇重的武功確實詭異,但他們作為總捕衙門的高手,見過的詭秘手段同樣不少。

過了初始的震撼,加上柳大人的鎮定表現,很快就恢復過來。

「血衣魔君不同凡響。如果你能夠跟老夫回去報效皇廷,老夫保證。不僅通緝你的命令立刻撤銷,還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柳大人認真道。

蘇重面無表情,心中冷笑不已。榮華富貴?自己真的投降,等待自己的恐怕就是一杯毒酒!

見蘇重絲毫不理會自己的提議,柳大人也不動怒。他說的這些話,就連他自己都不信,根本沒指望蘇重答應。

「既然冥頑不靈,就休怪老夫辣手1

「布陣。八門金鎖1一聲爆喝,其他七個人瞬間消失在原地,閃爍間就把蘇重包圍在中間。

八個人站定位置,一股隱秘的氣息慢慢流轉。這一刻,八個不同方位的人好似成為了一個整體。氣機從開始的不協調,變得慢慢統一起來。周圍空氣都好似要被凝固一般!

「老夫最後問你一遍,降還是不降1柳大人一邊說著,一邊快速運轉體內真氣。他已經決定,不管蘇重是不是投降。都要以雷霆手段轟殺蘇重!

這些天為了追捕蘇重,他們總捕衙門不知道損失了多少人力物力。跟重要的是丟失的顏面。不管是為了自己的官途,還是為了總捕衙門的威名,蘇重必須死!

「動手1

轟!

好似衝破阻擋山洪,又好似積聚到極限而爆發的火山。八個人同時出手,劍氣拳芒瞬間突破空氣,滔天巨浪般砸向蘇重。

蘇重面無痹地,看著迅猛而楸的攻擊,猛然一聲大喝!雙手突兀消失,好似穿越了空間,瞬間出現在一道劍氣之前。

豎掌成刀,劈!

砰!

劍芒炸碎成無數熒光。

拳影消失,再次出現在一道掌印前。刺!

轟!

掌印被一下刺穿,化作狂風消散。

砰砰砰!

一連串撞擊聲響起。八人的攻擊幾乎在同一時間被蘇重全部擊碎!

蘇重依舊站在原地,好似從來沒用躲過一般。但八個捕快無比清楚,就是這個一臉漠然的年輕人,輕鬆接下了他們的所有攻擊!

柳大人臉色一變。

「變陣!歸元1

八個人身形變化,那股詭秘的氣息越發強盛,八個人宛若一人。

「破天1

柳大人一聲大喝,猛然拔出腰間長劍,一瞬間刺出了八十一劍。八十一劍合一,融合而成一道淡白色劍影。一股刺破蒼穹的氣息衝擊到蘇重面前。

蘇重終於變色。他感覺到了威脅。這種刺破一切的氣息,讓他渾身汗毛倒豎!

鶴手!

白皙的手掌驟然便的漆黑無比。六界真功大成,蘇重身體強橫無比,他再次用出了這一強大攻擊!五指併攏好似一把長槍,狠狠的刺向破天劍氣!

轟!

白色劍氣和黑色鶴手相撞。一股巨大的氣流從碰撞出猛然爆散開來。周圍樹木被強風狠狠吹拂,無數樹葉掉落而又被強烈起勁撕碎。

嚓!

清脆響聲異常刺耳,蘇重的整個右臂好似變成了軟麵條。其上滿是密密麻麻的細小傷口,血液不斷流出。

蘇重皺眉看著毫無知覺的右臂。骨頭斷了十三處。最詭異的是傷口處盤踞的劍氣,竟然能阻擋他收縮傷口。

「像我這種高手,隱藏宮中的不知有多少,只不過他們為了保衛官家不變離開。這才讓你逍遙法外。血衣魔,真以為官家拿你沒辦法?」柳大人滿臉冷笑:「不要白費力氣了,被我破天劍氣擊傷。沒有我出手消散破天劍意,傷口根本就無法癒合。流血也能把你流死1

蘇重臉色一沉。仔細感知,傷口處確實有一股異力存在。這股力量不強,但卻格外的堅韌。它竟然阻斷了蘇重對傷口周圍血肉的控制!

