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六十五節 萬仙大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節 萬仙大會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蘇重轉頭看向身後那百多個被他打碎了腦殼的黑衣人,眼中精光一閃而過。打鬥之中,他無意間發現了包不同的身影。再看這一百多個毒人傀儡。蘇重不難想象,這些人就是當初那些被他弄成白痴的江湖武者。

被柳大人寄予厚望的毒人,就這麼一戰盡墨。毒人身上的生命毒力能夠引燃氣血,讓人**而死。但蘇重掌控全身。生命毒力還沒有引燃他的氣血,就已經被他用精神之火燒的一乾二淨。相比於那些所謂的生命毒力,反而是對方巨大的力量給他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雖然用毒力快速催發出了所有生命力量。可惜……還是遠遠不夠。」蘇重漠然收回目光。心中沒有絲毫波瀾。那百多個人對他來說好似石頭一般。

距離交戰地點不遠處的山頂上,無崖子三人遠遠的看著,被山下的戰鬥驚的說不出話。

「師傅……這……」蘇星河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

無崖子雙眼出神,好半晌才長嘆一口氣:「如妖似魔埃」

「武功練到頂峰,真的有這種神效?」蘇星河依然無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雙眼睜的大大的看著山下的蘇重。

好一會兒回過神來,蘇星河突然變的興奮起來:「蘇先生有這種能力,師傅您的傷……」

無崖子眼中異彩一閃而過,早在接觸蘇重的開始,他就不在擔心自己的傷勢。他最清楚先天生命之氣的神奇功效。他現在最渴望的是快速回復。蘇重的表現讓他對武道的探索之心越發強烈。

「走吧星河。我們還要去天山,不要耽擱了時間。」無崖子深吸一口氣道。

……

姑蘇燕子塢,慕容世家。

慕容博面色蒼白的半躺在床上,右臂上綁著厚厚的布條。整條手臂已經完全被蘇重撕掉。

「父親,您好些了嗎。」慕容復推門而入。擔憂的而看著慕容博。

「我大概是不成了。」慕容博聲音沙啞,喉嚨乾澀的好似吞了一塊火炭。

「父親功力高深,只要安心養傷,不日就會恢復健康。」慕容復頭髮有些散亂,神情有些迷茫。

他糾集江湖武者對付蘇重,沒想到卻成了蘇重的踏腳石。姑蘇城慕容一敗塗地。不僅如此。自己父親為了自己暴露多年謀划,還被撕掉一條手臂病在床。這一切都讓慕容復承受著前所未有的打擊。

「復兒,你不清楚。」慕容博臉上露出苦笑:「我這些年來一直潛伏在少林寺偷學武功。本以為能依靠斗轉星移的神奇駕馭諸般武功。不成想卻依然無法解決功法衝突的問題。先前我身體保持在全盛狀態,勉強以強橫功力壓制。可此刻……」

慕容博滿心的凄苦:「一條手臂不算什麼,頂多是損傷點兒元氣。可元氣不足卻正好引動了傷勢……」

慕容復頓時驚慌起來:「父親1

「復兒1慕容博強硬打斷慕容復:「我老了,但你還年輕。這一次功法衝突爆發的無比強烈,我恐怕已經時日無多。我這一身功力不能浪費。我要把它全部傳給你。」

慕容復怔在當常把功力傳給自己?功力還能轉移?

「呵呵!復兒不必吃驚。咱們家的斗轉星移可沒那麼簡單。既然能搬運轉移他人內力,自然也能轉移自己的功力。」

慕容復不知道說什麼好。一旦自己獲得這份功力,就能一躍成為天下絕頂高手。什麼北喬峰都不會被他放在眼裡。

但慕容復更清楚一點。自己父親已然老邁。一旦把功力傳給自己,也就時日無多。興奮和茫然不知所措充斥在他心間。

「復兒,我心意已決。你要記住我慕容家大志,一定要回復大燕慕容的榮光。那個血衣魔君雖然厲害,但頂多算是個江湖草莽,不值得我們耗費太多精力。如果他不妨礙我們復國大計,就不要去招惹對方。而且他那麼肆無忌憚,大宋皇廷會替我們好好收拾他。」慕容博陰冷一笑。他為了復國多年奔波,最清楚大宋皇廷的力量。篤定蘇重無法無天不會有好結果。

「復兒。好好接受我的功力吧1從床上一躍而且,人在半空倒立。頭頂準確無誤的定在慕容復的天靈蓋上。

「泥丸對泥丸。復兒,我全身功力會毫無保留的從你天靈沖入任督二脈。全力運轉斗轉星移,收束功力1

嗡!

一股無形波動陡然從兩人身上爆發。周圍桌椅被這股波動掃到,頓時化作碎木屑!

足有一炷香的功夫,兩人才傳完功力。慕容博從半空跌落而下。滿臉慘白的躺在地上,幾次掙扎都無法起身。只得躺在地上,眼中滿是留戀的看著慕容復。江湖一代梟雄,到了最後卻如此狼狽。

好半晌,慕容復勉強控制好暴漲的內力。睜開眼睛。頓時就發現了雙眼大睜氣絕多時的慕容博!

