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六十七節 熟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節 熟人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

「沒想到有生之年,我還能站起來。」無崖子感受著不斷打顫的雙腿,充滿感慨道:「多些蘇兄弟成全。」說著深深鞠躬,鄭重的向蘇重道謝。

蘇重不置可否,身形一閃躲過無崖子的行禮:「這只是一場交易。我治好你的傷,你把逍遙派典籍給我參閱。各取所需,就是這麼簡單。」蘇重這麼說,也是這麼想。真要說起來,還是他趁人之危。但除了他,又有誰能救治無崖子?說到底,還是你情我願。

但如果無崖子真的不同意這筆交易。蘇重為了本源點,絕不介意強行動手。在他看來,這才是最簡單有效的方法。

「蘇兄弟說哪裡話,救命之恩怎是些許死物能夠抵擋。」無崖子見蘇重不接受自己道謝,洒然一笑直起腰。把感激深深記在心底。

「我們已經到了天山地界,這裡是師姐靈鷲宮的地盤。想必師姐很快就能得到我們的消息。」無崖子突兀露出複雜神色:「也不知道師姐這些年過的怎麼樣。」

自嘲一笑,轉頭向蘇重無奈道:「不怕蘇兄弟笑話。我們這一代的逍遙門人各個都天賦異稟,無一不是練武奇才。可惜最終為情所困,誤了終生。也不知道師姐還認不認我這個師弟。」

無崖子大半生都處於殘疾狀態,而且整天呆在暗無天日的山洞之中。現在浴火重生,其中境遇複雜變化讓他感慨良多。以前很多看重的東西,現在忽然覺得也不過如此。竟然坦然向蘇重講出了當初他們師姐弟之間的糾葛。

蘇重敢聽,蘇星河可不敢聽自己師傅輩的恩怨。連忙躲在馬車外面,去幫薛慕華趕車。可一道布簾又擋得住什麼,估計早就支著耳朵偷聽了。

已經到了天山附近,蘇重等人也就不再急著趕路。薛慕華慢慢趕著輪卦蛺故事似得,任由無崖子回憶當年學藝時的美好時光。可半天過去了,並沒有像無崖子預料中的一樣有人前來攔路或者迎接。

「似乎有些不對勁。」無崖子皺起眉頭。

蘇重伸手一彈蹲在他肩膀上睡覺的小灰。

小灰一個骨碌直直摔在車廂地板上。暈乎乎原地轉了幾圈,對著蘇重憤怒的叫了數聲,這才不情不願的飛出車窗。

如果是往常見到這番靈動表現,無崖子定然會感慨不休。此刻他擔心天山童姥出現意外,根本就沒注意到小灰。

「我知道了。」無崖子突然恍悟:「算算日子,最近正好到了師姐返老還童的日子。」

旋即又怕蘇重不明白,解釋道:「師姐修鍊我逍遙派八荒**唯我獨尊功,每三十年返老還童一次。之後每一天恢復一年內力,直至全部復原為止。在這個過程中,內氣將會不斷被淬鍊,變得更加精純。如今已經到了師姐返老還童的時間。」

「是了。師姐返老還童,師妹怎麼會不來?」無崖子苦笑連連:「這會兒,師姐說不定已經藏在了哪裡,更有可能已經不在天山。咱們看來要子了。」

蘇重這時候也想起來。這段時間正好是天山童姥返老還童,三十六洞七十二島一同叛亂殺上天山的時節。

破已經開始在他腦袋裡破口大罵了。一大堆本源點就在不遠處,卻沒法吃。破怎麼忍的祝一個勁的鼓動蘇重直接出手,殺上靈鷲宮搶。

蘇重臉色也有些陰沉。

無崖子尷尬的坐在一邊。蘇重已經把他完全治好,可他的報酬卻出了問題。這怎能不讓他忐忑。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他可是非常清楚,蘇重不僅實力高強。而且生性冷漠。他真怕蘇重等不及,直接殺上山。到那時,即便出動整個靈鷲宮也擋不住!相反,靈鷲宮很可能會被徹底滅門!

嗖!

一道灰影閃入車廂。這一會兒,小灰已經把周圍觀察了一個遍。蘇重輕車熟路的對接小灰精神。一系列的畫面相繼出現在蘇重腦海之中。

他看的很仔細,這可是最真實的地圖。一會兒上山,很可能會用得到。要是無崖子知道蘇重已經開始為了殺上山而認真研究地圖,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咦?」蘇重眉毛一挑,他從小灰的記憶中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蘇兄弟有什麼現。」無崖子一直緊盯著蘇重,見蘇重臉色有異,立刻問道。

「沒事。就是看到了一個熟人。」蘇重隨意答道。他竟然從小灰記憶中現了虛竹!他那位便宜師弟。

熟人?無崖子看看小灰,再看看蘇重,眼中滿是好奇和羨慕。他已經知道小灰是蘇重養的靈物。通過秘法,蘇重能看到小灰的短期記憶。用來探路簡直無往而不利。

「對了,天山童姥長的什麼樣。」蘇重突兀問道。

無崖子一喜:「師姐非常好認。她當年修鍊神功出了岔子,導致她身材矮小,外表宛若女童。蘇兄弟是不是有什麼現。」

「不錯。我想,我知道天山童姥在哪裡了。」

看來不用殺上天山強搶了,蘇重暗想。

無崖子滿臉激動:「師姐在哪?」

蘇重伸手一指遠處一座山峰:「在那裡。」

「不過她的處境似乎不太好。」蘇重想著先前看到的畫面若有所思道。

「一群人正在從山下緩緩搜山,看來是在找你的師姐。不過這也沒什麼,她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一個白衣女子。氣息隱秘,應該是個先天高手。」蘇重想了想道。

白衣女子?先天高手?