「怎麼樣!現在知道害怕了?」柳大人冷然而立:「你們這些江湖人鼠目寸光,根本不知道官家威嚴。平日里老實呆著也就罷了,竟然敢大肆傳播武學。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的武功,平白增添了多少你命案1

見蘇重低頭不說話,柳大人心中不由鄙夷。知道了自己等人的厲害,想必對方心中已然懊惱後悔至極。真是個坐井觀天沒見識的蠢貨。

好似想到了什麼,柳大人力臉上露出詭秘笑容:「你可能不知道吧。那些被你傳了武功的農夫可是很慘的。沒出手還好,只要敢故意傷人,無不被抄家滅戶。怎麼樣,你這個還俗和尚是不是心疼了?哈哈,你要記清楚,那些人亡家破,全是因為你!你大概是為了讓他們有自保之力吧。想沒想過會為他們招災呢?」

柳大人玩味的看著蘇重,心中快意無比。八門金鎖陣的要求非常高,布陣之人必須全部是先天高手。因為先天高手能內氣外放,這樣他們才能夠藉助陣法的力量,把內氣完全匯聚在一個人身上。

八個人的力量匯聚在柳大人身上,他的修為直追先天巔峰。功力比貫通了所有奇經八脈的人還要強橫。他有足夠的信心完全壓制蘇重。

「心疼?」蘇重嘿然一笑:「大浪淘沙,只有經過生死磨練而活下來的人,才是真正的人才。死了就只能怪他們時運不濟,能力不足。你們擔心的不應該是那些顯露武功的人,而是那些隱藏武功的人。有句話說的好,咬人的狗不叫。一切暗涌全都隱藏在平靜之下,我很期待將來爆發的一天。」蘇重抬起頭,臉上竟然慢慢浮現愉悅笑容。

柳大人冷笑停滯在臉上。想到蘇重說的那種後果,柳大人整個人如墮冰窟!只是想一想,就感覺到一種滔天而來的大勢。

整個平靜的天下就好似積聚在一起的火藥。柳大人瞬間感覺到了大勢的浩蕩和兇險。而這一切,全都是眼前這個滿臉笑容的年輕人一手導演!他心中前所未有的寒冷,即便此刻磅內氣在體內鼓脹躁動,依然不能給他絲毫安慰。

血衣魔!血衣魔!他果真是個魔鬼!相比於那些被他殺死的武林人,這種操控天下的行為才是真正的魔!

「還有你說我害怕?」蘇重猛然直視柳大人:「我這不是在害怕,而是在興奮1

蘇重終於找到了當初和宇智波斑戰鬥的激情。暗中在生死邊緣掙扎的刺激,讓沉寂百年的蘇重熱血沸騰。

喝!

一聲悶哼!蘇重整條右臂轟然爆出無數血花。本就傷痕纍纍的胳膊瞬間變得血肉模糊。根本就看不到一片完好的皮膚!

無法控制傷口周圍的血肉,蘇重索性直接將傷口周圍血肉,連同那股劍氣力量一同炸碎!

「這樣,我就能控制了吧。」鯤鵬符劇烈震動,大風再起,草木精氣瞬間化作先天生命之氣。那條不似人臂的胳膊,快速蠕動起來,肉芽以可見的速度生長。三個呼吸,蘇重的手臂表皮就已經完好無損。

左手竟然不顧疼痛在右臂上不斷擺弄,隨著嚓嚓骨頭對接時,那讓人牙酸的摩擦聲,扭曲甚至向後反轉的手臂很快變得正常。幾乎在骨頭對接的瞬間,生命之氣就開始發揮作用。等他正完骨,一條手臂就已經完全恢復。

瘋子!這就是個瘋子!柳大人只覺頭皮發麻。

「歸元!破天劍氣1柳大人拚命鼓動內氣,白色劍芒再起,只有這種狂猛霸道的攻擊,才能讓他心中不安稍稍減緩。

鶴手!鶴手!鶴手!

蘇重雙手變得漆黑無比,張狂大笑著不斷沖向破天劍氣。

轟轟轟!

血液飛濺,蘇重的胳膊不斷的破碎然後重鑄。接著再次悍然撞向破天劍氣。這一刻技巧、躲閃都已經被蘇重忘記。他痛快而又瘋狂的不斷攻擊、攻擊再攻擊!

轟!

八個捕快聯合陣勢終於被蘇重衝破。

大龍拳!

漆黑的拳頭迅猛的砸在柳大人胸口。極度凝聚的力量讓蘇重的拳頭好似長槍,噗嗤一聲穿透了對方胸口從背後衝出。連接處沒有絲毫縫隙,好似鋒利刀劍切入一般。

反手握住對方脊柱,嘩啦一下拽成兩截。柳大人轟然倒地。到死臉上都滿是驚恐和茫然。

蘇重渾身一震。嗡!沾滿全身的血液爆趁一團血霧消散在空氣中。轉頭看向另外七個捕快,發現對方早就死去多時。

七個人臉色慘白,眼中滿是絕望。全身萎縮幾乎都快要皮包骨頭。好似被人抽幹了似的。

蘇重瞭然冷笑。沒想到剛才那個陣法竟然如此詭秘。竟然能主動抽取布陣之人的力量。蘇重不斷和柳大人硬悍,這位柳大人不斷抽吸其他七人內力,最後竟然把他們活活抽死!看那七個人絕望表情,想必這件事也只有這位主陣的柳大人知道。其他七個人到死都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