「父親1慕容復頓時悲痛欲絕,撲倒在慕容博身前。

「血衣魔1咬牙切齒都無法表達慕容復心中的恨意。

功力暴漲他很興奮,可父親身死卻讓他萬分悲痛。姑蘇慕容在江湖上丟進臉讓他悲憤異常。一切複雜情緒得不到排解,這一刻慕容復深深的恨上了蘇重。

……

烏雲遮天,天空無有一絲光亮。夜深人靜,一處幽深密林內突兀兩期數點瑩瑩綠光。光焰跳動,無聲無息,詭異無比。

嘩啦!

突兀一聲響動,周圍同時亮起火焰。剛才還寂靜無聲的密林,頓時出現了數十個裝扮各異的人。

這些人打扮古怪,有一女子身上穿著秀有繁密圖案的紫色衣服。即便夜色昏暗也無法掩蓋那抹艷麗。但場間眾人看向女子的眼神無不充滿戒備。只看纏繞在她雙手之上的兩條七彩毒蛇,就知道這人不簡單。

還有的甚至只是劈著一身獸皮。

這些人站在黑夜密林之內,警惕的看著對方,小心的保持著和周圍人的距離。顯然大家都在相互忌憚。

「烏老大,大家冒死前來聚會。為的就是脫離老妖婆的掌控。你到現在還不現身,難道是要戲耍我等嗎?」一個聲音突兀從地底傳來。聲音憋悶好似說話之人憋在一口缸內。

「桑土公不要心急,大夥這麼多人在此,他烏老大真要是敢戲耍我等,他也就不用活了。」一個背負長劍,雙眼銳利的中年漢子朗聲道。眼睛卻僅僅盯著不遠處一顆大樹下的土地。

眾人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不知何時,一個怪人已經站在了樹下。此人身材矮小猶如七八歲孩童,但卻滿臉褶皺頭髮花白,顯然是個上了年紀的老怪物。

桑土公心頭一凜。他精通土遁之法,自從出道以來,憑藉精妙遁法很少有人能發現他。就像剛才,他出聲說話,無人能找到他。可剛從土裡出來,就立刻被這中年劍客發現。

好敏銳的知覺!

「哼!有卓劍神神威。烏老大自然不敢放肆。」被發現行藏,桑土公心中不快,冷哼一聲不再開口。

唰!

一聲異響突起。在場眾人無不是內力高深,五感敏銳。齊齊轉頭看向暗處。有那心中不安之輩,甚至已經把暗器捏在了手裡,隨時準備催發。不怪他們緊張,實在是這次謀划太過兇險,一旦走漏消息。這些人每一個會好過。

「各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1來人是個四十多歲漢子,臉膛方正頗為魁梧。放下背在身後的大布袋子。臉上滿是和氣笑容,讓人看了就忍不住的放心。對眾人剛才舉動也毫不在意。

「烏老大,你這時才來,是要消遣我們嗎?」綵衣女子揚起手上毒蛇,滿臉陰寒。

「不敢,不敢。老烏來遲。是在是事出有因。」魁梧漢子依然笑著不斷賠罪。

眾人見他如此,這才稍稍消氣。

「烏老大,我們來此不是看你鞠躬賠罪的。說吧,這次的事情怎麼辦。」卓不凡聲音鏗鏘打斷了烏老大的解釋。

其他眾人固然桀驁不馴,但和眼下要商議的事情相比。烏老大遲到這點兒小事不值一提。

烏老大收起笑臉:「我有確切消息,天上童姥必定受了傷。而且,她有大敵將至!如果我們想要反他,此刻便是最好的機會。」他直接道出了最終想法。

「天上童姥受傷?」

「那老妖婆也會受傷?」

「受傷好!咱們一起殺傷天上,把縹緲宮殺他一個片甲不留1

「不行,要先找到生死符的解藥才能下殺手1

「不錯,不錯……」

剛才還寂靜的密林,頓時想起了眾人紛紛議論之聲。

他們這些三十六洞七十鬧魅耍被天山童姥種下生死符,供她驅策。稍有不如意就酷刑伺候。他們忍耐多時,終於要準備反了。

「烏老大,我只問你,你的消息準確嗎1卓不凡雙眼冒出精光。他和天山童姥有深仇大恨。卓不凡的門派就是被天山童姥滅派。此生唯一願望就是報仇雪恨。他躲避苦練劍法數十年,終於練成劍芒。聽聞這次聚會,立刻就趕了過來。

他雖然劍法大成,但依然無法確保能勝過天山童姥。知道老妖婆可能受傷,他頓時激動起來。

「千真萬確!我敢用我項上人頭保證1烏老大鏗鏘有力答道:「大家可能不知道,我這次遲到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因為我已經偷偷潛入了一趟天山1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一片寂靜。片刻之後立刻喧囂起來。烏老大竟然已經潛入天山?!

靈鷲宮可是天山童姥的老巢。守衛森嚴,尋常人沒有絲毫機會進入。可烏老大辦到了。

難道靈鷲宮真的出了變故?

「不僅如此。老烏我還抓了個俘虜回來1

眾人更是一片嘩然。

「烏老大,好樣的1眾人頓時忍不住喝彩。

「那人質在哪,可在你背後的布袋之中。快快把這靈鷲宮的賤人放出來,把咱們各個島洞的酷刑先給她來一遍。就不信她能守口如瓶,有了準確消息,咱們攻破靈鷲宮的機會就更大了1

「不錯!咱們的好日子終於要來了。」

剛才還或陰鷙或桀驁的島洞之主,立刻變得激動興奮起來。甚至有的已經雙眼血紅,好似瘋狂一般。

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