「秋水果然來了。鬥了一輩子,還是放不下埃」無崖子嘆一口氣。

「不好。師姐此刻正處於返老還童時刻。功力和全盛時期相差甚遠,根本不是秋水的對手。」無崖子臉一沉,有些焦急道。

「按道理師姐每次返老還童,要麼尋覓異地藏身,要麼關閉靈鷲宮,用機關死死鎖住宮門。怎麼會出現在這麼一座無名山峰之上?」無崖子強壓下心中不安,覺出其中不對勁。

「再怎麼猜也猜不準,去看看不就好了。」蘇重毫不在意道。

「可恨!可恨!如果我雙腿完好,怎麼會在這裡干著急。」他此次下定決心前來天山,就有徹底解決他們師姐弟之間恩怨的想法。此刻世界師妹就要生死相搏,他卻像個廢人一樣坐在車廂里毫無辦法。

「簡單,看我的。」一聲悠揚長嘯衝天而起。幾乎同時一股尖銳的鳴叫聲彷彿回應般從天空傳來。

忽!

一陣大風猛然撲來。拉車的兩匹馬再次遭殃,被掀翻在地爬不起來。薛慕華也被突如其來的大風掀飛。

等大風退去,飛舞的灰塵樹葉落地,眾人睜開眼睛看去。

一頭巨大而神駿的巨鷹不知何時出現,落在馬車不遠處巨大岩石上,顧盼之間英姿不凡。

巨鷹高足有三米,全身羽毛漆黑如墨,只有脖子上一圈白色羽毛靚麗醒目。銳利的彎鉤狀喙,油光亮。墨玉般利爪如抓豆腐般,輕易插入腳下岩石之中固定身軀。

這正是再次被蘇重孵化出來的神鵰。如同小灰一般,神鵰也被本源點催的血脈生變化。不禁更加龐大神駿,力量、度、靈智也大大提高。早就不是凡俗物種可比。

無崖子等人目瞪口呆。看著飛快跑到巨鷹頭頂上翻飛的小灰。愕然回頭看著蘇重。

「這也是你養的靈寵?」

無崖子羨慕了。要不是心憂天山童姥的處境,他絕對要拉著蘇重討教馴養之法。

……

巫行雲因為修鍊八荒**唯我獨尊功而返老還童,功力正處於低谷。本來正在愁如何躲避宿敵李秋水的來襲。沒想到陰差陽錯的被烏老大給困下了山。

巫行雲是絕代宗師,如果他不願意。即便沒有絲毫內力,也不是烏老大這種二流貨色能夠抓祝

但她正想藉此潛下天山。於是沒做反抗,順勢被烏老大點住**道,套在布袋裡帶下山。

巫行雲本來沒把烏老大等人放在眼裡。即便她此刻功力低微。但破除烏老大點**手法卻輕而易舉。早在被裝入布袋后不久,被制住的**道就已經被她輕易衝破。只等尋找機會擺脫眾人注意,她便能從容遁去。

可她沒想到慕容復會摻一腳。以巫行雲的眼光,一眼就看出慕容復的不凡。必定是貫通了奇經八脈的絕頂高手。她全盛時期想要拿下對方雖然會非常艱難,但想要離開,慕容復卻沒有絲毫辦法。可以她當下情形,順利逃走無異於痴人說夢。

正在她心中隱隱焦急之際,一個年輕和尚竟然突然殺了出來把他救走。

在她看來傻的要命的小和尚,竟然有著一身不錯的功夫。那一身橫練功夫,就是巫行雲見多識廣依然吃驚不已。

慕容復最後那一下飛蝗石凌厲非常,尋常人被打中,不死也得殘廢。可小和尚只不過被打的一個趔趄,然後就神情如常的背著她繼續飛奔!

這難道是少林寺不世出的天才?小小年紀竟然練成了傳說中的金剛不壞神功?

可那也不對。巫行雲不是那些人云亦云的普通江湖人。得利於逍遙派的深厚底蘊,他對少林功夫可不陌生。她清楚金剛不壞神功並不是橫練硬功,而是一門頗為高明的罡氣秘術。以獨特內力淬鍊而成罡氣護體。只要一口內氣不散,就能刀槍不入。

可小和尚的狀況明顯不對。巫行雲清晰的察覺出對方的那點兒淺薄內力。而對方之所以能飛快的背著自己逃竄,輕易甩開身後追兵,依靠的完全是那怪物一般的強橫身體。

「小和尚,你的功夫不錯啊,誰教的?是少林玄字輩的哪一個?」