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六十六節 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節 交易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一群烏合之眾,也想對付天山童姥?」一道清朗的聲音突兀響起,不小不大,卻恰似在人耳邊出現。饒是眾人此刻喧鬧不休,依然無法蓋過這道聲音。

「哪個狗崽子亂叫1

「滾出來1

各個島洞之主,哪個不是桀驁不馴之人,立刻就發作起來。一邊呼喝,一邊四處尋找聲音來源。

草木分開,一行三人施施然走進密林。

當先一人丰神俊朗,滿臉英氣,腰間掛著一柄華貴寶劍。雙目開闔之間精光閃爍,顯得銳氣逼人。正是功力大進的慕容復。

王語嫣身後亦步亦趨跟在慕容復身後,一身潔白衣裙更讓她顯得楚楚動人。她身旁還有一個手拿摺扇的貴公子。像書生多過像一個江湖人。不是段譽還能是誰。

「我道是誰,原來是南慕容埃」卓不凡斜眼看著慕容復。尤其在南慕容三個字上加重口音。

周圍之人恍然大悟,接著便齊齊露出淡淡的譏諷神色。

桑土公更是哈哈大笑:「原來是南慕容。聽說你們百多個人去圍殺人家血衣魔,最後不僅讓人家跑了,還把自己人都搞成了白痴。南慕容可真有本事埃」他說話陰陽怪氣,顯然在諷刺慕容復。

眾人聞言無不放生大笑。敢罵我等烏合之眾?也不看看你自己什麼成色!

慕容復面無表情,只不過眼神卻越發冰冷。慕容復遭逢大變,又獲得了一身身後內力,心性早就變得不同。他早已不是那個滿臉笑容的江湖公子。

「桑土公看來是瞧不起我慕容家。」慕容復斜眼看著身材矮小的桑土公。

「看不起你又怎麼樣。有本事去把血衣魔君殺了。到那時再來我們面前顯擺你的威風也不遲。」桑土公絲毫不懼道。

他有遁地之法,逃命利器。根本不怕慕容復。任你輕功再好,你還能跟著我一起往地里鑽?

「血衣魔我早晚要殺。」慕容複眼中恨色一閃而過:「不過桑土公既然想看我姑蘇慕容的底蘊。我自會成全。」

慕容復好整以暇,轉頭看向段譽,臉上露出一個溫和笑容:「一會兒亂戰,還要麻煩段公子保護一下語嫣表妹。」

段譽立刻狂喜。這段時間,慕容復不僅沒有把他趕走。反而和顏悅色,經常創造機會讓他和王語嫣相處。雖然不明白原因。但段譽卻哪裡會拒絕。忙不迭的點頭。

王語嫣卻不禁露出凄苦神色。自從尤氏山莊一役之後,慕容復便和她疏遠起來。甚至還一個勁的把自己往段譽那個書獃子身邊推。她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他不明白,慕容復卻明白得很。他看中的是段譽大理世子的身份。作為板上釘釘的未來皇帝,如果能夠打好關係,對於他未來複國可謂助力多多。為了復國,他已經開始不顧一切。至於女人?等他成為一國之君,何愁找不到!

「想教訓我?大言不慚1桑土公冷哼一聲,面上神色極為不屑。心裡卻早早戒備起來。能夠在江湖上混到現在。沒有一個人是傻子。桑土公固然嘲諷慕容復,卻從未看輕過慕容復。慕容世家在江湖上屹立多年。只要不笨就能理解這份底蘊。

他內力一轉,手腳並用,幾乎瞬間就已經鑽進地下。只要他身處地下,就能隨時逃跑,他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慕容復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眼睛卻緊緊盯著地面。目光好似能穿透地表,看到地下的桑土公。好半晌,慕容復嘴角一翹。露出一個冷冷笑容:「土遁之法不過如此1

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慕容復突兀出現在一處。一腳重重跺在地上。以他為中心,方圓三米之內的地面好似海面的波紋。泥土立刻翻滾起來。

噗嗤!

一道血液飛濺而出。一個矮小血人從地底竄出,赫然便是桑土公。只不過一招,他就被慕容復以龐大功力從地底震出。不僅土遁之法無以為繼,他自己也身受重傷。

「去死吧1桑土公滿臉猙獰,被激發了凶性。

一片碧綠牛毛細針以他為中心。成一個扇形猛然噴向慕容復。這正是他賴以成名的另一項絕技——碧磷針。針細如牛毛速度飛快,且數量繁多攜帶劇毒。

慕容復不慌不忙。他自己本就是高手。又繼承了慕容博一輩子的深厚內力。合慕容家上下兩代人的功力。終於把家傳斗轉星移妙法推演到最高境界。也只有當年創造此妙法的慕容龍城達到過這種高度。

內力隨心意運轉,身前陡然布下一層無形氣牆。牛毛細針好似被凍結在冰塊之中戛然而止。

「還給你1慕容復猛然一揮手。碧磷針好似乳燕歸巢,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飛速而回。桑土公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打成了篩子。

剛才還鼓噪不休的密林立刻安靜襲來。

卓不凡深吸一口氣,死死壓住心中駭然。他固然看不上桑土公。可想要這麼輕易的殺死地方卻絕無可能。不愧是南慕容!

「不知慕容公子來此有何用意。」烏老大是這次聚會的發起人,不得不站出來。

慕容復一改之前咄咄逼人,臉上露出一個洒然笑容。

「也沒什麼。聽說你要攻打天山,我來和你們做個交易。」慕容復直接了當道。他體會到了實力高強的妙處。怪不得血衣魔無法無天任性妄為。

「不知是何交易。」烏老大強忍著頭皮發麻,繼續發問。

「我幫你們殺傷天山,你們替我辦事。」慕容復不容置疑道。

「不可能1

「老子寧死也不幹1

「原來和老妖婆一個德行!想讓老子賣命?門都沒有1

慕容復臉色轉冷,一個一個掃過鼓噪眾人。空氣好似被凝固,眾人頓時感覺渾身一寒,好似被洪荒猛獸盯住一般!

和其他人不同,烏老大反而鎮定下來若有所思。天山童姥的武功深不可測。他們雖然有心殺上天山,但卻心中忐忑。如果有慕容復這個大高手壓陣。成功率無疑大大提升!

「不知道慕容公子讓我們辦什麼事。」烏老大遲疑良久開口問道。

慕容復展顏一笑,剛才好似凍結的空氣立刻活潑起來:「也沒什麼大不了。不過是殺殺人,放放火而已。」

烏老大長松一口,他們這些混江湖的,每一個都是殺人放火的好手:「慕容公子就不怕我等出爾反爾?」

慕容復冷曬一聲:「我可沒有天山童姥那麼好說話。」

烏老大不自禁縮了縮脖子,眼睛無意間掃過桑土公的屍體。頓時瞭然。知道自己等人一旦不從,下場便會和桑土公一樣立刻斃命。

考慮良久,烏老大狠狠咬了一下牙:「我們這次聚會就是為了擺脫老妖婆的控制。可不是想換一個人繼續在頭上作威作福。既然是交易,就要有明確的價碼。如果讓我們賣命一輩子,就是立刻斃命我們也不答應。」

他們來此聚會,就已經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即便是死也要擺脫控制,怎麼可能會繼續受制於人。

慕容復讚賞的點了一下頭。他也沒想過永久控制這些人。

「三次!你們只要奉我三次命令就好。」慕容復道。

「好!我答應了1烏老大猶豫半晌,終於點頭。接著轉頭對一眾人道:「有慕容公子幫助,我們擺脫老妖婆生死符的幾率更大。列位哪一個不是手染鮮血。不過是出手三次,沒什麼大不了。為了將來一切都值得。」

剛才還有些氣憤的眾人沉默不語。

「只要能擺脫生死符,我沒意見。」

「不錯。不就是殺人放火,怕個球1

「只要能讓我殺了天山童姥報仇,出手殺幾個人不在話下1卓不凡最後一錘定音。

見卓不凡都已經同意,一眾人考慮半晌,紛紛答應下來。。

慕容復滿意一笑。他此行的目的基本上都已經達成,不過他卻對生死符好奇起來。能讓這麼一群桀驁之人馴服。為了擺脫生死符。甚至接受自己的威脅!如果自己能有這種神奇手段……慕容複眼中異色一閃而過。

「慕容公子,這女童我們如何處理。」烏老大把身後布袋打開。露出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姑娘。這正是他從天山上抓下來的俘虜。

慕容復淡淡的掃了一眼烏老大:「你自己看著辦就是。」

烏老大心中一凜,只覺對方目光如劍,刺的他渾身不自在。知道這是對方愛惜羽毛,不想用陰損手段親自審問。看來只能自己動手了。

「慕容公子瞧好吧。咱們這些島洞主人都有幾手絕活,就是鐵嘴也能給他撬開1烏老大兇橫的看著女童,伸手抓向女童。要把她提起來。

一道灰影一閃而過,剛才還在他眼前的女童竟然消失不見。他只看到了一個灰影,竟然就沒了!

慕容復冷哼一聲。腳尖一動,一顆石子好似利箭一般飛出,直直射向灰影。

啾!

尖銳的破空聲。刺得人耳朵生疼。

那灰影十分了得,竟然立刻改變行動軌跡,一左一右前進,幾下就用一顆兩人合抱粗的樹擋住自己身影。

砰!

慕容復功夫早已今非昔比。那普普通通的石子竟然直接洞穿樹木,依舊打在了灰影背上。

灰影一聲悶哼,卻不停留,以更快的腳步沒入密林深處。

「慕容公子,我這就帶幾個人去追!竟然惹到老子頭上,定然要他死無全屍1烏老大拔出烏黑長刀,吐了口唾沫惡狠狠道。

慕容複眼睛眯起:「他中了我一顆飛蝗石。必定重傷。你去把這兩人帶回來,也不必審問了,直接殺了祭旗1語氣森寒好似寒冬里的冷風。

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